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王辰军赵雅欣by冰城小南-花样年华

发布时间:2019-01-09 14:00

点击率超高的一本现代都市小说《花样年华》带给大家阅读,小说由“花样年华”所著作,又名为《极品中医俏邻居》、《刹那芳华》、《首席妙手》等,讲述的是王辰军和赵雅欣之间的故事,相信你也会爱上这本小说的哦!

繁花小说阅读-王辰军赵雅欣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今晚我刚洗漱完毕,正打算睡觉,可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王叔,快开门!看看孩子怎么了!”

我打开门,见到赵雅欣双眼含泪,慌慌张张的。

可能太着急了,她只穿了件半透明的吊带睡衣,我看向她的时候,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她胸前的高耸上,随着她急促的呼吸,正在微微轻颤着。

久违的视觉冲击,让我有一瞬间的慌神,心脏也猛烈地跳动着。

赵雅欣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在看她,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心里有些懊恼,赵雅欣都可以当我女儿了!她也一直当我是长辈,很尊重我,我却偷看她!

“小雅你别慌,先说说孩子怎么了?”

我平复了一下慌乱的心,刻意控制着的语气尽量淡定些。

“王叔,孩子一直哭,怎么哄都哄不好!亿伟还不在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赵雅欣拉着我的手臂急哭了,丝毫没意识到她胸前的柔软蹭在了我的胳膊上。

“哦?快带我去看看!”

虽然被这一磨蹭心神荡漾,可一想到她家那可爱的小家伙出事了,我连忙强压下心中的狂跳带上门,赶紧向着她家跑去。

进屋后,我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孩子,并没发现什么异样。

小家伙哭个不停,我顺手拿起旁边的奶嘴,放在他的嘴边,这小家伙立即停止了哭闹,小嘴用力地吸哺着。

“你是不是没有奶水了?看给孩子饿的!”

见孩子哭得那么可怜,我有点心疼,也知道她没什么经验,把孩子饿着了。

赵雅欣低下了头,紧了紧胸前的衣服,脸红了起来。

“你呀,太粗心了!奶水没了都不知道?家里有没有奶粉?”

见我这么说,赵雅欣有些尴尬,支支吾吾地说:“家里……家里奶粉吃完了,我……我……还没来得及买。”

我看了一眼表,对着赵雅欣无奈地摇了摇头。

第1章 老中医

我最近好像有点魔怔了,一心想把隔壁的少妇给睡了。

我叫王辰军,今年50岁,是个老中医。五年前,老伴去世后,我就申请了病退,在小区里开了一个诊所。

男人到了我这岁数,已经没什么激情了。

我从未想过,自从赵雅欣一家搬到隔壁后,我的激情竟会再次被点燃!

赵雅欣刚生产不久,正在家里休产假。

这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性格有些腼腆,身材却很有料,再加上正处于哺乳期,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

我们邻里相处的很好,她老公黄亿伟经常出差,留下她一个人带孩子不放心,就拜托我多照应。

虽然表面上一本正经,可面对赵雅欣这种极品,我却很是眼馋。

所以对于她老公的请求,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时常去她家转转,捎带手地帮点儿小忙,顺便瞧瞧那女人饱饱眼福。

今晚我刚洗漱完毕,正打算睡觉,可却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王叔,快开门!看看孩子怎么了!”

我打开门,见到赵雅欣双眼含泪,慌慌张张的。

可能太着急了,她只穿了件半透明的吊带睡衣,我看向她的时候,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她胸前的高耸上,随着她急促的呼吸,正在微微轻颤着。

久违的视觉冲击,让我有一瞬间的慌神,心脏也猛烈地跳动着。

赵雅欣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在看她,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心里有些懊恼,赵雅欣都可以当我女儿了!她也一直当我是长辈,很尊重我,我却偷看她!

“小雅你别慌,先说说孩子怎么了?”

我平复了一下慌乱的心,刻意控制着的语气尽量淡定些。

“王叔,孩子一直哭,怎么哄都哄不好!亿伟还不在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赵雅欣拉着我的手臂急哭了,丝毫没意识到她胸前的柔软蹭在了我的胳膊上。

“哦?快带我去看看!”

虽然被这一磨蹭心神荡漾,可一想到她家那可爱的小家伙出事了,我连忙强压下心中的狂跳带上门,赶紧向着她家跑去。

进屋后,我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孩子,并没发现什么异样。

小家伙哭个不停,我顺手拿起旁边的奶嘴,放在他的嘴边,这小家伙立即停止了哭闹,小嘴用力地吸哺着。

“你是不是没有奶水了?看给孩子饿的!”

见孩子哭得那么可怜,我有点心疼,也知道她没什么经验,把孩子饿着了。

赵雅欣低下了头,紧了紧胸前的衣服,脸红了起来。

“你呀,太粗心了!奶水没了都不知道?家里有没有奶粉?”

见我这么说,赵雅欣有些尴尬,支支吾吾地说:“家里……家里奶粉吃完了,我……我……还没来得及买。”

我看了一眼表,对着赵雅欣无奈地摇了摇头。

“现在超市都关门了,要不去医院吧,找个催乳师来帮揉揉你就有奶了,要是实在不行……”

我看了眼她的胸前,没有接着往下说。

说着话,孩子又哭了起来,安抚奶嘴治标不治本。

赵雅欣一把抱起孩子,焦急地说道:“王叔,怎么办呀?孩子又哭了,嗓子都哭哑了!”

孩子越哭越来劲儿,赵雅欣忍不住也跟着哭了起来。

见她六神无主,我有些不忍心:“你赶紧换身衣服,我陪你去医院!”

我刚转身,小家伙的哭声突然不那么大了,还断断续续的。

我连忙转头看了一眼,只见孩子的脸憋得通红,连饿带哭,眼看着就要背过气去,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丝邪念……

第2章 帮忙

“快!倒点温水!先给孩子喂点儿!”见赵雅欣还愣着,强压下心头的那丝邪念,轻轻地推了把她的香肩。

将孩子交给我,赵雅欣急忙跑到厨房。

随着她小跑的步伐,胸前的高耸也在随之荡漾,让我忍不住将目光放在了她那。

不一会儿,赵雅欣就拿着奶瓶小跑了过来,她不经意地一抬头,四目正好撞到了一起,看得我老脸一红。

“我看着她喝,你去换衣服吧,我开车拉你去医院。”

有些尴尬的收回目光,我错开话题连忙接过奶瓶,放在了小家伙的嘴里。

可水是没有味儿的,这小家伙吃了几口后,就把奶嘴吐了出来,再怎么喂,他就是不吃,继续哭了起来。

“王叔,你是中医,一定会催乳,你帮我揉揉吧!看着他哭,我心疼!”

赵雅欣哭着拉住我,眼底的羞涩,很快就消释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孩子的担心。

“催乳……我倒是会,可是……可是……我……”虽然这时候很想答应赵雅欣,可我表面上还是装作一脸为难,不然会让这女人产生警惕。

故作犹豫地看了眼哭着的孩子,我一脸无奈地说道:“好吧!我先给你检查下!”

我的表演显然很成功,赵雅欣对我完全没有戒备,有的反而是惭愧和羞涩,看了眼身上的衣服,又羞红着脸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就像有个虫子在蠕动着,对接下来的检查兴奋又期待。

我把孩子放在婴儿床里,然后让赵雅欣坐在沙发上。

赵雅欣羞涩地把衣服掀开,将那雪白展现在我眼前,看到那诱人的高耸,我顿时愣住了,喉咙中不自觉的咽下了口唾沫。

“王叔,可以开始了吗?”就在我愣神时,赵雅欣突然开口叫了我一声。

“啊?可以,可以开始了!”我回过神有些尴尬地看着她,感觉老脸有些滚烫,坐在她的对面,颤抖着将手向她伸了过去。

触手的那一刹那,我顿时感觉自己这颗老心脏受不了了。

真软!

不仅弹性十足,而且格外柔滑。

当我的手触摸到她那敏感地带时,她的娇躯一颤,俏脸变得越来越绯红。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心里的虫子不时地咬我一口,痒痒的,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我紧了紧心神,强忍着心中的狂跳为她检查起来。

检查的过程中,那持续不断异样的舒适和刺激,让我险些哼出了声!

不过我最终还是强忍住了,一边按摩一边寻找问题,很快我敏锐地发现,在她的右胸中有两个不大的肿块,不出意外应该是乳腺堵了,导致奶水无法通畅。

“小雅,你忍一忍,可能会有些疼!”我瞅着她,她脸更红了,只轻轻点了一下头。

“嗯……”

我手上用了劲儿,她疼的轻哼了起来,身体不停地扭动,眼角含着泪珠。

她闭着眼睛、紧抿嘴唇的诱人样子,让我移不开目光,竟感觉格外的刺激,更让我羞耻的是,这一刻我那的反应变得很是强烈!

我的力道越来越大,乳汁从她的身体里一点点涌了出来。

“啊!王叔,用力点!”

更重要的是,随着我的动作,赵雅欣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痛苦慢慢的变成一种愉悦的潮红,喘息的口中竟发出了一声催促,听的我心头一跳。

第3章 办法

难不成这小娘们被我按出感觉来了?要不然怎么连这种羞耻的话都说出来了。

“嗯——”

心中一阵激动,我手上的力道又不自觉地加大了稍许,可就是刚加力道,赵雅欣的口中顿时发出了一声略带痛苦的闷哼。

我浑身一僵,有些尴尬地连忙收住了力道。

随着我这一放松,赵雅欣也从那种迷醉中回过神来了,显然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说了那么羞耻的话,脸上红的仿佛能滴血。

虽然很想再试试刚才那种刺激的手感,可看到赵雅欣这样,虽然心头充满了想法,可我却没敢再继续用力。

按照之前的力道,直到肿块被全部揉开,才放开手。

赵雅欣感觉胸口的手已经离开,赶紧睁开眼睛,满脸的羞红,眼神有些躲闪地看着我:“好了吗?王叔!”

“嗯!好了。”

我有些紧张地回答着,只觉得老脸格外滚烫。

赵雅欣赶紧抱起来哭累了的孩子,开始喂起这嗓子都哭哑了的小家伙。

本来精神有些萎靡的小家伙,闻到那独特的味道,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咕咚咕咚的就开吃了。

看着真香!

我突然很想尝尝,甚至有点嫉妒正在吃奶的小家伙。

不过这种事我也就在心里想想,真要敢凑上去,肯定会被赵雅欣认定是老流氓,到时候一旦被捅出去,肯定会被人戳脊梁骨。

不过虽然不能亲自去尝尝那滋味,可并不妨碍我看着这难得的福利,饱饱眼福。

这小家伙显然是饿久了也哭累了,在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会后,小脸上变得有些疲倦,靠在赵雅欣的胸前开始呼呼大睡了起来。

看到这小家伙这么快就吃饱了,我突然有些遗憾,有些不舍地将目光收了回来。

“王叔,我感觉舒服了不少,不像白天那样胀痛了!”

将衣服拉下去遮住那诱人的风景线后,赵雅欣脸色依旧有些潮红,抱着孩子,手指不停地搅动着那边角衣襟。

“那就好……”尴尬地回了句,我连忙恢复了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王叔,谢谢你!”

赵雅欣红着脸看了我眼,声音夹带着颤抖,之前是因为孩子哭得伤心,没太注意,现在一冷静下来,她就感觉有些羞耻了。

“一会儿烫个毛巾,趁热再敷下,这几天注意休息。”

我看着一脸娇羞的赵雅欣,压制住身体的那股子冲动,眼见赵雅欣打算将孩子放回婴儿床,简单交待几句,不敢继续呆下去,就打算准备走人。

“王叔,疼,疼!”

可就在我刚转身的时候,突然听到她又叫了起来,连忙转过身。

“怎么了?哪里疼?”看着从一脸通红变成苍白的赵雅欣,我没多想连忙扶着她坐下。

“这里疼,非常胀。啊……”

赵雅欣指着胸前,脸色苍白,身体颤抖着。

看到她的样子,我连忙掀起她的衣服,看到她的双峰比之前大了一圈,而且胀得发青,奶水成线流着。

“小雅,你这是涨奶了,要是不赶紧把堵在里面的奶排出来,可能会……”

我心中莫名的有些兴奋,可脸上却故作凝重。

“王叔……会怎么样?”看到我的样子,赵雅欣痛苦的脸上透着一丝慌乱,连忙问道。

“可能会引起乳腺炎病变,严重的话可能会要动手术……”

“那王叔你快帮我疏导一下啊!”

还没等我说完,赵雅欣就紧张地一下抓住了我手,感受到她柔软的玉手,我的心中顿时有些荡漾。

“好好,小雅你别急,叔这就帮你!”我赶紧安慰了她一句,强压下心中的颤抖将手放了上去,心中那丝邪念愈演愈烈。

“王叔,可以了吗,怎么越来越疼了……”在我一边享受一边刻意避开那些穴位后,赵雅欣很快就忍不住,带着一丝哭腔地问道。

“小雅,可能是回奶乳腺管堵塞了,现在排不出来。”心中暗自窃喜,我故作有些无奈地样子。

“王叔,那我怎么办啊?”被我说的这么严重,赵雅欣都有些快要崩溃了。

“要不……我帮你吸出来吧?”

看着眼前这诱人的雪白,我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了口唾沫。

第4章 小问题

“小雅,你……你别误会,这是现在最简单有效的方式,推拿的话没法将奶排出来,就只能用吸力疏导了。”

看到赵雅欣一愣,我连忙解释道,都到了这一步可不能让她产生别的想法。

“没……没有,王叔,我没有误会你,我只是……”

听到我的解释,赵雅欣也生怕我误会,可说着说着一下就红到了耳根子。

“小雅,叔送你去医院吧,只不过这距离医院差不多半小时的车程,要是耽搁久了……”我话虽然这么说,可故意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

或许是今天好运钟情于我了,我这话刚说完,就看到赵雅欣的身体一颤,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

“王叔,你……你来吸吧!”

咬了咬性感的薄唇,赵雅欣似乎下定了决心,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说完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任由那诱人的地方展现在我眼前。

我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她就答应了我这过分的要求!

两眼火辣地盯着她那,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了口唾沫。

“这样不太好吧……不过小雅你放心,叔一定会帮你把奶排出来的!”

虽然说的一本正经,甚至故作为难,可她既然都答应了,我也没理由拒绝,两眼炙热地愣盯了会,我缓缓蹲跪在了她的面前,噘着嘴慢慢地凑了上去。

“啊!”

随着我这一凑,赵雅欣的身体很快就剧烈颤抖了起来,小嘴中更是发出了一声难以控制的轻哼,虽然很小,但是我还是清楚地听见了。

听到这声轻哼,哪怕嘴上的享受也无法抵消我的激动,那不自觉就有了反应。

她的肌肤很细嫩,嘴唇触碰的感觉跟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令人心醉。

不过我并没有立刻给她疏导,毕竟这样难得的机会可是我费劲脑子好不容易才争取的,自然得好好享受享受。

刚才之所以没有疏导成功,那是因为我刻意避开了那些敏感的穴位。

不然只要随便来个人,乱按一气也是很容易成功的,只不过没有专业的手法的话,会给身体留下很多的隐患,这才是关键的。

“王叔,好了吗……好难受……”

在我享受的时候,紧闭着眼睛满脸通红的赵雅欣伴随着一声颤抖的轻哼,终于忍不住开口催促我了。

“小雅,快了快了,你别急,马上就要出来了。”

搂着她的芊芊玉腰,我没有继续使坏,将手放了上去,在其中一个穴位轻按了一会后,那股早就憋了很久的热流顿时如开闸一般冲了出来。

“嘶!”

感受到那股畅快的感觉,赵雅欣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冷嘶。

原本盘踞在胸前的阵阵剧痛,也随之四散而去,一股正常的红晕一下从她脸上朝四边扩散,直接红到了脖子上。

看到这种情况,我心中生出了一丝得意!

对于我这种老中医而言,解决这种事不过是小问题,只不过为了享受这种福利才搞的这么麻烦,现在享受到了,更不能浪费了。

“嗯、啊!”

在我刻意的撩拨下,赵雅欣美妙的哼吟声也大了起来,双手竟然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用力将我的头按在她胸前。

而且她的身体不自觉扭动的同时,那双玉手竟然在我身上游走了起来……

第5章 短信

看到她的反应,我知道这女人已经开始动情了。

所以面对赵雅欣的主动,我非但没有拒绝,反而主动地迎合起来,很快就抱着她慢慢地倒在沙发上,嘴唇慢慢地向着颈部移动,接着是下额……“哇……哇……”

当我马上就要亲到她的香唇时,孩子的哭声突然响起。

赵雅欣猛地睁开眼睛,深情地看了我一眼,快速地推开我,羞涩地跑向孩子,身体颤抖不停。

我尴尬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背影,回味刚才的感觉。

“小雅,孩子怎么了?”我忐忑地问道。

她抱着孩子,没有回头,轻声地说道:“没,没事,可能是睡惊到了。”

“小雅,那我就先回去了,如果一会还胀的话,你就叫我一声,如果不完全吸出来,容易再次造成堵塞,再搓揉的话会更疼,弄不好就只能动手术把它割掉了”。

走之前,我还特意重复了之前说的严重后果,因为我可不想放弃这难得的福利。

“真的吗?王叔,你可别吓我,我这不是已经好了吗……”

赵雅欣潮红的脸色再度变的有些发白,连带着声音也有些颤抖。

“叔是医生,怎么可能骗你呢!疏导一次不代表永的解决,再说,咱左右住着都这么长时间了,叔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难道你一直不相信我,还怕我对你做什么吗?”

我故作生气,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毕竟是你的长辈,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更何况我还是医生,医者父母心,叔不怪你的,再怎么说我也一个男人,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考虑考虑,如果一会实在挺不住,就打电话给我。”

说着我头也没不回,直接转身离开了。

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可出门的那一刹那,我的老脸禁不住都有些发红,太不要脸了!

回到家,我赶紧冲了个冷水澡,躺在床上还是失眠了。

因为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赵雅欣那动人的娇躯,久未躁动的欲望疯狂地叫嚣着,怎么也不肯安静下来。

一晚上基本没睡,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赵雅欣,挥之不去。

可是白等了一晚,赵雅欣始终没有给我打电话。

接下来的几天,赵雅欣就好像故意躲着我一般,就连面也没有见过。

第五天心中空荡荡的我不到八点就睡了,半夜被尿憋醒,从卫生间回来后扫了眼手机,赵雅欣的微信头像一直在闪动着。

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调到了静音,看到她的信息后,我感觉错过了全世界。

九点零五分:“王叔,睡了吗?”

十点十二分:“王叔,有事找你,回个话可以吗?”

十点五十一分:“王叔,在吗?”

我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距离最后一次消息已经过去十几分钟,赶紧给她回了条消息:“不好意思,这几天太累了,今天睡的早。怎么了,小雅,有事吗?”

我本来有些忐忑,可却没想到下一秒赵雅欣的信息就发了过来。

“对不起王叔,打扰您休息了。”

“没事,这几天太忙,忘记问你了,你好些了吗?”我压下心头的激动,继续回复着。

“叔,你能再帮帮我吗?前几天买了个吸奶器,今天不知道怎么就坏了,我现在胀得很疼,你看你有时间吗?”接着一个羞涩的表情。

我兴奋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心里乐开了花,敢情她买了吸奶器啊,怪不得不来找我!

“有时间,我现在就过去。”

放下手机,激动得浑身发烫的我,毫不犹豫就出门朝她家走去。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