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沈翰飞容慕青-时光始终初见好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4:44

沈翰飞、容慕青是《时光始终初见好》小说主角,主要讲述了他们之间爱恨情仇的故事,她知道他恨她,却没想到是这么刻骨铭心的恨...最后他俩的结局会如何呢?一起看看吧!

时光始终初见好

免费试读

这么多年,满心满意的喜欢一个人。她以为她不会爱了,不会这么用力的去爱一个人了。她满心珍惜的这一段情感却成了他口中的物是人非。

眸光闪烁,眼泪最后还是滑落。

沈翰飞看着她颤抖的眸子,深邃的眸子折射出凌冽和寒气,他深深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他恨她。恨她不折手段的嫁入沈家,恨她逼死了苏晗韵。

可现在,到底是谁伤害了谁?

眸子猩红冰冷,沈翰飞缓缓开口,“你不要我?”

容慕青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仰着脑袋,看着漆黑的天空,上面没有一颗星星,眼泪滑落,“对,我不要你,不想见到你!”

一语出,陈明喆和边景辉都很吃惊。边景辉立马笑着打圆场,“哎呀,一定是喝醉了,慕青气话就不要说了。”

容慕青痛苦的闭着眼睛,摇头,“以前的事情不重要,当初你和晗韵这么多年的感情是重要的,你对她的承诺是重要的,你对她的好也是重要的……”抬头,泪光闪烁,容慕青梨涡浅笑,却多了一份凄楚,“我都知道。晗韵总是和我说起你,你们的点点滴滴。”

风打在脸上,冰冷。

沈翰飞深深地皱眉。

回想起那个温柔的女孩子,巧笑倩兮。他们的过往从容慕青的嘴里说出来却有一种冰冷的窒息感。

这一个月,他调查清楚了。

苏晗韵,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当初的救人事件,她冒名顶包。也是她故意游走在他和陈明喆之间,暧昧不清,导致两个人为了她争风吃醋。

抬眸,看着容慕青。

她才是最无辜的,爱人被人霸占,却还要帮人隐瞒,祝福。如果那个晚上他们没有……恐怕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真相。

沈翰飞上前,试图将人拉过来,可容慕青却像是老鼠见到了猫,猛地后退一步,和他保持距离,“我知道,我都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晗韵不会死,如果不是我费尽心思的想要嫁过来,晗韵就不会死!”

她宛若一只受伤的小兽,呜咽着,整个人软在地上。

陈明喆有些不忍,上前一步将人拦在怀里。

“不关你的事……”沈翰飞叹了一气,蹲下身子,目光漆黑又平静,“我和晗韵,早就分手了,就在那天晚上之前。”

陈明喆听到这话,冰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沈翰飞。

“我想你我都知道当初是因为什么。”沈翰飞也同样看着陈明喆。

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

“慕青,我们回去吧。”

骨节分明的手放在眼前,容慕青却只是摆手,她起身,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我不会和你走的。不管晗韵怎么样,你们分手如何,我们之间是没有感情的。没有感情的婚姻不会幸福。”

她鼓起勇气,“我签字,沈家的股份我不要了,沈家的一切我都不要了。”

如果你真的讨厌我,那就如你所愿。

眸子骤然腾升一股怒火,但很快就熄灭。伸手将人拽到自己的怀里,死死按住,“你喝多了,回去睡一觉。”

也不容她解释,就拉着人离开。

第一章 抢了闺蜜的男朋友

“我不会订婚。”

四周一片寂静。

容慕青死死地咬着下嘴唇,脸色苍白。

今天是她的订婚宴,可眼前的男人却抱着另外一个女人的骨灰站在她的面前。薄薄的嘴唇吐出四个字。

宛若刀子狠狠地扎在她的心口。

台上的司仪满脸尴尬,“那个……沈少爷,容小姐,今天这么好的日子……”

台下终于陷入混乱。

沈翰飞缓步下台,身影笔挺,朝着门口走去。

今天是苏晗韵的葬礼。

像才回神,容慕青提着巨大的裙摆,姿势怪异的冲上去,拉住男人的手,“翰飞!”

“哐当!”一声!

沈翰飞手里的骨灰盒掉落在地上,咂碎。满地都是白色灰色的粉末。

在座的宾客无不震惊。

“你在干什么!”沈翰飞愤怒的看着她,甩开她的手,蹲在地上,“快点给我拿个盒子来!”

一边的保安愣在原地。

这是订婚宴的现场,沈翰飞却抱着骨灰盒!

“快点!”阴翳的眸子扫射过去,保安立马就跑去拿盒子了。

“翰飞,今天是我们的订婚宴。”跟着蹲下身子,容慕青轻轻开口,眼泪不禁缓缓落下。

“我说了,取消这个可笑的订婚宴。”男人憎恶的看着容慕青,眸子猩红,“我不想见到你!”

容慕青怔怔站在原地,心如刀割。

她知道他恨她,却没想到是这么刻骨铭心的恨!

她以为只要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就能赎罪,就能消解他心头的恨意,可是一切都是她太天真。

在他眼里,她永远都是害死苏晗韵的罪魁祸首!

“沈翰飞,晗韵的死跟我没关系。”容慕青咬唇,心疼到窒息,“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对于这件事,她从不曾辩解,哪怕被所有人认为她是杀人凶手,她也从始至终保持沉默。

她以为那是自己对逝者的尊重,她更知道即便她为自己辩解也绝不会有人相信她。

在外人眼里,她永远心如蛇蝎,嫉妒,不择手段,暗黑又娇蛮;而苏晗韵永远单纯善良,宽容,楚楚温婉。

当初被下药同沈翰飞一夜情,她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怀孕。

知道消息的那一刻,她也六神无主,她上门和沈翰飞说这件事,却被苏晗韵知道,后来物是人非,苏晗韵为此而死,而她却被逼嫁入沈家。

这些事,在沈翰飞眼里,简直如同一场惊世骇俗的宫斗剧,他觉得是她不择手段爬上他的床,又不择手段的怀上他的孩子,又不择手段害死苏晗韵。

沈家得到消息以后顺理成章逼着他娶她为妻。

真是好手段!

真是个心机深重的女人!

想至此,沈翰飞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相信你?你要我怎么相信你?相信你不是不择手段给我下药爬上了我的床?相信你没耍心机用孩子要挟我跟你娶你?我告诉你,就算晗韵死了,我也不会娶你!”

苏晗韵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后退一步,被精心打造的秀发微微晃动,“所以你便如此羞辱我?”她的声音颤抖,原来娶她为妻,那么的让他为难。

第二章 孩子被害死

她只是不小心爱了不该爱的男人!

周围的宾客大概都被吓傻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沈翰飞抬眸,眼神阴鸷,“你是凶手!晗韵是你害死的!看到她,你不害怕?”

他的眸子弥漫杀气,铺天盖地。

脚下一软,容慕青后退一步,厚重的裙摆扫过桌子,后背撞到重物,猛地扑倒在地上,肚子处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

大口大口的喘气,捂着肚子,巨大的痛楚让她的小脸惨白。

凄厉的声音抑制不住的从喉咙深处爬出来。

她疼的下意识去看沈翰飞。

可男人只是冰冷的看着她,满是厌恶。

嘴角抽搐,容慕青朝男人伸手,“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这不是我的孩子。”男人冷笑,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身下,鲜血缓缓滑落,纯白的高定礼服染上猩红,满目狰狞。

容慕青这一辈子都忘不了他此时此刻冰冷的模样,还有他恶毒的诅咒。

“容慕青,都是你咎由自取。”

沈翰飞仰着下巴,睥睨脚下蜷缩成一团的未婚妻子。

眼底,厌恶明显。

而容慕青疼的瑟缩,猛地拽住沈翰飞的裤腿,仰头,眼泪夹杂着鲜血,“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你害死了我的孩子!”

一遍一遍,声音凄厉。

……

一夜抢救,容慕青脱离危险。

病房的门被推开,男人冷着脸走进来,“签字。”

甩过来的是厚厚的一叠协议。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股权出售协议,当初答应订婚,结婚,沈家老爷子将沈家六分之一的股份转让给了她,以此作为对她肚子里未来沈家继承人的奖励。

苍白的小脸一夜之间消瘦了不少,容慕青咬唇,“不要。”

“之所以跟你订婚,完全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现在你没了孩子有什么理由继续霸占着沈家不放?”沈翰飞微微蹙眉,深邃的眸子满是不满。男人长得本来就好,只是一件简单的T恤在他伟岸的身姿映衬下显得饱满。

“我的孩子是怎么没有的你心里不清楚吗?”容慕青冷笑,厚厚的被子下,越发显得她的身子娇小,仿佛风一吹就会不见,“我的孩子是无辜的!”

“不同意是吗?”目光变得深邃复杂,沈翰飞朝着她走过来。他的腿很长,几步就来到病床边上,俯身,空间变得逼仄。

容慕青觉得不公平,她是喜欢沈翰飞,可当初不小心和他有了孩子,这件事并不是她的本意。

她已经因为当初的错误失去孩子,为何还要被如此对待?

她在他眼里,就那么的卑微,不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

“需要多少钱?”沈翰飞直截了当,别过头不去看她眼底浓重的受伤。

“我不要。”

“你想要什么?”皱眉,声音低沉,“我可以给你一千万,这足够你一辈子不愁吃穿。”

看着这一双没有温度的眸子,容慕青只觉得浑身发冷。是啊,这样还不够吗?沈家身上掉下来的一根毛都足以压死一堆人。只要和沈家沾边,她这一辈子都可以挥金如土。

她还想要什么?还在贪心什么?

她拿了钱,逃离这个压抑沉重的生活,有什么不好?

没什么不好。

可这不是她想要的!

第三章 一直喜欢你

她看着沈翰飞,这一双眸子深邃浓重,宛若天空的银河,璀璨绚烂,却寂寥空旷。一直以来,她一直都觉得沈翰飞是孤单的。

他就像是个孤独的帝王,高处不深寒,没有人可以读懂他的寂寞。

而她明白,她能懂。

“不够?”沈翰飞微微一笑,眼神里满是嘲讽,“我可以继续加码的。”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要我的孩子。就算你为晗韵难过,你也不能这么对我……”容慕青忽然想哭。

她也是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当初如果不是被算计,她不会失去贞洁和他风流一夜,更不会怀孕,更不会为保住沈家的子嗣委曲求全嫁给这个不愿意正眼瞧她的男人。

这句话点燃了男人的怒火,粗粝的虎口猛地掐住她纤细的脖子,眸子猩红满是杀气,“你没有资格提起她!”

容慕青仰着脑袋,眼泪顺着眼角滑落,“那也是我的好朋友。”

“抢了闺蜜的男朋友,你也好意思?”

“那一晚,也是你强迫我的!是有人设计。不是我主动的。”容慕青无力再解释,拉扯到伤口,脸色又白了一分,眸子蒙上一层水雾,波光粼粼,“我也是受害者。”

“所以,签字。”伸手戳了戳协议,最后两个字坚定无比。

“我不!”她不要再让自己受委屈。

容慕青惊慌失措,她看着男人起身拿起协议朝着自己大步走来,宛若见鬼一般,掀开被子,朝着阳台跑去。

寒冷的风不断的吹着她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

“你干什么!”皱眉,沈翰飞停下脚步,嘲讽一笑,“容慕青你还长能耐了,打算以死相逼?你敢跳吗?”

容慕青当然不敢,可她更不敢签字。惊慌失措,像极了一只小白兔,“你不要逼我!”

“回来!”察觉到她情绪的异常,沈翰飞皱眉伸手,声音沉稳,“快点回来!”

风呼呼的打在脸上,容慕青只觉得生疼。这是她想了多少年的怀抱?可如今她不能过去。如果现在她和沈翰飞没有这一层未婚夫妻的关系,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不光是她完了,容家也完了,一切都完了!

踉跄,一脚踩空,整个身子后仰。

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视线从男人猛地转换成无边无际的天空。

容慕青看着男人一瞬朝着自己扑过来的身影,心里有那么一丝喜悦,是不是这就说明,他还在乎自己?

没救了,容慕青,你真的没救了。都这时候了,她还在奢望什么?

“容慕青!你给老子用力!”头顶传来怒吼。

容慕青睁开眼,错愕的看着男人,他的手牢牢地拽着她的手腕。

风呼呼地吹,刮在脸上生疼。

以容慕青的视线,只能看到他精致的下巴,还有垂下来浓密的睫毛。这个男人带着愤怒还有一丝的慌乱,半个身子探出来,在风中摇摇欲坠。

“没我的允许,谁让你跳下去的!”沈翰飞咬牙切齿。

下面,很快就围了一大片的人,开始拍照。

“就算要跳下去,你也给我签完字再跳!”缓缓将人拉上来,两只手一用力,将人抱在怀里。

第四章 不想见到你

双脚落地,容慕青浑身颤抖,紧紧地抱着男人。

事情发生的太快,就像是在做梦。

伤口裂开,鲜血顺着空荡荡的病号服滑落,湿了一大片。可容慕青不管不顾,很用力的抱着他,生怕男人推开她。

眼角,泪水滑落。

容慕青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人。为什么喜欢他不说?为什么当初的事情不解释清楚?

为什么连拥抱都要用尽全力?

她,简直愚不可及。

沈翰飞下意识想要推开她,最后还是停下。

被她抱着的感觉,很微妙。

低头看着怀里女人凌乱的头发,喉咙下的嘲讽蠕动迟迟出不来。

“没事了。”半天,僵硬的挤出几个字。

容慕青脱离男人的怀抱,仰着脑袋,眼睛亮的出奇,“沈翰飞,我有一件事和你说。”

男人沉默,微微扬起的笑意凝固在嘴角,迸着寒气。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喜欢你。”眸子带着窒息的光芒,视线转了一圈又回到沈翰飞的身上,呓嚅。

我一直喜欢你啊,你知道吗?

从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喜欢你了,你知道吗?

我喜欢你很多很多年了,你知道吗?

隐忍多年的情感,终于说出来。容慕青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掏空了,眸子深处情绪翻江倒海。

这么多年来,他们一见面就斗嘴,吵得不可开交,就像是冤家。但是她的心里一直都藏着他,埋在最柔软的深处。

她喜欢沈翰飞。

当她被送到沈家看到那个年过半百的老爷子告诉自己,要她做沈翰飞的未婚妻的时候,她哭的像个孩子。

多少年前的她也这么畅想过。没想到一语成谶。她真的嫁给男人了。

可这场订婚宴却成了她一辈子的伤痛。订婚宴当天,她就丧失孩子,凶手是孩子的父亲。

沈翰飞低头看着她光滑乌黑的秀发,被吹的凌乱,显得人单薄。怀里的人很激动。勾起嘴角,“你喜欢我?”

抬眸,水波流转。容慕青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伸手拽住男人的衣角,张口,“翰飞,其实我……”

“你费尽心思嫁到沈家,就是为了向我证明你喜欢我?你喜欢我就要了晗韵的命?”嘲讽一笑,沈翰飞后退一步。

脱离了怀抱的容慕青整个人瑟瑟发抖,可此刻她的心更冷,仰着头看着犹如神邸的男人,心口疼的厉害,痛楚顺着四肢百骸传开,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眼前发黑,容慕青死死地握紧拳头,掌心处的疼痛散开,“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

那么多年了,她对他一直都飞蛾扑火一般。明明他们两个要在一起的。那一天晚上,她都已经安排了精心的告白。她都看到他走到自己的面前了,可又因为苏晗韵,他走得头也不回。

那一刻她心里就明白了。

这一场角逐,她输了。

原本以为离开是最好的选择,只可惜,生活实在是狗血。他们相遇了。

可再见,早就物是人非。

“你不信?”泪水滚烫,划过白的吓人的脸颊。风呼呼的吹着,似乎下一秒就可以将人吹走。

第五章 物是人非

沈翰飞的笑容慢慢凝固到嘴角,迸射出寒气,“这还重要吗?容慕青,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不要告诉我,几年前的情感萌动到现在都放不下?”

这话就像是刀子,狠狠地扎在心口。

不重要?这一切都不重要?

容慕青脸色惨白,几乎要跌倒,咬着唇畔,几乎咬出血来。

许久,她冷笑一声,越过男人往屋子里面走,“你以为当初救你的人是苏晗韵?”

心一动。

沈翰飞跟着进了病房,目光落在地板上,眉头深锁,“慕青……”

容慕青猛地转身,死死地盯着男人,“如果我说,当初救你的人是我,你愿意相信吗?”

心,稀碎,疼却早就麻木。

一个箭步冲上去,沈翰飞搂住容慕青的腰,却发现上面满是血水,整件衣服都是血!

眼神冰冷一片。

因为伤口大面积撕裂,再加上小产。容慕青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

“哎哟,没事吧?”边景辉推门进来,手里拎着一堆保健品,放在桌子边上,错了措手,尴尬一笑,“慕青啊,我这边工作忙,现在才空下来。不好意思啊。”

容慕青收回目光,漆黑的瞳仁似古井无波,沉静似水。

她怎么就会不知道原因,一个月前,她和沈翰飞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所有人都在观望沈家的态度呢。他边景辉又是沈翰飞的好兄弟,怎么样都不能在不明确的情况下和她走得太近。

一个月而已,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我说,你们也真的是冤家。”边景辉无奈,“一见面就吵架。好不容易订婚了,还闹出这么多事。”

“景辉。”容慕青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当初,翰飞被人绑架,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有人打电话过来的啊。”边景辉很诧异,好看的丹凤眼微微上扬,“怎么了?这么久的事情你还惦记呢?”

容慕青白了脸,“当初,苏晗韵救了翰飞。她……亲口承认的吗?”

边景辉也不是傻子,当然听出其中的意思,“慕青啊,也不是我说,都这么久的事情了,再追究真相已经没有没意义了。再说了,人都死了。”

手缓缓握紧。

“他说的?”

“啊?”边景辉没有明白过来。

容慕青勾了勾嘴角,脸色苍白,“没事了,谢谢你来看我。”

又闲话几句,边景辉也就离开了。

容慕青的心堵得慌。这么多年,自己一直想说却不敢说的秘密,到他们的嘴里却是不重要的存在。

原来,谁救的人不重要,谁先喜欢的也不重要。

自己这么多年坚持的都不重要。她为此失去的孩子更不值一提。

唇畔上扬,弯弯的弧度特别好看。容慕青起身,换了衣服,离开医院。

……

灯红酒绿的舞池,容慕青正在纵情跳舞。她就像是一朵绽放的花朵,在绚烂的灯光下,苍白的小脸镀上一层不一样的光彩。

闭着眼,陶醉的样子让人挪不开眼睛。

一曲结束,她坐在椅子上喝酒,小巧的舌头灵活的绕着酒杯一圈,舔了舔,然后仰头,修长的脖颈在忽明忽暗的光线格外诱人。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