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将婚错爱-冷城北苏暖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4:40

在这一个寒冬中,不用出门,就可以体会到四季变换,体会到各地别样的景色,体会到不一样的情感,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在左眼所著的小说《将婚错爱》中体会到,你还在等什么,赶快和我一起到本小说网中看看男女主角那精彩的人生吧。

将婚错爱

推荐指数:8分

《将婚错爱》在线阅读全文

将婚错爱第12章 太悲哀了

医院

冷老爷子起身坐起来,注视着对面的冷城北,眉头深锁。

冷城北起身开始穿衣服,略显疲惫。

“你最近看着怎么很累?越睡越累了?”

冷城北抬头看着冷云,起身开始穿衣服,活动了一下筋骨,不理会。

“我说你怎么也不说话,聋了还是哑巴了?”

冷云没好气的,冷城北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奇怪的皱了皱眉。

……

苏暖吃过早饭把切骨刀给送了回去,她在梳妆台上找到的。

刚回去看电视,电话响了,苏暖看了一眼,是冷城北的电话。

“喂。”

“我在门口等你,出来吧。”

电话很简短,苏暖想肯定有什么事,这才穿上衣服去了外面。

出了门苏暖上车,冷城北看了一眼苏暖,这才让小罗开车。

“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去法院起诉。”

冷城北把苏暖的手拉过去,苏暖觉得他病的有点不轻,想把手拉回去,但是冷城北没放。

苏暖说:“你放开我。”

“我要不放呢?”

冷城北好整以暇看着苏暖,苏暖看他的眼神全是暧昧,苏暖有些心情复杂,他是有女朋友的还搞这种事,即便是没有,她也不能。

她可配不上他!

“我就是觉得,你这么大的官,放不上为了我坏了名声,你是有女朋友的人,怎么能在女朋友不在的时候拈花惹草?”

苏暖拉着手,冷城北说:“那怎样?”

“……”

苏暖无话好说了,小罗立马解释:“苏小姐,我们头……”

“滚一边去,用你解释?”

不等小罗把话说完,冷城北赏了一个刀子眼过去,小罗立马闭嘴。

苏暖看了一眼,这管得也太严了。

冷城北把苏暖的手放到手里,反过来,手指在苏暖的手心里面画圈圈,苏暖也是人,她是有正常反应的,感觉心口都被化开了。

不由得心里咒骂,不是东西,有女朋友还在外面拈花惹草,果然有权有势的都不是好人。

车子停下,苏暖松了口气。

车门推开冷城北下车,苏暖也跟了下去。

冷城北在前面走,苏暖跟着,到了里面苏暖已经跟着。

有人接待了冷城北,拿了文件看了一下,冷城北交给苏暖,苏暖看了看,是起诉书,而且律师都来了。

“苏小姐,请多关照。”

律师长得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苏暖尴尬的笑了下,这人笑得真奇怪。

正准备握手,冷城北把苏暖的手握住,苏暖大眼睛看去,冷城北说:“不用了,开始吧。”

“我说你怎这样呢,是你的我还能偷走?”

对方一脸不悦,但对着苏暖还是笑得很喜欢,苏暖抬头看了一眼身边这位爷,脸色冷冷淡淡的:“省省吧,让你来是处理事情的,不是来卖乖的。”

冷城北丝毫不客气,就算是发小也一样对待。

陈塘一脸冷笑:“早知道你这么提防我,我就不来了。”

“那你现在就可以滚!”

冷城北拉着苏暖走到一边,松开手看向陈塘:“怎么打?”

完全是公式化的,陈塘想要据理力争,说他滚的事情,告冷城北侮辱罪,但冷城北的节奏太快,弄的陈塘也没没辙了。

陈塘说:“下次肯定告你!”

冷城北说:“少废话,快点,我还有事。”

陈塘气的指了指冷城北:“有本事你找别人。”

“换人,小罗,联系……”

“我能打赢。”

陈塘立马说道,苏暖差点憋不住笑出来,早知道是这样,何必要弄那些事情,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陈塘正色起来,站在冷城北的面前和他说这件案子的事情。

“这件事情最难的一个地方是苏暖自身问题,周林源说孩子不是他的,也就是说苏暖婚内出轨,所以他只要抓住了这一点,足以让苏暖什么也拿不到,而且苏暖的协议上写的很清楚,苏暖婚后无任何收入,吃穿住行都是用的他的,离婚,化妆品的配方做为对他的经济补偿,和精神损失费给他,这属于是苏暖用了化妆品的配方抵债了,所以他的胜算很大。”

陈塘看了一眼渐渐踌躇起来的苏暖:“你是孩子的父亲?”

冷城北脸色难看:“这和你有关系?”

“孩子是关键,如果找不到孩子,硬说孩子是周林源的,拿不到苏暖出轨的证据,事情也就好说了。”

陈塘的意见苏暖听见了,但她说:“我不是婚内出轨,我是被人强迫的。”

苏暖有些委屈,陈塘双手插袋,一身黑色西装革履干练十足,戴着一副金边的眼睛,看上去斯文也多了一抹贵气。

苏暖对这个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很窝囊,但现在看,他并不弱。

物以类聚,能和冷城北一起的人,肯定不是普通的人。

“你有证据么?”

陈塘下意识看了一眼冷城北。

苏暖说:“他是好人,孩子不是他的,但是我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我结婚后和周林源聚少离多,他每天早上八点上班,我下午上班,他下班五点,我下班深夜。

我们结婚是建立在相互扶持上面的,经人介绍我和周林源认识,我觉得他这个人还算不错,他和我说可以帮我保住我家的公司,我父母就因为公司的事情才没了性命,我想要保护我家的公司和化妆品的配方,就和他结婚。

婚后他和我时间轴不对,回家很晚,每天晚上都有个人和我在一起,我一直以为这个人是周林源,直到我怀孕,我拿着B超给周林源,他才说从来没碰过我,我才知道我……”

苏暖想哭,周围除了冷城北陈塘和小罗没有别人,冷城北死气沉沉的。

陈塘看了一眼冷城北:“看来是没证据了,口说无凭,不管她怎么说,但是法律是需要证据的。”

“这件事交给你了,如果拿不回来,你就不用再给我打电话了。”

冷城北拉了一下苏暖,转身走人。

离开了法院苏暖坐在车里踌躇,这件事好像不是很好办。

冷城北叫小罗开车,小罗也没说别的一直开车,带着两个人在城市绕圈子。

车子停下苏暖才意识到,自己哭了。

冷城北看了一眼小罗:“下车。”

小罗推开车门忙着从车上下去,走的很远。

苏暖给冷城北拉了过去:“憋回去。”

苏暖撇了撇嘴,趴在冷城北的怀里大哭了一通。

苏暖觉得,这么倒霉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太悲哀了!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