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男主苏南城女主洛晓天小说-复仇鲜妻别逃跑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5:00

寒冬到了,最近有很多书友闹书荒问小编,有什么好看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推荐,经过深思熟虑后,小编把这本当前最好看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推荐给大家,书名叫《复仇鲜妻别逃跑》由妃溪所写,主角是苏南城洛晓天喜欢这类小说的小伙伴不容错过,相信不会让你失望的。还有更多精彩的小说在本小说网中可以找到。

复仇鲜妻别逃跑

推荐指数:8分

《复仇鲜妻别逃跑》在线阅读全文

复仇鲜妻别逃跑第12章 浸猪笼

“小宁,小点声。”洛晓天见她们成为众人的焦点,连忙阻止道,“我当时也接受不了,我自认待这个妹妹不薄,没想到捅我一刀的人还是我最亲近的人。”

洛晓瑜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她的亲生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后来父亲又续弦生下了妹妹,虽然继母一直待她很好,但是她可以感受得出来,继母真心对待的只有她的亲生女儿。

不过这些她都不在意,至少这个妹妹是跟她有血缘关系的,所以两姐们的关系也是很亲厚的,这个婚礼,妹妹也是投入了不少心血,甚至连婚纱都是这个妹妹这个婚纱设计师设计的。

谁知道到头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洛晓瑜从一开始就打着这个主意,她自己的婚礼,她能不用心嘛。

安宁气得脸都发青了,“你这是被人捅了两刀,秦淮那个混蛋难道不算吗?没想到那个渣男看上去还老实本份的,原来根本就是个渣到不行的人渣。还有你那个白莲花妹妹,平时一口一个姐叫着亲密,却不曾想到她一直都在觊觎你的男人啊?像他们这样的狗男女,搁古代,这得要浸猪笼啊。”

洛晓天感动的抱住她,动情道,“我就知道这个世上只有小宁对我最好了。”

安宁翻了个白眼,“废话,你是我姐们,我不对你好,谁你对好?洛晓瑜这个贱人,下次别让我碰到她,见一次骂一次,让她以后见着我们都得绕着走。”

“对,还有秦淮那个陈世美,我也不能放过他……”

听着安宁絮叨的声音,洛晓天忍不住笑了出来。

“女人,我在替你打抱不平哎,你笑什么?”

安宁不满意的轻拧了一下洛晓天,这女人还真是没心没肺,出了这么大的事,还在这里傻笑什么,她要是有骨气一点,这个时候就应该拉着自己,再带上一把刀,杀到秦淮的公司一刀剁了那个陈世美,把他变成太监,看他如何出来祸害人间。

洛晓天装装样子叫了一下,便安慰道,“好了,我知道小宁是为了我好,不过如果为了那两个人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值得了,是吧?”

“再说了,结婚前我认清秦淮的为人,总比结婚后再知道他们两个搞在一起好吧,至少我现在还是一手的。如果结了婚,我可是妥妥的二手,行情也差了很多好吗?”

安宁听了她的谬论后,竟无言以对。

这般听来,这件事情倒成了庆幸。

不过她了解自己的姐们,这番安慰的话恐怕是晓天暗自垂泪了几个晚上才得出来的结论。

没来由,她的鼻尖泛起了股酸意。

这般坚强的人儿,是秦淮那人渣瞎了狗眼才不要。

她再一次重重的抱住洛晓天,若有所触道,“晓天,无论如何,我都会站在你这边。”

洛晓天吸了吸鼻子,敛去眼角的泪水,重重的点了点头。

她不是一个人。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要跟你交代一下?”

她们之间从来没有什么秘密,所以苏南城的事情,她觉得有必要要跟安宁交代一下,而且她也需要安宁给自己出出主意。

安宁见她情绪已经缓和过来了,不在意的拿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什么事需要交代的,我洗耳恭听。”

洛晓天紧张的抠着自己的手,神色异然。

真要说出口时,她就莫名的紧张。

半天没听见洛晓天支个声,安宁这才狐疑的盯向她,发现某人快把自己的手给抠断了。

不由无奈的笑了笑,“晓天,你一紧张就抠手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再说了,我不觉得还有什么事情会比刚才这件事情严重?”

在她看来,被妹妹抢走未婚夫已经相当狗血了,还有什么事情能让晓天如此难以启耻?

洛晓天心虚的呵呵一笑,吞吐道,“那个……那个我破……chu了。”

最后一个字说得很小声,安宁没怎么听清楚,“你说什么,你破什么了?”

“chu。”

洛晓天咬着牙重复了一遍。

安宁手中的咖啡杯差点没扔出去。

原本还一副淡定的安宁神情立马严肃的跟个教导处主任一般,眉眼间仿佛还能看到肃杀之色。

不得不说严肃起来的安宁还是有几分震慑之力的,至少洛晓天连大声喘气都不敢了。

“你、说、什、么?”

安宁几乎是咬着牙缝说出这几个字。

洛晓天缩了缩脖子,“安宁,你听我解释,我也不想的,可是当时……”

“所以不是给渣男了?”

洛晓天摇了摇头。

安宁停顿了一会儿,突然发出一阵笑声,直叫洛晓天毛骨悚然。

“小宁,你怎么了?你生气可以骂我啊,可不能因为受刺激就疯掉了?”

洛晓天担心的伸出手想要摸摸她的脑袋,结果被安宁一手嫌弃的拍掉,“你才疯了呢。只要没给秦淮那个渣男,给谁都无所谓。”

某人错愕的合上不嘴。

给谁都无所谓?

安宁意识到自己的口误,连忙解释道,“我是说不是秦淮就好,对了,你后来匆忙找来的人是谁啊?为什么会出现在你们的婚礼上?啊,呸……什么你们的婚礼,是那教堂上。”

洛晓天心虚一笑,“苏南城是秦淮的表哥。”

安宁,“……”

亲戚啊?这世界要不要这么小啊?

不过她倒是越想越兴奋了,这一层关系虽然看着复杂,但是恶心起秦淮来那杀伤力也是杠杠的。

“小宁,你说我还欠苏南城不少钱,以后我是不是要对他好点啊,毕竟他现在算是我的债主。”

想到上午她把苏南城气走,冷静下来后的她觉得自己做的过份了,无论井可儿跟苏南城是什么关系,她都不能用这种事情来威胁对方。再说了,她欠苏南城钱是事实,人家要债也是天经地义。

这样想来,上午的事情倒是她有些龌蹉了。

“好,当然要好了。”

安宁从手机百度上搜入苏南城三个字,关于他的个人简历铺天盖地而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苏南城可是块瑰宝啊,这样的男人不抓紧,那就是傻。

洛晓天没有察觉安宁的小动作,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赞同的点了点头。

“晓天,我跟你说,苏南城可是我们Z市仅剩不多的黄金汉,你可得抓住了。豪门最喜欢的就是chu女这回事儿,正好,你可以利用这个好好跟苏南城处处。”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