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季枭寒苏染霜by一盏风存小说-霜染深庭

发布时间:2019-01-09 15:00

《霜染深庭》小说讲述了:苏染霜本是苏家的大小姐,却在襁褓之时,就被父母遗弃,丢在了乡下,一直与一位老嬷嬷相依为命,当苏染霜长大,原本以为自己的父母良心发现,终于来带她回去了,却不知这些人是要她命的。

霜染深庭季枭寒苏染霜小说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苏染霜跑了大半夜,早已力竭,可巨大的恨意支配着她,让她产生了巨大的求生欲。

她忍住恐慌,冷声道:“你们两个贼人好大的胆子,你们可知我是谁?你们假冒苏家小厮,烧我家田庄,杀我家仆人,还夜半追杀我,你们就不怕苏家与你们不死不休么?”

哈哈哈!

其中一人凉薄的笑,“我说,苏大小姐,你还真是天真,苏家若是真的在意你,又岂会十八年对你不闻不问,苏家若是真在意你,又岂会让我们夜半追杀你,你若识相,就赶紧将玉佩交出来,我们哥俩或许会让你死的畅快些。”

听了那人的话,苏染霜暗自心惊,从这两人的言谈之中,他们真的是苏家的人,而他们此次追杀她最大的目的,居然是玉佩?

是王嬷嬷给的玉佩么?

“我不知你们所言的玉佩是什么,我身无长物,根本就没什么玉佩。”苏染霜已经问到她想要知道的问题,她从包袱里面取了一枚银针,稳住心神,打算自救。

那人冷哼,“方才那老虔婆给你的,与镇远侯定亲的玉佩,交出来。”

“你有本事,便过来取。”苏染霜冷然的看着那人,那人在苏染霜凛然的眼神下,居然有丝慌乱。

“那我就先杀了你,再来取玉佩。”那人举起大刀就要朝苏染霜身上捅。

苏染霜声嘶力竭的大喊:“救命啊……救命啊。”她一边跑,一边喊,绝望与求生欲望来回撕扯着她,让她像无头苍蝇一样,只管往前冲。

另一个歹徒见她要逃,呷笑道:“夜半三更,我倒是要看看,有谁能救你。”

啧啧啧!

“夜白兄,在你堂堂镇远侯的地盘上,居然有人夜半三更强抢良家妇女?”一个略有些轻佻的声音响起。

与此同时,铛的一声,一枚碎银子击中贼人握刀的手臂,贼人的刀脱手飞了出去,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苏染霜只觉得自己的腰被一双大手握住,再回神的时候,人已经在三丈以外,她一抬眸,就看见解救她的人那坚毅的下巴,微抿的薄唇,还有浑身充斥着生人勿进的冷冽气息。

“侯爷,您没事吧?”一个小厮眼巴巴的跑过来,因为跑得急,帽子都歪了。

“你这小厮该打,夜白兄的功夫,放眼整个风月关,无几个人能敌……啧,这不怕死的小贼,今日怕是要折在此处了。”那人说话间,已然出手撂倒那两名小厮。

他说……夜白?

那小厮管这人叫侯爷……

苏染霜想起嬷嬷的话,“你自小便与镇远侯爷结儿女姻亲,镇远侯姓季,名枭寒,号夜白……”

第1章 她只是苏染霜

凤麟国十八年,风月关。

凤凰村。

一妙龄女子蹲在人群中间,替一老头施针治病,,她身穿白底红碎花粗布襦裙,头上别了一支桃木簪子,做工粗糙古朴,却别具古韵。

这一身粗衣,丝毫没有影响她的天生丽质,那双仿佛容纳了星空的眸子,闪着睿智的光芒,左眼角下,一枚泪痣别具风情,薄唇轻抿又说不出的雅正端方。

她不慌不忙,几枚银针扎下去,那老头便清醒过来。

“谢谢苏姑娘!”一个小伙子激动不已的与她道谢。

苏姑娘摇摇头,轻轻浅浅的勾唇笑了笑说:“带你爹回去多喝水,这天燥热,容易中暑。”

说罢,苏姑娘从人群中走出来,往苏家田庄走去。

她一进门,王嬷嬷便走上前来,替她接过提篮,嘟囔道:“我的大小姐啊,说过你这许多次了,你是苏家大小姐,是体面人,你如何总是不避嫌,男女老少是个人你都要去帮他们治病,这若是让……”

苏姑娘打断嬷嬷的话,笑意盈盈的道:“王嬷嬷,也只有你当我是苏家大小姐,自打出生以来,我未曾见过爹娘一面,也从未回过大宅一次,谁识得我这苏家大小姐?”

是的,她就是苏家大小姐,苏染霜。

也正如她所言,自从出生那日起,她便没见过自己的父母双亲,被丢在这田庄,与王嬷嬷相依为命,少小时嬷嬷便去打零工养活她。

再大一些,村里来了个怪老头,人人都不待见,但医术十分了得,苏染霜是唯一一个不嫌弃他的人。

可一次王嬷嬷生病,苏染霜去求他治病,因没钱老头不给治,苏染霜不气不恼,连着三天躲在暗处偷看老头给人治病,根据别人的药方,自己去挖药给王嬷嬷吃,没想到治好了王嬷嬷的病。

也因此得了老头青眼,将他一生的医术全数教给苏染霜。

之后,苏染霜便靠着帮老头打下手,挖草药补贴生计,与王嬷嬷这些年日子虽然过得清苦,倒也自在安然。

所以,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苏家大小姐。

凤凰村的人也只知她们住在田庄,也没人知道她是苏家大小姐。

可是王嬷嬷却好似一直没放弃,“我家小姐不是这般狠心的人,她一定是有什么难处,所以才没来看你,她不是这样的人。”

“是是是,我娘亲她不是这样的人,她十八年都没来看我一眼,一定是有原因的,我理解,我不会恨她,您放心去做饭吧。”苏染霜不愿跟王嬷嬷争论这些没用的东西,只得顺着她的意思,将她打发走才是要紧事,要不然她又得念叨半天。

送走王嬷嬷后,苏染霜泄气一般的坐在凳子上,随手拿起一本伤寒杂病论,马上又丢在桌案上。

她实在想不到,什么样的父母,会因为某种原因,舍得将尚在襁褓中的婴儿丢给一个嬷嬷,赶到乡下田庄,从此不见,更是一两银子都不给。

怨么?

起初苏染霜是怨恨的,可是后来渐渐看开了,也就不觉得了。

这世间凄苦的人何止万千,她生活安稳,也足够了。

夜阑人静。

苏染霜跟王嬷嬷在院子里聊天解闷子,大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苏染霜以为是村里的人来求医,面带微笑回头,却见四个穿着印着苏府家徽黑绸衣衫的小厮打着火把站在门口。

那四人手臂上缠着白色的带子,这是主人家有丧的标志。

第2章夜半惊变

苏染霜慌乱站起来,膝盖撞到石凳的边角上,疼得她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角,颤声问:“诸位这是……”

她嘴上虽说不在乎,可是苏家出事,她还是会紧张,生怕那故去的人,会是她无缘见面的父母之中的其中一人。

小厮躬身道:“大小姐,家中老太太驾鹤西去,老爷夫人命小的四人前来,帮大小姐收拾所有东西,随我们回去主宅。”

祖母驾鹤西去,她非长子又非长孙,何故要大半夜的叫她回去?

“哎呀,老天保佑,小姐姑爷终于要接你回去了。”王嬷嬷却十分激动,双手合十对着天空拜拜,好似这天她已经等了很久了。

苏染霜却还在疑惑,就算是普通人家,也不该夜半三更叫四个壮丁来接她一个女子回去,更何况是什么都讲规矩的苏家。

“大小姐你来,我与你收拾行李。”王嬷嬷没注意苏染霜的疑惑,拉着她就进屋去收拾去了。

王嬷嬷进屋便说:“我与你收拾你的书本便可,你这衣衫,去了苏家大宅,只怕也用不上,就不拿了。”

“嬷嬷,你不觉得,这些人半夜来接,很奇怪么?”苏染霜疑惑的问。

王嬷嬷顿了一下,笑着说:“不是家中老太太过世了么?你是嫡长孙女,弟弟年幼,急着召你回去也正常,苏家是大户人家,我教你的那些礼节,你可要牢牢记在心里,大小姐你什么都好,就是总不避嫌,去了苏家,可一定要记得,与男子莫要在有私交,莫要让人说了闲话。”

苏染霜嘴巴动了动,但看王嬷嬷那欣喜若狂的样子,便只能生生的将不安压下去,她想自己大约心里还是抱怨,且从心底排斥回大宅那边,所以才生出这些个怨怼的情绪来。

王嬷嬷收拾了一会儿后,忽然将东西放下,转过身来,压低声音对苏染霜说:“小姐,大宅那边我也不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就只能将以前的情况与你说说,你是苏家嫡女,又是长女,身份尊贵,你自小便与镇远侯爷结儿女姻亲,镇远侯姓季,名枭寒,号夜白……你若是回去不受人待见,或是被人欺负,你记得拿着这玉佩去找侯爷,这玉佩很重要,你一定要好好保护着。”

“嬷嬷,你不与我一起么?”苏染霜这才发现,这王嬷嬷从头到尾,都没有要与她同行的意思。

王嬷嬷的脸色不太好,她低下头咬着牙悻悻不语,过了许久,方才抬头说:“我不去,大宅那边,不会允许我回去的!”

“为什么?”苏染霜很不解,既然大宅那边已经允许她回去了,为何单单不许王嬷嬷回去?

王嬷嬷似乎有难言之隐,她抹了抹脸,扯起一抹比哭还难看的假笑,“小姐你就不要问了,这些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我自己也没脸回去见我家小姐,只要你能回去,我就很高兴了。”

“可我与你相依为命十八年,我不会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的!”苏染霜说罢,就要出门去与那几个小厮商议。

嬷嬷见状,一把拉住苏染霜,“你要是真听我话,就不要说,回到大宅也什么都不要打听,我……你就当给我留点体面,我去给你拿些吃的带走。”

说罢,王嬷嬷推开苏染霜,抹着眼泪出门去了。

苏染霜那句“你不走,我不走”没来得及说出口,她不知道这所谓的体面,到底是为了什么?

两人说话的时候,都没注意到,暗处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偷听着,在王嬷嬷离开之前,他便悄然退了出去。

啊!

王嬷嬷刚走出去,院子里传来极其短促痛苦的一声叫声,那声音听着像是王嬷嬷的。

“嬷嬷,你没事吧?”苏染霜以为王嬷嬷摔跤了,正要推门出去帮忙,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扑倒在地上,她一抬头,却见王嬷嬷浑身是血的顶住大门,声色俱厉的对苏染霜说:“他们是来杀你的,快走。”

第3章侯爷姓季名枭寒

苏染霜被眼下的变故吓着了,她爬起来想去扶王嬷嬷,却见一柄长刀从王嬷嬷的后背贯穿王嬷嬷的心脏,粘稠的鲜血喷洒在苏染霜的衣衫上。

“快……快走……不要去苏家,危险!”王嬷嬷说罢,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挡住了另外两把贯穿过来的刀子。

作为大夫,苏染霜知道,王嬷嬷是没救了的,苏染霜忍住巨大的悲伤,跪在地上给王嬷嬷叩了两个头,王嬷嬷眼睁睁的看着苏染霜,眼里的不舍定格在她身上。

苏染霜忍着悲伤,推倒烛台,让屋里被大火点燃,她推开后面的窗户,从那里跳出去。

苏染霜根本就来不及想为何苏家的人半夜三更会派人来杀她,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没时间哀切,她要不停的跑,逃过那些人的追杀,只有活下去,她才能去调查清楚,才能给王嬷嬷报仇。

暗夜中,苏染霜深一脚浅一脚的朝村外逃去,那些追杀她的人,在田庄着火后,被隔绝在火场外,为首那人见火势越来越大,连忙指挥同伴道:“那丫头一定从后面逃走了,绕过去追。”

且说苏染霜,她趁着夜色悄悄的爬到后山,站在后山从下面看,几乎整个田庄都已经着火了,因为田庄与村里其他人家是隔着距离的,这个时间大家都已经睡了,没人呼救,便没人来救火。

披头散发的苏染霜死死的咬着下唇,紧紧的握着拳头,眼泪大颗大颗的从她素雅的脸颊上滚落,她跪在地上,庄重的磕了几个头,并在心里发誓,“王嬷嬷,我一定会调查清楚,决不能让你就这般被人白白谋害,十八年,苏家不闻不问,我不挣不抢,若真是他们做的,我一定会替你报仇,你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染霜,染霜就此拜别。”

磕完头后,苏染霜抹了脸上的残泪,将那玉佩妥帖的收好,就朝山下跑去。

可她却不知,那几个贼人却好似算计好了她要逃跑的路线,留了两个去后山找寻,另外两个,早已经去了官道上等着她自投罗网。

苏染霜跑了大半个时辰,刚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想跨过狭路,走官道去报官,可她刚走出去,那两个贼人便从暗处走出来,将她围在中间。

苏染霜跑了大半夜,早已力竭,可巨大的恨意支配着她,让她产生了巨大的求生欲。

她忍住恐慌,冷声道:“你们两个贼人好大的胆子,你们可知我是谁?你们假冒苏家小厮,烧我家田庄,杀我家仆人,还夜半追杀我,你们就不怕苏家与你们不死不休么?”

哈哈哈!

其中一人凉薄的笑,“我说,苏大小姐,你还真是天真,苏家若是真的在意你,又岂会十八年对你不闻不问,苏家若是真在意你,又岂会让我们夜半追杀你,你若识相,就赶紧将玉佩交出来,我们哥俩或许会让你死的畅快些。”

听了那人的话,苏染霜暗自心惊,从这两人的言谈之中,他们真的是苏家的人,而他们此次追杀她最大的目的,居然是玉佩?

是王嬷嬷给的玉佩么?

“我不知你们所言的玉佩是什么,我身无长物,根本就没什么玉佩。”苏染霜已经问到她想要知道的问题,她从包袱里面取了一枚银针,稳住心神,打算自救。

那人冷哼,“方才那老虔婆给你的,与镇远侯定亲的玉佩,交出来。”

“你有本事,便过来取。”苏染霜冷然的看着那人,那人在苏染霜凛然的眼神下,居然有丝慌乱。

“那我就先杀了你,再来取玉佩。”那人举起大刀就要朝苏染霜身上捅。

苏染霜声嘶力竭的大喊:“救命啊……救命啊。”她一边跑,一边喊,绝望与求生欲望来回撕扯着她,让她像无头苍蝇一样,只管往前冲。

另一个歹徒见她要逃,呷笑道:“夜半三更,我倒是要看看,有谁能救你。”

啧啧啧!

“夜白兄,在你堂堂镇远侯的地盘上,居然有人夜半三更强抢良家妇女?”一个略有些轻佻的声音响起。

与此同时,铛的一声,一枚碎银子击中贼人握刀的手臂,贼人的刀脱手飞了出去,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苏染霜只觉得自己的腰被一双大手握住,再回神的时候,人已经在三丈以外,她一抬眸,就看见解救她的人那坚毅的下巴,微抿的薄唇,还有浑身充斥着生人勿进的冷冽气息。

“侯爷,您没事吧?”一个小厮眼巴巴的跑过来,因为跑得急,帽子都歪了。

“你这小厮该打,夜白兄的功夫,放眼整个风月关,无几个人能敌……啧,这不怕死的小贼,今日怕是要折在此处了。”那人说话间,已然出手撂倒那两名小厮。

他说……夜白?

那小厮管这人叫侯爷……

苏染霜想起嬷嬷的话,“你自小便与镇远侯爷结儿女姻亲,镇远侯姓季,名枭寒,号夜白……”

第4章 城府深深

季枭寒并未说话,他微微退开,与苏染霜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苏染霜这才看清楚他的样子,他有一双极黑的眼眸,纯粹得如同浩瀚的星海,鼻若悬胆,如琢似雕,那张厚薄适中的唇抿成一条直线,显得刻板又严肃,察觉到苏染霜在盯着他看,他微微眯眼,目光很有侵略性的掠过苏染霜狼狈的小脸。

不知怎的,苏染霜的心口忽然掀起一阵说不清的悸动,好似被人用力攥着心脏一般,几乎窒息。

“姑娘,你有什么冤屈,大可跟他说,他可是……”那开朗的男子已然撂倒了那两个歹徒,见苏染霜被季枭寒盯得手足无措,他那怜香惜玉的性子又受不了了。

可也架不住季枭寒冷冷的一句“闭嘴”,话没说完,便悻悻的闭了嘴。

苏染霜不敢与季枭寒对视,她提起裙摆,上前两步,盈盈下拜:“多谢公子搭救。”

说罢,她便朝那两歹人走去。

季枭寒蹙眉,他倒是没想到,这女子夜半被人追杀,遇见他后,不但不哀求他救助,反而一副要自己解决问题的样子。

见他对苏染霜感兴趣,那男子又开口了,“我说姑娘,你难道要杀了这两人灭口不成?”

“那自然是不能的,只是他们烧我家宅,杀我嬷嬷,我势必得查明真相,才能对得起嬷嬷……不过可惜,这两人死了。”苏染霜显得很平静,好像见到死人,也没什么可拍的一样。

季枭寒眸光一凉,一寸寸的收紧,并冷声质问:“你不怕?”

“我是医女,生老病死见得多了,自然就不怕了。”苏染霜一边说,一边蹲下去查看那两人死因。

小厮见状,挪到苏染霜身边去看了一眼,然后退回来说:“侯爷,中毒!”

季枭寒不置一词。

“韩天佑,带上她将其送到城中客栈暂住。”季枭寒似乎并不愿耽搁时间,眸色凉凉的从苏染霜身上掠到韩天佑身上。

韩天佑闻言,急色鬼一般的搓了搓手,还没等他走到苏染霜面前,季枭寒忽然伸手,揽住苏染霜的腰肢,足尖一点,便稳稳的落在他的枣红色大马上。

韩天佑:“……”

“你前头去找客栈,我们马上跟来。”季枭寒打发了怨念颇深的韩天佑,便带着苏染霜往城里赶。

被个陌生男子搂在怀里,苏染霜很是不自在,可她知晓,那一行人有四个,若是她不跟这人走,很有可能会再遭遇另外两个追杀她的人。

所以,她忍住颤抖,心里想着这人是侯爷,总归不会害她一个小女子,便也释然了。

悦来客栈门前。

季枭寒将苏染霜放下来,苏染霜屈膝道谢:“多谢公子,我会……”

“银子不必还了,姑娘是聪明人,有些事情,自己慢慢的找答案,效果往往比较好。”说罢,他催马离开。

苏染霜目送季枭寒离开,这才惊觉,一路上一句不问,她也一句没说的坐在他前面,他居然猜到她心里的盘算,这等心机,难怪少年袭位,这风月关无人敢乱。

韩天佑频频回头看苏染霜:“我说夜白兄,你怎么不管,这明显是冤案啊?”

“她知我是谁,却不喊冤,想必心里已有盘算,我何必多此一举?”季枭寒冷然回话。

韩天佑怒极,捂着胸口说:“那你为何抢着抱她?”

季枭寒冷冷的睨了韩天佑一眼,“就因为你急色。”

韩天佑猝。

回到家中,季小马替他宽衣,却见一枚玉佩从他怀里掉出来。

“侯爷,这不是你的?”季小马天天伺候季枭寒,对季枭寒的一应物件,了然于心。

季枭寒从季小马手中拿了玉佩,觉得颇为眼熟,便从怀里摸出自己的玉佩,两枚玉佩合在一处,居然天衣无缝。

除了苏染霜,途中无人近他身!

这女子……有意思!

第5章 两个苏染霜

翌日,苏染霜起了个大早,问清了苏家地址后,便独自一人前往苏家大宅。

苏家世代簪缨,祖辈更是助皇帝陛下平定过阋墙之乱,得了封荫,到风月关常驻,协同镇远侯府管理偌大的风月关。

据悉,皇帝陛下给了苏家天大的权利,只要苏家不杀无辜之人,只要不涉及国家安全,便是镇远侯府,也不能拿他们问罪。

苏染霜走在苏家大门前,却见大门各处披着白帛,白帛下面是牌匾,上面用金粉题字“苏宅”,旁边还有皇帝亲笔落款,朱红色的大门上两个异兽铜环亮如黄金,想必这门楣也是天天有人高攀,才会铜环发亮。

这是她的家,可她却如此陌生。

这里住着的,到底是她的家人,还是魔鬼,一切都犹未可知。

吱呀!

苏家大门从里面被人拉开,苏染霜害怕被人怀疑,连忙低头掠过,去了侧门。

侧门还未打开,却见一小女子与一个中年男子拉拉扯扯,那小女子哭哭啼啼,压低了声音哀求,“爹爹,陶姐姐说,苏家大小姐脾气不好,打骂下人是常有的事,有些人还神神秘秘的就不见了,我不要去给她做丫鬟,求求你了,你带我回家吧,我会再去寻一个好差事的。”

“老子银子都收了,由得你?”那男人粗鲁的扯着女子要去敲门。

苏染霜踟躇了一会儿,在那人手即将落在门环上的时候,走过去伸手拦下。

“大叔,我能与你说两句话么?”苏染霜客气的问。

那人见苏染霜,没好气的问,“你要作甚?”

“小妹妹她不愿去,您逼着她去她也伺候不了大小姐,不如我替她去,卖身的钱我不要,我只想找个安身立命的地方。”苏染霜虽然不那么狼狈了,但是衣着寒酸,看着就是个无依无靠的人。

那人心术不正,听了苏染霜的话,便动心了,他思量着:“我要是让这丫头去,我还能再转手把我家丫头再卖出去,这样的话,又能多有赚一笔。”

想到这里,他连忙说:“是你说的哟,你不要钱。”

“我不要钱。”苏染霜保证道。

那人激动不已,将他女儿往角落一塞,然后拉着苏染霜去敲门。

说明来意后,那人便领着苏染霜进了苏家。

苏染霜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踏进苏家,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

看着苏家的亭台楼阁,她的心底凉薄一片。

与大管家见面后,那男人拿了银子便走了,大管家领着苏染霜去锦绣阁,说:“锦绣阁是我家大小姐的住处,她这人脾气不是很好,你最好小心着些。”

说话间,两人便听见一个妇人讨好的声音:“欢欢,快起床了,去你祖母灵堂呆着去。”

“我不去,跪得我膝盖疼死了母亲,我不去。”那苏家“大小姐”撒娇道。

“我可听说侯爷昨夜回来了,这会估摸着已经快到了。”那母亲说罢,苏家大小姐当即坐起身来,“来人啊,帮我把最好看的衣服首饰拿出来。”

“胡闹,你祖母新丧,你要做什么?”

越过屏风,苏染霜终于看清楚了屋里的两个人,那女子穿着亵衣坐在床榻上,一脸不甘,旁边小几上,坐着个中年妇人,长相柔美,风韵犹存,一身素裹,让人不由得生出几分怜惜。

“快快来见过大夫人和大小姐。”管家拉扯着苏染霜跪在地上。

大夫人,是……母亲么?

在看见苏夫人那一刻,苏染霜几乎落泪,那些委屈的,被错待的情绪,让她几乎想冲出去问她一声,为何十八年对自己不管不顾,可是从小形成的坚韧与隐忍告诉她,现在不是认亲的时候,她要稳住,先将事情调查清楚,于是忍着眼泪,低头道:“奴婢霜儿见过大夫人大小姐。”

“你叫霜儿?”苏大夫人冷淡矜持睨了苏染霜一眼,然后不悦的看管家,管家吓了一跳,连忙抢白说:“大小姐名叫苏染霜,你与她重名,冲撞了主人家,以后可不许再叫这个名字。”

苏染霜?

她叫苏染霜?

苏染霜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摆,又悲又痛又绝望。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