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念他情深意长时璨-念他情深意长免费阅读全文 by它山之石

发布时间:2019-01-11 17:11

念他情深意长时璨

念他情深意长全文阅读

  念他情深意长完整版在哪可以看?念他情深意长小说的作者是它山之石,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念他情深意长时璨傅渊渟是小说的男女主角。时璨曾经是众人追捧的千金名媛,却因为一场贪污案变成了贪官之女。她放弃了过去的身份重新开始,也放弃了曾经的恋人警官傅渊渟。可当她真的依偎在别的男人身边时,他又霸道的要她回来···
  宣城的七月,酷热难当。
  九里云松包间内,一袭浅蓝色裙装的女人第五次抬手看腕表,已是晚上八点半,距离约定的时间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包间内的空调早已将她浑身的热气吹散,她琥珀色的双眸上凝着一层寒霜。
  他迟到了。
  时璨点开手机,上面并无任何未接来电或者未读消息。
  与傅渊渟的短信往来,也只停留在她约他见面上。对方,甚至连消息都没回。

第1章 想让我为你准备接风宴?笑话

  宣城的七月,酷热难当。

  九里云松包间内,一袭浅蓝色裙装的女人第五次抬手看腕表,已是晚上八点半,距离约定的时间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包间内的空调早已将她浑身的热气吹散,她琥珀色的双眸上凝着一层寒霜。

  他迟到了。

  时璨点开手机,上面并无任何未接来电或者未读消息。

  与傅渊渟的短信往来,也只停留在她约他见面上。对方,甚至连消息都没回。

  在不确定他会不会来的情况下,时璨在这里等了一个半小时。

  可,五年都等了,一个半小时又算什么?

  “咔嚓——”

  包间门从外面被打开,时璨心一惊,下意识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目光凝视门口。

  是姗姗来迟的傅渊渟了,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时璨的心仿佛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还是他,玉树临风,英姿飒爽。时光似乎越发厚爱地精雕细琢了他的容貌,立挺的五官,棱角分明的面部线条,微抿的唇角以及倨傲的下颚弧度让他比以前看着严肃多了。

  他推门进来,西装外套堪堪搭在手臂上,身上简约的白衬衫没有一丝褶皱。

  严谨到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

  看到这样的傅渊渟,时璨慌了。

  喉间的那一声“渊渟”卡着,怎么都喊不出声。

  倒是傅渊渟,气定神闲地拉开时璨对面的椅子,从容地坐下,掏出了烟盒,动作熟练地抽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

  他微一侧头,打火机“蹭”地一声窜出淡蓝色的火苗,他动作利落地点燃了烟。

  侧颜完美,姿态满分。

  随即,男人将烟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一股子青烟从嘴边溢出。

  青烟模糊了男人原本凌厉的轮廓,也一并模糊了他波澜不惊的目光,他顿了半秒,言简意赅地开口:“什么事?”

  低醇的嗓音犹如大提琴音,重重地落入时璨的心间。

  冷漠的开场白与她心中所设想的重逢相去甚远,她努力地让自己心情沉下来,故作镇定地坐在傅渊渟的对面。

  “我回来了。”

  她凝视傅渊渟那双深邃的眸子,却只看到了冷淡。

  “怎么,还需要我列队欢迎时小姐回归?”傅渊渟眉角微挑,甚是嘲弄的表情,“五年前,是你一声不响离开,现在想让我为你准备接风宴,笑话。”

  听着傅渊渟森冷的话,时璨彻底慌了,她以为他与叶知秋结婚,弄了一个盛世婚礼,只为了气她。

  所以她挑了一个合适的时机回来,想和傅渊渟说清楚道明白。

  可她发现,傅渊渟似乎并不想听她的解释。

  “渊渟,我知道你气我五年前不告而别。但我是有苦衷的,我爸被诬陷贪污受贿,五千万的现金在我家地下室找到,我爸被带走的当天就认罪并且在检察院自杀,揽下所有罪名。当时还有人想暗杀我和我妈妈,所以我哥才带着我们离开。”

  时璨一鼓作气地解释道,她希望傅渊渟能够像过去一样包容她所有的任性与胡闹。

  傅渊渟看着指间燃着的烟,轻描淡写道:“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些事儿吗?”

  残忍的真相击破了时璨心中最后一点幻想。

  五年前时璨父亲的贪污案震惊全国,在权力中心的傅渊渟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经历的那些事?

  他知道。

  可他五年来非但没有去找过她,甚至还和她高中时最好的朋友结了婚!

第2章 时小姐不是自降身价的人

  时璨面色惨白。

  左胸下有微微的疼,心脏像是裂开了一道细细的缝,然后,缝隙骤然变大,疼痛伴随着傅渊渟的话渗入骨髓而变得蚀骨。

  窗外夜色正浓,窗内灯光如昼,灯光将二人的身影都照在玻璃上。

  一个冷漠倨傲,一个单薄苍凉。

  她不信,不信那些残酷的话是从傅渊渟嘴里说出来的。

  五岁那年冬天,她在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的游泳池上玩耍,不慎掉进池子里,是傅渊渟立刻脱了外套跳下去救她。

  结果是他发烧到三十九度,差点烧成肺炎,而她安然无恙。

  十五岁那年夏天,她被几个纨绔子弟堵在巷子里轻薄,他二话不说将那几个二世祖给揍了一顿。

  结果是那几个二世祖的父母上傅家讨说法,他被傅爷爷罚跪在祠堂一天**,在流言蜚语猛于虎的时候,选择一力承担所有。

  十八岁成人礼,她兴冲冲地告诉他,她成年了,最想要的成人礼就是他。

  他笑着喊她“小屁孩儿”,说再等两年,她太小了,舍不得下手。

  那样的傅渊渟,是时璨从记事起,就倾慕着的。

  眼前这个傅渊渟,却是个眼见她家有难而置若罔闻,选择和别的女人结婚的男人。

  “你走了,就不该回来。”傅渊渟冷声道,“世界不是围着你转的,你一句‘我回来了’,所有人都得对你俯首称臣?”

  傅渊渟的话像一把把刀一样地扎进时璨的心中,他用世间最好听的声音,说着最残酷的话。

  而时璨,问了大概很多女人都会问的问题:“你爱叶知秋吗?你……爱过我吗?”

  傅渊渟抽烟的动作顿了一下,也仅仅是一下,那张俊美的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到了极致。

  而后,他淡然一笑。

  明明是七月的天,时璨却感觉到了寒气,透过皮肤一个劲儿地往她骨子里面钻。

  他说:“小孩子才谈情说爱,大人只谈合适。你二十三岁了,双商还停留在十三岁?”

  时璨只感到自己肺里忽然像是被引爆了什么一样,空气在那一瞬间迅速被消耗殆尽。

  傅渊渟抬手看了眼腕表的时间,动作流利地从椅子上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时璨,离开前给了她重重一击。

  “你要真对我念念不忘,我准你无名无分地跟着我。”

  这话听着,像是傅渊渟对时璨这么多年痴情的恩赐一般。

  时璨的手在桌下紧紧地攥成拳头,指甲嵌入皮肉也丝毫不觉得痛。

  而后,她的拳头松开,紧绷的唇线也释然了。

  她说:“我是不是还得说声谢谢你?”

  “想来时小姐也不是自降身价的人,那么以后就不要做让你蒙羞的事情。”

  说完,傅渊渟利落转身,迈着阔步,离开包间。

  在关门声传来时,窗外传来一声惊雷,暴雨忽至。

  时璨的心,犹如千军万马过境而寸草不生。

  她得是多自取其辱,才会在明知傅渊渟与叶知秋结婚的情况下,还要约他见面。

  换来……噬心蚀骨的屈辱?

第3章 年纪轻轻,这么记仇

  时璨湿淋淋地回到宿舍,洗了个澡之后换上干净的衣服。

  先前傅渊渟在包间毫不留情地羞辱她的画面,历历在目。

  如果情况是这样,那么她五年的等待,和哥哥力争回国的机会,有什么意思?

  她十八年的喜欢,又有什么意思?

  她是不是该回英国去?留在这边只会颜面扫地,被傅渊渟一次又一次地羞辱?

  她退缩了。

  “咚咚咚——”

  一阵粗鲁的敲门声从门口传来,时璨从糟糕的情绪中回过神,赶忙过去开了门。

  这要不是宣城警察总部安排的宿舍,时璨得以为外面是什么坏人。

  开门,外面站着江平野,刑警总队队长。

  “收拾东西跟我出去,叶知恒老婆死了。”江平野用吩咐下属的口气跟时璨说道。

  时璨是宣城警局从英国聘请回来协助调查一起连环杀人案的法医,叶知恒是其中一个受害者,现在他老婆死了,可能有什么联系。

  “行,等我两分钟我换衣服。”时璨说完,关上了宿舍的门,以最快的速度换上衣服。

  不到两分钟,时璨就拉开了宿舍的门,江平野显然没想到时璨换衣服这么快。

  “你是男人吧?换衣服这么快?”江平野上下扫了眼时璨,对A的身材,的确看起来像个男人。

  时璨蹙眉,“你是女人吧?这么磨磨唧唧!”

  她心情不好,自然要怼回去。

  “……”

  江平野用食指蹭了蹭鼻子,被怼了。

  尴尬。

  江平野跟上时璨的步子,道:“自从两个月前叶知恒被害之后,凶手一直没再行过凶。这次叶知恒老婆的死,不是凶手以前的行凶风格。据现场的同事说,可能是自杀。”

  “是自杀还是他杀,得尸检之后才能确定。江警官你要是再这么墨迹,凶手可能已经跑了。”

  “年纪轻轻,这么记仇!”江平野道,“你该不是每天对着尸体……”

  “是啊,我每天对着尸体,你想变成尸体躺在解剖台上?”

  自知没趣,江平野没再拿话噎时璨。

  只是在上车之后,跟同事说了句,不知道上头为什么将一个这么嫩的丫头请回来调查他们三年都没破的案子。

  钱多没处花?

  ……

  半个小时后,他们的车子开到景兰苑。

  一行人低调进入叶知恒的别墅。

  在知道连环杀人案其中一个受害者是叶知秋的哥哥叶知恒后,时璨就知道回来协助办案,肯定会遇上叶知秋。

  没想到这么快。

  时璨走进客厅的时候,看到女警正在给叶知秋录口供。

  五年不见,叶知秋还是一如既往的优雅知性,此时的她沉浸在失去大嫂的悲伤之中,眼眶泛红。但却忍着,配合警方做口供。

  温柔懂事?顾全大局?

  呵,时璨看到的,只是一个趁她不在,和她从记事起就喜欢的男人结婚的女人。

  而叶知秋在看到时璨的那瞬间,眼中闪过讶异,“时璨,你怎么在这儿?”

  “哦,她是我们外聘回来的法医……”江平野解释。

  叶知秋情绪激动地指着时璨,“她爸就是五年前贪污受贿的时展风,她怎么可以进入司法机关?”

  她的话一出,别墅里面的人,用审读的目光看着时璨。

第4章 她在,知秋会不高兴

  五年前,时展风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受贿多达五千万,家里地下室的墙壁里全是现金。

  这一消息被曝光之后,电视台争相报道,时展风从两袖清风的市长沦为贪污腐败的头头。

  从被捕到认罪再到自杀,发生在短短一天之内。

  对旁观者来说,大概是目睹了一个贪官的落马。但对时璨来说,是家庭的覆没。

  而只要父亲的罪名一天没有洗脱,她贪官之女的名号就要背一天。

  时璨一边戴上医用手套,一边轻描淡写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是你们体制内的,我是宣城警察总部外聘回来的科技人员。”

  叶知秋显然不满时璨这套说法,她也不和时璨过多废话,直接对这边职务最高的江平野说道:“江警官,我要求换法医,我不相信这么大的宣城,还找不到第二个法医而非要让一个贪污犯的女儿来。”

  时璨眼波微转,她清冷的眸子凝着叶知秋,对方对她的厌恶她一清二楚。

  只因为她是“贪污犯”的女儿吗?

  不,因为她和傅渊渟的关系,对叶知秋来说可能是心头刺儿。

  “叶大小姐,咱宣城还真没有其他闲着的法医。”江平野开口,打断了时璨与叶知秋之间微妙的气氛,“您看这时间也不早了,您让我们的人先进去看看现场?”

  江平野一边对叶知秋说,一边摆手让时璨他们进现场。

  为什么江平野这么恭维叶知秋?一来叶知秋的父亲是宣城乃至全国最大物流公司的老板,而叶知秋的二哥叶知霖是现任宣城市长,她老公还是根正苗红的傅渊渟。

  叶知秋她自己,则是宣城大学化学系博士。

  能力出众,背景可怕的女人,江平野可不敢招惹。

  这世上,唯小人与女人难养。

  ……

  盛庭苑。

  傅渊渟的越野车稳稳当当地停在停车位上,他解开安全带下车。

  暴雨已停,路上湿漉漉的。

  别墅区内绿化多,暴雨过后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泥土与青草的气息。

  苏如是的电话打来。

  “怎么样,阿璨被你凌辱得一刻也不想留在宣城吧?”

  傅渊渟蹙眉,不确定。

  “她很难弄。”

  “是难弄还是心疼?”苏如是讥讽一声。

  傅渊渟进别墅的腿,停了下来。夜色下,男人的目光比月色还凉,冷厉的面部轮廓在昏暗的路灯照拂下,增添了几分萧瑟的气息。

  “她在,知秋会不高兴。”

  “所以你就要把阿璨赶走?傅渊渟,你老婆也不喜欢我,你怎么就不把我弄走呢?”苏如是似乎就是要给傅渊渟添堵。

  傅渊渟揉揉太阳穴,“你下次孕检什么时候?把时间发我手机上。我到家先挂了。”

  苏如是在电话那头嘀咕一声,说他到家就挂电话是不是怕叶知秋不高兴?

  傅渊渟没回,将手机揣进口袋里,走进别墅。

  今天家里很安静,客厅里也没有叶知秋等待的身影。

  佣人走过来接下傅渊渟的西装外套,“太太呢?”

  “太太的大嫂好像自杀了,太太过去看看。”

  听到这个消息,傅渊渟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拿起刚刚放下的车钥匙,转身出门。

第5章 他把老婆搂在怀中,低语安抚

  初步检查后,时璨和同事一起出了案发现场。

  卧室内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头柜上放着已经空了的安眠药瓶和喝了一半的水杯。死者丈夫两个月前被杀,她心情抑郁,一直有吃抗抑郁的药物……种种迹象表明,死者是自杀。

  时璨将口罩和手套摘了下来,对江平野说道:“测过肝温,死亡时间在今天凌晨一点到三点之间,身上没有任何外伤,可以排除她杀。至于她为什么自杀,这就是你们警方要做的。回去后我会写一份详细的报告给你。”

  江平野若有所思,时璨以为他在想这件案子。

  没想到他开口,却是说道:“上头把你请回来,不可能没做过档案调查,怎么……”

  “怎么就请了一个‘贪污犯’的女儿?”时璨将江平野没有说完的话补充下去,“这个,恐怕还得问你们的上司究竟在想什么。”

  时璨斜睨了江平野一眼,兀自往楼下走去。

  五年前,父亲的案子被曝光时,哥哥已经带着她和母亲去了国外。虽然没有亲身经历在舆论的重压,但那些**的字眼,她都知道。

  五年后再度听到这些词,犹如撕开她已经结痂的伤疤,瞬间鲜血淋漓。

  下楼后,时璨经受今天晚上的又一次打击。

  傅渊渟身姿绰约地立于客厅,堪堪搂着娇弱的叶知秋,他轻抚她的后背,似在安慰。

  两个多小时前,这个男人在九里云松对她冷嘲热讽,现在将他所有的温柔给了叶知秋。

  时璨想起以前,她受委屈或者伤心难过时,粗糙的傅渊渟只会带着她去跑步,还说什么发泄出来心情就好了。

  呵,现在倒是会安慰人了?把老婆搂在怀中,低语安抚。

  所以,不是男人不会安慰女人,是他不会安慰他不在乎的女人。

  时璨别开眼,下楼的脚步声也重了几分。

  每往下走一步,她都感觉走在玻璃上,扎得人难受。

  客厅内的两人听到脚步声,似乎才有了羞耻心,松了开来。

  傅渊渟松开叶知秋,转身,瞧见从楼梯上下来的时璨。

  在看到时璨时,傅渊渟眼中有一抹惊讶一闪而过,随即,深邃漆黑的眸子染上一层愠怒。

  “你怎么在这儿?”傅渊渟开口,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不怒自威的震慑力。

  男人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质问,质疑她出现在这儿的动机。

  他小心谨慎呵护叶知秋的模样,无异于往时璨心中扎刀子。

  “渊渟,江警官说她是警局外聘回来的法医。”叶知秋挽着傅渊渟的手,解释道。

  傅渊渟收回他落在时璨身上森冷的目光,再看向叶知秋的时候,那抹冷淡被柔和所取代,“简直是胡闹。”

  男人的话对时璨来说,带着浓浓的羞辱,好似她出现在这儿根本就不是因为工作,而是为了过来膈应叶知秋!

  她看了傅渊渟和叶知秋一眼,什么都没说,下楼之后径直往大门外走去。

  窒息的感觉。

  她要快点离开这里,才不至于被他们两给恶心死。

  可偏偏,他不放过她。

  时璨再度落荒而逃时,傅渊渟叫住了她。

  “时璨。”

  男人冷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