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乔晚晚陆湛深-你是我的二分之一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1-11 17:03

乔晚晚、陆湛深是《你是我的二分之一》小说主角,主要讲述了她给出了干干净净的身子,她给出了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可他现在是打算吃了不认账吗?感兴趣的亲们一起看看吧!

你是我的二分之一-乔晚晚陆湛深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中午十二点多,乔晚晚回到乔家别墅,脸上洋溢着浅浅的微笑。

刚一踏进门,她还没来得及换上拖鞋,屋内便传来噼里啪啦的怒骂声:“死丫头还知道回家?昨晚上彻夜不归,你死到哪里去了,你给我老实交代!”

这便是乔晚晚的继母,方雨柔。

岁月几乎没有在这张妖艳的脸庞留下过多的痕迹,至少远远看着,是端庄的,也是优雅的,如同她的名字一样。

然而在乔晚晚眼中,面前这张脸孔只剩下了一副尖酸刻薄相,让她深深觉得厌恶!

方雨柔走近,扯着嗓子继续叫嚷:“我问你话呢?又给我摆出一张不死不活的脸,你给谁看呢你!”

换做之前,乔晚晚基本也就忍了。

若是不忍,方雨柔势必会对她动手,而她细胳膊小腿的,她的力气根本抵不过方雨柔,哪次不是自己吃大亏?

可是现在不同了,她已经有了陆湛深撑腰,她何必再畏畏缩缩的?

乔晚晚语气平静:“方阿姨,我是回来收拾东西的,从今天开始,我暂时不住在乔家。”

等以后,迟早把你们这对可恶的母女赶出乔家,让你们变成丧家之犬!

方雨柔冷哼一声:“想走?你得罪了人家陈老板,搅合了我安排的好事,你还想走?”

微微昂起下巴,乔晚晚嘴角抿出一抹淡淡的笑:“方阿姨,以后我会和陆湛深住在一起,我已经是陆湛深的人了。”

方雨柔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发出一连串嘲笑声:“陆湛深?你说的,不会是恒耀集团的总裁陆湛深吧?人家堂堂大总裁,能看上你这么个秃毛鸡?”

说完,方雨柔狠狠戳了一下乔晚晚的脑门,痴人说梦!

乔晚晚懒得搭理,直接绕过方雨柔,然而走到楼梯口,又被方晓希堵住了去路。

方晓希双手环抱,翘起唇角,眼里满满的轻蔑:“乔晚晚,你说你是陆湛深的人,那是什么意思呀?你是已经被男人玩过了吗?”

“当初是谁信誓旦旦的说,这辈子非楚彦哥哥不嫁,我妈让你去相亲你可是抵死不从,现在是怎么了?这么快就变心了?”

一瞬间,乔晚晚的眼眶忍得猩红,一提到周楚彦这三个字,她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在燃烧、在沸腾!

那是她第一次暗恋男孩子,也是第一次主动向男孩子表白,可是结果,很惨痛。

周楚彦爱慕的,是站在她面前的,是与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姐姐,方晓希!

第1章 主动送上门

入秋的江城,微风拂过缕缕丝丝的凉意,今晚的夜空如泼墨般,显得格外深邃寂寥。

五星级酒店大门口,两个年轻稚嫩的女孩相互拉扯着。

“晚晚,你真的要进去吗?还是再考虑考虑吧……那个男人,你不说他很可怕吗?”

“除了求他,我还能怎么办?”乔晚晚仿佛下了坚定的决心,可削瘦的肩膀还是忍不住瑟瑟发颤,蝉翼般的睫毛缓缓垂下,遮盖了一双清澈湛亮的眼眸。

乔晚晚走进酒店,来到位于二十二层的那间高级套房,葱白的小手微微拢紧,敲响了房门。

门被打开的那一刹那,乔晚晚倏地闭紧了眼眸,只剩下卷翘的羽睫一颤一颤着!

呼吸间,她嗅到一股淡淡的酒精味,也混杂了些许烟草的味道,她知道,这是属于男性的独特气息。

莫名的,她竟然觉得很好闻。

此刻,站定在她面前的男人。

是他吧?

陆湛深!

外界谣传,他性情冷淡又阴狠残厉,他是商界如同帝王一般的存在,他是江城赫赫有名、令人闻风丧胆的陆湛深!

凝视着眼前瑟瑟发抖的女孩,男人勾了勾唇,清冷低醇的嗓音命令道:“把眼睛睁开。”

听见声响,乔晚晚不敢有任何违背,抬起头,她缓缓睁开眼皮,一双水灵澄净的眼睛,充盈着无辜和迷茫。

只是怯怯瞥了男人一眼,乔晚晚便被这居高临下的气场震慑住,一股漫无边际的恐慌感弥散在她周遭。

她微微捏紧了拳头,指尖不轻不重地刮磨着掌心,她的心怦怦乱跳,完全平息不了!

空气,凝固了。

时间,静止了。

乔晚晚的目光,紧紧盯着男人……

那张冷峻的脸庞棱角分明,墨色的瞳孔好似饱蘸着深海的冷沉,凛凛的身躯散发着睥睨一切的气势。

这男人……完美的无法挑剔!

许久,乔晚晚轻启唇瓣,软糯糯的口气:“陆……陆叔叔……”

男人深沉的眼底看不见任何波澜,转过身,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双腿随意交叠,透着一股慵懒的姿态。

乔晚晚没有忘记今晚来到这儿的目的,也没有忘记身上那些深深淡淡的伤痕,跟不会忘记恶毒继母对她的所作所为。

陆湛深,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她迈着忐忑的步子,朝着男人走去,站定他面前后,她攥紧了衣摆,深深吸了一口气!

“陆叔叔,救你帮帮我……我……”

酝酿了无数次的哀求,准备了无数次的说辞,可是此时此刻,当着这男人的面,她居然害怕得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三个月前,她的父亲乔寒光因病身亡,继母处心积虑、步步逼迫,几乎将她推上了绝路。

这段日子,她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闭上眼睛,是暗黑,睁开眼睛,是绝望。

直到有一天,她偷偷听见继母的一通电话。

那时,她第一次听到陆湛深这个名字。

那时,她知道只有这个男人才得以拯救她,拯救乔氏集团。

那时,她便暗暗下定了决心!

终于,她想尽办法接近他……

“陆叔叔……”

男人唇角轻扬,赫然打断:“口口声声喊我叔叔,你让我怎么睡你?嗯?”

第2章 死死抓着裤腿

乔晚晚闪烁着迷茫的瞳眸,刹那间,小脸红得一塌糊涂!

男人后背靠在沙发,一手轻搭在膝盖,缓缓睨下冷沉的黑眸。女孩的惊慌、窘迫、茫然,一丝一毫的细微表情,全部落入他的眼底。

忽然,扑通一声!

乔晚晚跪在男人脚边,一双小手死死抓着男人的裤腿不放,她的姿势卑微至极!

昂着脸,泪水不争气地在她眼眶中打转,她抽泣着:“陆先生既然愿意见我,那是不是肯帮我?陆先生手里有乔氏集团的股份,陆先生是我爸爸生前的朋友,陆先生一定会帮我的,是不是……是不是?”

男人突然伸手,力道略重地掐捏着乔晚晚小巧尖细的下巴,她滴落的泪水不偏不倚划过他的手背,蔓延开一片炙热的温度。

他薄唇冷冷掀动:“想清楚了?做了,就由不得你后悔。”

乔晚晚内心深处窜起强烈的羞耻感,然而,只要一想到那些可怕的事情、那些恶毒的脸孔,她绝对不能退缩!

他拽住她的手腕,轻而易举将她提在自己腿上,他的手掌不轻不重地托着她的腰,在肌肤碰触的一霎那,他的眉心渐渐舒展开,扑入他鼻翼间的,是少女浅浅淡淡的馨香,是满满诱人的味道!

略微低头,他微凉的唇覆在她之上,毫不温柔地吮着她唇齿间的芳香……

许久,他才离开她的唇,充满磁性的嗓音响起在她耳边:“去把自己洗干净。”

乔晚晚咽了咽口水,踉踉跄跄地从男人腿上下来,用最快的速度躲进了浴室里。

望着女孩落荒而逃的背影,男人的嘴角渐渐凝固起一抹浅薄的笑容。

今晚,是她自己送上门来,是她自己闯入狼窝,他又怎会轻易放过她?

等了那么久,这小家伙,终究是他的!

……

浴室里,乔晚晚一件一件地褪去衣衫,站在花洒下,任由急促的水流冲刷着她的身体。

此刻的她,仿佛只是一件物品,供男人肆意享用的物品。不管接下去发生的事情有多么可怕或者疼痛,她都一定可以熬过去!

仔仔细细地洗完澡,乔晚晚裹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怯生生地走到男人面前。

这时候的她,站在他面前的她,如同一只脆弱渺小的蝼蚁,只要他动动手指头,就能将她轻易碾灭。

乔晚晚一点,一点,松开了双手。

身上的唯一遮挡,骤然滑落在地。

她捏紧拳头,身子抖得厉害,心跳动得毫无章法,呼吸也早已紊乱。

男人的目光就像锋利的匕首,简直可以刺穿她单薄的身体!

“陆先生要说话算数,要帮我拿回乔氏集团,要保证我继续念大学,要……”

乔晚晚被拦腰抱起,身子落在柔软的床塌,男人饶有趣味地凝视着她,一边动手松开自己的皮带。

没有过多的言语,男人的身躯缓缓压向了她……

疼!撕裂般的疼!

滚烫的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下,疼得她甚至说不出话来,可还是默默地任凭他予取予求着!

当平静的湖面泛起了波澜,当层层涟漪激起了惊涛骇浪,清澈见底的小湖自然不堪承受翻江倒海的席卷。

还没结束的时候,乔晚晚已经沉沉合上了疲倦的眼眸……

第3章 再敢叫我叔叔试试

倏地,男人停了下来!

该死的,好像不对劲,这女人怎么回事?

红润的小脸顿时蒙上了一层青灰色,连同嘴唇都微微发白,身子更是冰冰凉!

退出后,他迅速将她抱在怀里,手掌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庞,冷沉的嗓音流露出焦急的情绪:“乔晚晚!”

这女人,难不成被他给弄晕的?然而刚才,他连一次都没完!

……

半个小时后,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来到酒店套房,手里提着一只黑色医药箱。

简单的诊断后,年轻男子望着床单上那滩刺眼的殷红,脸上的笑容毫不掩饰:“陆大总裁,您不会是玩过头了吧?这小姑娘多大?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啊?”

“裴捷,少说废话!”陆湛深走到床边,赶紧将被子拉好,哪怕刚才替她穿上了衣服,可仍然不能被外人随随便便多看!

作为陆湛深的私人医生兼好友,裴捷头一次在陆湛深的床上看见异性,好奇和打趣,自然是免不了的。

陆湛深是谁?恒耀集团的现任总裁,在接管集团的第三年,就让集团净资产额达到了数百亿美元的人物,可谓神话一般的存在。

可哪怕作为陆湛深的私人医生,裴捷时常都在怀疑,这人,是不是那方面存在障碍?要不然这些年,怎么能清心寡欲成这样?

然而就在今晚,呵,真是叫他大开眼界了!

陆湛深的目光凝视着床上那张灰暗的小脸,凌厉的眼神立刻柔和了几分:“她怎么样了?”

裴捷敛起笑,脸色严肃了几分:“她全身出汗、心率不稳、面容苍白,这是低血糖的典型特征。我刚才已经给她打了葡萄糖针剂,过一会儿应该就能醒过来,另外我也给她抽了血,但是具体结果,要等我回去才能化验。”

听完裴捷的仔细解释,陆湛深才算松了一口气。

一边收拾医药箱,裴捷不忘提醒:“不必太担心,可能是没吃东西,又……又进行了过量的体力运动,所以才会支撑不住。另外,她出了一身的虚汗,最好给她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免得受凉生病。”

陆湛深恢复了脸上的冷沉,静静睨着裴捷,下起了无声的逐客令。

偌大的房间里,寂寂悄悄,只是亮着一盏昏黄的壁灯。

时间,不急不缓,陆湛深坐在床边,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

……

翌日清晨,淡淡的阳光透过米色窗帘映照在床塌上,套房内逐渐明亮起来。

乔晚晚揉了揉眼睛,睡意惺忪地撑开眼皮,顿时,她双瞳骤然收缩,好一阵胡乱闪烁!

“怎么?忘记了?”陆湛深缓缓俯下身,嘴角噙着几乎看不出的笑意,目光定格在她诧异又茫然的小脸蛋。

乔晚晚猛地坐起身,一幕幕清晰深刻的画面交错闪现在她脑海里!

渐渐拢下脑袋,乔晚晚羞得抬不起头,嘴里小声咕哝:“没,没忘记,陆叔叔……”

陆湛深瞬间沉下脸,扳起乔晚晚的下巴:“再敢叫我叔叔试试!”

第4章 下次一定不会睡着

乔晚晚缩了缩脖子,没敢再吱声,低下头,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衬衫,再明显不过,这是男人的衣服。

于是,她脑海中又浮现出昨晚缠绵悱恻的一幕幕,男女之事,她算是有了深入骨髓的体会。

她隐约能够记得,自己好像在半当中的时候,因为体力不支也因为太过疼痛,所以迷迷糊糊昏睡了过去。

昨晚,在他面前,她这样的表现一定很糟糕吧!

陆湛深的眼神流窜在她微微敞开的领口,一片惹眼的细腻尽数落入他眼底,只是下一瞬,他突然欺身压向她,手掌不轻不重摁着她的肩膀。

他的眸光沉甸甸,嗓音犹如覆盖了一层寒霜:“在家经常挨打?”

他不会忘记,昨晚给她洗澡的时候,她后背上一条条或新或旧的红色抓痕。显然,她平日里没少挨打。

乔晚晚愣神了几秒,旋即,像拨浪鼓似地点头:“嗯!我爸爸去世以后,我继母成了公司的临时董事长,她甚至打算把我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因为我拒绝去见面,我继母不止一次对我出气,她想把我赶出乔家,她要把我逼得走投无路!”

越说越激动,乔晚晚主动攥住了男人的衬衫,小脸闪烁着盈盈光泽:“陆叔……不,陆先生,求你帮帮我好不好?我知道你有乔氏集团的股权,我知道你是很厉害的大人物,你一定可以帮我的,对不对?”

那天,继母在电话里说,陆湛深是公司的第三大股东,一旦有了陆湛深的支撑,就能彻彻底底地拥有乔氏集团。

乔晚晚痛恨,当初那个女人逼死了她的亲生母亲,破坏了她的家庭。如今,父亲过世才三个月,那女人便暴露出狼子野心,四处拉帮结派,想着侵占公司。

她该怎么办?她能怎么办?她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她太实在过渺小,靠她单薄的力量,根本抗衡不了那个恶毒的女人!

陆湛深站了起来,双手抄在西装裤袋,眯起狭长的眸子,口吻玩味:“你想我怎么帮?”

乔晚晚坐在床上,挺直了背脊,舔了舔略微干燥的唇,轻细却又坚定的语气:“我想陆先生告诉我继母,说……说我是你的女人。还有乔氏集团,是爸爸留给我的,等我大学毕业了,我会进入公司,我会完成爸爸未完成的心愿。”

“陆先生,我继母要的只是钱,如果她得到了乔氏,她一定会转手卖给别人!陆先生,我听我爸爸的秘书说,下个月会召开董事局大会,陆先生千万不可以赞同我继母成为乔氏的新任董事长!”

陆湛深只觉得耳根子有些呱噪,薄唇抿成了一条线,没接话。

见男人没反应,乔晚晚急了!

她给出了干干净净的身子,她给出了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可他现在是打算吃了不认账吗?

掀开被子,乔晚晚赤着脚走到男人面前,仰起小脑袋:“陆先生为什么不说话?我……是因为我昨晚的表现不够好吗?是不是因为我半当中睡着了,所以你生气了?我……我真的不太会,下次,我下次一定不会睡着的!”

第5章 成年人的游戏,你玩不起

下次?

陆湛深幽暗的黑潭掀起微微涟漪,睨着女孩姣好的身段,他竟然觉得莫名躁动,一向引以为傲的克制力,从昨天晚上起,就已经彻底崩破。

面前的小家伙是如此的稚嫩,粉黛未施的脸庞透着清雅的气质,白皙凝脂的肌肤仿若一碰就碎的瓷娃娃。

这张小脸,既不妖娆,也不浓烈,可就是让人忍不住地想要多看几眼。

他略弯腰,薄唇贴在她的耳边,声音微冷:“成年人的游戏,你玩不起。”

乔晚晚红润的脸庞交织着挫败感和羞耻感,抬起眸子,她在男人湛黑的瞳仁中,清楚地看到了自己惶惶无措的倒影。

捏了捏拳头,她的眼底浮现出揉不碎的倔强:“陆先生凭什么说我玩不起?昨天晚上……你不是已经玩过了吗?再过三个月,我就满二十岁了,我是成年人,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只要陆先生肯帮我,我……只要陆先生有需要,我随时都可以……”

乔晚晚涨红了脸,那些露骨的话,她终究说不下去。

她知道,她正在用自己的身体做交易,她正经历着这辈子最不堪的事情,她正在求着一个陌生男人包养她!

然而,她无路可走!

她不仅失去了父亲,她更是被江城大学开除了学籍,所以她很清楚,如果她不这么做,如果她不依附于这个男人,如果她不抱紧这棵救命稻草……

那么,她将彻底沦陷在泥潭里,她将彻底失去未来,她将承受地狱般的黑暗。

相比之下,一具躯壳而已,又算得了什么?被睡一次,被睡一百次,根本不存在本质上的区别!

陆湛深骨节分明的手掌,轻轻托着乔晚晚的后脑勺,在她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绵密滚烫的吻落在她柔软的唇瓣上,他细细的,轻轻的,一点一点描绘着……

浅尝辄止而已,他没有过久停留,没有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阿嚏——”

乔晚晚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低头揉了揉鼻子,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此刻的衣衫不整……

她居然就这么站在了他的面前?薄薄的衬衫底下,可是空荡荡的啊!

陆湛深低头,瞧见她蜷缩着莹白光洁的脚丫子,立刻将她打横抱起,随后走向沙发,坐了下来。

尴尬的姿势,亲密的接触,让乔晚晚立刻就羞红了脸,只能紧紧拢着腿,尽量不让自己暴露更多。

“陆,陆先生……能放我下来吗?”乔晚晚双手抵在男人的胸膛。

陆湛深置若罔闻,手指拂过她嫩生生的小脸蛋:“回家把东西整理一下,过几天搬到我的别墅。”

乔晚晚眸色一亮:“那,那陆先生是答应了?陆先生会帮我的对吗?”

眼眶一热,乔晚晚莫名很想哭!

自从家里发生变故后,她就像被人丢弃在无人的荒岛,四面环绕着她的是茫茫大海,她寻不到任何可以抓牢的浮木。

但是现在,她有了庇护,她有了底气,她不再害怕,不再畏惧那对母女!

手机响起,陆湛深将腿上的小家伙放在沙发上,随后接通电话。

简单应了一声,他神色有些凝重,挂断电话后,他轻轻揉了下她的发顶:“公司有急事,我需要过去一趟,至于你……”

乔晚晚眨巴着澄澈的眼眸,笑容憨憨,语气急切:“我这就回家收拾东西,我知道陆先生的别墅在哪里,我等下自己打车过来!”

“……”陆湛深的话被堵在喉咙口,他刚才明明说了,是“过几天”。

这女人,是有多么得迫不及待?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