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穆苏赫连攸泽》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4:39

《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穆苏赫连攸泽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讲述了穆苏赫连攸泽跌宕起伏的故事,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穆苏赫连攸泽小说精选:五十个风姿卓越的女子一个接着一个的上前向小皇帝展示,一双媚眼紧盯着不放,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被小皇帝看上。

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
推荐指数:★★★★★
>>《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在线阅读>>

《偷凰换凤将军蛮妻宠不够》精选章节

京城,皇都。

重彦一行人走了三天,才风尘仆仆的赶到京城。今日进城的人很多,免不了的鱼龙混杂,因为今日,是大宛新帝登基一个月选后妃的日子,所以,守卫京城进城关卡的士兵也分外严格。

等着前面一个又一个的人进去,到了重彦的时候,一个士兵拿着刀挡下了他。

“这里面是什么?”他指了指重彦身后的马车,一脸警惕。

“女人。”

重彦撩开帘子,里面没见过世面的女人们纷纷朝外看。没等士兵再向前一步细看,他就将帘子拉下了。

“你带这么多女人进城干什么?”

坐在马背的重彦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没有说话。逆着光,士兵看不清他的眼神,刚想不耐烦的将他拉下来,就被后面穿着黑袍的暗卫截住手。

这时,士兵这才看到暗卫另一只手上拿的龙纹玉佩,上面“赫连”二字吓得他差点跪下。

在大宛,“赫连”这个姓,是个禁忌。

“原……原来是您……”士兵吓得不知所措,一双手无处安放,向重彦讨好一笑,赶紧转头吩咐手下,“都让开!快点让开!”

有了这么个例外,后面的人纷纷叫嚷。重彦一行人迅速通过后,一群士兵立刻上前平定乱局,不一会,城门口又恢复了之前的秩序。

因为暗卫手中持着的玉佩,重彦一行畅通无阻的走进宫门,又经过漫长的一段路,才到达了主殿附近。

远远的,他便看见殿外那尊盘着龙图腾的龙椅,以及坐在上面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小皇帝;旁边是一床凤榻,红色的鲛绡掩映着里面侧卧的美人,一群宫女太监小心的伺候着。

殿下,五十个风姿卓越的女子一个接着一个的上前向小皇帝展示,一双媚眼紧盯着不放,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被小皇帝看上。

可是,重彦看得出来,那小子根本就心不在焉,怕是已经睡着了。

等到最后一个人展示完,大太监弯着腰恭恭敬敬的跑到小皇帝跟前,轻声道:“陛下,都已经看完了,太后娘娘的意思是让您从中选出三个……陛下?”

大太监喊了一遍又一遍,可小皇帝靠着龙椅呼呼大睡。他朝着太后的凤榻看了一眼,额头上急的全是汗,顾不上大不敬,小心翼翼的偷偷戳了小皇帝一下。

“啊?”小皇帝猛地醒过来,一脸迷茫的看着大太监,眨了眨眼,突然反应过来,“朕看着都可以啊,这种事还是听听太后的意见比较好。”

说着,他还打了一个哈欠。

旁边的凤榻里突然传出一声冷笑,女人的声音柔弱无骨,但是说给小皇帝的话里却字字带针,“选后妃是陛下的事,哀家凑个热闹而已。如果陛下执意让哀家来选的话,凤氏嫡女再好不过,毕竟是哀家的亲侄女,哀家也熟悉些,聪明灵慧,也会讨人喜欢。”

“啧啧啧,”听完太后的话,小皇帝笑着摇摇头,可眼底的冷意掩也不掩,“照太后的意思,干脆这大宛,也改姓凤算了,省的太后这般大费周章。”

红色的鲛绡里再无声音,过了一会,一只染着蔻丹的手撩开绡帘,露出一张妖艳动人的脸。额间一点花钿,描成妖红的眼尾媚态尽显,手腕上带着凤衔尾的金镯,衬得藕臂分外白皙。

“陛下,您这可是对赫连家的祖宗不敬啊。”女人轻启朱唇,不紧不慢的说着,她看着小皇帝,唇角扯出一抹笑,“再说了,赫连家与凤家世代联姻,哀家也是为了赫连家,为了大宛着想……”

“那就听太后的!”小皇帝突然站起来,挑着眉,笑得意味深长,“传朕旨意!封凤家嫡女凤氏为贵妃!其他人妃嫔阶级依家室而定!”

大太监一愣,看了看对面脸色已经变得难看的太后,又看看自己身边的小皇帝,一时间有些犹豫,刚想张口,就被太后打断。

“陛下睡得迷糊了,莫要听他胡言。”太后缓缓下了凤榻,赤足走下一阶又一阶的阶梯,走到自己侄女面前,把手臂上凤衔尾的镯子取下来,凤眸一瞪,当着所有人的面粗鲁的把镯子戴到小姑娘的手臂上,力气大的都勒出了红印。

“唯有凤氏才有资格坐在后位上,也唯有凤氏,才是哀家承认的皇后。”

她这一言,许多人敢怒不敢言。

如今朝堂上凤家一家独大,谁不知道这小皇帝就是个傀儡?凭她们的家世,根本比不过凤家,现在唯有的,只能是卑躬屈膝,祈求一些凤家的残羹剩饭。

听着下面的纷纷迎合,小皇帝气的握紧了手,就算指甲划破了手掌他也无所谓,任由旁边的大太监大呼小叫的叫来御医给他包扎。现在,他只恨自己无能。

“谁说只有凤氏才有资格坐在后位?”

正在此时,一道不大不小的声音传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最后面,看向那个牵着两辆马车的白衣男人。

太后不敢相信的看着朝她缓缓走来的重彦,周围的人十分自觉的给他让出来一条路。

他牵着马车,停在殿下,带着淡淡的笑站在太后面前。

“你怎么会……”太后眼中透出些许惊讶,在旁人看来,这更像是失而复得的欣喜,但是重彦可不这样想。

“我不是死在西北了吗?怎么还会完好无损的回来?”他突然上前一步,唇角的笑意扩大,可伸手捏住了太后下颌的粗鲁,却将这笑衬得有些讽刺,“凤择梧,我以为你的狗已经跟你禀报清楚了,怎么?没说清你就把他给杀了?”

凤择梧用尽了力气将重彦推开,脸色煞白,但唇角还是挂着笑。

她没想到,自己在京城的一举一动重彦居然都一清二楚,她以为自己已经斩清了所有他在朝堂和后宫安插的人,没想到还是像个小丑一样被他玩弄。

“怎么可能?”凤择梧咬了咬唇,,提高了声音,“回来了就好,没事就好。来人啊!带……”

“不必了,”重彦嗤笑一声,转身走到马车前,掀开了帘子,“我今日回来,是为了我皇弟赫连拓选后的。”

这话一出,不仅旁边一众人议论纷纷,车中的姑娘们也都窃窃私语。

“怎么回事?不是去见官老爷吗?这是什么情况?”

“你傻啊,这是选妃啊!给皇帝选媳妇啊!”

“嘘!小声点!听说皇帝很凶,动不动就砍人脑袋的!”

重彦听着议论,唇角只是含着笑,看凤择梧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

然后回过头,看向坐在最里面不敢乱动的清霜,问道:“你是叫清霜吧?”

清霜抬起头,使劲儿点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出去。在看到凤择梧和她的侄女时,被她们狠狠瞪了一眼,赶忙收起目光,走到重彦身边。

原本气的不行的小皇帝在看见重彦以后,高兴的不得了。根本不理大太监在后面追着他叫他小心,像个小孩子一样一头扎进重彦怀里,险些把清霜撞倒。

“都多大了还像个孩子。”重彦将怀里毛茸茸的脑袋扯出来,及其无奈,“你干脆撞死我得了。”

“还不是皇兄你偷闲把朕顶到这位子上?整天看着这老女人真的很烦心。”

小皇帝一边嘟囔着一边看向凤择梧,瞧着那女人一副吃了死苍蝇的样子他心里就开心的像吃了蜜。

其实,在之前的朝堂上,重彦与凤择梧和她父亲丞相的势力势均力敌,而小皇帝就像混日子一样,整天玩玩猫逗逗鸟,好不自在。

直到重彦赶去西凉路上失踪,然后传回死讯,朝堂的局势一下子来了个大翻转。

丞相一手遮天,太后垂帘听政,小皇帝被逼着顺从他们的意思杀掉一个又一个属于重彦的棋子,将他们的势力蔓延。

不过现在好了,重彦回来了,估计那些墙头草的大臣不会犯傻继续捧着丞相和太后,因为重彦的手里,紧紧抓着西北铁骑,那可是凰将军的军队。

想到这儿,小皇帝心里美滋滋的,自己的靠山回来了,以后自己又可以悠哉悠哉的快活,不必再跟那个老女人勾心斗角。

“今日是你选后的日子,先把正事了了再说别的。”对于这个时不时傻不拉几的弟弟,重彦宠归宠,关键时刻,还是严肃一点比较有用。

“皇兄你也不是不知道,朕压根就没想过这事儿,再说了,我朕才十八,还早呢!”小皇帝干脆不顾脸面的跟重彦撒娇,要不是今天那个老女人逼他,他才懒得去看那些女人,一个个跟豺狼虎豹一样。

“十八,不小了。”说着,重彦将一旁害怕的不行清霜拉过来,推到小皇帝面前,“你看她怎么样?这可是我挑了好久才给你挑出来的,贤良淑德,有母仪天下的风范,而且……你们一定合得来。”

看小皇帝一脸纠结的样子,重彦干脆将他拉过来附耳低语,说了两句,小皇帝瞬间眼睛一亮。

“长兄如父,那就听皇兄的好了。”

直接被忽视的凤家嫡女不甘心的拉了拉凤择梧的袖子,凤择梧瞪她一眼,然后扭头冲着重彦厉声喊道:“大宛的皇后,怎么能是一个卑贱的农家女?哀家不同意!”

重彦唇角的笑缓缓消失,抬起头,看向一脸狰狞的凤择梧,扯了扯唇,“我赫连家的皇后,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