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千年缘白九儿萧定远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5:30

《千年缘》是由“不二之臣”所著,故事的主角是白九儿、萧定远,小说又名为《爱情没有来生》,讲述的是白九儿以为他们可是一直下去,原来他并不爱自己,一直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千年缘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夜深人静之时,她轻启朱唇,念动咒语,转眼便回到了万里之外的京城。

白九儿先去了养心殿,养心殿熄了灯,萧定远也没再那里休息。

接着,她去了长宁宫,小梅靠在榻上,守着蜡烛诉说今天的委屈。

“娘娘,您离开一个多月了,听说西域酷热难熬,您的身体吃得消吗?您腹中的小皇子还好吗?今天小翠又欺负我,她仗着自己是皇后的人,气焰非常嚣张,娘娘,您要是在那该多好啊,你一定会护着奴婢……”

小梅喋喋不休地说着,不一会儿趴在榻上睡着了。

白九儿轻轻地摆正小梅的身体,为她盖上凉被,退出了房间。

小梅伺候了她十年,受过不少委屈,纵然是天大的委屈她也没有抱怨过,她开口说委屈,该受了多大的虐待!

白九儿想到上官雪儿,恨恨地握紧了拳头。

上官雪儿抢走了萧定远,白九儿不怪她,毕竟她是萧定远的青梅竹马。

白九儿当初一心报恩,却没想到萧定远心中,早有心上人。

这么想来,是白九儿破坏了萧定远和上官雪儿的感情,萧定远因此疏远自己,除了伤心,白九儿毫无怨言。

可是在相处中,白九儿越来越觉得,上官雪儿这个女人,太骄横,太恶毒,做萧定远的妻子,她不配!

上官雪儿的父兄仗着她得宠,还妄图把持朝政,不过萧定远还没糊涂到那个份上。

白九儿嘴角扯出一丝苦笑:“谁让他眼瞎,偏偏爱上了那种女人,谁让我痴情,偏偏对他情根深种……”

当真是有情皆虐,无债不冤。

转瞬间,白九儿来到了上官雪儿宫里,子夜时分,宫里竟然灯火通明。

白九儿隐了身,施施然走进去。

宫里四个丫鬟都站在外厅等待命令,白九儿饶过她们,直接走到了里面的床榻旁。

上官雪儿穿着薄衫,半跪在床上,目光关切地看着萧定远,她的肚子已经挺得老高。

萧定远一身明黄色的蚕丝睡袍,靠在床头,额头上大汗淋漓。

上官雪儿拿帕子给萧定远擦去额头上的汗珠:“皇上,您没事儿吧,刚才您梦中那一声喊,真的吓坏臣妾了!”

第一章:你想要朕的命么?

白九儿站在永宁宫窗前,窗外大雪纷纷。

地上的雪已经积了一尺厚,院中两株红梅在白雪的映衬下,更加鲜艳娇美。

白九儿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翘首以盼,问身边的宫女:

“皇上有几日没来了?”

宫女小梅行了一个万福礼,道:

“娘娘,皇上已经半个月没来过了,不过头两天皇上派李公公送来许多奇珍异宝,可见皇上还是念着娘娘,心里还有娘娘。”

白九儿嘴角扯出一丝苦笑:

“他哪里是关心我,那些奇珍异宝只是一种交换而已。”

地上白茫茫一片,除了雪还是雪。

可这里不是一千年前的被积雪覆盖的望阳山,她不喜欢。

如果不是萧定远在这里,她一刻也不愿意多待。

白九儿正转身往屋里走,突然听到小梅欢快地说:“娘娘,皇上来了!”

紧接着,李公公响彻天地的“皇上驾到!”让本就安静的永宁宫变得更加肃静。

白九儿急忙跪到门口迎接,萧定远还没走近,她已经感觉到他浑身腾腾的杀气。

白九儿低眉顺眼地行礼:“九儿给皇上请安!”

白九儿把头用力地磕下去,额头触到冰凉的大理石地砖。

萧定远“唰”一声,拔出腰间的长剑,跪在白九儿小梅吓得浑身哆嗦。

就连见过多次龙颜大怒的李公公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萧定远冷冰冰地命令道:“除了皇后,其他人都滚出去!”

很快,永宁宫只剩下萧定远和跪在地上的白九儿。

萧定远冷冷道:“抬起头来!”

白九儿慢慢抬起头,面色平地地迎上萧定远充满愤怒和恨意的目光。

“白九儿,你你不怕朕么?”

“皇上这样对臣妾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九儿已经习惯了。”

萧定远一见到她这副冷清高傲的模样就来气,他用长剑挑起她的下巴,冰冷的剑尖触到白九儿嫩白的皮肤:

“只要朕稍微用力,立刻见血封喉。

白九儿苦笑道:“皇上这是干嘛,难不成您想杀了九儿?”

萧定远握着剑的手加深了力道,他恨恨地说:“你以为朕不敢么?白九儿,朕自问待你不薄,为什么你不肯拿出家传丹药就雪儿一命,雪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朕也活不下去,你当真想要朕的命么?”

白九儿不卑不亢地跪在地上,剑抵在她的喉咙处,她说的每一个字都特别艰难:

“九儿不敢,九儿若真想要您的命,又何必救您那么多次?”

萧定远眼里全是怒火:“你这是在威胁朕么?”

白九儿闭上眼睛,语气里有一股决绝的味道:

“皇上要杀要剐,臣妾悉听尊便,不敢有一句怨言!”

白九儿一脸视死如归的神情,娇媚的脸上没有一丝害怕。

萧定远恨不得一剑刺死她,可她死了,谁来救他的雪儿呢?

第二章:前缘

萧定远自己穿好龙袍,居高临下地说:

“白九儿,你满意了,你迟迟不肯交出丹药,不就是希望以此为要挟,让朕来临幸你么?事情已如你所愿,朕限你晚膳之前,把你白家祖传的丹药送到皇后宫里!”

白九儿长发散乱,慵懒地靠在床榻上,眼里是萧定远看不透的忧伤:

“臣妾若是不肯呢?”

萧定远冷哼一声,不徐不慢地说:

“你若不肯,我就让人烧了望阳山,让它寸草不生,成为荒芜之地!”

萧定远说完,拂袖而去,不给她留任何余地。

他知道她不在意生死,却最在意一座破山。

白九儿看着萧定远绝决远去的背影,她的心无比疼痛,两行眼泪无声落下:

“萧定远难道你忘了,望阳山下的禁宫,是你我初见的地方吗?”

一千年前,萧定远的身份是亡国太子,被新帝囚禁在望阳山下的禁宫里,不得离开半步,违令则死!为了救受伤的她萧定远私出禁宫,被新帝赐死。

白九儿发誓一定要潜心修炼,将来报答他救命之恩。

白九儿孤独地修行了千年,下山时,恰逢乱世。她历经艰苦找到了转世后的太子,这一世他还是叫萧定远,身份是一方诸侯。

白九儿女扮男装,不遗余力帮他,她为他征战沙场,为他平定叛乱。跨过十年战火,萧定远一统天下,成为一国之君,天下霸主。

这十年,白九儿从不妄为,因为她已与萧定远结界,如果她擅自违反天条,擅自擅用法术,萧定远会得恶报。

那日在朝堂上,她一身女儿装,倾国倾城,满朝文武百官看直了眼,他们手握权柄,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却从没见过白九儿这么妖媚灵动的女人。

萧定远身着一身黑色龙袍,威仪万千地坐在龙椅上,问她:

“白九儿,你跟着朕,十年来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你想要什么尽管说,只有朕有,肯定给你!”

白九儿害羞地说:

“回皇上,荣华富贵九儿不稀罕,九儿只想永远陪在您身边,所以九儿想做您的妻子。”

此话一出,白九儿眼睁睁看着萧定远的脸由晴转阴,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萧定远用极冷的口气说:

“封白九儿为皇后,赐居永宁宫。”

大婚当晚,白九儿满心期待,她期盼着与他相守一生,为他生儿育女,帮他定国安邦,让他成为一代明君。

当年在望阳山禁宫养伤的那两个月里,萧定远对她一吐心中抱负,只可惜时不我与。

白九儿最清楚他想要的是什么,前半生她帮他赢得天下,后半生她要留在他身边,帮他守护这天下。

没想到,萧定远醉醺醺地挑开她的盖头,伸手掐住她的脖子,恨恨地道:

“白九儿,你好狠的心,因你一句话,朕负了雪儿!朕赢得了天下失去了她!她现在不肯进宫!你知道么,朕恨不得千刀万剐了你!”

第三章:朕的心里不可能有你的位置

白九儿听完萧定远的话,当场愣在那里。

他娶自己,不是因为爱,是因为君无戏言。

白九儿无语泪流。

第二天,萧定远便亲自出城把上官雪儿迎进宫,册封为皇贵妃。

白九儿笑自己,九死一生,到头来为他人作嫁衣裳!

十年之中,白九儿为萧定远续了七条命,如今她只剩两条命。

她算过,萧定远五十岁那年,命中有死劫。

她还想留着一条命为萧定远渡劫,怎么可能给上官雪儿?

狂风暴雨之后,白九儿穿衣起身,为自己梳好红妆。

这时,李公公送来两碗药,萧定远跟在李公公身后。

萧定远说过,娶她已经负了上官雪儿。

为了不让上官雪儿伤心,他决不允许她怀孕。

所以每次事后,他都会差人送一碗药过来。

这次是两碗,一碗是避子药,一碗是穿肠毒药。

萧定远避子药,送到白九儿嘴边:“白九儿,朕命你在晚膳前,把家传丹药送到贵妃宫里,只饮下避子药便可;若是不从,便饮下另一碗毒药自行了断。”

白九儿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说:“臣妾知道了。”

她的眼泪滴在地板上,一滴又一滴,心痛的快要承受不住了。

白九儿从容起身,端起毒药,只喝了一口,就被萧定远抬手打翻。

萧定远怒火中烧:“白九儿!你!朕恨不得亲手剐了你!”

白九儿舔了舔嘴边的毒药,突然放声大笑。

笑声回荡在整个永宁宫里,异常的凄美。

“不劳皇上亲自动手,一会子毒药发作,臣妾自然命归西天!”

萧定远狠狠抓着她瘦小的肩膀,厉声道:

“你贱命一条死了清静,可雪儿怎么办?交出丹药,你爱死爱活朕绝不干涉!”

白九儿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白色瓷瓶交给萧定远,声音极为飘渺,似有无限悲伤:

“放心,你的雪儿不会有事。”

李公公跟着附和:“这就对了嘛皇后娘娘!”

萧定远拿着丹药,甩袖离开。

白九儿一口鲜血喷在梳妆台上,吓得小梅直哭。

她脸色苍白,虚弱地训斥小梅:“哭什么哭,左右不过一条命,早死早了,我再也不欠他的!”

萧定远你可知道,你拿去的是我的命,我的命!

所谓祖传丹药,皆是白九儿其余八条命幻化而成。

白九儿只剩一条命,加上又饮了一点剧毒,小梅请了太医。

饶是如此她虚弱地在床上躺了三个月。

这三个月,萧定远对她不闻不问。

白九儿每日静静地躺在床上,所思所想皆是当初还是小狐狸的她和萧定远在禁宫的快乐日子。

那时他摸着她的脑袋说:“小狐狸,我好想你一辈子陪着我,可惜你有你的世界,等你伤好了,我就把你放归山林,你以后可得小心点啊,如果再被猎人伤到,那时我不一定能救你……”

谁先爱了谁就输了,白九儿输了,在萧定远面前,她输的一败涂地。

白九儿决定了,等到萧定远命中死劫来临时,她把自己这条命给他。

今生不再奢望相守。

只是那样的话,她的结局只能是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第四章:她给不了他要的幸福

只是那样的话,她的结局只能是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

直到来年四月份,小梅从外边回来,高兴地说:

“娘娘,御花园的花开的正艳,奴婢陪您出去走走吧!”

白九儿点点头。

修养了一个冬天的白九儿,皮肤更加白皙,面色红润,换上一身嫩黄色的衣裳,宛如二八少女。

只是眼中神色忧郁,不复以往的天真烂漫。

不巧的是,白九儿刚到御花园,就遇上了上官雪儿,她惺惺作态向她请安:

“皇后娘娘吉祥!”

她盯着白九儿,眼里聚集着怒火,心里恨道:

“同样是女人,这么多年过去了,白九儿这狐媚子怎么就不见衰老呢?”

转念一想,皇上心里只有她一个,上官雪儿心里舒服多了。

白九儿正欲让上官雪儿起身,她却突然倒在地上。

上官雪儿趴在地上委屈地说:

“皇后娘娘,许久不见,妹妹究竟做错了什么,你怎么故意伸腿绊倒妹妹呢?”

说着说着,上官雪儿竟流下眼泪,那一脸的女儿态,真是我见犹怜。

这时,上官雪儿突然端庄地跪下,朝着白九儿背后方向行礼:

“臣妾给皇上请安!”

白九儿明白过来,这是上官雪儿常玩的把戏——在萧定远面前诬陷她。

白九儿跟着跪下。

萧定远加快脚步来到上官雪儿跟前,握住她的手,关切地问:

“雪儿,伤到哪里了,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萧定远龙颜大怒,呵斥贵妃身边的女婢:

“你们是怎么照顾你家主子的,一个个该死的奴才,贵妃若有一点抱恙,朕要你们脑袋!”

皇上发怒,吓得奴才们纷纷跪倒在地。

上官雪儿身子一歪,靠在萧定远怀里,娇嗔道:

“皇上,不怪这些奴才,是姐姐不小心绊了我一脚,幸好没有大碍,皇上放心,咱们的皇儿也没大碍。”

上官雪儿把手放在肚子上,一脸幸福地看着萧定远。

萧定远扫了两眼,发现白九儿跪在地上,萧定远厉声道:

“白九儿,抬起头来!”

白九儿一身鹅黄衣裳,目含秋水,一抬头倾国倾城的容貌便映在萧定远眼里。

白九儿怀着期待,她想这么久不见,总能让萧定远对她的恨少一些吧,可迎接她的是萧定远充满憎恨和厌恶的目光。

萧定远狠狠一脚踹在白九儿胸口:“不知死活的玩意儿,才老实几天又出来闯祸,撞到了雪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饶是你有十条命也赔不起。”

萧定远这一脚,用了十足的力道,白九儿当场口吐鲜血,她死死地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流下来。

萧定远见她这样,不耐烦地扔下一句话:“在这里跪三个时辰,好好反思反思自己!”

他抱着上官雪儿转身离开。

四月的春光照在白九儿身上,她跪在御花园里,只觉得周身很冰很冷。

“白九儿,你当初放弃得道成仙也要下山帮他,不就是为了让他快乐么?现在他很快乐,只不过这份快乐不是你给的,你又有什么好伤心的呢!”

第五章:是谁为你翩翩起舞?

长寿宫里,午膳过后,上官雪儿娇羞地靠在萧定远怀里。

想到白九儿跪在御花园里受罚,上官雪儿就忍不住开心。

“皇上,臣妾真的好害怕,好害怕失去您……”

萧定远宽厚手掌温柔地摩挲着上官雪儿的后背,

“雪儿放心,朕心里除了你之外,再也容不下别的女人!”

当初南征北战、十年苦寒,每当午夜萧定远都会梦见穿着一身茜素红的衣裙女子为他翩翩起舞。萧定远他认为出现在他梦中的女人是上官雪儿,他第一次见上官雪儿,她穿的正是一身茜素红的衣裳。

那支舞为苦寒的日子增添了温暖,也是他的精神支柱。

萧定远突然想起刚才御花园里的白九儿,许久不见她更加妩媚了。

他不爱白九儿,甚至恨不得她死,可她的身体让他欲罢不能。

萧定远谎称有政事要处理,让上官雪儿好生休息。

萧定远走远后,上官雪儿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她咬牙切齿地说:“白九儿,我看你这狐媚子还能撑到几时?”

萧定远摒去左右,疾步走向御花园,却不见白九儿的身影。

他气冲冲地赶往永宁宫,一脚踹开宫门,正在为白九儿上药的小梅吓得一哆嗦。

白九儿示意小梅退下,她起身行礼:“臣妾给皇上请安。”

白九儿在御花园跪了整整三个时辰,膝盖被磨破了,直往外渗血。

“哼,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皇上吗?”

白九儿顶撞到:“这话该我问皇上,您眼里还有我这个臣妾么?”

萧定远怒火中烧,大步走到她身边,一把扛起她:

“有没有你马上就会知道,白九儿这是你自找的!”

白九儿被重重地仍在床上。

事后,萧定远一如往常,穿衣离开。

这一次,他没派人来送避子药,白九儿想,也许是他忘了吧!

这次之后,萧定远连续三个月没踏入永宁宫一步,听小梅说,萧定远下朝之后就往皇后那里跑,晚上也睡在那里。

转眼间,夏天来了,听说北国边境总有人来犯,这两日他忙昏头了罢!

白九儿百无聊赖地坐在窗前,一碗又一碗喝着小梅熬得酸梅汤——白九儿怀孕三个多月了,除了她谁都不知道。

萧定远坐在朝堂之上,商量着对敌的政策,这次敌方主帅是西域汗王。

传说他所向披靡,半年之内统一了西域大部,并且志在中原。

若不是皇后怀孕,加上这是齐国的第一个皇子,萧定远舍不得走,否则早就御驾亲征了。

这时,上官雪儿的父亲站出来说:“圣上,臣觉得皇后娘娘是最合适的人选。”

众臣附议。

白九儿一觉睡到傍晚,迎来让她挂帅出征的圣旨:“即日起,革去白九儿皇后封号,封为长平将军,挂帅出征西域,钦此。”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