(大结局)夜玫瑰王玮by月半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3:39

《夜玫瑰》是作者“月半容”写的一部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王玮与苏苇、茜茜之间的情感故事。我是带刺的玫瑰。只在夜间盛开。只要你不怕被扎伤,我会带你攀上快乐的巅峰!

夜玫瑰王玮by月半容在线阅读

章节精彩阅读:

我点点头,慢慢吃着煎蛋不再说话。这个男人,再怎么也不会做亏本的买卖呀?他到底想在我身上获得什么呢?

“我记得昨晚我好像不是在这里呀!迷迷糊糊中我们不是去酒店了吗?”我纳闷地问着王玮。

昨晚我难受地醒了一次,当我喊着要水喝的时候,酒店明显标志就映入眼前。

后来王玮给我水杯时我都记得上面有酒店的logo。

“你该糊涂的时候倒是一点都不糊涂呀。”王玮给我倒了杯咖啡继续说道:“昨晚带你从医院回来就在一起酒店休息了会,你大晚上的倒挺会折腾人的,硬是囔囔着要走。”

听他这么一说,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刚刚还推心置腹地想着他对自己有所意图。

这些都是王玮帮我做的,但他真的没有向我索取任何东西的意思,这一切就好像小说一样不真实。

不是我太过相信这个世界,而是这样的男人似乎早就已经灭种了吧。

早餐吃得差不多了,“王玮,向你说了那么多次谢谢,我就不废话了。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和我说就是了。”

“我能有什么让你做的,现在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想自己走走。”我心想着要去星城医院去问问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说你怎么这么倔呢。”王玮放下筷子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我目送他离开的背影,心里感慨万千。

我让佣人休息,收拾好了碗筷便向星城医院出发。

我刚坐上公交车,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是我哥,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有种不详的预感,他找我能有什么好事。

尽管这样,我还是接通了电话:“喂,哥,有事吗?”

“苏苇,最近在学校怎么样呀?”

“挺好的。”我不想和他聊下去了,他肯定有事。

“苏苇,你有男朋友了吗?”苏朝突然问起这事。

“没有呀,你到底有什么事直接说。”我有点不耐烦,他从小到大就没一件事靠谱过。

“哥这不关心关心你嘛,你也不小了,感情生活也得有个着落不是。”苏朝似乎有点尴尬地笑着。

“谢谢哥哥关心,我还有事,先挂电话了。”

“苏苇呀,你对哥哥这都什么态度呀!好歹我也是你哥吧!”

“嗯,哥,你说直白点你有啥事吧!”苏朝这么支支吾吾地肯定有鬼。

“哥也是*心你的终身大事。前两天我一好哥们看了你相片,对你特别有好感,求我介绍介绍,你这个周末就和他见面吃个饭吧。”

“哥,你能不能不瞎折腾。”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到很生气,就他那帮狐朋狗友能有什么好人。

“苏苇,哥就求你去见一次面。再说了,就吃个饭怎么啦!又不是让你嫁过去。”苏朝有点胡搅蛮缠的意味了。

“不去,我就是不想去。”我说完就挂了电话,苏朝是来给我添堵的吧。

到了星城医院,我马上跑到服务台问护士昨晚的情况。

我按照护士告诉我的情况找到了昨晚治疗我的医生。

“医生,你好,你还记得我吗?”我敲了敲门,医生让我进去。

“苏小姐吧!”医生面带微笑地接待了我。“我还记得昨晚玮少带你来过。”

这医生看起来很年轻,我觉得纳闷为什么他会那么记得我和王玮。

“能问问您昨晚我是对酒精过敏了吗?”

“您?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这个医生似乎显得有点不满。

“我叫白烨,和王玮是大学同学,但是术业有专攻,他做了奸商我做了白衣天使。”

“噢,很高兴认识你,白医生,能告诉我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你被下药了你自己没发觉吗?”白医生一副对我表示无可救药的无奈表情。

“啊,我只是觉得没有让别人下药时间和地点,我都一直很小心谨慎呀。”

“小姑娘,你不知道现在的药物越来越无形,越来越难以让人发觉了吗?”

医生顿了顿,继续说道:“你被下了一种新型的气味催情药,自己没发现也很正常。”

“医生,那我现在还会受药物影响吗?”

“这个你放心,我已经给你开了一些特殊的治疗药,你现在已经渐渐恢复得很好了。何况这药没有复发性。”

“谢谢白医生了,耽误你这么久,实在不好意思啦!我去上课了,等你有时间我请白医生吃饭。”

我果然不是因为酒精过敏才会有那种特殊反应,呆在玛格丽特日后还是要多注意才成,我心里暗暗告诫自己。

“苏小姐先不要急着走嘛,我认识玮少那么久没见过他那么紧张一个女孩子,你是不是玮少的小女朋友呀?”白医生有点不正经地问我。

我暗自庆幸自己躲开这次差点被*的危险的同时再一次感谢有王炜帮忙。

不过他这么那么紧张我吗?他为什么会紧张我呢?想到这里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泛起一丝甜意。

“你发什么呆呢?礼尚往来,苏小姐也请认真回答我的问题呀!”

我嘿嘿笑了两声,回答:“白医生真的误会了,我也只见过王玮两次,更谈不上交往了。”

“哈哈,我还以为他怎么突然换口味了呢,他不是一直和Lisa在一起吗?”

“王炜和Lisa姐在一起?”我之前的甜蜜感烟消云散,这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向我砸来。

“你认识他俩呀!”白医生突然停了下来。“王玮要是知道我这么八卦一定饶不了我,算了小姑娘,我只能和你聊这么多啦。”

“今天真的谢谢白医生和我说这么多了,改天有机会一定要赏脸和苏苇吃个饭。”

“一言为定,我最喜欢和美女吃饭了。”白医生还是那么油嘴滑舌。

“嗯,白医生再见。”

和白医生告别后,我默默走出医院,刚才知道王玮和Lisa在一起的消息让我感到心力交瘁。

我喜欢的男孩子和我欣赏的女孩子在一起,其实这是很幸福的事不是吗?我应该真挚地祝福他们才对呀!

可是,为什么我的心情会这么沉重,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心被挖走一块似的。我更不想祝福他俩,我感觉自己失恋了。

我一个人沉浸在失落中不知多久,等我回过神来时,我都不知道手机铃声到底响了多少次。

是我妈,打这么多次电话是出什么事了呢?我赶紧回拨了过去。

“妈,有什么急事吗?”我急切地问道。

“苏苇呀,爸妈没有什么事,就是打电话关心关心你。”

今天是怎么回事呢,怎么我爸妈和我哥都这么关心我,难道他们在冥冥之中就预料到我这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念想?

“妈,我挺好的呀。”我还是觉得纳闷,我爸妈什么时候对我这么上心了。

“苏苇呀,你今年也二十,老大不小了,有男朋友了吗?”

“妈,我今年才二十,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

“你不急爸妈替你着急呢!这周末就回家来,我朋友的儿子小昊我们看着就很顺心,等你回来见见面彼此了解一下。”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能有什么瞒着你的,还不是*心你的终身大事!”

这语气就有很有问题了,“你们不说清楚我就不回家。”我威胁着说道。

“苏苇,你打破沙锅问到底,到底是什么意思?爸妈把你养这么大容易吗?”

“爸妈你们不说明白我真的不回来了。”

第一章 入夜场

在玛格丽特,大家都叫我茜茜。我喜欢茜茜这个名字,西欧公主常用名。我多希望自己像个真正的公主,被人真心地疼惜呵护着。

讽刺的是,我现在是个包房公主,陪客人喝酒聊天,遭遇咸猪手已是习以为常,天天只得小心翼翼提防着客人对我暗怀不轨。

而就像我的真名苏苇一样,近二十年来,我似乎就像根晃荡在水里的芦苇,颠沛流离。我有一个赌鬼爸爸,一个只会逛街打扮的妈妈,一个花心的哥哥。爸爸只关心赌局,妈妈想着外出约会,哥哥只知道花天酒地。

哥哥初中就因为打架斗殴被学校开除后整天混日子,爸妈觉得我也是个累赘希望我早点辍学挣钱。

我不甘心,不甘心一辈子像镇上好多未满十八岁就做妈妈的女孩,不甘心在小镇上呆一辈子。我努力拿奖学金求校长为我向爸妈说情,我发誓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十八岁的夏天,我终于如愿以偿德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爸妈冷眼旁观丢下句自己贷款解决学费就撒手不管了。

我向银行贷款,向学校申请补助,向亲戚朋友借了几遍。开学那天,我背上自己能穿出门的两套衣服和一套被褥坐上了去星城的火车。

大一的时候我在餐馆做服务员,微薄的收入只能勉勉强强维持温饱。看着寝室的女孩子每天花枝招展,每天除了打扮自己就是逛街。我不禁想为何人的命运竟有如此天壤之别,我每天为了学费和生活费颠簸,而别人得到这些轻而易举。

我都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埋怨上帝的不公平,况且上帝也无心聆听我的苦情悲事。我最关心的事便是找到一份高薪水的兼职,不再为钱忧心忡忡。

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我在网上看到一则招聘广告,玛格丽特,一天八个小时的夜班,月薪上万,这真的是很吸引人,尤其是这么需要钱的我。

八个小时的夜班,月薪上万,我心里明白天上不会掉馅饼,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呢?但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放手一搏不是吗?这年头不都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我思忖了很久,最终硬起头皮给对方打去电话。“你好,你这里招聘人是吗?”“是的,我们这里招公主。想清楚了就过来面试。”对方斩钉截铁的答道。

“公主?都做些什么呢?”我颤颤巍巍地问。

“这还要我告诉你?玛格丽特呢这里可是,自己想清楚,掂量好了就过来。”对方有点不耐烦了。

“谢谢你,我会好好考虑的。”我有点胆战心惊。

“你还是小姑娘吧!”对方带着戏虐的口吻,“你可考虑清除了,我们这里可是要签订合同的,到时候反悔都来不及了。”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我在手机上默默输入公主和玛格丽特,原来玛格丽特是星城有名的夜场,高薪之下的确没有好做的活。

可是这工作月薪上万呀,我只要工作几个月就抵得上我辛苦一年了。我下定决心得到这份工作。

我还清楚记得那天傍晚去面试时我特意穿上自己心爱的白色百褶裙,洗了把脸就坐公交赶往玛格丽特。

到了玛格丽特已经是晚上了,第一次进入玛格丽特,喧闹的人群,流光溢彩的灯光。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路过走廊时看到一个老头子直接撕开黑色吊带短裙的女孩子的裙子,手慢慢往年轻女孩的大腿探去,我顿时觉得有些恶心。

“小姑娘,你一个人吗?”一个流里流气的男孩子向我吹着口哨。

“不,我找人。”我生硬地拒绝着。

我急急匆匆往玛格丽特的工作室跑去,马上见领班让自己得到工作才是正事。

“你好,请问领班在吗?我是过来应聘公主的。”由于跑得有点急,我的声音尽是*声。

“小姑娘多大了呀?”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男子走到了我面前。“我就是领班,坐下面试吧。”

“我今年快满二十了。”我有点紧张,绞着手指回答道。

“还是处?”领班笑着问。

我有点尴尬,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沉默了几秒钟。“嗯”了一声。

“行,你长的也还可以。就留下来吧。”领班拿出来合同,“你看看吧,合适就签字,今晚我就找人带你正式上工。”

我仔细地翻看着合同,上面清楚写着正式录用公主月薪保底一万四,实习时期公主月薪一万,酒水卖出可提成百分之十五,小费可以自留。“好的。”我心动了,提笔就签下自己名字。

“你叫苏苇?这里一般不用真名,你最好给自己另外取个名字。洋气一点可以叫Rita或者Anne,普通点就丽丽什么都可以。”旁边有个姐姐提醒道。

“噢,那大家就叫我茜茜吧。”我想了想回答道。领班摆了摆手,一个穿着火红后背镂空长裙,冷棕色的大波浪卷发的妖娆女人缓缓走到我们身边。

“Lisa,你以后就带茜茜。茜茜是个可塑之才,你好好*吧。”领班笑着对妖娆女人吩咐道。

“豪哥就放心吧,我会好好教导这小姑娘的。”这个名叫Lisa的女人妩媚地冲我眨了眨眼。

领班示意Lisa带我下去,于是我便跟着Lisa走出了工作室。

“茜茜怎么来玛格丽特了?”Lisa拍了拍我肩膀,笑盈盈地问着我。

“我要养活自己。”我实话实说。

“小姑娘倒是挺有骨气,我喜欢。”Lisa突然严肃了起来,说:“既然来到了玛格丽特,想洁身自好就得付出更多,希望你别忘记你的初衷。”

“今晚你就去大厅做清洁工作,也看看别人是怎么工作的。”Lisa还交代了我一些基本的东西之后便给我要了几张照片,给了我黑色吊带短裙示意让我换上。然后扭动着腰走了。

我觉得有点迷糊,不是来上班的吗?公主好像没有负责清洁这个责任呀。Lisa难道是在考验我?

我小心翼翼的问向身边的人我们都要做什么呀,其中一个看上去比较好处的姐妹告诉我,只是如果没客人的话都得等着。我点点头,虽然并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我把大厅清洁得差不多时,Lisa过来了。“Lisa姐好。”我其实挺喜欢她的,有着难以名状的美。

“和我去包房吧,今晚客人多有些公主又请假了。你呆会看别人怎么做你就跟着怎么做。只要不贪心就不会出岔子。”

Lisa姐一边说着一边把我带进了一间包房。“记住我说的,进去吧。”我冲Lisa点了点头,缓缓走了进去。

“呦,新人呀,来,给我们李总唱首歌。”我颤颤巍巍的走到一个点歌台的地方坐下,小心翼翼的问他们要唱什么。

那几个人大笑着说,先来一首十八摸吧“对不起,能换首歌吗?我不知道什么是十八摸。”

“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呀?”有个大概四五十岁左右的男子笑着问我。

“二十了。”我唯唯诺诺地回答道。

“走过来点,让我们好好看看你。”男子满脸横笑。“顺便告诉你十八摸怎么唱哈哈哈。。。”

我顿时吓得脸都白了,声音都有点颤抖,下意识地想逃。“我很急,想上厕所。”

“小姑娘不要害怕呀,我们都是好人。快过来,别惹我们老总不开心呦。今天要是我们老总心情好,可少不了你的好处。”男子威逼利诱着。

第二章 我爱钱

“我是真的内急。”这些人怎么这么难缠,我该怎么办呢?

“看来小姑娘是不识抬举呀。”男子口气硬了起来。“把你们领班叫过来,都怎么教你的。”

“我今天刚刚来,老总大人有大量,自饮三杯,罚我不懂规矩。”我拿起酒杯直接喝了起来。

“三杯可不行噢,把这三厅喝完,今晚的事就算了。”老总突然发话。

三厅呀这可是,难道今晚我注定酩酊大醉得不省人事?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浑身酒气的男人绕过我身旁走了进来。

“李总,最近瑶台地产投标得怎么样了?”酒气男子坐了下来,岔开了话题。

“谢王总关心了,我正想和你商量商量这事呢!”

“噢?李总要和我商量事?我怎么没看出李总的诚意?”这个被称为王总的人做出诧异的表情。

“王总何出此言呢?老李我可是久仰王总大名已久啦!”

“李总呀,你和我妹妹都过不去了,我该怎么和你商量呢?”

“这是玮少的妹妹呀,我们有眼不识金镶玉,对不起对不起啊玮少,我们就是和玮少妹妹开个玩笑。”这些人马上换了脸色。

“李总客气了,我刚才酒喝多了,先带妹妹去歇会,我们改天再聊啊。”这个叫玮少的回头暼了我一眼,起身向门口走出去。

我乖乖跟着他走出包房,心有余悸地长长舒了口气。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你叫什么名字呀?等我发工资了就请你去吃饭。”我感激地向这个叫玮少的说道。

“王玮。”他冷冷地说道,缓缓拿出烟盒,点燃了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我这样仔细地看清楚了他,穿着浅蓝衬衣,随意松开了两颗扣子。狭长的丹凤眼被掩盖在黑色眼镜下,配上一双薄唇,整张脸妖魅得不像话。

这样的气场,加上那些人对他的敬畏,不用想也是非富即贵的出身了。

我从来没期待过童话里王子和灰姑娘的情节,但这么优质的男的就摆在眼前,说不动心谁会相信。

我揉了揉眼睛努力让自己集中精神,抬起头看着他,突然才发现我才到他的肩膀处。这让穿了高跟鞋也没168cm的我和他说话有点尴尬。

“玮少,那真是谢谢你了。我叫苏苇,嘿嘿,很巧吧,我们同音呢。”我情不自*乐和乐和着。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笑死了简直蠢到家了。”王玮嘴角展现了一丝弧度。

他笑了?他笑起来真是太好看了,我从没看过笑起来这么好看的男孩子。

我笑着说出自己的想法:“你笑起来真好看。”说完忍不住冲他笑了起来,本来还想说我喜欢笑得好看的人最后还是吞回去了。

“这么恭维我。行吧,和我吃个夜宵我送你回去。”王玮熄灭了烟,慢慢走出玛格丽特。

“哎,玮少,我不饿呀,我得先回去了,改天我请你吃饭。”我盘算了下自己身上只有五十多块钱,一开始就让他请客摆明让他瞧不起我,所以我委婉拒绝着。

“做人不要过河拆桥,你懂不懂知恩图报怎么写?”王玮停了下来,看了我一眼。

“去把衣服换了吧,我在这等你。”

“我真不饿,今晚我还得赶公交回去呢。”刚说这话肚子就不合时宜地咕咕叫了起来。

“死鸭子就是嘴硬。少废话,快去换。”王玮好气地说道。

我觉得自己再坚持下去就是矫情了,快步走到更衣室换下衣服往王玮走去。

“走吧,我请你吃夜宵。不过你可别点太贵的,我穷得都快卖身了。”我开玩笑地说道。

王玮挑了挑眉,直接不耐烦把手搭在我肩上推着我往车库走。

“这车真帅气。”红色超跑,十分拉风。

“上去吧,就一代步工具你也囔囔半天。”王同学嘴里虽然这么说,我仿佛还是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快乐感。

一起上车后气氛有点冷,我不禁问道:“玮少是干什么的呀?”

王玮不置可否地回答:“说出来会吓坏你的,小姑娘还是别打听这么多。”

“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一看你就是富二代,天天泡在玛格丽特吧!”

“你多大了?”王玮反问道。

“年年都是十八哈哈。”我胡说八道着。

“行吧,年年十八的苏傻子,你怎么出来做公主了?而且,做公主也不好好化个妆,不化妆也算了,连客人都不会哄。”

“你很有经验呀!”我不禁猜想。“难道你是牛郎?”

王玮白了我一眼,缓缓吐出几个字:“我和你就是农夫救蛇。”

“开个玩笑嘛,怎么可能呢?看你一身贵气,怎么是我们这种凡夫俗子可以染指的呢?”

“别贫了,你还没回答我呢!”王玮扯回了话题。

“我得养活自己呀,而且万一有个人傻钱多的看上我了呢?”思考了几分钟后,我言简意赅地说道。

“以后都当公主养活自己?”王玮有点讽刺地说。

“你怎么这样?别瞧不起人。再说,公主怎么了?公主也是靠自己努力吃饭,不偷不抢不害人。”

听到王玮这么说,我有点觉得烦心。

“好好,不说这个了。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呢?让人*你?”

“再过两年我毕业了就找个好工作,找个好人家。”我认真地说着自己的打算。

王玮有点苦笑着说“异想天开吧你,来这种地方上班,这里的女孩都没个好下场的。”

我问他为什么,他却是没再多说,只叹了口气。

我似懂非懂的点头,不想再多问什么,因为在我看来世界虽然很复杂,但总是有好的地方。

天无绝人之路,就算上帝关上了我的门,总会为我打开一扇窗的,我心里想着。

“我们就去吃炸鸡吧!配上啤酒。韩剧里都这样,味道可好了。”我指着路边的大排档,示意他我们可以下车了。

“这么抠门除了你也是没谁了!”王玮好气地一边埋怨着一边找地方停下车。

“老板,先来四盘炸鸡两瓶冰啤。”闻着炸鸡味,从中午起就没吃过东西的我饿得快前胸贴后背了。

“你这是饿了多久?”王玮有点惊讶。

炸鸡一上来我直接用手抓了,“烫死我了!”我拿起炸鸡一边叫着烫一边只顾着往嘴里塞。“我真的很饿了。”

“你慢点,我不会和你抢。”王玮笑了,从小到大他还真没见过这种野蛮吃相的女孩子。说着倒了杯冰啤给苏苇。

“你也吃吧,请你吃炸鸡的钱我还是有的。不要客气啊。”

突然发现只有我一个人狼吞虎咽着他却纹丝不动,这让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嗯。”王玮慢条斯理地带起手套拿起鸡翅啃了起来。妈呀,这男的吃个饭怎么都帅成这样子。

我晃了晃头,告诉自己可不能这么少女心萌动。对面的人身份是什么都搞不清楚就这么*下去,自己可是会输的一踏涂地。

我和王玮似乎都很有默契地静静吃着炸鸡,吃饭之后他问了我手机号码便提议送我回家。

“我在星城理工大,离这挺近的。到前面拐弯口就停车让我下去。”我也不推辞了,大晚上的还是早点回去才安全。

“行,你注意安全。”王炜稳稳停下了车。

“怎么车被锁住了?”

我纳闷地看了眼王玮,他看我的表情有点古怪,像是在思考什么。难道他对我有意思?

我觉得这想法有点好笑,一见钟情的戏码并不适合我,何况我还是个姿色勉强一般的公主。

第三章 不好的预感

里面竟然是一张支票,一万多,虽然不是很多,但对于学生来说,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足够了。

我搞不清王玮为什么要给我钱,难道是看不起我吗?还是他怜悯我?我想了很久,无论是出于他什么心态,这么塞钱给我,我心里却是说不出的难受。

我胡思乱想着回到宿舍。大家都已经睡下了。王玮突然发来短信,他告诉我说,他就是资助我上学,没有任何可怜我的意思。这让我都不知道如何回应了。

过了一会他又发来一条短信。说等我有钱了还是要把钱还给他的,以后还是别去玛格丽特了。

我问王玮为什么这么热心肠,他说因为舍不得啊,这么漂亮的妹子万一被人非礼了可不好,还是好好读书吧,钱借给我,至少目前够花了吧。

我斩钉截铁地回他短信说钱我会给你,我不会要别人的钱,我要靠自己赚钱,发完之后王玮却没再回我。

我一直想把支票还给王玮,可奇怪的是,自从那天过后,王玮似乎销声匿迹了,我怎么也找不着他。

“快把避孕药给我呀,愣着干嘛。”我摇了摇头,看着刚让我买避孕药的客人,回过神来。前阵子的回忆嘎然而止。

我急忙把避孕药给客人,心想怎么自己工作得好好的又想起王玮了呢?

“这么恋恋不舍,你该不会是想和我们一起玩吧!”客人贼贼的大笑。

来到玛格丽特近一个月,我已经不像第一次那么生涩晦硬了。

我故作镇定地娇笑着说:“你怎么这么坏,茜茜上了一晚上班都快累坏了,快饶了我吧。”

客人顿时觉得无趣,挥了挥手,我知趣地走开了。

买药送药给客人后,现在都已经是午夜两点了,八个小时终于到了,我可以下班了。

回到寝室我倒头就睡,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室友唤醒了我。

“怎么啦?高数课不是第二节吗?”我觉得莫名其妙,室友大早上的就叫醒我干嘛呢?

“你快看楼下,杰公子在向你告白呢!”室友拉着我起来往楼下看。

又是梁杰,我一阵头痛,无所事事的公子哥除了玩女人就是车,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招惹他了。

“苏苇,我爱你,我要一直守护你,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带给你幸福的。”梁杰在楼下扯着嗓子喊着。

我心中觉得鄙夷,这种公子哥真是花样百出。上个月听朋友说他刚甩了一个女孩子,可现在又明目张胆地追求我。

我戴起耳塞,复习着呆会要上的课程。本以为他会就此罢休,没想到,过了一会,梁杰突然出现在我眼前。

“苏苇,你认真考虑下我,第一次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梁杰按着我的肩,死死地盯着我说道。

“对,你喜欢上我。”我不禁嘲讽他。

“苏苇,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是真的想好好疼你,好好保护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我们没有可能的,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肯试着接受我呢?”他质问着。

“我还是学生,只想读书。”我实在不想说他了。

“苏苇,你要拒绝我也找个好点的理由吧!”梁杰冷笑着说。

“像你这样的公子哥我苏苇承受不起,谢谢你的抬爱。”我面无表情地拒绝了。

“苏苇你不要后悔,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我知道你家里穷,我可以帮你解决啊。”

“真的谢谢你了,但是不需要你的厚爱了,我可以自己解决。”我觉得多说无益,直接爬*蒙上被子。

“苏苇,行,我记住你了,你可别后悔。”梁杰说玩后就气不可歇地下了楼。

后悔?我会后悔什么,这个男人真够小肚鸡肠的,我心里默默想着。

“苇苇,你电话又响起了。”小洁把电话拿给了我。

我看了眼是短信,没有翻开看,因为只有十分钟就要打上课铃了。高数老师号称灭绝师太,我可千万不能迟到。

有时候我真的羡慕室友,我因为维持生计每天忙忙碌碌到好好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而室友可以美美地化妆,恋爱打游戏。

上帝从来都不会有绝对的公平不是吗?

我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白天必须学好,别胡思乱想怨天尤人了!白天必须好好上课,晚上才能好好工作。

这样想着,我加快脚步往教学楼而去。照例上课,一整个上午加下午的时间,灭绝师太的课其实很有意思,认真听着时间一晃就三点下课了。

我抱着书返回寝室后准备看看手机上刚才的短信,才发现已经没电了,给手机充着电,索性好好睡上一觉。

晚上醒来,翻开手机才看到夜场里的一个好姐妹给我的短信。她告诉王玮今晚来玛格丽特了。

前不久我拜托她替我找王玮的消息,既然今晚王玮来玛格丽特了,我就带上支票还给他吧。

我想换身衣服,看了看衣柜里数来数去除了件裙子就那么几件T恤衫,还是穿身上的t恤衫吧。

洗了把脸稍微收拾了下自己,就这样急急匆匆地就赶着去上班了。

当我到了玛格丽特换上黑色吊带短裙再去找了几圈也没找到王玮。难道是我看到信息太晚了王玮已经走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见到王玮,心中莫明其妙地失落了起来。

我不甘心地去到领班那里,问领班有没有一个叫王玮的客人来过。领班说这是人家的隐私,做这行的人是不方便知道的。我顿时有点说不出的烦闷。

“你不会是看上那个男人了”领班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

“领班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就只是问问。”这年头是个人都八卦呀。

“小丫头别想着吃天鹅肉了,好好工作去!”领班接着又告诫我这里的人身份都不简单,别自找苦吃。

“王玮家里到底是干嘛的呢?”我好奇的想知道。

“打听这么多干嘛!”

“人家就是问问嘛。”我咬着下唇,无辜地向领班眨了眨眼。

“我们就是靠他吃饭的,明白了不!”领班松了口。“你要是看上他,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点点头,不置可否的苦笑,心里想纵然我有那个心也得有机会呀!

“快去上班吧,6号包房正缺人呢!”领班催着我快过去,我默默把支票揣在侧兜里缓缓走去包房。

“Lisa姐好!”远远便看见Lisa了,亮蓝色的包臀短裙,换了个栗色直发,妖中带纯,就算我一个女孩子见了都心动不已。

“茜茜,去哪呢?”Lisa姐笑着问我。

“领班让我去6号包房陪客人唱歌。”我如实告知。

“今天6号的客人有点难缠,你留点心眼,祸从口入。哈哈,小姑娘注意点。”

“谢谢Lisa姐了,我会注意的。”我感激的看着她。

“看到你,就好像看到我年轻时候的样子。好了,快去工作吧!”

“那Lisa姐,待会见。”我觉得Lisa人漂亮性格又好,能认识她真是太幸运了。

还没进去包房我就已经听到一片嬉笑声了,今晚估计得周旋会了,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第四章 虎口逃生

“漂亮的小妞,快过来给我们唱个歌。”一大群人起着哄。

“老总,先喝点酒助兴,我去点歌。”我不动声色地把桌下的酒都搬到了桌上,替老总们把酒杯倒满。

我笑着坐在点歌机前面准备点歌,突然有个人从后面搂住了我。

我下意识地想挣扎着,却马上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在男人面前越挣扎越能引起他的征服力。

“你喜欢什么歌,我们一块点呀!”我顺势后仰,把手搭在了他肩上。终于看清了这个男人的长相,心里倒舒了口冷气。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都想吐的得不行。满脸横肉的老男人,手重重地边游走在我身上边对着我的耳际说:“只要宝贝唱的,我都喜欢听。”

我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恶心,笑着牵起他的手,轻轻点着点歌机,问:“点首《我只在乎你》,好不好呢?”

“好呀,宝贝你点好了我们就去喝酒吧!”

“不要急嘛,你先去坐着,我唱完一首歌马上过来陪你聊天。”我打着哈哈。

“宝贝这么香,我要和宝贝一起点歌再过去喝酒。”

“好呀,那我们一起唱首歌要不要?”我拍起掌,起哄着说:“老总要唱歌给大家听,大家鼓掌哈。”

老男人终于松开了一点我,轻轻搂着我一边拿起了话筒。

正唱歌的时候,几个男人搂着几个公主一起进来了,有个中年男人对着老男人吹口哨,老男人更加得意了。

“宝贝叫什么名字呀?”老男人捏了捏我的屁股问。

我真的受不了了,被这么猥琐的老男人调戏简直是让人作呕。

我强迫自己笑着回答:“人家叫茜茜,你可得记住了。”说完我拿了杯酒喂到他嘴边。

“一个人喝酒有什么一起呀,老钟,你不是最擅长吹酒瓶吗?快给小姑娘看看。”一群人起着哄看热闹。

什么是吹酒瓶,我心里觉得有点忐忑。不管了,还是先去洗手间躲躲。

“老总,我肚子有点不舒服,先去洗手间一下好不好嘛?”

老男人搂紧了我,在我耳边说道:“茜茜,你识相点,别玩猫腻了,我上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

“人家是真的不舒服。”我狠狠捏了自己一把,下手真的重了点。

“行吧,茜茜,和我喝一杯就放过你。”老男人拿了杯酒放在我唇边。

“老总,人家真的撑不下去了。”我做出快哭的样子。

“茜茜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吗?”老男人咄咄逼人。

我虽然在玛格丽特呆了快一个月,可也没遇见这么难缠的客人。喝就喝吧,这么一杯应该没事吧!等我喝了马上去催吐。

“老总怎么这么想呢,只要老总开心,茜茜身体就算再怎么不舒服这杯酒还是会喝的!”

我接过酒杯,一口气饮了下去。

“好,茜茜果然爽快,在沙发上休息会吧,我唱首歌给你听。”不知道为什么老男人有点神秘兮兮的感觉。

难道这酒里被下了手脚?不可能呀,明明是我自己搬上桌子的,自己也一直在包房里面呀。

可是喝了一杯下去之后我就觉得整个人都不舒服,不行了,我一定要快点脱身。

“老总,我酒精过敏了,真的太难受了。”我抓住老总一直在我身上揩油的手,“我得去医院。”

“这还不简单,那我送你去医院。”老总似乎已经知道我的意图了。

真的很难受,浑身都热,整个人燥得不行。我只能答应老总送我去医院了,只能先走出包房再想办法了。

老男人扶着我走出包房几步后,我装出呕吐状握着楼梯扶手,说:“老总,我真的急,先去厕所一下。”

“这怎么行呢?你一个小姑娘,我当然得照顾好你。”好男人穷追不舍。

“我就去吐会,你不放心就在厕所门口等我。”我真的无力招架了。

老男人终于松口了,让我上个厕所。我下意识出向厕所走去,对,是下意识的,因为我整个人感觉涣散。

我去到厕所之后没多久就听见有人跟了进来,天呐,那个老男人竟然跟着我进了女厕所。

“老总你想干什么?”我感到一阵蛮力,老总一把把我搂着推进了吸烟室,把门反锁了。“茜茜乖,我会好好对你的。”老男人一脸贼笑向我扑了过来。

“救命呀!救命呀!”我大声呼喊,狠狠捶着墙壁。没有一个人回应我,难道我这辈子就毁在这里了吗?我气急败坏地挣扎着,往门口扭动着。

“你识相点,我看上你也是你福气,跟了我吃香的喝辣的,保证你到时候都不想离开我。”老总一只手禁锢我的双手,一把撕开了短裙,向我的胸前探去。

我身子软得没劲,知道强行不过他。故作服软地说:“老总也是有妻子女儿的人,你这么做对得起她们吗?”我边说边趁老男人不注意慢慢扭到门口。

“你收起你的花花肠子,老子今天就想办了你,不需要经过谁同意。你今天乖乖地,让老子舒服了老子也让你享受妙不可言的快感。”

老男人狠狠把我扳到门口侧边墙角,我顺势倒了下去,奋力挣脱老男人往门口撞去。

“救命啊!救命呀!”我歇斯底里的呐喊着,只求一搏有人能够听到。

老男人啪的一巴掌打向我,“小*,你觉得你逃的了吗?”他一把扯下我的*纽扣,用力地咬着我。

太无耻了!这世界果然什么衣冠*都有,我真的不想就这么被老男人糟蹋了,当老男人充满酒味和烟味的嘴亲过来的时候我咬舌自尽的心都有。

难道我真的就这样了吗?就在我认命自己真的会被老男人这么*,准备以后就多在老男人身上搞点钱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敲了敲门。

“怎么回事呢?开门呀!”门口传来声音。

“识相的就滚远点!”老男人随手扔了一个烟灰缸过去。

“砰”的一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门突然被打开。我还看清楚是谁就听到一阵拳头的声音响起。

一个男人直接将我身上这个老男人掀开,然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虽然我整个人半迷糊的状态但还是感觉到了真的有人来救我了。

英雄救美这么俗套的情节真的发生在了现实中,以身相许的感激之情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知道有人救自己的时候,我真的愿意替他做牛做马报答他。

“原来是玮少呀,对不起,对不起,你别浪费力气揍我了,我自己来扇自己巴掌。”我浑浑噩噩中听到了老男人这么说。

这个人叫玮少?难道是王玮?我集中精力往他们打斗的地方看去,踏破铁鞋无觅处,原来我找了快一个月的王玮就在这里。

“十三街的租金上涨百分之五十,年末缴纳贡费加两倍。”我听见王玮这么说,真的好奇王玮究竟是做什么的?这么有钱有势?

正当我满腹疑问不得其解的时候,王玮将地上的我扶起来,低声温柔地问我:“你怎么样了?老男人被我收拾得服服贴贴,你不用怕了。”

我只是傻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想告诉他好些了,但事实却是不可能的,因为实在是太难受了。

那种火热的感觉就好像要将我整个都燃烧一般,让我觉得各种不舒服。

我尽可能的忍耐着,但这种感觉却还是一直持续,很难受,真的很难受。

我情不自*抱住王玮,在他胸口蹭着。这样竟然让我有着莫名其妙地畅快感。

第五章 老牛吃嫩草

我呆呆地看着王玮,他的眉,他的眼睛,他的唇,在灯光的打映下都特别性感。

“王玮,你亲亲我好不好?”我不由自主地用手圈住他。

“你到底怎么了?你这是不是被下药了?”王玮用力拍了拍我的脸,似乎很了解我的症状。

我脑子里的东西显得有些混沌,我怎么知道我是不是被下药了?难道是因为下药了我才会想要亲吻他?

“告诉我你现在有什么感觉?”王玮捏着我的手臂问。

“很难受的感觉,很想。。。。。”我顿了顿,解释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实话实说,电视剧也见过人被下药,没想到有一天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准备车!”我听见王玮对身边的一个警卫人员说道。

我的精神越来越涣散,感觉体内总有一团火在烧。后来就连多久被王玮带出夜总会的我都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换了一身衣服躺在一张大床上,天已经泛起微光了。这里是哪里呢?我认真看着周围,只见满屋的欧式房间摆饰,简单优雅。不用多说主人一定很有钱。

“有人吗?”我缓缓下床,除了感觉浑身酸痛,昨晚后来发生什么了?我怎么没有太多感觉了呢。?

我走出房间,顺着楼梯走下去,前面是间明亮的厨房,有几人似乎正在准备着早餐。

“你好小姐,你醒了?少爷还在休息,你稍等一会,少爷最不喜欢别人打扰他睡觉了。”一个穿着围裙像是保姆的人对我说道。

“我怎么来到这里了?”我穷追不舍地问着。

“昨晚是少爷送你回来的,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保姆回答说。“噢,昨晚李管家和少爷一起回来的,你去问李管家吧!”

“谢谢你啦!李管家在哪里呢?”

“他这个时候一般在自己休息室,二楼右拐的第二个房间。”

“真是太谢谢你了。”我觉得这户人家的人真的很好相处。

“李管家?你醒了吗?”我敲了敲李管家的门,心想一定要问清楚他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请进。”

“李管家吗?我想问你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呢?”走进房间,我看到了一个五十多岁健朗精明的正在练拳的人。

“姑娘早,昨晚你喝醉了吐了少爷一身,少爷送你去医院又送你回来了。”李管家笑着告诉我。

“你在和我开玩笑吧!我会吐?还吐到王玮身上了?”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是的,少爷那么一个有洁癖的人昨晚黑着脸一晚上。”

“对了,我们是去那个医院了呢?”我打算去医院问问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星城医院,姑娘以后小心一点,别喝太多了。少爷挺心疼你的。”

“医生怎么说呢?李管家。”

“你大早上地打扰人干嘛?”突然后面传来了一阵声音,吓了我一个冷颤。

“我只是和李管家聊聊天,对了,昨晚真的太感谢了,听李管家说我还吐了你一身。”

“我告诉过你让你别呆在玛格丽特,你当我说的都是耳边风吧!”

“呀!我还在上班就这么出来,领班知道了会不会扣我工资!”我突然想起这事。我这么离开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教训。

我低声说,王玮一副觉得我没救了的表情。“去吃饭吧!吃完饭我送你回学校。我对你说那么多就是对牛弹琴。”

“没有呀,我有认真听你说的,只是没想过会遇到那种人。”我小声嘀咕着。

“对了,我昨天的衣服呢?”我突然想起支票还在衣服里。

“你说呢?破成那样那也叫衣服?”

“呀,王玮,你给我的支票还有那里面。我本来是听人说你来了玛格丽特想找机会还给你的。”天呐,要是支票遗失了被人承兑了我无缘无故还得欠一笔钱。

“现在丢了你打算怎么办呢?”

“我马上去挂失止付。”我正想跑出去的时候,王玮拦住了我。

“在我这里,昨晚佣人给你换衣服时候发现的。”王玮掏了出来递给我。

“拿别人的手短。”我摇了摇头,退后了几步。说:“无功不受禄,本来就要还给你的,现在物归原主了。”

我们僵持了半刻,“洗漱下去吃早餐去吧!”王玮缓和着气氛。

我点点头,跟着佣人下楼洗漱去了。

“快过来吧,杵在桌子边干嘛?”王玮见我在旁边发呆觉得好笑地说。

“给你的三明治和煎蛋,快吃吧!昨晚估计受了不少委屈。”王玮轻轻帮我往三明治上挤了沙拉酱。

如果不是因为王玮来得及时的话一定就完蛋了吧,我不过是想挣点钱而已,自己的身子却很可能会莫名其妙的没了,为什么命运会这么弄人!想着想着我就有些难过。

心里真的堵的慌,越想越觉得难过,然后我就不禁潸然泪下了。

“你怎么啦?给你点吃的就感动成这样了?”王玮见我哭得伤心欲绝的样子,很温柔的抱着我问怎么了。

“没事啊,我只是被疯狂的老男人吓到了。”我擤了擤鼻子摇摇头说。“你信不信我估计就和他女儿差不多大他也下的了手。”

“老牛不都喜欢吃嫩草吗?”王玮向我眨了眨眼,给我递来纸巾。“你自己选的路跪着都得走完呀。”

被他这么一说,我倒不那么难过了。“真的谢谢你了。”

“说的这么诚恳,好像你要以身相许似的。”

我慢慢咀嚼着三明治,沙拉酱抹的很均匀,味道很香,让人充满食欲。

“如果今天不是因为遇到你的话,我很可能就毁了,但是以身相许也太不合适了,毕竟我们才刚认识不久。”我考虑了很久吞吞吐吐地说出自己想法。

“你还真以为我看上了你个小丫头片子?”王玮敲了敲我脑门,笑着说:“我就是路见不平想试试当雷锋的感觉,你省省吧!”

“噢,那真的很谢谢你了,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我心里觉得不可思议,王玮真的不图回报地这么帮助我?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我突然想起支票还在我手里呢,我趁机把支票塞到王玮手里,说:“我不能欠你的太多。”

王玮没有推辞,但却一脸鄙夷地看着我问:“你明明知道玛格丽特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还要留在这样的地方,不就是为了钱吗?钱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想王玮心里一定觉得我矫情得不行,宁可做公主赚钱也不肯大大方方收下他的钱。

钱重要吗?我笑笑再一次反问着自己,很重要呀,没有什么比钱更能带给我安全感了,可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如何平白无故地收下这么一大笔钱呢?

沉默了一会,我认真看着王玮:“钱很重要,但有的时候又不重要,关键还是要看在什么情况下吧。”

我知道自己现在对王玮越来越有好感,我不想在一个喜欢的人面前扮演一个受惠者的角色,我要以平等的姿态追求他。

“我不想一开始就谢谢你的帮助,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不想依靠任何人。”

我继续说道:“我想自己存钱,即便是需要再多的钱,那也是要依靠自己的,至于你,今天的事情我真的很谢谢。”

我倔强的看着王玮,他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但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叹了口气道,日后能不喝酒就不要喝酒吧,毕竟今天的事情可不是例外。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