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叶天苏小柳by独孤清风-妙手圣瞳无广告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5:30

“独孤清风”所著的一本现代爽文,《妙手圣瞳》的小说主角是叶天、苏小柳,叶天继承了爷爷的医术,专为女性同胞排忧解难,他就是新一代的妇科圣手,且看叶天如何玩转桃花林中。

妙手圣瞳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看着眼前的美人,叶天口水直吞,心里一下子变得邪恶了,目光下意识的越过叮当猫,往上瞄了一眼可就在这时,白芷却已是快速把裤子提了上来,叮当猫遮住了一切万恶的小叮当!

叶天心里那叫一个恨,恨不能冲过去把小叮当撕成粉碎!

但想归想,真要他这么做,他还没这么猥琐,或者……没这份色胆“死变态!你跟踪我!”

与此同时,白芷已将裤子也提了上来,看着叶天一声怒吼,抓着卫生巾朝他一掷,继而红着脸快速朝卫生间门口跑去身为老师,居然被一个学生如此轻薄,虽然她被人称为泼辣的白老虎,可此刻心中也只剩下了羞涩“啊,白老师,你听我解释……”

叶天急忙要把原因告诉白芷,可话还没说完,只听得‘哧溜’一声,正在往外猛跑的白芷因为又羞又气,有些不注意地面刚拖过,脚一滑,整个人仰天朝地面栽下地面上此刻正放着个‘小心地滑’的警示牌,这一下砸中,非把脑袋戳成血葫芦不可叶天虽然不是什么君子,可该有的怜香惜玉之心还是有的更何况他刚刚还欣赏到了难得一见的美景,现在不帮帮白芷也说不过去,当即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成功了!

他的速度多快,一把便把即将摔倒的白芷抱在了怀里可紧接着,他发现这一把下去,手心有些不对劲,软绵绵的这抓的莫非是……

叶天下意识的低头往下看去

“死色狼,臭流氓,你想干什么,放手!”

白芷惊慌失措,吓得大叫连连,眼圈通红,泪珠子都在眼眶里打转叶天郁闷无比,虽说手感不错,可这么一来,他刚刚就白见义勇为了,在白芷的心里,算是彻底做了色狼流氓的身份“那什么,白老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叶天慌忙将白芷扶起,然后准备解释两句

“死变态,臭流氓,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白芷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丢下一句话,然后快步冲出了卫生间好心没办成好事啊……

眼瞅白芷的身影消失在了电梯,叶天觉得很有些无奈不过刚才的手感,真的很好啊!

叶天五指动了动,又放到鼻前一闻,果然是手有余香但还没来得及仔细感受,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担负着艰巨的使命,便大声喊道:“秦艺欣,你在哪个隔间,你害惨我了!”

声音回荡,可卫生间里安安静静!

叶天一愣,立刻明白过来,秦艺欣刚刚恐怕是在耍自己可刚刚她说话的语气,又不像啊!

心里犯着嘀咕,叶天生怕再逗留下去,会被人真的当做变态,便急忙离开了卫生间,然后跑到商场的围栏上,趴在上面运足目力一扫,立刻看到秦艺欣和韩清清正在四楼有说有笑这两个女人居然真的在耍小爷!

叶天见状,心头无名火暴涨,捏着卫生巾便冲下楼打算要个说法刚一下楼,叶天发现秦艺欣和韩清清两个人面前居然多了个面容俊朗,大夏天还穿了一身能捂出一身痱子的黑西装,看起来挺人模狗样的家伙“艺欣,终于见到你了,你知道吗,我找你找的好苦,听说你的车牌号出现在了三川县,我急忙就星夜赶来了,刚刚在外面看到你的车,我还有些不相信,没想到真的是你!”

与此同时,那个年轻人激动的看着秦艺欣,大声道

“陈奋,你跟踪我?”秦艺欣冷冷的瞄了他一眼

“这怎么能叫跟踪呢?这是追求!我对你的心意难道你真的不明白吗?”

陈奋摇了摇头,然后像变魔术一样从身后摸出一束玫瑰花,朝秦艺欣递去我去,这哥们儿够傻叉的啊,居然追这么远来泡妞……叶天愣了愣,但旋即心头便微微有些火大

这家伙居然敢在自己的地头,而且当着自己的面泡自己的妞儿,真是不想活了啊!

第一章:邻家妹妹的请求

“小天哥,我妈不在家,你来我家,我给你留门了……”

听着手机里那熟悉而又动听的声音,再想想苏小柳那漂亮的脸蛋儿,叶天就不由得有些心跳加速孤男寡女让自己去她家,还能有什么事?

“我……我马上来”

他咽了咽口水,挂断电话就急忙往外冲

他家里就三间土瓦房,在村里来说是比较贫穷的

尤其是他爷爷走后,这房子里就他一个人住,也没什么宝贵东西,所以出去都不用锁门,这也算节省了时间苏小柳家跟叶天是邻居,中间只隔了一个菜园

叶天做贼心虚般的朝四周望了一眼,发现没人之后,便迅速冲进了苏小柳家里,把门关上,就直奔苏小柳闺房而去“小柳,我来了!”

叶天激动不已

可当他跑进房里时,却连苏小柳的人影都没看到

“小柳,你在哪?”

叶天喊了一声,很快浴室方向便传来了苏小柳的笑声:“我在洗澡,你等我一下”

洗澡……

叶天很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刚打完电话就跑去洗澡了,这丫头什么意思啊?

叶天心里就仿佛猫爪子在挠似的,别提有多痒了,恨不得马上就扑进浴室去找她问个清楚“那你快点啊!”叶天说道

苏小柳嘻嘻一笑:“没问题,你先坐一会吧”

叶天在房里扫视一圈,没找到椅子之类的,也懒得去外面拿,所以干脆就站在那里玩起了手机可过了足有十多分钟,苏小柳依旧没有出来

叶天也不知道她还要多久,就走过去在她香床上坐下了结果刚坐下,他便感觉屁股下有什么东西搁着,伸手往床单下一掏,叶天顿时便愣住了——七度空间少女系列卫生巾……

看着这几个字,叶天微微有些愣神

在心里暗骂自己手贱的同时,正准备将这包神器放回原处,可这时苏小柳已经洗完澡,走进了房门“小天哥,你……”

她手里拿着干毛巾,正漫不经心的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结果一抬头,正好看到叶天手里拿的东西,顿时羞的霞飞双颊,整个人都呆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小天哥居然会有这么变态的嗜好,趁自己不在的时候,把自己最隐私的东西翻出来玩……这个变态!

苏小柳满脸通红的低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此时甚至有一种错觉,就仿佛自己没穿衣服,整个人都暴露在叶天眼前一样,羞的她无地自容,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叶天一看情况不妙,急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我刚坐下的时候,它刚好在屁股底下搁着,我顺手就掏出来了”

“那……那你快还给我”

苏小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急匆匆低着头走过去,从他手里一把夺过卫生巾,转身放进了柜子里,这才长舒一口气她手指搓捏着衣角,迟疑了好一会才问道:“那个……其实我找你来,是有件很……很羞涩的事情要你帮忙……”

羞涩的事情?

叶天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看来自己预料的完全没错,这丫头果然是想对自己图谋不轨啊……那我到底是该从了她呢?还是一起睡呢?还是啪啪啪呢?还是做那种羞羞的事情?

“我……我……”

苏小柳吱吱唔唔的,张了两次口都没说出话来,最后一咬牙才说道:“我知道你继承了你爷爷的医术,所以我想……”

她说着,低着头将目光投向了自己那略显扁平的胸口叶天一眼便看穿了她的想法

闹了半天是自己想法太龌龊了,人家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丰胸!

站在医学的角度来说,也是一种治疗手段

只不过,这种治疗有些尴尬而已

叶天邪邪的一笑,搓了搓手说道:“这个简单,只要针灸配上按摩,不出一个月,我保证你有现在两个那么大”

两个大么大!

苏小柳一听心里顿时激动不已,满脸的兴奋

不过很快,她便察觉到了事情的重点:“那按摩跟针灸,你岂不是要碰我……”

“肢体接触是难免的”

叶天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这……”

苏小柳红着脸,一时不知该如何选择

她虽然从小跟叶天一起长大,关系好到无话不说,可毕竟男女有别……“还这什么这,快脱衣服吧!”

叶天搓了搓手,满脸上都写着兴奋与期待几个字

脱衣服!

听到这三个字,苏小柳心里如小鹿乱撞般,慌乱不已她手指依旧紧紧的捏着衣角,轻轻摇头:“可是……”

“可什么是,快脱吧!”

叶天有些迫不及待的唆使道:“你不用担心,在我们医生眼里,只有病人,没有男女”

苏小柳依旧没动,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小天哥,我知道你从小最疼我了,可以不脱衣服吗?”

“不脱我怎么拿得准穴位?”

叶天苦笑着将银针取了出来,打趣道:“再说了,小时候一起玩的时候,你身上我哪没看过?”

“我……”

苏小柳无言以对

她心说:小天哥你个笨蛋,小时候跟现在能一样吗,那时候什么都不懂,而且身体也没发育……“那……那好吧”

苏小柳犹豫了好一会才点头答应,可双手却依旧紧张的捏着衣角,迟迟没有动作叶天瞄了她一眼,苦笑道:“算了,你躺下吧,我来给你脱”

“好……好吧!”

苏小柳点点头,终究还是答应了

她慢吞吞的走到床边,躺了下去

叶天在一旁看着她,不由有些心猿意马

此刻苏小柳已经闭上了眼睛,完全一副任君摆布的样子,唯有那快速起伏的胸口在诉说着她此刻紧张的心情叶天激动的伸出手,正要解她衣服

可这时苏小柳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认真道:“你要答应我,这件事情不准对任何人说,不然我以后都没脸做人了”

“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乱说”

“嗯!”

苏小柳重重的点头,这才松开了手

叶天激动的心里怦怦直跳,迅速抓住她的衣服下摆,往头上一掀,把这件粉红色的t恤给脱了下来

第二章:好腿啊!卖不?

白!

入眼尽是雪白的肌肤!

在这一刻,叶天被震撼了,原来男人跟女人之间的差异是如此之大正在他目瞪口呆之际,苏小柳睁开了眼睛

她很清楚叶天是在看什么,心里也羞的不行,但还是催促道:“你……你赶紧按摩呀”

“嘿嘿,马上……”

叶天回过神来,正要动手

结果他手还没落下去,就只听“嚓”一声,房门的把手被人拧动,紧接着就被人给推开了叶天眼疾手快,在房门推开的那一瞬间,急忙抓住床上的被子盖在了苏小柳身上“小柳,你怎么……”

一道中年妇人的声音传来

但话还没说完,下半截话就被卡在了喉咙里

林青莲呆呆的看着站在床边的叶天,又看了看床上的女儿,眼睛里充满了疑惑:“小天,你怎么在这里?”

“我……”

叶天眼珠子一转,急忙说道:“婶娘,是这样的,我在家里做饭,有道菜不会做,过来问一下小柳”

他也没办法啊,毕竟丰胸这种事实在不好说

做菜?

做菜做到床上去了?

林青莲面上的怀疑更浓了,她快步走到床边,双眼盯着床上的女儿,质问道:“做的什么菜啊?”

“这……”

苏小柳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这一切都是叶天瞎编的,她哪里知道做的什么菜啊!

况且,从小就是乖乖女的她,从来都没有在母亲面前撒过谎,眼下情况紧急,更加不可能编出谎言来“就是普通的红烧肉”

叶天急忙接过话茬,笑道:“我来的时候小柳还没起床,所以就直接来房里问了也怪我太随意了,女孩子的闺房怎么能随便进呢!”

“这样啊,那你快回去做菜吧”林青莲淡淡的说道

“好,婶娘再见”

叶天笑着,又朝床上的苏小柳挥了挥手

看着叶天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林青莲将目光投回了女儿身上“你老实告诉妈,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我……”

苏小柳憋红着脸,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在撒谎:“我……我的确是教他做菜”

“是吗?”

知女莫若母,林青莲显然不会相信她这话

苏小柳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干脆将脑袋埋进被子里,撒娇道:“妈,我饿了,要不你去帮我弄点吃的”

“你啊,唉!”

林青莲有些无奈的看着女儿,叹了口气

她怎么会看不出女儿跟叶天之间有鬼,只是女儿这么大的人了,她不说的话自己也不好点破看来以后要防着叶天那小子了,绝不能让他把我女儿给祸害了!

毕竟以前叶天的爷爷在时,那老头虽然一大把年纪,可十里八乡的小媳妇至少有一半都被他勾搭过叶天有这样的遗传基因,林青莲怎么可能放心的下

……

叶天回到家里吃了饭,就背起药篓准备进山采药

结果刚一出门,就听一阵低沉的排气声浪传来,一辆奔驰g65带起一阵灰尘停在了自家门口只见车门打开,两个美女从车上走了下来

一个穿着职业套装,鹅蛋脸,皮肤白皙,眉宇间透着一股冰冷的气息,看上去大概是个职场女强人而另一个则扎着头发,身穿一套黑色皮衣皮裤,身材高挑,看上去有几分美女杀手的感觉但最引人注意的,当属她的——大胸!

真的很大,非一般的大!

至少叶天长这么大以来,还没见过这么大的!

简直跟两球一样!

所以,他自然也就多看了几眼

结果这一看不要紧,那皮衣美女脸色当时就冷了下来,美目一瞪:“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叶天有些无语,这女人真小气啊,看一眼而已,至于吗?

“你还敢看!”

那皮衣美女指着他再次喝道

叶天冷冷一笑,没好气的道:“胸那么大不让看,你还有理了?借用那啥的一句名言,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应该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像你这样藏着掖着,是极其自私的行为”

韩清清被他这话气得够呛

敢情自己穿着衣服,没有把身体露出来给他看,还是自己的错了?

“无耻流氓,看我怎么教训你!”

韩清清抬脚便是一记鞭腿,朝叶天踢了过去

“班门弄斧!”

叶天摇摇头,一抬手便抓住了她的脚踝,顺手往她大腿上拍了拍,咧嘴笑道:“这腿不错啊,多少钱一斤,卖不?”

“我卖你个头!”

韩清清使劲的挣扎,想把脚缩回来

可无论她怎么使劲,叶天那手就仿佛铁钳一般,根本就撼动不了分毫,气得韩清清怒喝道:“臭流氓,你松开我!”

叶天冷笑一声:“松开?我凭什么听你的?难道就凭你胸大吗?”

“你!”

韩清清气得双眼喷火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叶天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遍了胸大这件事,一直都是她最为苦恼的问题

因为她作为一个保镖,太大了会影响她的工作,甚至发生打斗时还会成为累赘这么多年来,她曾不止一次的想要瘦胸

但是!

毫无疑问都失败了

别人是拼了命的要丰胸,而她却是想尽办法要瘦胸,人与人之间就是这么的不平等韩清清心里正恼火,偏偏这时叶天还撇着嘴不屑道:“你瞪什么瞪,胸那么大不让看,腿那么长也不卖,你还有理了?”

“死变态,看我不撕烂你的臭嘴!”

韩清清张牙舞爪,暴跳如雷,可脚踝还落在叶天手里,无论她怎么使劲,却连叶天的衣角都沾不到“清清,别胡闹”

这时,后面那个穿着职业套装的美女走了过来

她盯着叶天上下看了看:“这位小兄弟,是我这姐妹太莽撞了,请你放开她吧”

“还是这位美女说话中听”

叶天点点头松了手

韩清清眼珠子瞪得溜圆,死死的盯着他,一脸不服气叶天没有理她

转过头视线在旁边那美女身上扫了扫,不由叹道:“恕我直言,美女你有病啊,而且病的不轻!”

“你怎么知道?”

美女一脸激动的看着叶天,眼中满是惊讶:“我叫秦艺欣,此行正是来看病的!你能看出我的病来,莫非,你是叶老神医的传人吗?”

“没错,他是我爷爷”

“那请问叶老神医在家吗?”秦艺欣激动道

“你是见不到他了”叶天摇头苦笑道:“那老头他自己说他死了”

秦艺欣一愣:“他自己说他死了?”

心说,这人都死了,他自己还能说吗?

“一个月前,他留了封信在桌上,说他死了,然后人就不见了”对于老头这种离开的方式,叶天都觉得很无语旁边一直很不服气的韩清清,顿时抓准时机冷笑道:“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叶天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长长的叹了口气,而后看着她认真道:“我可以对着你的大胸发誓,如果有半句假话,就让我永远都摸不到”

“摸你妹!去死!”

韩清清气得整个人都暴跳了起来,指着叶天怒道:“姓叶的我警告你,不许再说我胸大,否则老娘跟你拼命!”

叶天摸了摸下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道:“妹纸,你为何如此暴躁呢?你要坚信,胸大不是你的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你还说!你给我闭嘴!”

韩清清抓狂般的大叫起来

要不是被秦艺欣拉住,估计就冲上去跟叶天拼命了

这家伙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明知道胸大这件事,是她最郁闷的,偏偏还不断往她心口上插刀子

第三章:见钱眼开的神医

秦艺欣在一旁看着,心里也是极度无语

虽然叶天一眼就看穿了她有病,但此刻她却不得不怀疑,就这么一个嘴贱的家伙,真的是神医传人?

恰巧这时叶天瞥了她一眼

就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说道:“你这病应该是小时候遭人暗算,在体内种下了毒火,每隔三五天,五脏六腑便如同火烧一般吗,疼痛难忍而且,曾经有高人给你治疗过,否则你活不到现在”

秦艺欣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第一次见面,她甚至都怀疑叶天是不是暗中调查过自己这说的跟事实一般无二!

没等她说话,叶天又接着说道:“若想治病,就在我这住下来,不出一个月,包你痊愈”

好不容易才高考完放暑假,农村天地广阔,而且还要帮苏小柳按摩丰胸,傻子才急着进城受罪!

“可是我工作……”

秦艺欣张了张嘴,刚要说话

叶天便罢手打断道:“我不管你工作有多忙,千万别妄想让我跟你去城里治疗,这不现实”

“可是我真的很忙!”

秦艺欣深深的吸了口气,沉吟了片刻,说道:“这样吧,半个月,我最多住半个月,半个月之内能不能治好?”

叶天摇头:“这时间太短了”

“算我求你!”

“求我也没用”

秦艺欣一咬牙:“那我出双倍价钱!”

不过话刚说完,她就觉得自己太唐突了,像叶天这种世外高人的传人,一般都高风亮节,估计早就视金钱如粪土了,怎么可能会为钱所动摇?

自己这样说话,岂不等于是在侮辱他?

万一他生气不给我治了怎么办!

秦艺欣心中懊悔不已,暗怪自己说话太冲动了,急忙想要道歉可这时却只见叶天眼睛一亮,一副狮子大开口的模样:“至少要三万!”

秦艺欣:“……”

不是说时间太短吗?

叶天嘿嘿一笑:“其实,我这个人把钱看的很轻的,主要是我很讲医德,毕竟作为一个医者,救死扶伤是我职责所在”

秦艺欣眼珠子翻了翻,无语

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他这哪里是把钱看的很轻?简直就是见钱眼开好吗!

此时此刻,世外高人的形象在她心中彻底崩塌了

说好的高风亮节呢?

说好的视金钱如粪土呢?

原来一切都是骗人的,这家伙整个都掉钱眼里了

叶天一看她不说话,心里有些急了:“这真不贵,就算给你打个折,但怎么也得两万,不能再少了”

秦艺欣看他那焦急样,不由满头黑线:“好,成交……”

“先交钱,后治病!”

叶天把手一伸,满脸激动

两万块啊!

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有了这两万,下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就全都解决了

秦艺欣很无语

她面露怀疑的盯着叶天上下看了看:“你……真的是叶老神医的孙儿?”

“如假包换!”

叶天一拍胸脯,生怕她反悔

秦艺欣翻了个白眼,鄙视道:“那你这收费也太低了点吧”

低?

叶天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这时秦艺欣解释道:“十年前,你爷爷给我治疗过一次,收了两百万”

两百万!

叶天一听顿时整个人都懵了

十年前的两百万,那是何等的值钱,至少相当于现在的一千万啊,老头子的良心果然比自己黑得多但是,在他的印象中,十年前自己家里明明很穷啊,新衣服都没穿过几件,那爷爷把这两百万都扔哪去了?难道全用去嫖小姐了?

我去,这个老色鬼……

叶天心里正吐槽着,却见秦艺欣哈哈笑道:“叶小神医,诚信做人,可不能反悔啊,这是两万块你收好”

她话音落,从车里取出两沓崭新的红钞票扔给叶天

叶天动作僵硬的接过钱,原本兴奋的心情早已经荡然无存毕竟是两百万啊!

眼睁睁看着两百万打了水漂,谁能高兴得起来?

“对了,我们都没带什么生活用品,你们这附近哪有商场?”秦艺欣问道“这穷乡僻壤的哪有什么商场”

叶天叹了口气,道:“十公里外倒是有个小镇,但那里的东西估计你也看不上去县城吧,离这里也就五十公里”

“那还愣着干什么,上车带路”秦艺欣说道

叶天耸了耸肩:“我又不买东西,不去!”

秦艺欣翻了个白眼:“今天你买的所有东西,我请客好了吧?”

“上车!”

叶天二话不说,拉开车门便坐上了驾驶位

“……”

秦艺欣跟韩清清尽皆无语

什么医神传人,什么世外高人,此刻在她们心中的形象,已经只剩下了四个字——见钱眼开这家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俗人!

除了那一身医术之外,再找不出任何优点了……

秦艺欣跟韩清清心里都是这么想的,但是很快,叶天就再次刷新了自己在她们心中的形象——村里通往外面的路,是一条坑坑洼洼的烂路

这也是唯一的一条出路,只有到了镇上,再往外走才是水泥路叶天开着秦艺欣这辆奔驰g65,在这条坑坑洼洼的烂路上横冲直撞,就差没有飞起来了,那一个个急促的弯道全都是漂移过去的,弄得路上沙石横飞就连韩清清这种给人当保镖的女汉子,都被吓得尖叫了起来“好家伙,这好车就是不一样,比牛哥家的拖拉机好开多了”叶天不停加速的同时,哈哈大笑秦艺欣已经不想说话

拿自己三百多万的车去跟拖拉机比,她还能说什么

而韩清清则看向叶天的眼神中有些怪异,她看得出,就叶天这熟练的驾驶技术,比专业赛车手都不差,绝不可能是个只开过拖拉机的人这个家伙,绝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肯定有秘密!

韩清清内心开始有些好奇了——

就这么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不光是医神传人,而且身手了得,驾驶技术更是炉火纯青,他到底有着怎样的成长经历?

她挠挠头,忍不住问道:“喂,姓叶的,你这技术怎么练出来的?”

叶天回头瞄了她一眼,咧嘴笑道:“想知道啊?没问题,今晚来我房间,我详详细细的告诉你,保证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你!下流!”

韩清清狠狠瞪了他一眼

问个事情还得潜规则,这人的思想到底是有多猥琐?

第四章:打人专打脸

秦艺欣一看他们两个又有掐架的趋势,急忙说道:“对了,等会进了县城,先去趟银行”

“干什么?”

叶天回头看了她一眼

秦艺欣拍了拍旁边的一个大行李箱,叹道:“我本来带了两百万来治病的,谁知道你收费那么便宜,剩下的这堆钱,总不能一直放车上吧?”

叶天:“……”

他仿佛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在滴血

秦艺欣这话,无异于在往他伤口上撒盐

两百万啊!

本来这些钱都可以是他的!就因为开低了价……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叶天甩了甩头,一脚将油门狠狠踩下,车速迅疾攀升,借此来发泄心中的郁闷之气可还不到十秒钟,叶天就急忙一脚急刹踩下了

因为前面的路面上,有三颗砍翻了的大树横在那里,以这辆车的性能,要冲过去也不难,但那样做的话毕竟太伤车了叶天打开车门下了车

他刚准备要将这些树搬开,可就在这时,旁边树林里一下子冲出七八个人来这些人一个个手里拿着钢管,典型是抢劫的

为首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黑胖子,哈哈大笑道:“老二说的没错,这辆大奔进了村之后,果然只有这一条路能出来,这下让我们堵住了”

毫无疑问,他们是之前看到秦艺欣他们进村,所以特地在此守着的“小子,把值钱的东西都留下,赶紧滚,否则,兄弟几个把你弄死在这里,可就管杀不管埋了”黑胖子挥舞着手中的钢管,残忍的笑着他仿佛已经看到眼前这小子瑟瑟发抖,跪地求饶的怂样但是,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叶天不但没怂,反而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你们来的正好,把路上这些树给我搬开,饶你们一命”

“操!”

黑胖子脸一冷,指着叶天叫道:“都死到临头了还装逼,你他妈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啪!

叶天直接一巴掌抽过去,打得这胖子一个趔趄,险些一头栽在地上,这才冷笑道:“我不管你是谁,但你知道我是谁吗?”

黑胖子一愣,这小子如此嚣张,莫非是什么大人物不成?

他强压怒火问道:“你谁啊?”

啪啪啪!

一连三道耳光声

黑胖子只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脑袋都被打昏了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叶天紧接着又是一拳砸在他鼻子上,骂道:“你个不孝的畜生,连你爷爷都不认识了?”

老大的爷爷?

原本蠢蠢欲动的众混混都是一愣

不过很快,他们便明白过来,这小子是在骂人,他这年纪怎么可能是老大的爷爷?

黑胖子也被这一顿巴掌大餐给打懵了

他黑龙称霸青山镇多少年了,在这一带从来没有任何人敢不给他面子的可眼下,他居然被人打脸了

而且还是当着众小弟的面,被人打了脸还骂了爷爷!

“你敢打我,你他妈还敢打我!”

黑龙愤怒的咆哮着,用手指着叶天吼叫道:“老子是青山镇的老大,敢惹老子,我有一千种方法弄死……”

砰!

叶天没等他说完,就直接一脚踹在他肚子上

黑龙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人倒飞出去两三米远,摔在地上痛哭的挣扎着叶天轻蔑的冷笑一声:“你错了,其实我不止是打你,我还踹你”

“老子弄死你!”

黑龙大叫着爬起身来,朝身后的小弟喝道:“你们瞎啊,还不给老子上!”

身后的七个小混混顿时嗷嗷直叫,一同朝叶天扑去

叶天吐了口唾沫,冲上前去一脚踹出,将最前面的那个混混踹的倒飞出去,撞翻了后面两人,紧接着叶天双拳并出,那拳头如冲天炮一般,又将旁边两个砸倒在地,捂着胸口嘴角溢出了鲜血七个小混混,一瞬间被打倒了五个

剩余的两个一看这架势,哪里还敢上前半步,一个劲的往后退“老……老大,我妈叫我回家吃饭”一个混混撒丫子跑了另一个见状不妙,也急忙转身便跑:“老大,我实在憋不住了,我要去拉屎”

黑龙气得浑身肥肉乱颤,好悬没吐血

“不讲义气的东西,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他咬牙切齿的骂着,一咬牙伸手往腰间掏去,将一把手枪抓了出来,指着叶天冷笑道:“小子,你很能打是吧,你再动一下试试”

他之前本来不想用枪的,毕竟这是管制武器

可眼下,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叶天眉头一皱,随即冷笑着一步步朝黑龙走去,指了指他手中枪说道:“就凭这玩意,你也想吓唬我?”

黑龙冷着脸:“你别过来,否则我打死你!”

他觉得叶天就是在装腔作势,毕竟,天底下没有谁不知道枪的威力!

功夫再高,也敌不过一颗子弹!

“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尤其,你还长的这么丑”

叶天面不改色,一脸风轻云淡的笑着朝他走去

“你……你别过来!”

黑龙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叶天这胜券在握的笑脸,在他看来完全与恶魔的面孔无异此刻枪虽然是在他的手里,可黑龙的内心,却比叶天要焦急的多,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即使自己开枪,吃亏的也不一定是对方……这,是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叶天,你还愣着干嘛,打他啊!”

这时车门打开,韩清清摩拳擦掌刚准备冲过来,却突然发现对方手里有枪,顿时吓了一跳,惊叫道:“他……他怎么有枪啊!”

“怕什么,这枪是假的”

叶天瞥了眼韩清清,但真正的注意力却集中在黑龙的枪上看叶天还在不断的逼近,黑龙抓枪的手都有些颤抖了:“你……你别过来,我这枪绝对是真的,你站住,不然你会后悔的!”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这么窝囊

明明是自己拿枪指着别人,可内心却反而这么害怕,这似乎是一种精神上的威压,是气势的压迫,使他对眼前这个少年充满了无穷的恐惧

第五章:污,是种境界

韩清清由于隔得远,也看不太清楚

见叶天如此平静的模样,也打心底相信了他的话,认定这黑龙拿的真是假枪“你这胖子也真是的,抢劫都不专业,拿个假枪忽悠谁啊?”

她鄙视了一句,也大步朝这边走来

“你站住,再过来我开枪了!”

黑龙嘶吼着,内心都要崩溃了,好好的真枪硬是被人当成了假货,他急忙枪口微移准备指向韩清清,然而就在这一刻——啪!

叶天的巴掌如同闪电一般,将黑龙手中的枪打飞,紧接着又飞起一脚,将其踹在地上口吐鲜血,差点晕过去他艰难的抬手指着叶天,脸上满是不甘:“你……你偷袭!”

“偷你奶奶!”

叶天走过去一脚踩在他胸口上,伸手道:“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

黑龙差点气得吐血,到底谁才是抢劫的啊?

他颤抖着手将钱包拿了出来,里面一共才三千多块钱叶天也不嫌弃,一把将其抓过来:“兄弟我最近缺钱花,先借给我吧,以后有钱了还你”

“好说好说”

黑龙脸色比吃了屎还难看

本来看到有这么一台豪车进村了,想要抓点收入,没想到抢劫不成反被草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叶天这所谓的借钱,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叶天扫了眼众混混,甩手道:“去给我把路上这些树搬开,然后就滚蛋吧!”

黑龙哪里还敢废话,急忙领着众小弟去搬树了

这时韩清清已经将那把所谓的“假枪”捡了起来,朝叶天这边走来“这真的是假枪吗,怎么这么重?”

她拿在手里抛了抛,而后手指一动便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血水飞溅

紧接着便只听黑龙一声惨叫,整个人跌坐在地上,痛苦的翻滚了起来叶天也被这突来的枪响惊了一下,转头朝韩清清看去,只见她此刻正一脸懵逼的看着手中的枪,半晌后才喃喃道:“这……这是真家伙啊!”

叶天一阵无语

是不是真家伙你拿手里掂量一下不就知道了,还非得开枪试一下……转头看向地上的黑龙,只见那家伙已经痛得面目扭曲,在他裤裆的位置,鲜血不断往外流出,早已染红了一大片“好枪法,打的真准!”

叶天朝韩清清竖起了大拇指

韩清清半晌没回过神来

她就随便的扣了一下扳机,谁知道这家伙是真枪,而且还刚好打到那个位置啊!

“断……断了,你……你们太……太不讲人道了!太残暴了!”黑龙满手鲜血捂着裤裆,痛得说话都不利索了他心想老子就抢个劫而已,又不是劫色,至于给阉了吗?

叶天也觉得很无奈

他走过去封住了黑龙的穴道,给他止了血,而后拍拍他肩膀安慰道:“你就看开点吧,区区两寸而已,断了就断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听叶天这话,黑龙顿时鬼哭狼嚎,哭的更加伤心了男人活着不就为了这一两寸的东西吗?

现在这东西断了,今后在女人面前还怎么抬得起头来……看到这一幕,剩余的那几个混混尽皆心惊胆战,背上冒出了冷汗,生怕这个女魔头也会对着自己来一枪,一个个连忙拼命的干活,将树给搬开了“还愣着干什么,走了”

叶天拉了一下韩清清,转身上了车

韩清清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心里对叶天更加好奇了,这家伙无论是身手,还是应付突发事件的应变能力,都比自己想象的要强太多了!

就算被人拿枪指着,也都能面不变色!

这绝不是一个普通医生所能做到的!

这时叶天已经发动车子,回头瞥了她一眼,笑眯眯的说道:“是不是很好奇,是不是很惊讶,如果你想知道,欢迎今晚来我房间,保证不让你失望”

“无耻之徒,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韩清清在他座位上踹了一脚“这应该算春梦才对吧……”

“你!”

韩清清气恼的蹬了下脚,无语了

而旁边一直很淡定的秦艺欣,此刻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吐槽道:“你这家伙怎么这么污?”

“唉,你要这么说,那我就得好好跟你说道说道了”

叶天将车子停在路边,回过头来认真的看着秦艺欣,意味深长的说道:“污,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艺术俗话说得好,一名真正的君子,不仅要喜爱美女,而且思想要污,只有污出了新境界,污出了新高度,才能造出新生命,才能将人类文明发扬光大而我,就是这么一个敢为人先,甘愿为人类文明和艺术而献身的正人君子”

秦艺欣愣了愣,无言以对:“你赢了”

面对这样一个能把自己无耻的思想,解释的这么高大上的人,她除了认输还能怎样?

“你好好反思一下吧!”

叶天失望的摇摇头,转过身去继续开车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