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许惜秋韩楚言-不仅仅是喜欢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5:04

《不仅仅是喜欢》又名《想爱方觉缘浅》《青春未眠光如影》是由作者“小花骨朵”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许惜秋、韩楚言之间的感情故事,故事精彩有趣,欢迎大家前来阅读!

许惜秋韩楚言-不仅仅是喜欢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许惜秋,我不仅想要你的肾,我还想在夺走你的一切以后,要了你的命!”许惜颜说着,眼底闪过一丝恶毒,“但是我又不想要你死得太便宜了,所以才想出这个法子一点一点的折磨你!”

“许惜颜,你简直不是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许惜秋只觉得内心无比悲凉,她自问自己对许家的每一个人都不差,为什么到头来反而被她们如此对待?

“我就是要这样对你!我早就看不惯你这副虚伪的模样了,凭什么从小到大我喜欢的男生都喜欢你,凭什么在学校里你人缘要比我好?凭什么我要被你压制?我不服!”许惜颜提高了音量,言语中透着满满的嫉妒,她说这些话的时候,面部表情十分狰狞,看起来可怕极了。

“现在我好不容易跟楚言在一起,你却又跑过来跟我抢他,你怎么这么贱!”许惜颜继续控诉道。

听完这句话,许惜秋只觉得无语极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跟你抢任何东西,是你自己嫉妒心太重。还有,韩楚言本来应该是我的未婚夫,是你盗走了我的身份,所以他才变成了你的未婚夫。”

“所以我一定要把假的变成真的,只有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才能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许惜颜满脸阴沉的冷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一个转身,摔倒在不远处的石板地上,在许惜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苍白,甚至还有不少血液从纱布上面渗了出来。

许惜秋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自己又被算计了,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一抹修长的身影已经映入她的眼帘,弯腰抱起了不远处的许惜颜。

他的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紧张,而许惜颜在看到韩楚言的那一刻,立即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她挤了挤眼睛,眼眶里顿时蓄满了泪水,看得许惜秋内心直作呕。

可韩楚言分明很受用,在许惜颜掉泪的同时,他已经将目光移向许惜秋,那眸子里的厌恶就像一根根锋利的针,又快又准的刺中许惜秋的心脏。

“楚言……我刚刚看到秋秋一个人在这里……我好心好意过来问问她恢复得怎么样了,谁知道她看到我就破口大骂……还……”许惜颜说着泪水已经完全打湿了脸颊,“秋秋,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失去一颗肾……对不起……”

听到这些话,许惜秋冷笑一声,她抬头正想说些什么,却对上了韩楚言愤怒的目光。

“许惜秋!几日不见你的心可是越发的毒了,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是不行了!”韩楚言说完,抱起许惜颜大步朝住院部走去。

他前脚刚走,立马来了几个黑衣人,他们推着许惜秋大步朝院门口走去。

许惜秋满脸惊恐的喊叫道,“你们是谁?要带我去哪里?救命啊……救命啊……”难道这就是韩楚言要给她的教训吗?

“韩总说了,像你这样的人不配待在医院继续接受治疗,他要送你去一个你应该待的地方!”为首的黑衣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第一章:夺走她的身子

是夜,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空荡荡的街道看起来一片孤寂。

许惜秋机械般的往前走,雨水将她的身子全部打湿,十二月的寒冬,冷得彻骨。

她的双眼猩红,原本白皙的脸颊也变得红肿不堪。

一想到养父母和姐姐对自己绝情的态度,她便觉得自己的心似是被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的刺进,痛得无法呼吸。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白色的跑车以非常突兀的方式在许惜秋跟前停了下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车门被打开,西装革履的韩楚言迈着修长的步伐从里面走了出来,他面色阴沉,琥珀色的眸子似淬了毒一般,看得许惜秋心惊肉跳。

她下意识的转身就跑,还没迈开步子,一双强而有力的手已经紧紧的钳制住她,将她一把塞进了车子,下一秒,健硕的身子重重的覆上她。

“姐夫,姐姐还在手术室里面抢救,你这么压着我,不妥吧?”许惜秋苍白的嘴脸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身子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心寒,一直不停的颤抖着。

“你做错了事,我只是以我的手段惩罚你而已!”韩楚言勾起性感菲薄的唇角,神色慵懒,琥珀色的眸子却闪过一抹掠人的阴戾。

“她不是我推的,是她自己掉下去的。”许惜秋挣扎着,她从没想到一向跟自己那么要好的姐姐竟然那么恶毒,夺走了属于她的一切不说,竟然还想栽赃陷害她。

“许惜秋,你撒谎之前打个草稿好吗?惜颜那么怕痛,她会自己摔下去吗?你简直是睁眼说瞎话!”韩楚言双眼猩红,一想到惜颜现在还躺在手术台上急救,他就恨不得把身下这个女人的心掏出来看一看,看究竟是什么做的。

“她为了得到程家千金的位置,什么事情做不出来,这只是她的苦肉计罢了!那枚戒指,是我从小戴到大的,程家真正的女儿,是我!”许惜秋撕心裂肺的呐喊着,为什么大家宁愿相信那个两面三刀的许惜颜,也不愿意相信她?

“我看你是得了妄想症了,你怎么那么恶毒?你推你姐姐下楼,现在还想霸占她的位置,许家养了你这么多年,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韩楚言满脸失望的看着身下的女人,他真的没想到多年以前见到的那个单纯可爱的小女孩会变成这副蛇蝎心肠的模样。

“呵……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许惜秋笑了笑,好看的眸子里泛着泪光,她没想到自己做人竟然这么失败,失败到连一个相信她的人都没有。

“你居然到现在都不肯悔改,看样子不让你吃一点苦头,你是不会长记性了!”看到许惜秋一脸大无畏的模样,韩楚言咬着牙齿恶狠狠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许惜秋脸色一白,“你……你想要做什么?”

她的话才刚说完,韩楚言已经一把扯开她的裤子,毫不留情的进入。

没有丝毫前戏,再加上她又是初次,霎时间,一股撕裂般的痛楚蔓延到全身,许惜秋伸手拍打着,想要推开身上这个无情的男人,可他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岿然不动,许惜秋死死的咬住嘴巴,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几近屈辱的承受着他的撞击。

第二章:把肾换给许惜颜

“韩楚言……你凭什么这么摧残我?”因为强烈的痛楚,许惜秋的嘴唇都快被她咬去了一块肉,苍白的嘴角泛着丝丝血丝。

“因为你让惜颜受伤,我会把她所受的痛加倍偿还在你身上,从今天开始,我会一点一点的摧残你,让你生不如死!”韩楚言的眼底闪着嗜血的光芒,一点一点的吞噬身下的许惜秋,他加快了身下的速度,毫不怜惜的凌辱着许惜秋,似是要将她的尊严一点一点的践踏!

许惜秋眼前一黑,似是承受不住这强烈的打击,彻底晕死了过去。

韩楚言神色复杂的看着身下的女人,丝毫没有想要放开她的打算,在这阴冷的夜色中,他似是永远也不知疲惫的,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许惜秋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黑的,也不知道是还没有天亮还是已经又过了一天。

身体痛得像是同时被好几辆卡车碾过一般,她支撑着纤细的手臂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

摸索到电源开关,一按,原本黑漆漆的屋子立马一片通亮。

这是一间纯白色的房间,四周充斥着强烈的消毒水的味道。

许惜秋皱了皱眉,她低头看了眼身上的条纹病服,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在医院里面。

昨夜那些痛苦的记忆顿时排山倒海般的朝她袭来,许惜秋的心蓦然一痛。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的谈话让许惜秋本就脆弱不堪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韩先生,按照惜颜小姐现在的情况必须尽快准备手术才行。”

“你确定许惜秋的肾真的与惜颜的契合吗?”

听到这句话,许惜秋只觉得似是有一道凌厉的闪电划过她的耳旁,震得她的脑袋里面嗡嗡作响,韩楚言这是什么意思?想把她的肾换给许惜颜吗?

“是啊,惜颜小姐身体大出血,肾脏严重损伤,眼下只有换上惜秋小姐的肾脏,才有存活下来的希望。”

“那就尽快准备手术!”韩楚言的语气听起来没有丝毫犹豫,许惜秋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如坠冰窖。

把肾换给许惜颜?他怎么能答应得那么轻松?在他心里,她到底算什么?

许惜秋的脸色发白,身子也因为愤怒微微颤抖着。

就在这个时候,韩楚言与医生谈完话,打开病房的门走了进来,见许惜秋魂不守舍的站在墙边,他琥珀色的眸底闪过一丝讳莫如深的情绪。

“都听到了?那就养好身体,准备手术吧!”性感菲薄的唇角说出一句冰冷无比的话,也瞬间判了许惜秋的死刑。

“你凭什么替我……擅自做决定?”许惜秋恨恨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姐姐是他捧在手心里面的明珠,而她注定就要成为蝼蚁一般的存在吗?

“人你是弄伤的,你就必须负责!”韩楚言眼底闪过一丝不耐,语气更加的阴沉,“如果你不想你弟弟出事的话,最好给我乖乖的准备手术!”

“我弟弟怎么了?”听到这话,许惜秋满脸焦急,脸色也更加白了一个度。

“现在倒是还好好的,但是如果你敢忤逆我,我就不敢保证了!”韩楚言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

第三章:身份被抢走

“你……”许惜秋恨恨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若是敢动我弟弟,我一定会跟你拼命。”她的心好痛,她没有想到以前那个温柔善良的言哥哥现在竟然会变成一个丝毫不顾及她感受的恶魔。

“所以你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把肾换给惜颜,这是你做的错事,也是你该赎的罪,我不许你有丝毫怨言!”韩楚言无视许惜秋脸上的悲伤,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霎时间,许惜秋只觉得自己那颗本就脆弱的心瞬间支离破碎,一股难言的痛楚从心脏蔓延到四肢百骸。

“好,只要你放过我弟,我换!”顿了顿,许惜秋捏紧手心,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弟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珍重的人,她绝对不允许他出任何的事情。

韩楚言愣了愣,没有想到许惜秋会这么容易妥协,但也只是失神了几秒钟,他便立即恢复了正常。

“好,算你识相!”韩楚言说完,冷冷的扫了一眼许惜秋,转身毫不留情的离开了病房。

韩楚言一走,许惜秋的心里防线瞬间崩塌,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就像一个沉重的石头狠狠的压着她的心脏,重得她完全没有丝毫喘息的机会。而韩楚言现在一棒子将那块石头给击碎,也彻底击垮了她最后一丝信念。

许惜秋双腿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她再也控制不住心里悲痛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

“许惜秋,你认命吧,你是斗不赢我的!”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许惜颜坐在轮椅上,由许母推了进来。

她看起来气色特别好,一点病重的模样都看不出,反观许惜秋脸色蜡黄,比她憔悴不知多少倍。

许惜秋抬眼,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养母,终于明白,是养父母与她串通一气,所以她才会有这么足的底气。

而她,早就已经是四面楚歌的状态,不管她说什么,都不会有人当回事。

“我真的是看错你们了,原来这么多年,你们对我的好,都只是为了程家千金的身份。”许惜秋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寒意。

许母被许惜秋这一笑盯得有些心虚,她不禁提高了音量,“你这个白眼狼,我们许家养了你这么多年,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你让你姐姐去享享福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花钱?我跟弟弟读书的钱都是我打工挣的,我每个月还要补贴家用,你说说你在我身上花什么钱了?”许惜秋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眼角也泛着泪光。

她曾经以为自己再次拥有了一个家,所以她特别珍惜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宁可自己苦一点,大冬天的泡在凉水里洗盘子,大热天的站在烈日下发传单,她也没有丝毫怨言,她心想只要她让家里的每一个人都过好了,就会拥有最大的幸福。

可是现在,她精心呵护的那个美梦被他们亲手无情的打碎,甚至还剥夺她与亲生父亲见面的机会。

“妈你还跟她费什么话,现在我已经是程家千金了,戒指在我手里,她说再多也会被人认为是爱慕虚荣的。”坐在轮椅上的许惜颜发话了,她故作优雅的摸了摸脖子上的戒指,眼底闪过一抹凶光。

第四章:心机婊

许惜秋恨恨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她就是用这张无辜的脸骗了她那么多年,她那么信任她,所以什么事情都跟她说,而许惜颜转眼就利用她知道的这些去骗程家,她再跑去说就完全变成了学样,变成了爱慕虚荣。

“假的永远真不了,你不必得意太久,我相信程家早晚有一天会看穿你的!”许惜秋强力扼制住内心想要暴打她的冲动,然后在心里安慰自己。

昨天她就是吃了太冲动的亏,被许惜颜演上那么一出,就彻底被抹黑了,她今天说什么也不主动接近她,谁知道她那缺心眼的还能想出什么法子来整她。

就在这个时候,许惜颜突然扇了自己一耳光,然后很是伤心的捂着嘴巴大哭了起来。

这动作那叫一个快,许惜秋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她在心里“咯噔”一声,下一秒,韩楚言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病房里面的场景,琥珀色的眸子闪过一抹掠人的阴戾。

“这是怎么回事?”韩楚言勾起性感的唇角,满脸担忧的看着许惜颜,他的语气是那么的温柔,与刚刚威胁许惜秋的模样完全是天差地别。

许惜秋心上一窒,她知道自己又被算计了,不管怎么解释,也没用的。

“楚言……都是我不好,妹妹从小为了我,过够了苦日子,我不该把我是程家千金的事情告诉她……她心里不平衡也是应该的……”许惜颜说着顺势靠在了韩楚言怀里,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许惜秋顿时咋舌,她不去竞争奥斯卡影后还真是可惜了。“我现在好痛啊,会不会是伤口又裂开了……”

许惜颜说着又难受的捂着肚子,脸色竟然也跟着苍白了起来,看得许惜秋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她们姐妹俩,明显就不是一个段数的,许惜颜这种心机婊,她就算再修炼一万年,也赶不上她这种进度。

“伯母,通知医生,现在立刻进行换肾手术!”看到许惜颜难受的模样,韩楚言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许惜秋听到这句话,心脏像是被利剑剁得四分五裂,血肉模糊,他就那么担心许惜颜,连一秒钟都不能再等了吗?

就在许惜秋黯然神伤的时候,韩楚言突然一把拽着她踉踉跄跄的朝手术室走去,快要到门口的时候,许惜秋终于挣开了韩楚言。

“你干什么?想临阵脱逃吗?别忘了你弟弟的命还把握在我手里!”韩楚言不耐烦的看着许惜秋,语气里满是厌恶之气。

听到这句话,许惜秋一阵无奈的苦笑,在她的印象中,韩楚言一直是个温文尔雅,温润如水的大哥哥,怎么一遇到许惜颜就变得这么冷漠,这么残忍?

这不是别的普通的手术,是换肾啊,难道他心中就没有一点点担心她吗?

“我前几天来医院检查身体,医生说我有严重的贫血,如果我现在换肾,在手术过程中出了意外,你还会要我立刻手术吗……”许惜秋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她在赌,赌韩楚言对她还有一丝丝怜悯,不会这么快为难她!

第五章:许惜颜的阴险

“你有贫血跟我有什么关系?”韩楚言冷哼一声,显然认为许惜秋又在算计些什么,她说的话,就连标点符号他也不会相信!

听到这句话,许惜秋脸上血色尽失,她感觉似是有一盆浇过她的头顶,浑身刺骨的冷,那种令人麻痹的痛感很快便从心脏蔓延到指尖发梢,她只觉得整个人都快喘不过气来。

很快,她便回过神来,苍白的嘴脸勾起一抹凄凉的笑容。是她太自以为是了,竟然会觉得他会有那么一丝在乎她……

韩楚言见不得许惜秋这副模样,心下涌起一股怪异的情绪,“医生!把她推进手术室,立马执行换肾手术!”

他的语气里满是刻不容缓的坚定,似是连一秒钟也不愿意再跟她纠缠。

很快的,一大堆医护人员赶来,许惜秋被推进了手术室,与她一同的,还有即将接受肾移植的许惜颜,门被缓缓的关上,许惜秋的心也在那一刻,如同死灰……

就连刚刚被推进来的最后一刻,他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至始至终,他的目光都停留在许惜颜身上,就仿佛她是他这辈子最珍视的人……

手术的大灯被打开,麻药缓缓的推进了许惜秋的身体内,她的意识渐渐变得涣散起来,很快她便彻底昏死了过去。

手术过后许惜秋便被推进了普通病房,期间只有弟弟许熙骏不停的出入,帮她打点着一切,而韩楚言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都没有出现过。

许惜秋虽然心里难受,却一直故作坚强,或许他的不打扰,能让她安安静静的度过在医院里面的这段时间吧。

这天下午,许熙骏推着许惜秋去医院楼下的后花园散心,许熙骏接到学校的电话,为了让弟弟安心学习,许惜秋说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等下会叫护工送自己回病房,许熙骏再三确认许惜秋一个人能行,这才放心的离开。

许熙骏前脚刚走,许惜颜后脚就推着轮椅过来了,许惜秋不想看到她,连忙转动轮椅想离开。

不料许惜颜突然从轮椅上面站了起来,她大步朝许惜秋走去,然后一把按住了她的轮椅。

许惜秋满脸惊诧的看着身手灵活的许惜颜,不由得问道,“你不是才手术完吗?这么快就能下地了?”

她都快一个多星期了,还是不能下地走动,不仅如此,连躺在床上想自己起身都起不来,伤口痛得不得了,她有时候痛得整夜整夜都睡不着,可许惜颜跟她一比,反差也太大了吧?

“你还真是蠢,你以为我真的受伤了吗?这阵子我全都在演戏,为的就是要楚言亲手把你送上手术台。”许惜颜很是轻蔑的看了一眼许惜秋,她说完还得意的转了一个圈圈,为的就是向许惜秋演示一下自己的身体究竟有多么健康。

“你!”许惜秋被她气得脸色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早该想到她是在演戏,却还是傻傻的被她算计了一出,“你还真是恶毒,你没受伤,你拿我的肾做什么?”

她一直觉得她这个姐姐只是爱慕虚荣了一点,没想到不仅心机深,而且还这么恶毒。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