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梦归处余生安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4:39

《梦归处余生安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梦归处余生安暖小说情节高潮迭起,值得一看。梦归处余生安暖小说精选:他们都是律师,自然是认识的,不管等会在公堂之上,怎么尔虞我诈,互不相让,此刻都是笑脸相迎,握手以示和气。

梦归处余生安暖
推荐指数:★★★★★
>>《梦归处余生安暖》在线阅读>>

《梦归处余生安暖》精选章节

严靳送沈清澜回别墅,但是贺景承并没在。

临近年关,公司里很多事,都需他要忙。

吃完晚饭,洗了澡,沈清澜自己爬上床睡觉,夜里她感觉到有人抱她,但是太困没睁眼。

早上醒来,床上就她一个人了。

贺景承已经走了。

她起来之后,约了慕言见面,把自己收集的证据交给慕言,就案子上的事,讨论了很久。

这两天贺景承没回别墅,至于忙什么,沈清澜不知道也没心思去了解。

她一心扑在案子上,觉得贺景承不在,她很自由。

第二天一早,她接到了慕言的电话,说让她准备一下,要开庭了。

“怎么会那么快?”慕言的诉讼刚送上去没多久,怎么会这么快就受理。

“之前一直没审理,好像是有人从中作梗,这次好像也是因为有人插手,才会这么快把案子提上日程。”慕言说。

之前梁子薄一直想借这件事。拉贺景承下水,奈何传出他和沈清依解除婚约的事。

知道拉贺景承无望,梁子薄变使出阴招,让相关人员托着案子,不完结。

毕竟以沈家和贺家的关系,案子不结,大家都会连带这将贺家也扯进去。

沾上人命案子,自然是没好听的话,梁子薄,再从中煽风点火把事情故意往贺家扯。

让不少人连贺家也骂上了。

什么仗势欺人,恃强凌弱都成了贺家的标签。

贺景承自然不可能不管,任由不好的新闻蔓延。

他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直中要害。

会这么快审理沈清祁的案子,就是他使的手段。

案子会在他的推动下,年前就结案,过完这个年,谁还会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呢?

所谓新年新气象嘛。

加上他已经开始清扫讨论关于贺家和沈家关系的言论。

应该在年前就会解决完。

沈清澜并不知道这背后有贺景承推动,便点了点头,说。“好。”

她也时刻准备着,她穿好衣服,拿上可能会需要的东西出门。

出了门才想起来,这地方不好坐车,想了一下,她决定给林羽峰打个电话,让他来接自己一下。

相对慕言,她觉得和林羽峰关系更近一些。

他们一起工作,相处的久,自然熟。

和慕言合作,慕言有慕言的目的,而她也有自己的需求。

他们是各取所需。

所以她第一想到的是林羽峰,电话刚要拨出去时。严靳走到了她的面前,“你是要出去吧,我送你。”

沈清澜抬头,就看见站在不远处的严靳,身后停着一辆路虎。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着贺景承的关系,他的车子也没轿子,全是越野。

贺景承的几台车子全是大型的越野,奔驰g500,宾利添越,还有他比较喜欢开的一辆,兰博基尼urus,唯一一台不是suv的车型就是幻影。

但是他不怎么开,或许男人都喜欢收藏车。

特别成功男人。

想到严靳是贺景承的人,来这里也正常,能做个顺风车也是好的。

省的麻烦林羽峰跑一趟。

“我去法院,麻烦你了。”沈清澜拉开后车门坐进去。

严靳启动车子。从后视镜中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有事?”沈清澜触及到他神色,问道。

“也没什么。”本来严靳是想说,他来不是偶然,不是巧合,而是贺景承专门让他来接她的。

上次在医院,严靳给贺景承打了那通电话后,贺景承就猜到沈清澜要干什么。

所以,这次的案子,不但有慕言的倾力而为,幕后还会有贺景承做推手。

想想严靳没说,他家大老板的好,还是让她慢慢发现吧。

到了法院,慕言已经等在门口,他一身笔直的黑色西装,正式又严肃。

手里拿着一摞文件夹,正等着她来。

沈清澜下车朝他走过去,回头和严靳打了声招呼,“谢谢你,我先走。”

严靳点了点头,并没一个下车,他还有事。

慕言交代沈清澜一些在法庭上的注意事项,“等会开庭,不管对方说什么,你都要保持冷静,不能被对方怎么激怒,不都不要理会,我们做了准备,对方肯定也是做足了准备的,但是我有信心赢。”

最后这句更像是安抚沈清澜,让她有信心。

沈清澜点了点头,“我知道。”

她心里早有准备,这不是她第一次来。

她不会再像第一次来那样,惊慌失措,害怕又无助。

此刻站在这里她很冷静。

这时有另一辆车子停下,刘雪梅和沈沣沈清依以及辩护律师。

看到沈清澜在,刘雪梅和沈清依的脸色都变了。

特别是沈清依,恨不得现在就过去活活掐死她。

不是她,贺景承怎么会这么决绝的解除婚约。

都是她。

她该死!!!

想到接到的法院传票,沈沣就冒火,扬起巴掌就要打她,“你这个逆女,怎么没死在里面!”

刘雪梅见沈沣要对沈清澜动手,就差拍手叫好了。

慕言抓住沈沣的手,“这是什么地方,你就敢动手?”

“她是我女儿,我想动手就动手!”沈封气急了,身子一颤一颤的发抖,看着沈清澜的目光恨不得撕吃了她。

沈清澜神色冷清,没有因为沈沣的咒骂与无情而有任何表情。

“不管你们什么关系,你在这里动手就是触碰法律!”慕言丝毫不相让。

查沈清祁的时候,他也是查了沈家,知道他们丑恶的嘴脸,说话丝毫不客气。

沈家请来为沈清祁辩护的律师,这时出声劝住沈沣,“这个时候在这里闹事,对案子没好处。”

想到儿子,沈沣再气恼,也只能先忍着。

“幸会。”罗文杰朝慕言伸手。

他们都是律师,自然是认识的,不管等会在公堂之上,怎么尔虞我诈,互不相让,此刻都是笑脸相迎,握手以示和气。

“一直听说大城律师事务所,就数慕律师能力最强,经过你手的案子就没不赢的,今天与你对手,是我的不幸,也是我的荣幸。”罗文杰口是心非,虽然嘴上承认慕言的能力与名声。

但是心里却是不服气的。

他出道的时间也不短了,名声不及慕言这个后辈,心里自然不爽。

有幸的是,这次做对手,他只要赢了慕言,那么他的名声也就大起来。

沈清祁这个案子上一目了然没人愿意接,胜算的几率不大,但是知道慕言状告了沈清祁后,他接了这个案子。

输,一败涂地,赢,名声大噪。

一半一半的几率,他觉得可以放手一搏。

而且他有梁子薄做后盾。

梁子薄自然不会让贺景承干净抽身。

所以这次不光是要为沈清祁辩护,更大的目的是把这件事往贺家扯上关系。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