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浩柳芳芳是主角的小说-刹那烟火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5:00

冬天到了,在闲暇之余又不太想出去玩,因为外面太过寒冷,让人无法忍受,在屋内消遣时间最好的方式莫过于看一本小说,看由星火所著的小说《刹那烟火》就挺好的,这是一本古言现言类小说,男女主角小浩柳芳芳的故事深深的打动了我,你也喜欢的话也可以来本小说网中一起看。

刹那烟火

推荐指数:8分

《刹那烟火》在线阅读全文

刹那烟火第十三章

今年我已经十九岁了,血气方刚的,哪儿能经得起柳芳芳这么折腾。

见柳芳芳真的离去了,我又才去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缓解一下躁动的情绪。

洗完澡柳芳芳还没有回家,我便拿出手机玩了玩,看到最上面显示的一个转账消息,又查了查我银行卡上的余额,我不由叹了口气。

自从我爸妈出国,将我交给柳芳芳照顾之后,每个月他们都会给柳芳芳打过去很多钱。

又躺在床上玩了一会儿手机,就听到门外踢踏的高跟鞋声,我把门打开一条小缝儿,装作是不经意间自己打开的样子,然后偷看起正在换鞋的柳芳芳来。

柳芳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从之前在医院里的长裙,换成了白体恤加上齐膝黑裙,头发更是被她扎在了脑后,俨然一名白领丽人。

这时候柳芳芳像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突然抬起头看向我房间的房间,我赶紧离开门缝处。

不过庆幸的是,柳芳芳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或者说看到了,但并没有跟我计较的意思,喊了一句“小浩你自己玩会儿,饭马上就好”便走进厨房。

没多久厨房里就传来砰砰砰切菜的声音,我松了口气,正打算继续玩会儿手机,突然听到柳芳芳“啊”的一声。

我精神一振,连忙爬起来冲向厨房,只见柳芳芳此时眼眶微红,右手捂着左手,食指上一个小口正在沁着鲜血。

“芳姐,你切到手了?”

我反应过来,赶紧去拿了一条创可贴,也不等柳芳芳拒绝,直接贴在了她的指头上。

“现在手指还疼不疼?”

贴好了之后柳芳芳脸色这才好了些,微红着脸颊道:“小浩,我没事。”

“没事?都切到手指了还没事?”

我很了解柳芳芳,她做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有在她有心事的时候才会心不在焉,切菜的时候伤到自己的手指。

至于心事,看她这幅半红着脸的样子,我很清楚是什么。

“行了行了,小浩,你快去外面等着吧,马上就能吃饭了。”

说着柳芳芳用另一只手轻轻推了我一下。

我假装不悦道:“芳姐,你都受伤了,还是我来吧。”

说着我便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一只手抵着她的肩膀,将她往外推,没想到我的手刚放上去,柳芳芳就从鼻子里嗯了一声,我惊愕道:“怎么了芳姐?还有哪儿不舒服?”

柳芳芳半嗔着看了我一眼,“去去,你一个小屁孩儿懂什么做饭,还是我来,你赶紧出去。”

我哪儿能让她继续切菜,但她又实在固执,我只好道:“那芳姐……抱歉了。”

“……”

柳芳芳一怔,刚要开口问什么,我已经一手抱着她光滑如缎的腰肢,另一只手搂着她丰满的大腿,将她横抱起来。

虽然我只有十九岁,但身体还算壮实,因此抱着柳芳芳只是略微感觉有点沉。

“小浩!”

而柳芳芳惊得大叫,“小浩!你干嘛!快放我下来!我是你姐!”

我干咳了一声抱着柳芳芳朝客厅的沙发走过去,边走边说:“芳姐,你手都受伤了,今天的饭菜就由我来做,也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柳芳芳仍然不依,脸色更是如同天边的红霞一般:“好好好,那今天的饭由你做好不好?你先把我放下来!”

我笑了笑,刚想说话,柳芳芳突然“嗯”了一声,猛地抱住我,凹凸有致的身材紧贴着我,身子也变得僵硬起来。

感受到胸口处的温软,我顿时就邪恶了,但比起这个,我更担心柳芳芳的情况,忙问道:“芳姐?你怎么了?”

柳芳芳并没有回答我,依然一动不动的趴在我身上,身体还不时的抽搐一下,我正纳闷儿,把头埋到我怀里的柳芳芳缓缓抬起脑袋,一对大大的眼睛里水波流转,脸上的晕红直蔓延到了脖子根儿。

柳芳芳娇媚的望着我,朱唇轻启道:“小浩……”

我终于明白过来不对劲的原因在哪儿了,柳芳芳昨晚和我做游戏之前,就是这个样子。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怀中的可人儿,感觉喉头干涩无比,震惊的想道:难道老子把柳芳芳摸gc了?!

果不其然,我刚想到这里,就感到柳芳芳的黑色制服裙裙底传来一股温润的感觉,我猛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急忙将柳芳芳放到沙发上。

“芳姐,你没事吧?”

我飞快拿过两个枕头,一个遮住她的裙子,一个挡住我此时身下的窘迫。

“我没事。”

柳芳芳喘着气说出三个字,然后连忙别过头去,似乎生怕我看到她此时的样子,为了不引起尴尬,我也只好假装没看到,很配合的移开视线道:“没事就好,那芳姐我先去做饭。”

说完我也不等她回答,一溜烟儿就跑进厨房,然后望着自己强烈的反应,暗骂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

尽管我不会做饭,但柳芳芳已经将菜切的七七八八,我只需要把菜放进锅里炒就行,因此很快饭菜就上了桌子。

不料柳芳芳却是一愣,然后指着桌子上一盘略微有些焦黑的鸡蛋问,“这是什么?”

“鸡蛋。”

“这个漆黑一团的…”

“土豆烧牛肉。”

柳芳芳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饭菜,突然笑道:“小浩,姐问你个问题行吗?”

虽然很不爽她嫌弃我的饭菜,但我自己夹了一筷子,确实也说不上好吃,点点头道:“嗯,姐你问。”

柳芳芳深呼吸一口道:“小浩啊,你今年十九了吧?!”

“嗯,怎么?”

我有些疑惑。

“你看啊,你父母现在都在国外,你也这么大了,要不要考虑一下上学?”

柳芳芳说着悄悄把自己的筷子放了下去。

“上学?”

我皱了皱眉,摇头道:“我已经这么大了,没必要再去学校混日子了。”

“那小浩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姐说话你也别生气,以前是你身体有问题,所以你爸妈托我照顾你,但现在既然你恢复了,就应该自己找点事情做做。你觉得呢?”

柳芳芳说话很小心,但似乎又带着一丝欣喜的味道。

“是,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我没有学历,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能做什么。”

我挠了挠头,有些犯愁,“只能先找一个勉强能过得下去的工作先试试看。”

看着柳芳芳脸上渐渐浮现出来的惊喜,我脱口而出道:“芳姐,你不会打算给我介绍什么工作吧?!是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不会答应的。”

柳芳芳捂着嘴唇笑道:“为什么?”

“刚刚你也说过,我应该自食其力,以前我已经蒙你照顾这么多年,现在又要来麻烦你,这不合适。”

或许是大男子主义作祟,也或许是因为银行卡上还有几万块的存款,我说完竟然感觉轻松了许多。

柳芳芳点点头没说什么,饭桌上两个人望着桌子上的菜各有心思,沉默片刻后柳芳芳道:“小浩,的确我是有一份工作,高薪资,高要求,本来想介绍给你,但你的态度也很坚决,我和你爸妈关系很好,没必要为了一时的赌气而放弃大好的前途。”

“我不是在赌气,芳姐,我现在已经是个男人了,如果我还处处需要别人帮忙,那我以后在这个社会上还怎么立足?总不能依靠你们一辈子,更何况,也不是我走到的每个地方都有你们。”

我认真的道,我盯着柳芳芳的眼睛,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

柳芳芳道:“行,那你再考虑考虑,姐这里随时欢迎你。现在既然你也恢复了,我就搬回我家了。”

说着柳芳芳站起身,从红色的包包里拿出纸笔,写了一串数字然后放到我面前,“以后有事随时都可以来找芳姐,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要是找不到就打我电话。”

我看着柳芳芳走出房间,剩下一桌子只被我吃了两口的饭菜,还有那张散发着淡淡芳香的纸条,上面娟秀的写着十一位数字。

柳芳芳的家就在我家隔壁,不知道她和我爸妈是怎么认识的,但他们的关系向来很好,不然也不会在他们出国的时候将我拜托给柳芳芳照顾。

我拿过来看了看,然后有些心烦的将纸片丢到一边。

柳芳芳说得对,我现在已经不小了,的确是该自己做点事情,但我没有文凭,又不想上学,能做什么呢?!

我揉了揉脑袋,感觉有些头疼。

一个人匆匆吃了两口饭,便开门出去透透风,大夏天的冷风一激,不止之前面对性感的柳芳芳时那种火焰荡然无存,就连路边歪歪斜斜的电线杆,似乎都变得萧瑟起来。

我摇摇脑袋,我确实已经清醒几天了,但也只有几天而已,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做什么。

这时候顺着街道飘来一股淡淡的烟味,一个胡子拉碴,顶着乱糟糟头发的中年男人披着一件厚厚的墨色大衣靠在街角,眼神空洞的盯着暗淡的天空。

我心血来潮,竟就站在街尾悄悄的盯着他。

吸完一支烟,中年人拍了拍手,似乎准备离开,却又突然停下脚步,从兜里拿出手机,放到耳边道:“喂,媳妇,怎么了?”

“…”

“我知道,我现在在外面给你和孩子买点小吃,你们在家等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

“行,一万块就一万块,我会想办法的,好,那先挂了。”

中年人说完放下手机,抱着脑袋瑟缩在墙角,手上的力气极大,像是想要不甘的怒吼一般,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没多久,中年人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向马路对面。

街道对面刚好有一家便利店,中年人也不顾现在是红灯,将手揣在兜里走了过去,引来一路上司机的狂按喇叭,还有一些人的咒骂。

中年人进了便利店,我也不知为何,跟了上去,中年人刚好拿着三四串关东煮去收银台结账,中年人从兜里掏出皱巴巴的十几块钱道:“来包利群。”

服务员点了一下告诉他钱不够。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又在兜里摸索了半天,却依然没有多出一分钱来,中年人犹豫了一下道:“这关东煮我不要了。”

说完就拿着烟想要离开。

“等等。”

我皱了皱眉,“哥,我请你吃。”

说着在柜台刷了自己的银行卡,中年人却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大骂道:“哪儿来的小崽子,老子我有的是钱,能要着你来帮忙付钱!”

就在我被他突然之间的怒气弄得晕头转向的时候,中年人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收银,低低骂了一句“滚开”,随后抢过柜台上的关东煮夺路而去。

我一头雾水,实在不明白这中年人的行为,难道我帮他,他还不高兴么?

这时我却注意到那收银员的眼神,他也没有我想象中的惊讶和欣赏,而是以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目光望着我。

我皱了皱眉,“给我一包烟。”

收银指了指身后的柜台,询问我要哪种。

我随便指了一个,刷完卡便走出了便利店。

我实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我突然很好奇烟草的味道。

第一次吸烟的后果就是被呛得咳嗽连连,一支烟只抽了一口,我就忍不住丢到地上,我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边看着路边的商铺,这时余光瞟到一间成衣店,透明的门玻璃上贴着几个大字,“急聘导购,待遇面议。”

我顿时起了心思,我觉得要想证明我自己能够自力更生,或许这就是我的第一步。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