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徐涛秦香by怒江-入骨相思

发布时间:2019-01-11 17:00

《入骨相思》小说讲述了:徐涛的哥哥娶了位城里水灵灵的姑娘秦香回家,但是自己却不得不外出打工,将秦香留在家中,徐涛对这位嫂子一直都存在着幻想,终于有一天,让徐涛找到了机会。

入骨相思徐涛秦香小说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砰砰砰…涛子,在家吗?”

可就在在这个时候,外面竟然响起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音。

听到这,正在准备进入主题的徐涛和秦香又是吓了一跳,一听竟然是隔壁的寡妇翠红婶子。

对于这位翠红婶子,徐涛其实也觊觎很久了,虽然她是婶子,但却比他们大不了多久,而且生的漂亮不说,还带着一股狐媚之色,让男人看着都走不动道。

徐涛每次看到也都是心里满满的想法。

不过现在他怀里可是躺着朝思暮想的嫂子,哪里想搭理翠红婶子,而且她这个时候来的也不是时候。

秦香也是这个想法,让徐涛不用管他,甚至因为有人敲门,秦香还觉得挺刺激。

于是,两人就继续在椅子上缠绵。

“涛子,不好了,出事了!你到底在不在家啊!”然而,就当两人准备进行下一步,交换对方身体的时候,外面翠红婶子,竟然大叫了起来。

两人一听外面翠红婶子焦急的声音,顿时感觉可能真的出事了,虽然翠红有些时候和秦香不对付,这可能是漂亮女人之间的与生俱来的感觉,但翠红犯不着在这个时候胡说八道。

这可能是真的出事了。

于是,两人赶紧穿衣服,然后徐涛就慌慌张张的开门去了。

“你个小东西,咋那么久才开门啊!在家里偷干啥呢!“翠红婶子一看徐涛出来开门了, 顿时没有好气的说道。

徐涛哪里敢说什么啊,就赶忙的说,在家里睡着了。

翠红婶子好像事真的挺急,笑骂了徐涛一句,就问,他嫂子呢?

说完翠红婶子脸上颇为焦急。

其实刚才徐涛是不愿意让嫂子出现的,毕竟他们可是在见不得人的事情,可是看着翠红婶子那么着急,就知道这事得和嫂子有关系。

就赶忙叫了两声嫂子。

秦香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

就赶紧的走出来。

“小香啊,你家徐刚回来了!”而等秦香出来以后,翠红婶子给的答案。

让徐涛和秦香都愣住了,他哥要是回来了,那他和嫂子还咋亲密相处了。

“徐刚回来了?怎么会呢?他不是要到年关才会回来吗?”

秦香她盯着翠红,语气幽幽地说道。脸上也是一副落寞的表情。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听你建设叔说,你家徐刚好像受伤了……你还是赶紧回去看看吧,他现在已经到村口了。”

翠红言辞闪烁,就好像有什么话难以启齿一样。

秦香听到自己丈夫受伤,一颗心悬了起来,当下也顾不得和徐涛、翠红打招呼,就往村口跑。

徐涛也很担心他哥的身体,因此听翠红婶子说完,他也准备锁门出去。

这时身后的翠红婶子却拉住了他。

“涛子,你先别走,我还有事给你说呢?”

听到这话,徐涛心里有些奇怪,不明白她一个寡妇有什么事要和他说。

不过想到对方是他的长辈,他还是礼貌的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翠红婶儿?”

他回过头,看着身后的翠红,疑惑的问。

翠红目光闪动,眼中露出了古怪的神情。

“涛子,你哥的伤你知道吗?”

她轻轻靠近徐涛,身子几乎贴了过来,语气郑重的说道。

当时,徐涛心里只顾着他哥的安危,因此就忽略了他们之间的身体碰撞。语气激荡的说:“我哥咋了?伤的要紧吗?”

“你真不知道?”

翠红仿佛有些意外,语气中透着惊讶。

徐涛茫然地摇了摇头,同时心里也很着急,很想知道他哥到底怎么了。

翠红见他摇头,神秘兮兮的趴在他的耳边说:“我听人说,你刚子哥在工厂加班的时候,把蛋弄碎了一个……”

第1章:迷住了

听着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徐涛感觉浑身燥热了起来。

因为他爸妈上地干活了,家里只有他嫂子秦香,此刻,肯定是嫂子在浴室里洗澡呢!

对于这位城里来的嫂子,徐涛是有想法的。

秦香不仅生的漂亮,还是城里人,那白嫩的肌肤,凹凸有致的身材,时尚的打扮,温文尔雅的气质,都和村里那些女人有着很大反差。从第一眼看到秦香时,徐涛就迷住了。

后来哥哥徐刚到外地打工,把嫂子留在了老家里,徐涛的心思就一天比一天强烈,总想着一亲嫂子的芳泽。

为了偷看嫂子,他早早的就在搭起来浴室的棚子后面,抠开了一个缝。

现在他爸妈和他哥都不在家,终于让他等到偷窥嫂子的机会,紧接着,徐涛就心脏狂跳,迫不及待地来到了浴室后面。

听着里面水流的声音,徐涛咽了咽口水,视线对着抠出来的那条缝,向里面看了过去。

当即他就看到了嫂子秦香,正用花洒冲洗着自己那诱人的身子。

徐涛顿时就惊呆了。

因为嫂子的身子,果然和村里的那些女人不一样,不仅身材修长,皮肤嫩白就像牛奶一样,特别光滑。

胸前那两块饱满的山峦,比岛国片里的女主还要大,还要白。

尤其是嫂子洗澡的方向对着他的,这让他嫂子那片最诱人的神秘之地,无比清楚的出现在了他眼前。

徐涛看的血脉喷张,那里瞬间就顶了起来。

冲洗完以后,嫂子转了个身,就开始洗头,因为背对着徐涛,那翘起的大屁股,诱人的风景,同样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就这样,这货一直盯着嫂子,从洗头到打完肥皂。

属于嫂子身子的一切,徐涛都看了个清清楚楚,他算是知道他哥之前在家里的时候,为什么要每天晚上都迫不及待地和嫂子好几次了。

嫂子那么漂亮,身材还那么好,谁不想啊!

他浑身火热的同时,心里也痒痒了起来。

这货对秦香可不只是偷看那么简单,他也想和哥哥一样去征服嫂子的身体,尝尝滋味。

想着家里就只有他和嫂子,孤男寡女的,他体内火就升了上来,然后竟鬼使神差的向着浴室的门走了过去。

不过刚走两步,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秦香是她嫂子,咋可能和他这个小叔子做那种事情?

虽然心很痒痒,但想着这些徐涛还是很忍住了,再说能看到嫂子的身子已经让他舒服到不行。

接着,徐涛就又回到了浴室后面,准备继续偷看嫂子,好好享受这场视觉盛宴。

不过当他再次把视线从那个缝里,转向里面的时候,徐涛整个人都愣住了。

因为他看得刚才还在冲洗的嫂子,早已经擦干了身子,此刻正坐在塑料板凳上,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手机和一根又大又长的黄瓜。

起初徐涛还以为嫂子是城里人,做什么事情都离不开手机,只是手上多了个黄瓜有些不解,难道是渴了?

但当接下来,他看到嫂子手里的手机里面响起一阵男女粗重的喘息以后,嫂子竟然把黄瓜放入了她那片神秘之地。

徐涛便知道嫂子用茄子来干嘛了。

第2章:心思

嫂子这是看着小视频,用黄瓜自我安慰呢!

这让他感到刺激的同时,心里也难以置信。因为往日里嫂子就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女人。

她一个城里人之所以留在鸟不拉屎的农村,其实是看着他们村里穷,教育跟不上,然后独自一人留下来在村小学当教师的。

一个教书育人的老师,怎么会如此饥渴的在浴室里做这些呢?

徐涛确实难以想象。

不过事情就发生在眼前,随着深入,嫂子就大叫了起来,起初只是啊啊叫着,过了一会儿,嫂子竟然还喊着:“冤家快点,快点,快点!”

徐涛看着心里的火别提有多大,嫂子的举动虽然依旧让他震惊,但他却能清楚的感受嫂子一定非常的需要男人。

她嘴里叫着“冤家,冤家”肯定是幻想着有一个男人正在睡她

这足以说明嫂子和她的表面完全不一样,她就是一个那方面需求特别大的女人,温文尔雅只是她的表面,现在才是她的本性。

嫂子那么需要男人,现在家里还没有人,他去的话,嫂子岂不是不一定不和他那个?

一念至此,徐涛感觉浑身燥热,之前放弃的那股歪心思,又升了起来

但他还是没有立马就过去,因为嫂子就算需求非常大,也不见得和他这个做小叔子的那个啊,何况这是在他们家里,如果被他爸妈发现,那可不得了了。

可不去,盯着美丽的嫂子那么需要男人,他心里痒痒的感觉实在受不了。

“嫂子,你的身子真是太棒了!怪不得我哥出去打工之前,一天要和你好几次!”

就在徐涛纠结的时候,浴室里突然响起来一阵男人无比兴奋的声音。

闻言,徐涛浑身就是一震,赶紧地往嫂子那里看去。

只见嫂子死死盯着屏幕,呼吸明显变得急促了,显然这男人的声音是从嫂子手机里发出来的。

接下来,还没等徐涛多想,小视频里的同样传来一个女人因为舒服大叫的声音:“ 小弟,你比你哥厉害多了,你搞死嫂子吧,快点用力!!”

“卧槽!”

要说刚才小视频里响起来的男人声音,徐涛还不知道嫂子再看什么类型的小视频,但这会儿他却知道的不能再知道了。

嫂子不就是在看,小叔子和嫂子趁着哥哥离开,乱搞的小视频么?

而且,他清楚的看到,随着小视频里对话响起,嫂子不仅手里的黄瓜加速了,就连叫声也大了起来。

尤其是接下来,那小视频里面的动静变得更大,说的也越发的露骨。

都是一些,哥哥走了,弟弟替哥哥来满足嫂子,可以让嫂子每天都快活似神仙的话。

只要听到这样的话,嫂子都被刺激的不要不要的,刚才还不敢特别大声的叫,现在竟然大声喊了起来:“好舒服,好舒服!”

那模样,彷佛她就是小视频的女主一样,她十分享受小视频里乱搞带来的刺激感!

徐涛看着这一幕,简直是目瞪口呆,震惊到了无法想象的程度,虽然无法想象, 嫂子咋能有这种行为?

但看着嫂子现在的举动,那不就是被小视频里,那中叔嫂之间的关系刺激到了么?

一念至此,徐涛直感觉口干舌燥,心脏狂跳了起来。

小视频里的情况,简直与他和嫂子的情况几乎一样。

嫂子现在的模样,不仅是被刺激到了,还似乎把她想象成女主。

也就是说,嫂子很有可能对他这个小叔子有着想法!

虽说徐涛和他哥徐刚,实际上并不是亲兄弟,因为两个人都是爸妈从孤儿院里收养的,他们两个人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甚至他哥徐刚,已经找到了亲生父母,早晚会脱离这个家庭,但在表面上,他可是徐刚的兄弟。

是嫂子的小叔子啊!

那不就是说嫂子现在可能在幻想和自己那个么?

“好弟弟,弄死嫂子吧,你弄死嫂子吧!”

就在徐涛浑身振奋的想着,到底要不要找嫂子那个时候,这一会儿,视频里的声音更大了,似乎来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而坐在塑料板凳上的嫂子秦香,就像是彻底被刺激到了一般,她眼睛死死盯着手机屏幕,叫声越来越大。

看到这,徐涛确认了,嫂子内心里百分百的向往,小视频里的情节,她非常喜欢叔嫂之间发生那种事情。

一念至此,徐涛火大的同时心里也狂喜了起来。

虽然他无法想象这位城里来的极品嫂子,是怎么对他有这种想法的,但嫂子有这种想法,那他是不是真的可以找到嫂子,然后和她那个了?

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惊喜。

如果说嫂子只是想男人,他确实不能和嫂子怎么样,但现在他嫂子可是在他哥离开以后,就对他有想法了。

他没有理由错过这次机会了。

再看着浴室里被小视频刺激到的嫂子,徐涛就感觉体内的火前所未有的大,发疯的想把嫂子给拿下。

随后,他便带着狂喜的心情走向了浴室。

第3章:帮忙

这时嫂子的声音又落到徐涛耳朵里,只感觉刺激到了极点。

等下他进去,把嫂子给抓个正着,然后说他喜欢嫂子很久了,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他主动一些,嫂子肯定会愿意的。

接着,徐涛就来到了浴室门前,他深呼了一口气,便抓住了帘子,然后准备要出去。

“小香,小香!快来帮忙啊!”然而就在徐涛向里面走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来一阵急促的叫喊声。

喊声不传过来还好,一传过来,把想拿下嫂子的徐涛几乎都吓傻了。

因为这是徐涛他妈陈翠萍的声音,很显然,爸妈从地里干活回来了。

如果被自己的爸妈看到他在偷看嫂子,还对嫂子有了邪念,那绝对不能饶的了他。

哪怕这时徐涛心里那股火热,越发的旺盛,但现在的情况,他不得赶紧离开了,于是,趁着嫂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立马就跑了出去。

当走出浴室,徐涛就看到爸妈,正用农用三轮车拉来了一车的花生。

为了怕爸妈看到什么猫腻,徐涛做了几个深呼吸,立马就跑过去帮爸妈把装在麻袋里的花生从车上往下背。

没有一会儿,秦香也慌慌张张从浴室里慌慌张张的走了过来。

此刻的她,俏脸之上依旧是满是红潮,显然刚才她的动作,让她的身体反应非常的强烈。

“小香,你干嘛呢, 叫了半天也没回应!”陈翠萍看到秦香那么久才过来顿时就埋怨了一句。

“妈,我,我刚才在洗澡.....”

秦香不敢多做解释,生怕被看出来她的异常,慌张的找了个理由,就埋头干起活来。

虽然刚才做的事情,让秦香感到胆颤心惊的,她真的没有想到,爸妈会回来那么早,但想了想刚才那种感觉,她还是颇为享受。

看着徐涛也在这里,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徐涛,以及他下面到了现在还高高鼓起的地方。

紧接着,这一家四口人,就开始忙上上下下的从农用三轮上车搬花生。

这样忙碌的场景,徐涛几天就会经历了一次,每次都累的不行,但这一次,他不仅不累,还异常的兴奋。

因为从嫂子秦香和爸妈的表现里,他刚才偷窥嫂子,谁都没有发现。

虽然嫂子从一出来就变得和往常一样了,但刚才的一幕幕,那可是全部都落在了徐涛的脑海里。

嫂子的身子,嫂子做那事的模样,以及嫂子竟然渴望和小叔子做那种事情的心思。

这咋能让他不兴奋?

秦香做任何事情都是尽心尽力的,搬花生也是走在徐涛前面,正好让徐涛看到了她那扭动的翘臀,让这货满满的幻想。

直到干完活,他那里都还是有反应的。

四个人背了整整一车的花生,放到了院子里,足足花费了两个多小时。

陈翠萍和刘敬德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干完活早就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因此,晚饭今天由秦香来做。

虽说秦香是村里的教师,很少做饭,但手艺确实非常的好,徐涛特别爱吃,尤其是今天晚上那一盘拍黄瓜,秦香竟然主动夹起来几块黄瓜让徐涛先吃。

放在以前秦香让徐涛吃,他肯定没有一点心思的全部都吃光,但就在几个小时前,他还看到嫂子用黄瓜自我安慰。

现在主动让他先吃,而且徐涛在吃的时候,秦香紧盯着不放,生怕徐涛不吃一样。

意思很明显的就是想让徐涛吃,她用过的黄瓜啊!

想着秦香竟然有这样的用意,徐涛难以置信的同时,心里的火更大了。

要说之前,他还不能十分确定秦香是对自己有意思,但现在他却无比的清楚,秦香不只是对自己有意思,她那副温柔贤惠,为人师表的外貌下,可能还在yy自己。

竟然想让他吃,她进行自我安慰的黄瓜,这不是变相的,想让他的嘴和她裙底那里,做个间接接触吗?

一想到这,嫂子竟然这样对自己,哪怕爸妈都在桌子上吃饭,徐涛那里也支了来一个帐篷了。

盯着表面上还是温柔贤惠的秦香,他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既然他都看出来嫂子的心思了,那他也没有必要,在隐藏自己的心思了。

他得找个机会,捅破那层窗户纸,说不准,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了,同时也能满足他嫂子的需求!

毕竟他嫂子对他不薄,她这么需要自己,自己怎么说都能帮帮她!

第4章:实施计划

吃过晚饭以后,陈翠萍和刘敬德两人就回房间休息了。

秦香和徐涛则责打扫卫生。

在他的计划里是等明天,再想捅破那张纸的办法,尤其是明天是周六,嫂子会在家休息,而他爸妈一样得下地干活。

他也可以给上班的诊所请假,这样的话,就有一整天的时间和嫂子在家里单独相处了。

他相信用这一天的时间,绝对可以捅破那层纸。

但此刻,他瞅着穿着一袭白裙的秦香,只感觉她美的像仙女一样,因为刚才看过嫂子身子的缘故,他能清楚的想象到嫂子裙子下面是什么景色。

而且,他自从知道了嫂子对自己有意思以后,他发现这个表面上温文尔雅的嫂子,其实经常时不时的偷看他下面。

甚至在刚才打扫卫生的时候,嫂子说天太热了,老让他把上衣给脱了,等脱了上衣以后,嫂子目光就火热了起来。

想着这样的场景在以前有很多,那说明他嫂子从很早就打他的注意了,徐涛就感觉浑身火热了起来。

盯着这个时时刻刻都想占自己便宜的嫂子,他如果今天不把嫂子给拿下,那真是能难受死了。

不过哪怕秦香心思再yy自己,那以她的性格和身份也不会主动的表现出来。

徐涛想着捅破这层纸,得到嫂子的身子,那还得靠他主动。

后来他瞅了半天,最后把目光放在了院子里,嫂子经常做的那张椅子上了。

这让他想到了一个可以捅破那层纸,并且可以亲近他朝思暮想的嫂子的方法。

一切都收拾好以后,徐涛就特别殷勤的让秦香,坐在院子里那张破椅子上休息。

还给秦香在葡萄树上摘了一碗葡萄,紧接着两人就在院子里有说有笑的说了出来。

虽然这一幕,在往日里很常见,但却是徐涛接近嫂子的一个机会。

没有一会儿,葡萄就吃完了,秦香也和以前一样准备起身离开。

但她这才刚要起身,只听到“撕拉”一声,秦香那条白色的裙子竟然椅子上的钉子挂住了。

顿时间,秦香屁股后面的裙子就被撕裂了一个口子。

“啊……”

遭此变故,秦香连忙捂住,然后慌忙坐回到了椅子上。

“怎么了,嫂子?”

徐涛赶忙问道。

秦香在徐涛面前一直都温柔贤惠嫂子形象,现在自己裙子被撕了那么大口子,顿时就羞红了脸,尴尬的说:“小涛,我裙子给挂住了!”

“奥……这样呀,嫂子别紧张,我帮你弄下来吧。”徐涛扒拉着袖子,立马就走到嫂子的跟前,要帮她把钉住裙子的钉子 取下来。

放在以前徐涛根本不敢这样做,但他今天他为了和嫂子有亲密的接触,这一切其实就是他故意制造出来的。

在他们打扫卫生的时候,徐涛就把那把破椅子上的钉子给拔高了很多,目的嘛,那自然是钩住嫂子的裙子,他赶紧的跑过去把嫂子把钉子,然后以此来接近嫂子。

“涛子,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叔嫂有别,而且这又是在家里,看着徐涛过来动手,秦香赶忙的阻止了。

说着话,她就伸出手去拉那挂在钉子上的裙摆。

可谁知,她不扯还好,这一扯,那钉子挂住的更多了,任凭她如何努力都不能把裙子从钉子上拽下来…

甚至自己刚才被撕烂的口子越来越大,露出了那些不该露的东西。

这下,让秦香更尴尬了。

“嫂子,钉子在你后面,你手够不着,还是让我帮你吧!”

看着自己放的钉子竟然有那么的威力,徐涛心里别提有多兴奋,赶忙的假装关心的说道。

秦香压根不知道小叔子的心思,看着这钉子就钉在了她屁股后面,自己的手抓不到不说,如果再凭借蛮横拉,恐怕她得露的更多。

秦香思虑再三,最后终于说道:“好吧,涛子,你来帮我取下来吧……不过你不要乱看呀……”

她说这话的声音很小,就连脸色也变的更红了。

徐涛等的就是秦香这句话,怎么可能不乱看,他不仅要乱看,还要乱摸呢!

不过他嘴上可没有敢这么说,忙是保证说:“嫂子,你放心!我不会乱看的。”

接着,徐涛迅速蹲下了身子,只见钉子正好钉在了嫂子屁股后面,现在整个裙子已经撕裂一个不小的口子。

现在徐涛能完全看清楚嫂子那黑色的内。

当然最多的还是那条内包裹下浑圆的翘臀。

徐涛第一眼就想到了下午嫂子翘着屁股对他洗头的场景。

而且近距离接触,他发现嫂子的身子,比偷看的时候好太多太多,身上的那股香气扑面而来,让他心底那股火顿时就起来了。

然后他根本没有去把钉子,而是大手直接传过裙子裂开的口子,向着嫂子翘臀摸了过去。

虽然徐涛这个举动非常的大胆,但徐涛他之所以选择这种方式,是因为他知道他想捅破那层纸,如果只是给嫂子说,他喜欢她,想得到她。

嫂子肯定会顾及身份,根本不会同意,

但嫂子是一个急需男人,更整天对他yy的女人,如果他主动去摸嫂子,或许就可以唤起来嫂子内心深处的渴望,让她不再顾及身份,答应和他那个。

况且,从今天下午开始徐涛对于嫂子的身子,早就快要急死了,现在既然决定捅破这层纸了,他必须得摸一把。

看准了地方,手往前一伸,嫂子那翘臀就被徐涛给摸了个正着,那柔软充满弹性的手感,徐涛感觉用言语根本无法形容。

这是他第一次碰嫂子。

第5章:瞧病

不过心脏也跟着狂跳了起来,因为下面就要捅破那层纸了,他还真不知道往日里表现的温文尔雅的嫂子,会反应的有多么激烈。

“啊!”

秦香被摸到的那一刻,顿时就叫了起来,但在惊叫过后,秦香竟然有一些怕是被屋里爸妈发现一样,赶紧小心的说:“涛子,你慢点!别碰到不该碰的地方。”

秦香的表现在徐涛的意料之中,嫂子表面上就是那种怕别人说闲话的女人,但他的目的就是捅破这层纸,得让嫂子知道,他对她有意思了!

况且,刚碰了一下嫂子屁屁,那手感,他还想再摸。

于是,接着在应了一声嫂子以后,他不仅没有慢点,反而两只手都贪婪的抓住了嫂子的翘臀,并且狠狠抓了两把。

“涛子,你…”被自己小叔子就这样抓住,秦香娇躯明显震动了起来,一脸的难以想象:“涛子,刚才嫂子说了,要你慢点!”

“嫂子,你放心,我这次一定慢点!”

徐涛又是应了一声,这次比之前还要大胆,从裙子裂开的口子,直接把手给伸了进去,并且向着嫂子双腿最深处进发了。

与此同时,徐涛的心也跟着狂跳了起来,这下他可是直奔着嫂子最宝贵的地方去了。

当接触的一刹那,徐涛的手都抖了起来,不过随后,就被那种说不出来的手感以及刺激感所代替了。

“啊!”

嫂子的身子,包括那个地方,猛然一抖,忍不住地叫了起来。

徐涛想着现在嫂子,肯定知道他的心思了吧!

然而,接下来,嫂子除了身体在发抖,却没有像是之前一样让他注意一点。

这让徐涛激动了起来,摸到了她最宝贵的地方,她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那岂不是她知道了,自己的意思,然后默许让自己摸她了?

徐涛还是有些不确定,感受着手里所摸温度和湿热,他决定再往里深入,看看嫂子的反应,紧接着他就直接顺从嫂子黑色的小内,把手伸了进去。

顿时间,那手感,让徐涛感觉都要上天了。

“啊!”感觉自己那里被徐涛摸到,嫂子虽然身体比之前还要颤抖,但除了她本能叫了一声,就没有任何声响了,不仅如此,她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抗!

被摸到最神秘的地方了,还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徐涛更加的体会到了,她嫂子的心思了。

她绝对是知道了自己的心思,她绝对是想让自己摸!

这让徐涛无比的兴奋了起来,他觉得都让摸那里了,接下来的动作,应该可以更大一些了。

与此同时,徐涛也激动不得了,因为他爸妈才刚刚回屋歇着,他就开始在院子里摸嫂子了。

更何况,嫂子这是知道了她的心思,没准一会儿就能那个。

“涛子,你懂妇科么?”

不过就在徐涛想要动手的时候,一直没有所化的秦香突然张口了,声音透着一抹紧张。

“啊?懂啊,我在诊所里有些时候也给村里的女人看病!”

徐涛猛的听嫂子这么一说,顿时吓了一跳,赶忙下意识的回答。

他是村诊所的医生,小时候他跟着村里一个土郎中学了几年中医,后来村里盖了诊所,他就去上班了,所以, 对于女人问题,他多少了解一下。

不过这也让他郁闷万分,咋这时候说起妇科来了?

“涛子,是这样的,嫂子下面有点不舒服,要不,你现在去嫂子房间里给我检查下吧!”

这时,秦香又是低着头说道,徐涛能明显的感受到在说这些话时,嫂子声音更是激动的,话都快说不清楚了,呼吸更是急促带着紧张。

徐涛闻言,同样是浑身震动了起来。

如果说帮嫂子瞧病,那倒是没有什么,但是嫂子说去现在去她房间检查,他再傻,也明白嫂子是什么意思了。

刚才他主动去摸,也算是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了,他嫂子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现在说去检查身体,实际上是想喊着徐涛去房间里,去做一些他们想做的事情。

嫂子果然是受不了他的主动啊!

想着现在嫂子已经动了心思,徐涛就感觉浑身火大了起来。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