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邵先生爱到犯规by盛夏嬉鱼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11 17:03

《邵先生爱到犯规》小说的主角是“顾朝颜、邵祁川”,讲述了顾朝颜母亲做了邵祁川父母的小三,导致邵祁川的妈妈自杀在医院度日如年,更是恨极了顾朝颜,那么这两人是怎么样的相爱相杀呢,如大家喜欢就来看看吧。

邵先生爱到犯规

小说精彩内容试读

素娴的表情一下子就僵硬了,脸上还凝固着欣慰的笑……

顾朝颜攥着手,焦急的想要为妈妈分忧,心里更是疼得难受。

直到这一刻,她总算是弄清楚为什么邵祁川要回来了,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接受邵家给他安排的婚事,也不是为了让她难堪。

这个人,是在针对她妈妈!

可现在又能怎么办?

面对邵祁川再荒唐的要求,她都一一答应了,可邵祁川还是不肯放过她们母女俩。

因为在这件事上,的确是她们有错在先,只能一一尝还……

“祁川!”邵振南眼里涌出怒意,开口想要呵斥,素娴赶紧拦着,“老邵,你怎么又发脾气了?好了好了,什么事都没有,我们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不要说着这些事,赶紧吃饭吧,他们也累了。”

说着就让佣人把准备好的饭菜都端上。

众人逐一落座,乔尔雅刻意坐在了邵祁川身旁。

趁着其他人都在安静用餐时,她夹了一块牛腩给邵祁川,眼眸含情的凝视着他。

“祁川哥哥,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吃这种焖得入味的东西。我刚才也有在厨房里帮忙的,你试试看。”

邵祁川看也不看一眼,把这东西推到了顾朝颜那边,“人的口味是会变的,我现在喜欢吃什么,只有天天跟在我身边的秘书最清楚。妹妹,你说是不是?”

“……”

顾朝颜拿着筷子的手加重了力度,恨得不得把这东西扔到邵祁川脸上!

正要反驳这番话,忽地又灵光一闪,眼里的怒意迅速被笑意取代,对着乔尔雅说道。

“哥哥说的对。嫂子,哥哥的口味的确变了很多,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吃这些了,不如这样吧,一会儿我就把哥哥喜欢的东西都整理好,打印出来交给你。如果嫂子还想知道其他,也可以问我的。”

说着,她冲乔尔雅友善一笑,“嫂子为了哥哥费了这么多的心思,我也希望能早日看见你们的结婚。”

听着她一口一个“哥哥、嫂子”的喊,邵祁川眼中的玩味迅速消失,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他盯着她笑意嫣然的脸,忽然就有一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尤其是坐在另一边的乔尔雅还欢欢喜喜的应下,顾朝颜那声嫂子叫得更加真切了。

他抿紧菲薄的唇,强忍着胸腔内翻腾的怒意。

见她们聊得开心,素娴也高兴,忍不住说道,“尔雅和祁川的确很般配,而且你们的年纪也差不多,可以先相处一段时间。结婚的事,等你们相处得差不多了再选个日子,就定了吧。”

邵祁川丝毫不给面子的冷笑出声,“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指点了?”

顾朝颜刚因为扳回了一局而窃喜,谁料到邵祁川下一秒又这样了,脸上还没有展露的笑容随即僵住。

素娴的表情有些难堪,缓缓低下头不再说话,显得有些卑微。

邵振南大怒,“你怎么跟阿姨说话的!还有没有半点教养了?”

邵祁川呵笑了声,放下手中的餐具,拿来餐巾擦拭双手,这些简单的动作放在他身上,仍是优雅高贵。

他抬眸看了眼邵振南,脸上不见半丝喜怒,“你现在是拿什么身份跟我说这些话?别忘了,在你跟这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我跟你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也不是我爸爸。什么阿姨不阿姨的,小三就是小三,也只有你会把别人不要的女人当宝,难怪外界这几年一直说邵家越来越不济了。”

顾朝颜放在大腿上的手紧握成拳,指甲戳着掌心的软肉。她死死的咬着唇,极力想要压制情绪!

第1章有事没事都干同一个人

咚咚咚。

敲门声骤然响起,惊动了正在办公室里缠绵的男女,致使他们的动作有一瞬的僵硬。

“顾秘书,你在吗?”

顾朝颜咬唇不敢发声,极力想要压制那股入骨的酥麻感,却又在男人迅猛的动作中软下腰身,双手不由自主的攀着对方的肩膀。

她讨厌这种感觉,却又抵抗不了……

来回折腾了好几遍,这场荒唐的情事终于结束,她只觉浑身上下都不属于自己,双腿刚碰到地面,险些跪下去。

她强忍着酸痛,颤颤巍巍的从办公桌下来,弯腰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衣服,逐一穿上,余光正好瞥见那个男人悠闲的扣上皮带,半边身子挨在沙发的扶手上,懒洋洋的点了根事后烟。

顾朝颜垂下眼帘,迅速把仪容整理好。

等脸上不自然的余温散去后,她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淡漠的看着沙发上的男人。

“别忘了,下午两点半你还有一个茶会。”

“是吗?”邵祁川侧身撑着下巴,慵懒的弹去烟灰,唇间似勾着玩味的弧度。

片刻后,他站起身,随手把烟蒂掐灭,不轻不重的“哦”了声当作回应。

弥漫在室内的那股情欲味很快散去,只剩下此刻让人窒息的冷漠。

邵祁川伸了个懒腰,抬手拿走挂在她身后那个衣架上的西装外套,不经意瞥来的视线里捎着嘲弄的笑。

“古有齐宣王无事夏迎春,有事钟无艳,我不一样,我不管有事没事都干同一个人……谁让我秘书能“干”的很啊。”

他止住脚步,上翘的桃花眼微微弯着,不知褒义还是贬义的冲她点头,“顾秘书加油,以你的能力,我相信你还能干个十年八载,公司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

顾朝颜挪开视线,垂在身侧的手早已捏成拳头!

等邵祁川走了,她才难受的喘了口气,最后却只能自嘲一笑。

她会弄成今时今日这个模样,不就是邵祁川一手造成的吗?

深抿一口气,她止住心里的疼痛,把丢在办公桌上的黑框眼镜重新戴上,同时也将披散的长发一丝不苟的盘起来,使得原本明艳动人的五官瞬间变得老土古板。

收拾好桌面上那堆被踢乱的文件,她拿上属于自己的东西回到了隔壁的秘书办公室。

“顾秘书,午安。”

迎面走来的人纷纷跟她打招呼。

顾朝颜身为邵氏集团的首席秘书,集团内所有重要的文件都要经过她的审核,确定无误后再整理好,这才能送到邵祁川手里。

邵氏集团是在近几年迅速崛起的,在最短的时间内一跃成为国内十大企业之一,即使在国际上也有着不俗的影响力。

集团总裁兼创始人邵祁川就像凭空出现,以强悍的手段开创了这个鼎盛的商业帝国。

“这是邵总刚签好的文件,尽快分发到各个部门手里,再把这个月的月绩表整理好交给总裁,同时也给我一份。”

“知道了。”

顾朝颜游刃有余的把手头上的工作都处理好,和方才在办公室里妖娆承欢的模样判若两人。

第2章和他结婚

秘书办公司里一共有十五个秘书,负责各个部门的文件。

看着顾朝颜施然离开的背影,身后的人忍不住低声议论。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虽然顾秘书平时不会打扮,但她的身材可真好啊!你们看看她的背影,凹凸有致。真是可惜啊!上天给了她这么好的身材,她却整天穿得像个老处女一样。”

一旁妆容妖艳的女秘书听见这番话,撇着红唇轻哼了声,“我说你们还真是天真啊!就她那样子还老处女?我跟你们说,她实际年龄可能比我们还小,这么年轻就当上了首席秘书,还不是因为她在床上特别能干,特别会讨好总裁?!”

“哎呀!你别乱说,顾秘书好歹也算是我们上司呢!”

“哟,事实还不让我说了?”

她酸溜溜的翻了个白眼,“要是不相信,你们从今天开始就可以观察一下,看看她是不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找总裁,还莫名其妙的在总裁办公室里待很久。刚才不就是了吗?怎么敲门都没有人搭理!一男一女在办公室里待这么久,做的什么事动动脑子就知道了。”

“我看你也别说了,这话说得酸不拉唧的!你是嫉妒人家和总裁的关系吧?”

邵祁川在今年年初以势不可挡的实力进军国际财富榜,成为最受瞩目的黑马,更重要的是,他没有结婚,长得又帅,无数女人争破了头颅也要往他面前凑。

……

顾朝颜并不知道办公室里的话题,她专注的处理好手头上的工作,一直到晚上七点才把最后一个文件保存好。

年复一日的打卡下班。

早已过了下班高峰期,公司里的人几乎都走了。

她提着公文包站在路边,打算拦计程车,一辆银白色的保时捷轿车却突然停在面前。

驾驶座的车窗被降下,露出了男人五官立体的俊脸,嘴里似乎还在嚼着什么东西,姿态从容不羁,“上车。”

“不用了,我拦车就可以。”顾朝颜垂着眼帘,淡漠拒绝。

尽管公司里的人走了大半,可方才下来时似乎还有几个部门在加班,要是被看见她上了总裁的车,真是百口莫辩了。

邵祁川靠在车椅上,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微眯,语气微冷,“不要让我把话重复两遍。”

“……”

顾朝颜咬唇,悲哀的发现自己在他面前早就没有拒绝的资格了。

抿着心底的情绪,她上前拉开车门,坐到后座上。

半个小时后,车子驶进了海城最昂贵的别墅区,停在一栋三层高的欧式别墅前。

顾朝颜率先下车,就像以往工作时那般恭敬的候在车旁,等着邵祁川下车。

然而他只是解开安全带,从副驾拿来一个东西,随手扔在她身上。

“找个地方,好好珍藏着。”

顾朝阳下意识的接住,诧异的看着手里的红本子,上面还烙印着“结婚证”三个烫金大字。

她整个人愣住,就连呼吸也变得困难。好一会儿,喉咙发紧的应下,“好的,我知道了。”

这个本子像是在讽刺的提醒她,从今天开始,她和邵祁川正式结婚了。

除了秘书外,她又多了妻子这重身份。不对,她一开始就是邵祁川的……

这样畸形的关系,真是复杂到如鲠在喉。

第3章我对你这么专一

邵祁川单手撑着下巴,手肘抵在车门上,睥睨着她忽然变得有些惨白的脸,眼神阴沉了下来,唇间却勾着戏谑的笑,“怎么了?跟我结婚就让你这么高兴,整个人都愣着。”

高兴?

顾朝颜眼帘微颤,以这种方式跟他结婚,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怕不是只会成为午夜的梦魇。

也不给她回话的机会,邵祁川突就语锋一改,饶有兴致的说道,“要是你觉得这本证来得太过突然,我们明天可以去离婚,再选个好日子重新领证,无论重来多少遍,我的新娘始终都会是你。老婆,我对你这么专一,有没有很感动?”

顾朝颜咬着牙,这个人是故意羞辱她!

这副伪善的样子,以为她会信吗!

不得不承认,邵祁川各方面都很出色,比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都出色。

但就是因为他太聪明了,总能想到一些法子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

这么恶劣的男人,要是真的跟他结婚了,怕不是只能提心吊胆的。

“你不下车吗?”她不想再跟他聊这个话题,就怕他会说出更多伤人的话。

“不了。”

邵祁川看了眼腕表,露出轻佻的笑,“我跟谢老四他们约了在绯色,你不用等我了,自己回去睡吧。“

说完,他扣上安全带,开车走了。

顾朝阳顿时松了口气,压根不喜欢和邵祁川待在同一屋檐下,这会让她喘不过气。

只是绯色——那个地方是全海城最大的夜总会,什么人都有。

她揉了揉眉心,巴不得邵祁川夜夜流连红灯区,被那些莺莺燕燕缠得分身乏术,没时间再管她。

也好尽快结束两人之间这场荒唐的闹剧。

只是她压根没有想到,那辆保时捷根本没有驶远,透过驾驶座的后视镜还能清楚看见她脸上的侥幸。

邵祁川危险的眯下眼,菲薄的唇间溢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

顾朝颜回到房间里,随手把结婚证塞进包包里,梳洗完毕便上床休息。

临睡前,她习惯性的捧起戴在脖子上的项链,翻开藏在里面的照片,深深凝视着。

尔后,垂眸吻向照片,神色温柔眷恋,却也藏不住眼底的痛楚。

静默了好一会儿,她浅浅的低喃,“好梦。”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顾朝颜到了中午才收拾好从房间里出来,见邵祁川一整晚都没有回来,神色丝毫没有变化,安然自若的准备打扫房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意外接到了她妈妈的电话。

“颜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妈妈现在在海城哦。”

顾母轻快的笑着,“我今天过办些事,正好今天是周末,我记得你公司今天是不用上班的。你等着啊,妈妈正在去你家的路上,我们好久没见了,你有没有想我?”

顾朝颜心头沉下,险些就惊叫出声,“妈!你怎么过来之前都不跟我说一声?我,我一早就出去逛街了,没这么快回去,你先去附近逛逛,等我!我马上回来!”

说完立刻挂了电话,赶紧换了身悠闲的衣服,从车库里开走了公司配给她的那辆奥迪,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己租住在外面的小公寓。

这个地方其实是没有人住的,不过是为了掩饰她和邵祁川同居的事实,才特意租了这么一个地方。

她将近三个月没有回来了。

怕被妈妈看出破绽,她随即动手收拾房间,把桌面和地上的灰尘都打扫干净,还故意把沙发上的抱枕和被子弄乱,伪造出一些生活气息。

刚忙完,还没来得及喘过一口气,门铃就响了。

第4章不接他的电话

顾朝阳松了口,幸好及时处理好了。

屏住呼吸开了门。

一名穿着驼色大衣的美貌妇人站在门外,妆容精致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保养得极好的肌肤上几乎看不见一丝皱纹,一眼望去,似乎也不过是三十来岁。

她漂亮的杏眼下有一粒小小的美人痣,自是风情万种。

“妈,你来了。”

“颜儿……”素娴顷刻间红了眼睛,上前把她拥入怀中,指尖细细的抚着她的脸,心疼不已,“女儿啊,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妈,我没事。”

顾朝颜无奈一笑,“最近工作太忙了,我就去办了健身卡。你看着是瘦了,说不定是健身的成果。”

“是吗?可我怎么看你都像是累瘦的。”

素娴皱眉,“你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一旦专注起来经常忘记吃饭,这可不行!这样吧,今天我来做饭,就做你喜欢吃的,你一定要给我全都吃光!”

素娴出得厅堂,进得厨房,烧得一手好菜。

决定好了,她马上就要动手,一进厨房看见冰箱里空空如也,随即就说要去附近的超市里买,让她在屋里等着。

顾朝颜怕她不熟路,跟着一起,很快买了一堆食材回来。

看着在厨房里忙个不停的人,她眉梢染上笑意。

不过外人将她说得如何不堪,可总归也有一个一直疼爱自己的妈妈。

午饭时,公寓里只有她们母女俩,饭后素娴又拉着她的手交代了许多,总怕她会不好好照顾自己。

顾朝颜仔细听着,忽然间,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

是邵祁川……

“颜儿,你手机响了,怎么不接电话了?”

听见母亲关切的询问,顾朝颜扯唇笑了笑,暗中挂了电话,又把手机关掉,借口道,“妈,只是一个银行借贷的电话,这几天经常给我打电话,不用接的。”

若是让她妈妈知道她和邵祁川昨天领证了,后果不堪设想!

……

与此同时。

邵祁川听着话筒里传来“嘀——”的一声忙音,眼帘微眯下,唇间勾起了噙着寒意的弧度。

胆子真是不小啊!

他在这儿等她吃饭等了这么久,连电话都敢不接了。

真是够胆。

邵祁川打了另一个号码,吩咐下去赶紧把顾朝颜给找出来,同时启动车子,亲自出去找!

途径市区一处上了年岁的小区时,余光意外瞥见某栋公寓楼八楼的阳台上居然晾晒着几件衣服。

他放慢车速,车子最终停在了小区门口。

人在这儿啊。

……

顾朝颜并不知道邵祁川已经找了过来,她也没法向他解释她妈妈突然过来海城了,当务之急得先找个借口让她妈妈先回去,免得被邵祁川知道了。

要不然,那个人肯定会生气!

素娴好久没有见着女儿,才坐了一会吃了一顿饭,哪舍得这么快就走?

顾朝颜几乎时费尽了口舌,她才依依不舍的动身。

“那我先走了,过段时间有空了再过来看你。”

“好,你先等我一下,我送你下楼坐车,正好我也有事要去忙了。”

顾朝颜赶紧收拾东西,想着等妈妈走了后,她也马上回去别墅那边,免得被邵祁川发现。

素娴只好站在门口等着,“颜儿,你还要收拾什么?要我过去帮你吗?”

顾朝颜佯装着把一些小玩意塞进包包里,笑着摇头,“妈,不用了,我都收拾好——”

砰!

公寓大门猛地被推开!

第5章小三就是小三

顾朝颜瞬间脸色发青,像是见鬼般愣在原地,手中刚挽起包包也掉到了地上,里面的东西都洒了一地,她却浑然不知,死死的盯着突然在出现这里的男人。

浑身的血液凝固,脑袋一片嗡鸣,所有惊讶的呼声都哽死在喉中,咽也咽不下……

对了,邵祁川也有公寓的钥匙。

她怎么就忘了?

邵祁川对上她惨白的脸,菲薄的唇间勾起一抹笑,眼神却是森寒之极!

顾朝颜吓得浑身颤抖,然而,更加惊悚的事还在后头!

“这是什么?”

素娴的注意力被地上的东西吸引了,一本红色的小本子从顾朝颜的包包里掉出去,看着有些眼熟。

她狐疑的走过去,想要捡起来。

顾朝颜触电的望去,瞳孔顿时皱缩。

那是她和邵祁川的结婚证!

这时候,素娴也看见了小红本上的那三个金色大字,柳眉轻蹙,弯腰要捡起来。

顾朝颜彻底慌了,心里只剩一个念头!

绝不能让她妈妈发现她和邵祁川结了婚!

顾朝颜迅速反应过来,对着站在门口看戏的邵祁川着急的比划着眼色,藏在身侧的手指还不停的指向地上的包包,恨不得开口提醒他。

邵祁川挑起眉,闲暇的侧身靠在门框上,刚毅的下巴朝包包那边扬了扬,唇间笑意加重,似乎在幸灾乐祸的提醒她,事情即将败露了。

见顾朝颜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他才慢悠悠的做了一个口型。

“条件。”

当了这么久的首席秘书,顾朝颜几乎秒懂他的意思,气得直咬唇,这是趁火打劫!

可眼见着素娴的手已经摸上结婚证,她倒吸凉气,连忙点头。

什么条件都可以!

邵祁川这才满意的站直身子,在顾朝颜急促的注视下,不缓不急的夹了根烟把玩,慢悠悠道,“难怪今天老是感觉到有一股晦气,原来是撞见了不好的东西。”

身后突如其来的男声吓了素娴一跳,扭头就看见邵祁川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就在这一瞬间,她脸上的愕然转眼成了谨小慎微的笑,“祁川,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过来了还站在外面,先进来坐啊——”

邵祁川像是没有看见她的存在,径直走进了屋里,冷淡的目光随意一扫,随即变成了讽刺。

“顾朝颜,你什么回事?我不是说过公司的财物要好好爱护的吗,你这是打算拿公司给你配的车,去载那个小三?”

顾朝颜的神色僵硬下来,原本拿在手中的车钥匙也变得沉重无比。

她极力张了张**的唇,想要说些话,缓解此刻令人窒息的气氛,只是喉中怎么也挤不出声音……

因为这个人说的是事实。

她的妈妈的确是邵家的小三……

素娴的脸色一阵苍白,眼眶微红了些,可即便如此,她还是继续想为自己解释。

“祁川,我和爸爸是真心相爱的,我真的很希望你能理解我们。还有,你爸爸最近都很想你,他想你回去看看——”

“我让你说话了?”邵祁川不耐烦的皱着眉头,这些话听着就恶心!“随意插足别人的家庭就叫真爱?小三就是小三,永远不入流!”

听到这里,顾朝颜也忍不住了,“邵祁川,你不要——妈!”

猛地,站在一旁的素娴满脸青白,身子摇晃了两下,忽就掩着唇快步跑了出去。

顾朝颜心里焦急,跟着也想追出去,谁知刚迈出一步手腕就被冷不丁的擒住。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