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苏暖冷城北小说阅读-将婚错爱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09 15:33

《将婚错爱》是由“左眼”所著,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讲述了苏暖和冷城北之间的感情故事,上错了床的苏暖,直接扑倒冷城北,他们之间的感情结局是什么,如大家喜欢就来看看吧。

将婚错爱

免费试读

苏暖确实遇到了歹徒,而且歹徒也当场被抓了,还有认证,认证就是冷城北。

“头,处理好了,人已经全部交代了,是本市黑帮的人,他们是收了钱来的。”

小罗把口供要来了一份交个冷城北,冷城北坐在一边,斜倚着。

苏暖一直小心的看冷城北,怎么看他也不是晚上的那个人,而且冷城北也不像是当兵的,坐也不好好坐。

而晚上的那个人……

苏暖想起那个人,脸红,不自主的拿出那张字条,仔细的看着上面的字,写的还是很好的。

苏暖打算试试冷城北,离开了警局冷城北大步走在前面,苏暖跟着。

出了门苏暖上车说:“小罗。”

“苏小姐。”

小罗一边开车一边答应,冷城北看了一眼苏暖,不等苏暖说话,不悦:“好好开车。”

小罗一缩脖子,头也太霸道了,说话都不行?

苏暖看了一眼冷城北,其实他才是目标。

“对了,你有笔么?”

冷城北打开衣服,在里面拿了一支笔给苏暖,苏暖握住笔,沉甸甸的。

“我会算命,你写几个字,我能看出来,你相信么?”

苏暖一头黑钱,想忍住不抽自己的心,这也行,这是什么借口。

“不信。”

冷城北扫了一眼苏暖,漆黑的眸子深了几许。

拉住苏暖的小手,就在苏暖觉得计划泡汤的时候,冷城北拿起杯,在苏暖的手心里面利落的写了几个字。

我很喜欢!

苏暖一下愣住,大眼睛注视着我很喜欢这几个字发呆。

可是……

苏暖的第一感觉,字很漂亮,但是绝不是一种风格,她手里字条的,更加的刚劲有力,挥洒自如,多着狂野豪迈。

但是冷城北的字,虽然也很有力,但是却透着隽秀,一笔一划都是两个概念。

苏暖坐到一边,脑海里过滤了一遍遍。

真的不是一个人。

苏暖咬住嘴唇:“不是。”

“什么?”

冷城北问道,苏暖猛不丁回神,看着冷城北,尴尬的一笑:“这个我还真算不出来。”

说完苏暖假装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朝着边上挪了挪。

堂堂的高级军官,怎么会干出那种事来,何况冷城北有妻子。

林慧慧不是叫他姐夫么?

这么想,苏暖已经绝望了。

找淫魔的事情可以放一放,反正都这样了。

这事不好报警,报了警她就完了。

可是冷城北是林慧慧的姐夫,这件事才是棘手的。

也说不定冷城北是林慧慧请来的,然后骗取她的房子,她的房子现在不是已经被霸占了。

车子停下,苏暖感觉忽悠一下,猛不丁醒过来朝着周围看了一眼,竟然发现到了个陌生的地方。

苏暖诧异:“这是哪里?”

“这里是黑帮的一个窝点,按照被抓那些人的交代,他们的一些不法事情都在这里进行,所以头要端了这里。”

“……”

苏暖回头看着冷城南,他到底是干什么的,不是说是个当兵的,部队里面的人么?

怎么还能管黑帮的事情?

冷城北看了一眼时间,显得十分不耐烦:“三十分钟必须拿下。”

“是。”

小罗立刻传达冷城北的指令,一切都在眨眼之间部署完毕,根本不用冷城北下车。

苏暖坐在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这位爷,感情是个活阎王,那些坏蛋可是有苦吃了。

苏暖扭头看着外面,没有多一会苏暖就看到一群穿黑色衣服,穿的好像飞虎队的人冲到了哪家夜店的里面,夜店门口的人全部被逮捕了,就跟看电视一样,刺激感超强。

很快,一些人被带了出来,全部带上手铐,双手背后,低着头,被押到车子里面。

大概是两车人,苏暖回头去看冷城北,冷城北看了一眼时间:“走吧。”

小罗启动车子,按照命令直接走人。

苏暖路上大气不敢喘,生怕做的不对,就被怎么样。

怕,是油然而生。

车子往医院方向开,冷城北手里的本子扔到前面副驾驶上,小罗问:“头,周林源怎么办?”

一听周林源的名字,苏暖就知道,小罗是故意的。

冷城北看向外面:“交给法院那边。”

“明白。”

你苏暖松了一口气,交给谁都比交给这位爷的好,万一裙带关系,她就倒霉了。

车子挺稳,苏暖看看未免,冷城北推门下车,苏暖坐着没动,是下去还是不下去?

“下来。”

冷城北的声音,对着别人特别冷,但是对着苏暖,总是那么不温不火的。

苏暖下了车,跟着冷城北往医院走,周围有人看见他们,都多看两眼,苏暖摸摸自己的脸,拿出手机看看,没脏!

和这么大的一个人物走在一起,苏暖忍不住注意自己的形象,可别给这位爷抹黑。

“你生过孩子?”

一边走冷城北一边问,苏暖没想到冷城北会问她这个,但是她生过就是生过。

“生过。”

苏暖一提起这事,心里忍不住难过。

冷城北目光很淡:“你前夫周林源的?”

苏暖摇头:“不是。”

苏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冷城北,有些难以启齿,总不好说,她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所以她就没继续说。

“孩子被孩子的父亲带走了?”冷城北问,苏暖摇头:“生下来周林源告诉我孩子有问题,什么肝什么的,放到保温箱里面了,我当时晕了,等我醒来想要看,周林源不在,我去找孩子,孩子也不见了。”

苏暖咬住嘴唇:“我问过医生,医生和我说,小宝生病了,是先天心脏病,我真担心……”

苏暖眼泪含着泪光,也只有母亲才会这样。

冷城北停下:“我帮你找。”

苏暖大眼睛盯着冷城北,差点哭出来,差点扑到冷城北的怀里哇哇大哭。

她真的觉得很委屈,这一切都怎么了?

结果下一刻……

冷城北把苏暖拉过去搂在怀里:“我会帮你找到,不要哭。”

苏暖哭的更加严重了,紧紧搂住冷城北的腰。

自从父母死后,苏暖的日子就跌进了地狱,她没去照顾同学和朋友,她知道他们也无能为力。

父母忽然出事离开,她家的公司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欠钱近乎破产,她只好选择找个靠山,可最后,却给周林源骗了。

“我很想她。”

苏暖呜呜大哭。

第一章 孩子不是老公的

“我根本就没碰过你,这野种哪来的?”

周林源一个耳光打过去,苏暖站不稳,人跟着倒在了地上。

苏暖整个人蒙了,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她怀孕了,孩子不是老公的。

那,每天晚上让她跪着,将她头按在枕头上,狠狠地后入的人,是谁?

想起昨晚,她刚从公司回来,就被男人抵在门上。深吻过后,男人将她按在床上,连同她新买的裙子撕开。还被迫跪着,没有任何前戏的闯入,令她痛喊着乞求,那男人却一次次加大力度,好似惩罚她,不顾一切横冲直撞。

用结实的手臂揽住她的腰,低头在她耳边不断的喘息。蹂躏她的身体,抚摸她的脸……

他们在黑暗之中,但她知道是丈夫周林源。

可现在……

苏暖咬着嘴唇,整张脸都惨白吓人,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结婚一个多月了,结婚开始,每一晚他们都在一起,现在又说不是?

白天,她和丈夫周林源几乎没有交流,在公司周林源甚至都不看她一眼。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周林源很早就下班了,而她半夜才下班。可是一到了晚上,他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夜夜对她霸占。

她一直以为,这是周林源的特殊癖好。或者是周林源白天的时候腼腆?虽然他们是商业联姻,可她对他印象还可以,至少他不像是那种花天酒地的人。

可现在,她的丈夫周林源却说从没碰过她!!

那她,岂不是?每晚都被不知名的人,强奸了??

苏暖捏着手里的B超单,此刻完全乱了,她月经推迟了十几天了,今天她去做了个检查。当时医生做B超的时候,还特地关照了她,说她子宫壁出奇的薄,万万不能打胎,会导致终身不育的。

感情她现在怀了不知道是谁的孩子?还不能打掉?!

“贱人!没想到你这么贱!”周林源冲上来抢过B超单,怒得两眼通红,将B超单捏成一团,一脚便踹上苏暖的肚子。

苏暖死命地蜷缩起来,护住小腹。承受着周林源的拳打脚踢。这个平时温雅大方的男人,此刻凶残本性毕露。

“贱人,你竟敢给我带绿帽子!”

她咬紧牙关,眼泪含在眼眶里,一言不发。

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此后,虽然暂时还没离婚,可周林源再也没有回过家,苏暖如每天一样回家,她想,那男人肯定还会再来,这次她一定要问清楚。

可是,无论苏暖怎么等,那男人也没来。

苏暖差点疯了!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四个月……

苏暖终于放弃了,看来是个惯性强奸犯,强奸完了不负责任,一跑了之了。

抚摸着日渐隆起的小腹,孩子是无辜的,她也只有把她生下来。

第二章 孩子被偷遭人算计

几个月后。

“啊啊啊!好厉害!”一声接着一声浪叫传来。

苏暖皱眉,猛地踹开总经理办公室大门。

椅子上正抱着女人不断律动的不是周林源还会有谁?

那个正不断喊着我要我要的不是林慧慧?

苏暖的出现,房间里的两个人并没停下,下一刻更加肆无忌惮,反而加快速度。

很快林慧慧被推入高潮,周林源狠狠抱住她,他们相拥,喘息着。

苏暖站在门口,压制住脸上的愤怒,走了进去。

“周林源,孩子呢?你把孩子弄哪里去了?”此刻她全身都在颤抖着,她受了多少白眼和欺辱,才把孩子生下来,可是,她都没能看上孩子一眼,孩子就不见了。之前推说是孩子肺部呛了羊水,在保温箱里观察,可后来……孩子根本就不在,孩子不见了!

看到苏暖林慧慧歇了一会,不紧不慢的起身站了起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讥讽的一笑。

“苏暖,你不要不识好歹,你要知道,你那杂种可不是什么干净的来头,我们没有给你抖搂出去,对你已经很仁慈了,你还敢来找我们?”

林慧慧打量着苏暖:“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憔悴的好像大妈,你怎么好意思跑出来吓人的?”

“少废话,孩子还给我,不然我现在就把你们两个丑事抖搂出去,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做的那些勾当。”

为了孩子,苏暖什么都做的出来。

“哼!”

林慧慧轻蔑一笑,双手抱住环胸,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周林源。

苏暖不是没看到林慧慧的眼神,也知道林慧慧没安好心,但是她太担心孩子了。

身为妈妈,她不能不管她。

“苏暖,我说过,我要你的配方,你知道的。”

周林源趴在桌上,嫌弃的看着苏暖。

苏暖紧紧握着拳头,怒视着周林源:“我家的公司已经被你掏空了,钱,房产,什么都被你弄走了,现在你还要我的配方。

你就那么没出息?”

苏暖一直觉得,周林源这个人还算可以,虽然婚前只是见过一面。

却没想到周林源狼子野心,这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苏暖,话别说的那么难听,当初你嫁给我,不也是为了利益么?我也为了利益,这也没有错吧?

我劝你,最好还是签了字离婚,并且把配方交给我,不然我能等,她也等不了!”

周林源已有所指,苏暖紧握着手,她终于明白,这段时间来为什么周林源都没有出现,他是在等今天。

“好,我签字,配方也可以给你们,不过,你们必须把孩子给我,如果她有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苏暖已经被逼上绝路了,她没办法不接受周林源的要求,她要救孩子。

很快,周林源把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以及化妆品配方的转让协议扔到了苏暖面前,苏暖纵然有千百的不愿意,还是走了过去。

拿起笔的那一刻她的心在滴血,但还是签了字。

“现在可以把孩子还给我了?”

“呵呵……苏暖,你太傻了,你以为我们真的抱走了你的孩子?劳烦你脑子灵光点,你生孩子傻了,还是怎么了?

你的孩子有病的,先天不足,我们抱她,我们有病么,死了怎么办?要偿命的。”

林慧慧得意的笑着,苏暖下意识跌了两步,不是他们,那是谁?

“苏暖,我好心提醒你,孩子不在我们这里,我们只是借机会,拿走了该拿走的,你最好早点去找孩子,别给不法分子弄走,摘了器官什么的。”

苏暖的脸一下白了,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转身朝着医院跑去。

孩子,妈妈一定会找到你的!一定!

第三章 冷城北

某绕城公路上,此时一辆加急军车正凶猛奔驰,军车后面坐着的男人,神情肃然,轮廓冷硬,配上少将军衔的军装,看上去更具立体感,如一座精美的雕像,坐在那里,岿然如山。

开车的小罗小心的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人:“头,您真的要这么做?”

“废话少说。”

冷冷的声音从男口中传出,如利剑一样,吓得小罗不敢言语,加速开车。

他们这趟回来,回来的突然,三天跑了六天的路,看来是要出大事了。

偏偏,这位爷的举动,令人捉摸不透。

说辞职就辞职了,这事要让老爷子知道,他也要遭殃的。

坐在后座的人看着车子外面,缓了缓精神,稍稍闭了闭眼睛,脑海里浮现一些事情。

清晰到模糊,模糊到清晰,最后消失。

……

几天后

医院门口。

苏暖从医院出来有些失魂落魄,孩子不见对苏暖来说,是个天大的打击。

这几天苏暖都吃不下去饭,她找过给她接产的医生,医生说孩子出生就不见了,这是他们医院的疏忽,怎么丢了,他们也不知道。

苏暖纠缠,但是医院那边忽然改口,说是不知道这事。

给苏暖接产的医生也不见了。

苏暖已经绝望了,好好的孩子,为什么不见了?

……

砰!

车子忽然停下,小罗吓得浑身一颤,撞人了?

车子后面的冷城北悠悠睁开眼睛,十分不耐烦:“怎么了?”

“撞人了!”

小罗很快恢复平静,在他们面前死个人很正常,只不过在市区里面,有点意外。

刚刚明明没看见人啊,怎么突然就出来个人。

下了车小罗忙着去看,是个很清瘦白净的姑娘。

小罗赶快打电话报警,要不别真出了人命。

就在小罗打电话的时候,周围的人指指点点,数落小罗。

“对门就是医院,你还打电话叫救护车,你安的是什么心,人要是死了,怎么办?”

小罗回头,这才看到医院。

“头,你看……”

小罗去请示,冷城北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外面:“去吧。”

小罗刚想走,一个大妈冲到车子这边,推开小罗,站在车门外,指着冷城北问:“你怎么不下车?撞了人你怎么一点反应没有,撞了你家人,你就这样么?”

周围的群众都看不下去了,围了一圈指指点点。

真是看热闹不怕乱子大。

冷城北扭头看去,他还什么都没说,身上迸射出去气势把大妈给吓得不轻,立刻后退了两步,胆怯的不敢说话。

不是大妈怕当官的兵,是冷城北的眼神特别冷。

冻人!

“大妈,我们首长不是故意的,人是我撞的。”

小罗上去解释,大妈可不怕小罗:“那我不管,他是当官的也不行,快点让他下车,要不然我就打电视台的电话,曝光你们。”

小罗抽了抽嘴角,电视台?

就是国际台也不管用啊,他们头在乎过谁?

小罗去看了看流血的伤者,回头看着冷城北:“头,流了很多血。”

冷城北朝着前面看了一眼,迈步从车里下来,走到前面去看,微微愣了一下。

随即,走到苏暖跟前,弯腰把人抱了起来。

小罗抓了一把头,他们头哪根筋搭错了,他可是不近女色的。

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人群很快散去,小罗也把车开到医院急诊楼下,苏暖则是被送到了抢救室里面。

苏暖睁开眼睛,周围白茫茫的,她下意识以为自己死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她就这么死了?

“头,醒了!”

看书的人缓缓抬头,看着对面已经睁开眼睛的人,有些出神。

小罗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这位爷,感觉怪怪的,他们头,从来没有这么耐心过,等了六个小时还没走。

等到人家醒!

苏暖下意识去看病房里的人,看到一个当兵的男人,而且那么英俊挺拔的坐在对面,那样子大刀阔斧,英明神武。

此时正盯着她看。

苏暖想:不会是闯了什么祸吧,人家找来了?

小罗立刻走到苏暖面前解释:“是这样,我们的车子是正常行驶,而且在马路中间,你忽然从一边走出来,所以我们才撞了你。

责任我们是可以承担的,好在你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只是摔倒的时候摔破了头,流了一点血。

医生说已经没事了,所以我们希望你帮我们和警察说下,我们给你把费用留下,就走了。”

苏暖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车撞了。

悠悠的眸子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男人,苏暖说:“我已经没事了,谢谢你们了,你们放心,我不会讹诈你们,你们可以走了。”

“这样,谢谢你。”

小罗转身准备离开,但是他们这位爷却没动。

这就尴尬了。

小罗走到冷城北的身边问:“头,我们是走还是不走?”

“走吧。”

起身冷城北站了起来,直接出门。

小罗一脸尴尬,回头朝着苏暖笑了笑:“好好保重。”

说完人跑了。

苏暖不禁唏嘘,她没死?

第四章 出手相救

苏暖在医院住了三天就想出院了,一是为了节省开销,二是为了找孩子。

苏暖不会放弃孩子,一定要找到。

从医院出来苏暖才发现,对方给她交了一大笔住院费,差不多够住一个月了。

她出院竟然还剩了一笔钱出来。

收拾好苏暖回了家,哪知道刚到楼下,就看到自己的行李给直接扔了出来,苏暖忙着跑过去,竟然是被从小别墅里扔了出来。

苏暖朝着别墅看去,是林慧慧。

气不过,苏暖直接冲了上去。

“呦,你回来了?”

看到苏暖林慧慧毫不在乎的,正指挥着人搬家呢。

“林慧慧,你太不要脸了,这是我家,你干什么呢?”

苏暖自认,她也不是好欺负的。

林慧慧呵呵一笑:“你说我干什么呢?你眼瞎了,还是长了一双狗眼睛,离婚协议上面清楚明白的写着,你不管是婚前财产还是婚后财产,离婚都归男方所有,你要净身出户的。”

苏暖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当时没看离婚协议。

“就算是我离婚了,这房子没有我的许可你也不能进,还有……”

苏暖看了看里面正搬运的工人:“我虽然签了离婚协议,但是我没有去领离婚证,还不算正式离婚。

你算什么东西,跑到我家里来搬家。”

“苏暖,你想反悔?”

林慧慧瞪起眼睛,苏暖一阵好笑:“婚是离了,但是东西不一定就是你们的。

林慧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你不就是在夜店上班的小姐么?

你要给脸不要脸,我就不给你这个脸。

马上走,我不想看见你,让周林源自己来。”

“好,我让周林源自己来,我看你能使出什么手段,苏暖,我不怕告诉你,跟我过不去,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

林慧慧一摆手,带着人从苏暖家里走了。

苏暖等人走了,站在屋子里面发呆。

这房子是她父母留下来的,公司她没有保住,不能连这房子也都丢了。

这房子承载了她的太多记忆。

可是周林源和林慧慧狼子野心,他们会这么算了么?

很快,林慧慧去而复返,这次她和周林源一起来的。

苏暖正收拾屋子,听见门铃响了,就知道没好事,结果去门口看了,果然就是林慧慧和周林源来了。

苏暖没开门,她打不过他们。

“苏暖,我知道你在里面,你不是说了么,要林源来跟你说,我把他给你带过来了,你说啊!”

李慧慧可有些等不及了,在门外忍不住叫嚣。

老早她就看上了这房子,要不是为了化妆品配方,也不会等到现在。

苏暖看了一眼门。

打了个报警电话。

“我家门口有两个人,他们一直敲门,我很害怕,求求你们快点来。”

警察那边很快赶到,周林源和林慧慧一看来警察了,两个人反倒是害怕的跑了。

警察没追,敲开门问了一些问题,这才离开。

苏暖关了门,坐到地上。

这也不是办法,得想个办法才行。

第二天苏暖早早的去了法院,先起诉了周林源。

都到这个份上,苏暖也不怕撕破脸了。

很快,这事就给周林源造成了压力,苏暖还没等回家,林慧慧的电话就打到她的手机里了。

“你还真以为我们怕你了?”

林慧慧的声音对苏暖来说特别刺耳,苏暖不想听,直接把电话挂了。

但就在苏暖回去的路上,几个人从车上下来,拉着苏暖朝着车上拖。

“救命,救命啊!”

苏暖打不过只能喊了。

一辆车缓缓停下,就停在苏暖被拉着上车的对面,总算没有二十步的一个距离上。

所有人都朝着那边看,是辆越野车。

车门推开,一身松枝绿的男人从车上下来,苏暖没看清对方是谁,趁着拉着她的人不注意,一脚踢到那人裤裆。

“啊!”

那人杀猪般的嚎叫,苏暖立刻跑到松枝男的身边,一把抱住对方的手臂,抱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的。

“我不认识他们。”

苏暖快吓哭了。

冷城北看了一眼全身瑟缩的苏暖,抬起手摸了她一把头,苏暖抬头看着冷城北:“你?”

“上车。”

没给苏暖多说的机会,冷城北下达命令。

苏暖二话不说拉开车门上车。

苏暖以为冷城北也会上车,没关门看着冷城北。

但是冷城北却把车门推上了。

对方的六七个人相互看了看,虽然是个穿军装的,但也没放在眼里。

很快围了上来。

冷城北一动不动,对方来一个他挥一拳,再来上腿……

苏暖趴在车子里面看,开始害怕,现在是震惊,原来打架也能这么高大上。

好帅!

苏暖正发花痴,一边拉开车门上车了一个人,想把苏暖拉出去,苏暖还没等发现,冷城北先发现了。

他一转身拉开车门,喊道:“趴下。”

苏暖也快,一下趴在椅子上,冷城北上手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一把给拉了下来。

啪一声扔到了对面地上,苏暖都听见骨骼断裂的声音了。

“关门。”

苏暖听到冷城北喊,起来立刻把两边车门关上了。

呼呼的喘了一口气,苏暖继续看。

冷城北已经把人都收拾了,地上趴着几个人,冷城北走过去,踢了一脚,人已经不能动了。

苏暖忙着打电话报警,很快警察也到了。

看到警察,苏暖推开车门才敢下车。

而此时冷城北正靠在车上等着警察解决问题。

人家警察看他是个穿军装的,格外客气。

苏暖感觉,享受了一把从未有过的待遇。

事情处理好苏暖才朝着冷城北道谢:“谢谢你。”

“你为什么和他们结怨?”

苏暖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会关心这件事,她就把被前夫霸占房子的事情说了一遍。

冷城北的眉头动了动:“蠢!”

苏暖:“……”。

第五章 姐夫不是白叫的

苏暖蹉跎着,眼下身在什么地方都说不清楚,只是知道,这男人把他直接给带到了医院里面。

这是……

医院的高等病房里面,病床上躺着一个呼吸困难的老头子,老头子看见苏暖之后,呼吸渐渐顺畅了。

之后,苏暖就给安排坐在沙发上面坐着,一直到现在。

苏暖意识里,可能是被人当成了挡箭牌了。

至于为什么?

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各家有各家的难处,而眼前,苏暖觉得这位冷若冰山的爷,想找对象也不是那么好找的。

别的不谈,就说他这脸!

冷的都有点不寻常。

谁家好姑娘能愿意和他处对象?

“头。”

小罗从外面进来,看到苏暖笑了笑,很快走到冷城北的身边低头和冷陈北说了什么。

“叫她回去吧,就说来晚了。”

小罗顿了一下,看看苏暖那边,笑了笑,走了。

苏暖脊背生寒,感觉这事越来越玄乎了。

小罗走的时候看她的眼神,明显不对。

但是人家救了自己,自己这么想他们好像也不好,苏暖这才安静着,暂且等等看。

十分钟后,一边的人忽然站了起来,把苏暖吓一跳。

这位爷,怎么连点先兆都没有,就这么起来了。

苏暖看人家起来,她也起身站了起来。

冷城北看着苏暖:“我送你回去。”

“额……额……”

一说要送苏暖回去,病床上的冷云老爷子抬起手指了指苏暖,眼看就要过去的样子,看的苏暖心口悬了悬,可别一下过去。

冷城北说:“人已经来了,您就适可而止吧。”

说完冷城北也不管病床上的冷云老爷子是个什么样,转身去了外面,苏暖连忙跟着去了外面。

等人走了冷云从床上起来,摘了氧气罩,骂了一句:“一群废物。”

警卫员憋不住的想笑:这不是您自己不争气么,没有两下子,非要混什么男主角。

搬起石头砸了脚吧!

苏暖急忙从医院走廊跟着冷城北去了电梯。

苏暖小心翼翼的看了这位爷一眼,长得明明好看到人神共愤,可这忽来忽去的脾气有些捉摸不定。

电梯的门打开,冷城北迈步进去,苏暖也跟了进去。

苏暖问冷城北:“你要去几层?”

“十八地狱。”

苏暖的手伸出去,刚要按一,听见这么个词,浑身一颤,回头小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位爷,冰封的脸。

有病吧?

随后,冷城北按了个一。

苏暖说什么呢?没把她给气抽了。

你就说一层不就好了么?干嘛说十八地狱,弄的那么吓人,好像遇见不干净的东西,被鬼附身了一样。

苏暖站在一边,尽量不靠着这位爷的身边。

但是这位爷,一直在电梯的壁板上面,折射着他的目光,看着苏暖的人。

苏暖感觉的到,他一直很奇怪的看她。

而那种奇怪,是探究,不理解的看。

电梯停下,门开了冷城北迈步出去,到了外面苏暖左右看看,这位爷大步朝着外面走。

小罗很快跑了出来,朝着冷城北说:“头,人没走,就在外面。”

冷城北停下,看着小罗:“那你是干什么吃的?”

小罗一阵尴尬:“我已经说了,但是她不走,我能有什么办法?”

“谁走漏的风声?”

“这个我哪知道?”

“你可以滚了!”

说完冷城北大步挺进,继续朝着外面走去,苏暖人不算矮,腿也不短。

用一些背地里不怀好心的人说,苏暖的这双腿,够男人玩一辈子。

不看人,看腿,人家会长。

但是苏暖的腿,在冷城北的面前,那就是摆设,走起来要小跑才能追上。

“姐夫。”

刚到了外面,苏暖就听一个特别熟悉的声音,而这个声音?

苏暖怎么听,怎么像是……

林慧慧?

苏暖要不是看见,她还不敢相信,看见了,她彻底没反应了。

傻傻的,苏暖站在医院门口,小罗也出来了,在苏暖耳边小声说:“就是这女的,认亲戚来了,太难缠了,怎么赶都不走。”

苏暖缓缓看了小罗一眼,她咬住嘴唇,紧紧握着手,她不想说话。

“姐夫,我是真的想要请你吃饭,我都给我姐打电话了,真的。”

林慧慧说起话笑容可掬的,一脸的讨好,但是在美的讨好在冷城北这里,也是分文不值。

冷城北说:“饭我不吃了,你还是请你姐吃吧。”

说完冷城北就走,林慧慧从后面赶忙追了过去,小罗拉着苏暖也走,但是苏暖没动。

他们是亲戚?

苏暖脑海里面闪过这么一个画面。

“姐夫……”

冷城北忽然停下,转身看着苏暖方向,林慧慧还以为是看她的,笑得一脸阳光灿烂。

“你看什么呢,不快点走?”

冷城北完全是命令似的,他不对人,完全是习惯。

习惯成了自然。

小罗拉着苏暖,苏暖也没动。

林慧慧这时候才意识到什么,回头笑盈盈的去看,她还以为是叫小罗,结果看到的是苏暖。

“苏暖?”

林慧慧停顿了一下,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苏暖,脸色清白难辨。

之前打电话说,失手了,还说给人救了,难道是她姐夫?

苏暖这才走过去,俗话说,输人不输阵。

苏暖停下,看着林慧慧:“有事么?都找到这里来了。”

“谁来找你,我是来找我姐夫的。”

林慧慧立刻炫耀起来,苏暖看了一眼冷城北那边,这人看着也不像是个坏人,怎么会有林慧慧这样的亲戚。

“那你找吧。”

苏暖也没打招呼,转身就走,林慧慧一看苏暖走了,转身去找冷城北,但是冷城北的目光却追着苏暖。

“拦着。”

就在苏暖要拦车离开的时候,冷城北泰然自若,但又斩钉截铁的下达命令。

小罗马上指了指停下的出租车,叫他离开。

出租车司机看了一眼苏暖,还以为她是坏人,没停,立马走人。

苏暖傻傻站在那里!

再说司机,后视镜看看,拦着他那肩章不管真的假的,算是个上尉吧。

这可惹不起!

司机走了小罗来到苏暖面前:“苏小姐,我们那边请,一会我们头送你。”

苏暖知道,这件事不怪小罗,转身看向那霸道的人。

冷城北目光淡淡,看了一眼苏暖,看向林慧慧:“你们有过节?”

林慧慧笑了,这姐夫不是白叫的,果然有用。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