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穆暖心顾淮景小说-你比月光更薄凉免费阅读 by淡浅淡狸

发布时间:2019-01-11 17:11

穆暖心顾淮景小说

你比月光更薄凉全文阅读

  《你比月光更薄凉》小说的主人公是穆暖心和顾淮景,这是一本极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家淡浅淡狸作品,小说讲述的是穆暖心在一夜之间失去亲人失去爱人的故事,因为一纸亲子鉴定书,穆暖心被证实不是穆家的女儿,原主归位之后穆暖心便被逐出了家门,就连她的丈夫顾淮景也因这个原因要跟她离婚。
  海城,顾家穆暖心站在客厅中央,看着摊在自己面前的这份DNA报告,清丽的五官蒙上一层恐惧。
  “不……不是这样的。”“事实证明,你霸占了属于我的位置,二十五年。”谈歆柔看着穆暖心,笑靥如花道。
  “妈,我是你的女儿。”穆暖心眼睛通红,手心用力的掐着,仿佛要掐出血一般。
  柴静看着穆暖心,雍容华贵的脸上带着一抹复杂,却很快消失不见,她用异常冷漠的面容,对待穆暖心:“我们亲自做过检查,当年我生孩子的时候,医生将你还有歆柔两个人放错了位置,才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你应该是谈家的女儿,歆柔才是我们穆家的孩子。”
  “今天我们穆家主要是过来说这件事情,至于淮景和她的婚姻,也解除掉吧。”柴静的目光从穆暖心的身上移开之后,看向了穆暖心婆婆刘云身上。
  穆暖心和海城最大的豪门顾家的大少爷,顾淮景,在三年前就结婚了,两人是商业联姻,不存在爱情,可是,穆暖心心里,却深爱着顾淮景,哪怕顾淮景只是将这桩婚姻当成商业筹码,她也想要站在顾淮景身后,安心的当顾淮景背后的女人,可是,现实却给了穆暖心一巴掌。

第一章 真假千金

  海城,顾家穆暖心站在客厅中央,看着摊在自己面前的这份DNA报告,清丽的五官蒙上一层恐惧。

  “不……不是这样的。”“事实证明,你霸占了属于我的位置,二十五年。”谈歆柔看着穆暖心,笑靥如花道。

  “妈,我是你的女儿。”穆暖心眼睛通红,手心用力的掐着,仿佛要掐出血一般。

  柴静看着穆暖心,雍容华贵的脸上带着一抹复杂,却很快消失不见,她用异常冷漠的面容,对待穆暖心:“我们亲自做过检查,当年我生孩子的时候,医生将你还有歆柔两个人放错了位置,才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你应该是谈家的女儿,歆柔才是我们穆家的孩子。”

  “今天我们穆家主要是过来说这件事情,至于淮景和她的婚姻,也解除掉吧。”柴静的目光从穆暖心的身上移开之后,看向了穆暖心婆婆刘云身上。

  穆暖心和海城最大的豪门顾家的大少爷,顾淮景,在三年前就结婚了,两人是商业联姻,不存在爱情,可是,穆暖心心里,却深爱着顾淮景,哪怕顾淮景只是将这桩婚姻当成商业筹码,她也想要站在顾淮景身后,安心的当顾淮景背后的女人,可是,现实却给了穆暖心一巴掌。

  她连站在顾淮景背后,都没有资格吗?

  “既然不是穆家的千金小姐,就不能在我们顾家待着,我们顾家丢不起这个人,歆柔认祖归宗之际,整个海城的人都会知道,现在的记者,鼻子灵的很。”刘云抚了抚头发,看着柴静道。

  她原本对穆暖心就不满意,现在可以将穆暖心赶出去,她自然开心。

  “三天后是歆柔认祖归宗的日子,届时请你们顾家一定要参加。”柴静优雅的起身,朝着刘云说完,便带着谈歆柔离开。

  “妈,不要……”穆暖心早已经被眼前一幕幕突如其来的打击刺激的千疮百孔,看到柴静要离开,她跪在地上,抓住柴静的大腿哭泣道。

  “你不是我女儿。”柴静冷漠的推开穆暖心的手,没有以往的慈爱和温柔,有的只是疏离和冷漠,穆暖心眼睛泛红的看着柴静的背影,失声大哭。

  “管家,将她的东西丢给她,赶出去。”刘云见柴静对穆暖心一点感情都没有,撇唇朝着管家吩咐道。

  既然不是穆家的千金小姐,就没必要在顾家待下去了。“不要,婆婆,我求你了……我不要离婚。”

  不是穆家的女儿,她可以接受,毕竟血缘关系没有办法改变,可是,她是顾淮景的妻子,为什么要把她赶出去。

  “你不是穆家的女儿。”楼上传来一声冰冷刻骨的声音,穆暖心慢慢抬头,看着自己许久不见的丈夫,从楼上下来。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五官俊美如年少时候,可是,他的眼神,在看到穆暖心的时候,依旧和以前一样,刺骨的很。

  她很久之前就知道,顾淮景娶她,只是因为家族联姻,顾家和谈家都是名门,两家旗鼓相当,联姻对两家都好,顾淮景虽然和她一起长大,却对她没有感情,因为他有喜欢的人,但是为了家族,他还是娶了她,委屈自己喜欢的人。

  她以为,只要好好的待在他的背后,顾淮景总会看到她的好,可是,还是……错了吗?

  “就因为……我不是穆家的孩子?你也不要我吗?”穆暖心揪住胸口的衣服,看着顾淮景冷酷无情的脸,哽咽道。

  “你除了是穆家千金这个身份,你会什么?”顾淮景倨傲的站在穆暖心的面前,嘲讽般掀起薄唇问道。

  穆家就只有她一个女儿,所以柴静他们对她宠的不行,她从小就是温室里的花朵,无忧无虑,什么都不会,虽然长得漂亮,却一无是处。

  顾淮景的话,刺激了穆暖心脆弱的身心。

  “没有了穆家这么身份,你什么都不是,明天我会接你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顾淮景冷眼看着穆暖心惨白的脸色,抬脚从穆暖心身边走过。

  “这三年,你爱过我吗?”穆暖心的脸色,惨白一片,她趴在地上,手指因为悲伤的关系,有些扭曲,甚至变形。

  “我们只是家族联姻,不存在爱情,你早就应该知道,不是吗?”顾淮景冷漠的丢下这句话,率先离开这里。

  家族……联姻,没有了庞大的家族,她什么都不是。

  “这些是太太让我给你的东西,请你回到自己家里去吧。”管家将一个小包裹交给穆暖心,目光带着怜悯道。

  任何人遇到这种事情,打击都很大吧?

  从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一下子变成了灰姑娘。

  娇生惯养的穆暖心,如何能够承受这个打击。

  穆暖心摊开手掌,看着掌心中血肉模糊的鲜血,她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拿着自己的东西,步履蹒跚的离开顾家。

  她没有脸面在顾家。

  她不是穆家的女儿,没有这层身份,又有什么资格,待在顾家?

  “我是你妈妈,我们过来接你回家。”

  穆暖心走出顾家,就看到坐在顾家大门口,穿着一件廉价衬衣,头发凌乱,脸色蜡黄的陈秀兰。

  她也是今天才知道,当年医院抱错孩子,所以过来接穆暖心回家的。

  穆暖心看着陌生的面孔,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这个女人……就是她的亲生妈妈?可是……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陈秀兰没有理会穆暖心的情绪,拽住穆暖心往马路口那边跑。

  她将三轮车停在了路口的位置,那种拉货的三轮车,一个人踩,后面可以放货,或者坐人。

  “上车吧,我带你回去。”穆暖心看到从未见过的交通工具之际,身体再次抖了抖,根本就不敢上去。

  见穆暖心迟迟不肯上来,陈秀兰脾气有些不好道:“你现在已经不是千金小姐了,你要习惯我们的生活,我们只是穷人,以后你和穆家也没有关系,明白没有?”

  虽然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毕竟不是从小养在身边的,陈秀兰也对穆暖心没有什么感觉,说到底有血缘关系,才必须带穆暖心回家。

  “我……不要坐这个。”

  穆暖心梗着脖子,拒绝坐这种奇怪的交通工具。

  以往她出门,都是坐私人轿车的,什么时候,坐过这种车子。

  “这是家的地址,你自己走路吧。”

  陈秀兰看了穆暖心身上价值不菲的裙子一眼,将住址交给穆暖心,便离开了。

  穆暖心抱着怀中的小包包,站在马路上,茫然又无措的看着大马路。

  活了二十五年,她从未想过,自己的父母,不是自己的……她以后,要怎么办?淮景……我好怕。

第二章 亲生母亲

  “你妈妈不是接你回家吗?为什么你还站在这里?”在穆暖心蜷缩在街口位置的马路边上之际,路过的顾淮景,看到穆暖心可怜兮兮的样子,男人黝黑的眸子微微暗沉些许,他让司机将车子停在穆暖心不远处的位置,降下车窗,看着穆暖心冷淡道。

  穆家已经将谈歆柔带回了穆家,而穆暖心也应该回到自己的父母身边。

  “淮景,我怕,我好怕。”穆暖心看到顾淮景之后,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整个人都朝着顾淮景扑过去。

  她紧紧抓住顾淮景的衣服,放声大哭道。

  她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她妈妈还是对她很温柔,她还是顾淮景的妻子,哪怕每天等他等到晚上十二点,她都愿意。

  “穆暖心,你不是小孩子了,人要学着接受现实,没有人可以帮你,能够帮你的,只有你自己。”顾淮景的身体微微僵了僵,随后他伸出手,将抓住自己不放的穆暖心,冷冰冰的推开。

  “淮景,我们不要离婚好不好?求你了!”穆暖心眼睛泛红的看着顾淮景,对着顾淮景恳求道。

  顾淮景面色冷漠的盯着穆暖心,眼眸称身又带着浓浓的可怕。

  “如果你还是穆家的千金小姐,我可以忍受和你维持这种可笑的豪门婚姻,可惜的是,你已经不是了。”

  “一点都没有……爱过我吗?”穆暖心看着男人无情又凉薄的样子,心仿佛在这一刻被裂开一样,很疼……疼进了骨头里。

  “豪门家庭,不存在爱的,傻瓜。”顾淮景伸出手,将穆暖心凌乱的头发拨到一边,随后冷漠道。

  “可是,我爱你啊……”穆暖心捂着自己的心口,痛苦不堪道。

  她没有家了,连丈夫也要失去了吗?

  “你知道我很讨厌你吗?你除了长得好看,脑袋就像是草包,只能当花瓶。”顾淮景看着捂着胸口的穆暖心,冷冰冰道。

  “什么都不会,连人情世故都不懂,还天真烂漫的活在童话世界里,穆暖心,这是一个现实的社会,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以前你有穆家护着你,所以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但是现在你必须要自己去面对自己往后的命运,眼泪是懦弱的象征,你除了会哭,还会什么?”

  顾淮景好看的薄唇,像是会喷出剧毒一般,无情的撒穆暖心。

  “将她送到谈家去,明天上午八点半送她过来民政局。”

  顾淮景的眉眼间划过淡淡的冷漠和厌恶,推开僵着身体,泫然若泣的穆暖心,径自离开。

  穆暖心死死的抓住胸口的衣服,泪水浸湿整个脸蛋。

  原来……他在顾淮景心里,什么都不是?一无是处,除了好看之外?还剩下什么?

  顾淮景厌恶她,却又因为家族的关系,只能维持这段婚姻,现在……终于摆脱了吗?

  “少夫人……请上车。”许墨看了痛苦不堪的穆暖心一眼,刚毅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怜悯。

  他可以理解穆暖心的痛苦和无措,毕竟,这种事情,很难接受。

  可是,不管如何,要接受的现实,还是一定要接受的,不是吗?

  ……

  回到陌生的家庭,穆暖心更加害怕了。

  两室一厅的屋子,屁股大的客厅,破旧的铁门,还有泛着霉味的空气,穆暖心刚走进去,就有一股窒息的感觉。

  “你和我睡,你哥哥一个人一个房间,明天开始,和我去卖早餐,四点半要起床。”陈秀兰拎着一个尿桶,到后院去浇菜了,看到穆暖心站在门口不敢进来的样子,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些许不耐烦道。

  她的脾气,早就在日夜操劳中变得浮躁,因为生活太苦,所以心情一直都很不好。

  “我……不要睡在这里。”穆暖心看到这么糟糕的家,恐惧的摇头。

  她从未睡过这么脏乱的地方。

  “你还当自己是千金小姐?收起你那些无用的幻想,老实的回到我们平民的生活。”陈秀兰绷着脸,和穆暖心说完,便自己回房间睡觉了。

  她也不是不想要安慰穆暖心,实在是她也是一个不懂得表达的人,小学都没有毕业。

  穆暖心僵硬着身体,缩在客厅,想要哭,脑海中出现了顾淮景冷漠的话语。

  顾淮景说,眼泪是一个人最无能的表现,因为没有办法改变现实。

  穆暖心将脸上的泪水擦掉,咬唇拿出自己的结婚证。

  照片中,顾淮景的五官还是这么好看,眉眼格外的深刻甚至冷漠。

  穆暖心用手指,轻轻的滑动着顾淮景的眉眼,想到顾淮景无情的样子,穆暖心还是想要哭。

  从今天起,她再也不是……穆家那个无忧无虑的千金小姐,也不是……顾淮景的妻子了……她只是穆暖心。

  第二天,陈秀兰起床,看到靠在破烂沙发上睡觉的穆暖心,脸上带着淡淡的无奈,她去厨房,麻利的做好早餐之后,用脚踢穆暖心醒来。

  穆暖心睁开眼,看到不是在顾家精致豪华的卧室,而是墙壁斑驳又晦涩的小房子之后,眼睛有些刺痛。

  “吃完早餐,和我去卖早餐。”陈秀兰冷淡的看了穆暖心一眼,对着穆暖心吩咐道。

  “我不会。”穆暖心说完,随即又看着面前的早餐,皱眉不肯拿筷子。

  这些东西,从未见过,也从未吃过?真的可以吃吗?

  “不会就学?我说过,你已经不是千金小姐,歆柔从小就要帮我赚钱,上课的时候,还要收集学校的矿泉水瓶子还有纸盒给我带回来,你是谈家的孩子,不是那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穆家千金,明白没有?”陈秀兰将筷子重重的放下,对着穆暖心冷冰冰道。

  穆暖心的脸色白了几分,她知道,自己此刻的身份,充分……明白,自己已经不是穆家千金小姐的事实。

  “淮景说,今天要和我离婚。”穆暖心红着眼睛,声音沙哑道。

  顾淮景一向都是说到做到,既然他要今天离婚,就一定会过来的。

  “这是应该的,你毕竟……是穷人的孩子,占着歆柔的身份二十五年,已经够了。”陈秀兰拿着筷子的手一紧,说着这句话,三两口吃完饭,吩咐穆暖心几下,便出门卖包子去了。

  穆暖心看着坑坑洼洼的桌子,漂亮的大眼睛,没有一点色彩。

  过了许久,她机械一般,拿起筷子,将那些从未见过的早餐,塞进自己的肚子,内心有多苦涩,只有她自己知道。

  八点钟,许墨开车过来接穆暖心。

  他走进穆家的院子,看着面前脏乱又破旧的房子,眉心拧了拧。

  在穆暖心和谈歆柔两人确定身份之后,许墨也早就将谈家调查清楚了。

  谈家的生活并不好,谈锋是穆暖心的大哥,从小不学无术,是一个小混混,几个月不着家,而陈秀兰则是每天到处打零工赚钱,补贴家用,穆暖心的爸爸,很早就去世了,听说是得了绝症去世的。

第三章 请叫我穆夫人

  “淮景……已经在民政局了吗?”

  在许墨出神之际,穆暖心已经坐在车上,漂亮的脸上满是憔悴的对着许墨问道。

  只是一个晚上不见,穆暖心憔悴的不行。

  许墨可以理解穆暖心为什么会这么憔悴,毕竟……经历了这种打击。

  “少爷已经在民政局等你。”许墨回神,答道。

  “哦。”穆暖心的鼻子有些酸,心仿佛被人撕成无数片。

  她和顾淮景就要离婚了……什么都没有了。

  家人很陌生,环境很陌生,未来也很渺茫,穆暖心甚至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活下去。

  “下面播报一则娱乐新闻,相信大家最近都听过穆家真假千金的事情,我们收到可靠消息,穆家真正的千金小姐正是谈歆柔,目前已经被带回了穆家,两天后穆家会举办认祖归宗的仪式,同时向海城所有人宣告,谈歆柔的身份,而穆暖心和顾淮景的婚姻也将被解除……”

  广播上突然播放出她的事情,穆暖心的手指猛地僵住了。

  她苦笑一声,将身体无力的靠在座椅上。

  许墨透过后视镜,看向身后的穆暖心,冷峻的眼眸带着淡淡的忧虑。

  民政局到了之后,穆暖心几乎是木然的跟着许墨来到会客室,她进去的时候,顾淮景正站在落地窗面前,背影挺拔倨傲。

  阳光落在顾淮景身上,带着格外静谧好看的光芒,穆暖心情不自禁朝着顾淮景伸出手,却在快要碰到顾淮景之际,顾淮景回头,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淡然:“签字吧。”

  “我以后……还可以,找你吗?”穆暖心掐住手心,隐忍着奔涌的泪水,讷讷道。

  “穆暖心不要在喜欢我。”顾淮景蹙眉,面色冷峻道。

  穆暖心被顾淮景直白的呼吁,刺激了心脏,她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仿佛马上就会窒息倒下去一样。

  “签字。”顾淮景将目光从穆暖心苍白的脸蛋上移开,冷冰冰的命令道。

  穆暖心机械的低下头,颤抖着手,拿起桌上的笔,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之后,顾淮景让人去办理手续,十分钟不到,离婚证已经放在了慕暖心和顾淮景两人面前。

  “顾淮景。”顾淮景什么都没有说,让许墨拿着离婚证就要离开之际,穆暖心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叫做了顾淮景。

  顾淮景冷淡的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看穆暖心一眼。

  穆暖心看着顾淮景异常冷酷的背影,想要说出的话,最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垂下头,长长的头发,将女人所有的情绪都隐藏起来。

  顾淮景离开了,没有丝毫留恋。

  三年的夫妻感情,一夕结束。

  穆暖心将离婚证抱在自己的怀里,身体不停颤抖。

  顾淮景,我喜欢你,好喜欢你。

  就算是你骂我花瓶都无所谓,我会改的,我会变成你喜欢的样子,所以……你不要喜欢别人,好不好?

  我会努力……努力变好的!

  女人白皙的脸上,带着一层泪水,让女人原本就苍白娇弱的五官,显得越发的脆弱。

  ……

  两天后,谈歆柔的认祖归宗仪式。

  穆暖心在谈家呆了三天了,从开始的恐惧,到慢慢的摸索,她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恐惧了,虽然,她还是什么都不会做,却只能硬着头皮,逼迫自己去学。

  她知道今天是谈歆柔的认祖仪式,她想念柴静和穆墨,她的爸爸妈妈。

  不,现在不是她的了,她和他们之间,一点……感情都没有。

  穆暖心瞒着陈秀兰,一个人跑到谈家举办仪式的地方,她混在人群中,看到正在接待宾客的柴静和穆墨。

  穆墨虽然已经中年,依旧魅力不减,他和柴静的感情很好,只是为人毕竟冷漠,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

  但是他很疼爱穆暖心。

  穆暖心看着穆墨和柴静两个人,想到以往的种种,很想要扑过去,却不敢。

  她有什么资格,扑过去?

  柴静冷漠疏离的样子,出现在穆暖心的脑海中,穆暖心突然很怕看到那些冷漠。

  “呦,这不是穆暖心吗?我们的穆家大小姐?”在穆暖心不停地往后退的时候,刚好撞到要进场的两个千金小姐身上。

  穆暖心认识这两个人,和穆家有生意往来,是陈家的两个千金,一向和穆暖心交好,现在穆暖心被曝出不是穆家的千金小姐,他们便开始落井下石。

  “大姐,你喊错了,人家哪里是什么千金小姐?不过就是山里的野鸡,鸠占鹊巢二十五年呢。”穿着红衣服的短发女子捂着嘴唇,打量着穆暖心,笑得异常得意道。

  穆暖心的脸色发白,她掐住手心,垂下头,没有回应。

  “哦,对哦,我怎么忘记了?她只是一个冒牌货,现在正主来了,冒牌货当然要让位了,看看她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呦,我的玛莎都不会穿这种便宜货吧?”长发的女人扯着穆暖心身上的衣服,尖锐道。

  玛莎是她的爱犬,她这是有意羞辱穆暖心的。

  “别碰我。”穆暖心原本不想要和这些势利小人计较的,可是,这两个人,却揪着她不放。

  穆暖心红着眼睛,一巴掌挥开长发女人的手。

  长发女人倒退一步,脸上泛着一层薄怒。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还当自己是穆家千金小姐?不过就是一个穷人家的女儿,还敢在我们面前叫板?这里是有钱人才可以进来的地方,你这只灰溜溜的老鼠竟然敢跑进来?真是不知死活,将她给我扔出去。”

  她的声音,很大,影响了会场里面的柴静和穆墨。

  两人走出来,看到被人抓住,按在地上,发丝凌乱的穆暖心之后,柴静反射性的就要上前,却被穆墨按住了手。

  柴静看了穆墨一眼,脸色恢复常态。

  “妈,爸……”穆暖心看着柴静和穆墨,眼圈通红道。

  “我们并不是你的父母,请叫我们穆太太,穆老爷。”穆墨看了穆暖心一眼,淡漠道。

  穆暖心的心再次像是被利剑刺穿,格外的疼。

  陈家的两个千金,看到穆暖心这幅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将她带走吧。”柴静看到穆暖心苍白的脸色,压下心中的不忍,对着一边的保安说道。

  “妈,爸。”穆暖心面如死灰的被人架着,就在要离开之际,一声娇柔好听的声音从一边的走廊传过来。

  穆暖心抬头望过去,就看到穿着一身红色礼服的谈歆柔。

  她的脖子上戴着钻石项链,耳朵上也是,头发高高盘起,中间是一个镶着钻石的皇冠,整个人都散发着公主的气息。

  而站在谈歆柔身边的人,是顾淮景。

  他今天穿着浅蓝色的西装,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年轻俊美。

  男人出色的五官,吸引了不少名媛千金的注目。

  毕竟顾淮景已经和穆暖心离婚了,顾淮景恢复单身,有谁不想要和结婚?成为顾家的少奶奶?

第四章 那种宠溺

  似察觉到穆暖心的注意力,顾淮景将余光看向穆暖心,见她脸上有一道血痕,男人的眉心不由自主的微微皱了皱,却什么都没有说。

  谈歆柔有些得意的抬起下巴,故作娇柔羞涩的对着柴静和穆墨说道:“妈,爸,我今天漂亮吗?”

  柴静回过神,雍容华贵道:“漂亮,我的女儿,当然漂亮。”

  穆暖心的心仿佛被利剑刺穿,很疼很疼。

  那种宠溺的样子,明明……应该是她的……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她一直享受着的亲情,都是谈歆柔的。

  “淮景,我们进去吧。”谈歆柔羞涩难当的低下头,随后用余光瞥了狼狈窘迫的穆暖心一眼,笑盈盈的上前搂着顾淮景的手臂道。

  顾淮景冷淡的点头,将目光从穆暖心身上收回来,跟着谈歆柔往会场里面走。

  淮景……

  穆暖心看着顾淮景冷漠的背影,急切的想要追上去,却被身后的保安抓住了。

  “将她带离这里。”柴静看了穆暖心一眼,硬下心肠,吩咐完,便离开这里。

  穆暖心看着柴静的背影,心在滴血。

  “这个女人出来这里是搞笑的吧?”

  “谁说不是?还想要野鸡变凤凰?都享受了二十五年的千金小姐的命了。”陈家两个小姐,见穆暖心被带走,不由得蔑笑了一声,踩着细细的高跟鞋,挺胸抬头像是骄傲的孔雀一般,消失在穆暖心的眼前。

  穆暖心被人架着扔出了酒店外面,路过的宾客,有些人是认识穆暖心的,看到穆暖心之后,对着穆暖心指指点点,穆暖心承受着那些像是刀子一般的目光,从地上爬起来之后,狼狈的离开这里。

  ……

  “歆柔,你怎么会回来这里。”傍晚的时候,穆暖心正在厨房学着做饭,就听到外面传来陈秀兰欣喜的声音。

  穆暖心关掉火,走出去,就看到陈秀兰抓住谈歆柔的手,一脸关心和慈祥。

  穆暖心的鼻子有些酸,毕竟是养了二十五年的女儿,陈秀兰会对谈歆柔有感情也是情有可原,可是……柴静和穆墨……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想到柴静和穆墨对她冷漠的样子,穆暖心的心脏,到现在都还在剧烈的疼痛起来。

  “放手,别拿你的脏手碰我。”谈歆柔有些厌恶的推开陈秀兰的手,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手帕,擦拭着被陈秀兰抓过的手臂。

  谈歆柔这种近乎羞辱性的动作,让陈秀兰的脸色变得惨白一片,懦弱的看着谈歆柔,却不敢说话。

  “我可不是你女儿,别随便碰我,你女儿现在是穆暖心,我是什么身份,你也敢碰我?”谈歆柔没有理会陈秀兰的目光,讥诮道。

  陈秀兰身体微微僵了僵,只是垂下头,一言不发。

  “谈歆柔,你别太过分。”穆暖心见谈歆柔这个样子对陈秀兰,不忍道。

  谈歆柔对陈秀兰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你给我闭嘴,穆暖心。”谈歆柔冷着脸,对着穆暖心呵斥道。

  “你知道我多讨厌这个家吗?你住进来很不习惯吧?邋遢的母亲,邋遢的大哥,整个屋子弥漫着一股一无是处的味道,那种绝望,你体会过吗?不过现在好了,我已经认祖归宗了,我才是真正的千金小姐,这一切,原本应该是你要承受的,你白白占了我的身份这么多年,心里是不是很爽?”谈歆柔踩着十厘米高的高跟鞋,走进穆暖心嘲讽道。

  穆暖心看着谈歆柔精致的妆容,却一个字都回答不出来。

  “知道吗?以前我有多羡慕你,上学的时候,你众星拱月,我只是特困生,长大之后,你嫁给海城最大的豪门顾淮景,幸福的家庭,美满的婚姻,而这一切,都是我的,却被你这个小偷偷走了。”谈歆柔说着,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却又很快恢复。

  她拢了拢自己的头发,笑道:“不过没关系,现在这一切都属于我了,我今天过来,是要警告你,离顾淮景远一点,顾家和穆家有婚约的人,是我。”

  “在让我看到你缠着顾淮景,我要你好看。”丢下这句狠话之后,谈歆柔便离开了。

  穆暖心看着谈歆柔离开的背影,脸色白了几分。

  “歆柔。”陈秀兰呆呆的看着谈歆柔毫不留情的背影,苦涩的笑了笑,步履蹒跚的回到屋子里。

  穆暖心知道陈秀兰对谈歆柔的感情很深,就像是她,对柴静他们的感情,同样很深很深。

  ……

  穆暖心学着从一个千金小姐,变成一个灰姑娘。

  她要学会做饭,学会打扫房间,学着放下脸皮,跟着陈秀兰出去卖早餐。

  学习的过程,很痛苦,她还是咬牙坚持下来。

  时间就这个样子过去一个月,穆暖心在谈家,呆了一个月,她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了。

  她会吃以前从未吃过的东西,会做从未做过的饭菜,虽然很生疏。

  许久不见的谈锋回来了。

  谈锋一直游手好闲,没钱就问陈秀兰拿,陈秀兰说没钱的时候,谈锋抓住陈秀兰狠狠打了一顿,穆暖心被谈锋这种样子吓到了,她去阻止谈锋的时候,被谈锋挥到桌角的位置,眼睛差一点弄瞎了。

  “我这个刚回来的妹妹长得不错,应该可以卖一个好价格。”谈锋发泄完之后,看到捂着额头难过的穆暖心身边,见穆暖心长相不错,便起了歹心。

  “谈锋,这是你亲妹妹,不可以。”陈秀兰捂着额头大叫着谈锋。

  谈锋根本不管,他对刚回来的妹妹压根没有感情,只要能够赚钱,怎样都行。

  “妈,救我。”穆暖心看着谈锋那张脸,吓得脸色惨白,大叫着陈秀兰的名字。

  可是陈秀兰根本就没办法阻止。

  谈锋抓着穆暖心出门,走出家门的时候,穆暖心心慌意乱之下,狠狠咬了谈锋一口,谈锋吃痛松开穆暖心的身体,穆暖心得到自由,撒腿朝着前面跑。

  绝对不可以被谈锋抓到,绝对不可以。

  穆暖心的脑海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穆暖心气喘吁吁的弯腰喘息,却忘记自己挣站在大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子,从穆暖心脚下驶过,穆暖心差一点被撞飞。

  “该死的,穆暖心,你在这里做什么?想要找死吗?”

  一只手将穆暖心从危机中拽出来,穆暖心便被扯到了马路边上。

  穆暖心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俊脸带着薄怒的顾淮景,所有的委屈,仿佛在一瞬间爆发一般,她扑进顾淮景的怀里,放声大哭。

第五章 顾淮景要和安茜结婚

  顾淮景俊美的脸上带着些许紧绷之色,他抿着寡淡的薄唇,将像是无尾熊一般,紧紧抓住自己不放的穆暖心狠狠的扯下来。

  “额头上的伤口怎么回事?”顾淮景原本想要对穆暖心发火,却发现穆暖心额头上已经凝固的伤口,女人衣衫凌乱,还赤脚踩在柏油路上。

  从未穿过这种廉价衣服的穆暖心,也从未这么赤脚走在人群面前的穆暖心,此刻……却像个无助的孩童,抓住他哭泣。

  “哥哥……哥哥要卖掉我,呜呜呜。”

  穆暖心太害怕了,看到顾淮景,就像是看到亲人一样,她的双眼满是恐惧,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语无伦次道。

  “我说过,不许哭。”

  顾淮景看着穆暖心脸上的泪痕,绷着脸呵斥道。

  哭的这么丑……果然……穆暖心永远都这么惹人厌。

  顾淮景在心中想着,手却不由自主拽住穆暖心的手,扯着正在抽噎的穆暖心上车。

  “可是我怕,淮景,我好怕。”

  她的脑子里,都是谈锋狰狞暴怒的样子,浑身都止不住颤抖。

  越想越害怕,穆暖心不自觉的再次朝着顾淮景靠近。

  “别碰我。”顾淮景见穆暖心又想要碰自己,男人的眼底划过一抹冷酷,冷冰冰的挥开穆暖心的身体。

  穆暖心怔愣的看着顾淮景冷若冰霜的脸,原本止住的眼泪,再次因为男人的无情而再次滚落。

  为什么要这么冷漠的对她?

  就因为……她不是穆家的孩子,他们……曾经是夫妻,不是吗?

  顾淮景沉着脸,没有看穆暖心一眼,男人冷淡的将视线移到窗外,紧锁的眉头,浮现出一层浓浓的暴戾。

  穆暖心不敢哭,她拼命压制着自己的眼泪,她不想要被顾淮景讨厌。

  原本……她在顾淮景的心中……只是一个花瓶。

  “撕拉。”狭小的车厢内,弥漫着一股令人僵硬的气氛,就在此时,原本稳当的车子,竟然在这个时候,发出一声尖锐的刹车声,穆暖心毫无防备的身体,重重的撞向了顾淮景的身上。

  顾淮景反射性伸出手,抱住穆暖心的腰身。

  穆暖心的鼻子,撞到了男人厚实的胸膛,带着浓浓烟草味道的气息,弥漫着穆暖心整个鼻腔。

  她将脸埋进顾淮景的怀里,沙哑道:“喜欢你……好喜欢你,淮景,淮景。”

  女人带着哭腔又沙哑的声音,一遍遍的在车厢内响起。

  前面开车的许墨,冷峻古板的脸上泛着淡淡的复杂之色。

  顾淮景整个身体都僵住了,他能够感受到,胸口蔓延的泪水。

  灼热……的仿佛要将他整个人烫伤。

  ……

  二十分钟后,顾家。

  “谢谢。”穆暖心眼睛红肿,被顾淮景放在沙发上,管家已经将私人医生请过来,给穆暖心包扎伤口,穆暖心脸色苍白的对着医生道谢。

  顾淮景脸色冷然的坐在沙发上,黝黑冷冽的寒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

  “给她拿一套衣服还有鞋子。”

  穆暖心在医生离开之后,就不敢在说话了,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就在她浑身僵硬的不行之际,顾淮景突然抬起下巴,对着身后的管家冷淡的命令道。

  管家看了穆暖心一眼,立刻让人去拿衣服和鞋子。

  穆暖心看着顾淮景俊美的五官,心口一阵缩紧。

  “淮景……我知道,我以前什么都不会,你讨厌我,我现在会做饭了,也会打扫卫生,我还会跟着妈妈去外面卖早餐,我还会洗衣服……你可不可以……”

  “闭嘴。”顾淮景似乎嫌弃穆暖心聒噪的样子,眉头一横,冷漠的朝着穆暖心呵斥道。

  穆暖心的身体不自觉的颤了颤,看着顾淮景冷酷的脸,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又让顾淮景讨厌了吗?

  “淮景,你怎么将她带到顾家来?”

  刘云带着安茜从美容院回来,却见穆暖心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坐在自家沙发上,一张脸顿时就冷了下来。

  一个穷人家的孩子,竟然还想要攀上他们顾家?

  “路上遇到,受伤了,等下送回去。”

  顾淮景简洁了说了一声,原本冷漠的脸,在看到安茜之后,变得格外的温柔。

  “今天和妈去什么地方了?”

  穆暖心在刘云回来之后,原本就僵硬的身体,更是僵硬的更加离开,她甚至不敢动一下,却在看到刚才还对自己冷冰冰的顾淮景,在看到安茜露出的那些温柔宠溺的表情,眼前有些黑。

  安茜,她是知道的,顾淮景的初恋情人,顾淮景心里藏着的女人。

  当年因为她和顾淮景结婚,安茜大受打击,出国疗伤,结果变成植物人,顾淮景对她更加冷淡,觉得是她害了安茜。

  安茜醒来也是这几天的事情,穆暖心也看到网上的八卦了,毕竟当初,很多人都觉得安茜和顾淮景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说她不过就是仗着自己穆家千金的身份,棒打鸳鸯。

  想到这些,穆暖心心口处一阵涩然。

  “和妈去做了一个美容,买了一些衣服。”安茜柔美端庄的脸上带着淡笑道。

  她长得很漂亮,属于古典美的那种,一颦一簇都给人非常柔弱的感觉。

  而且还是钢琴家,在音乐界小有名气,但是安家的背景并不大,这也是顾淮景喜欢安茜,老爷子却不同意顾淮景娶安茜的缘故。

  因为他们需要的是可以带给他们利益的婚姻。

  “穆小姐,很久不见了。”

  顾淮景搂着安茜坐在穆暖心不远处的沙发上,安茜娇羞的看了顾淮景一眼,漂亮的眼睛扫向了慕暖心,端庄大方的和穆暖心伸手。

  穆暖心心情复杂的看着已经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刚想要回应安茜之际,一边的刘云立刻不屑道:“安茜,她一个穷人家庭出来的,和她打什么招呼,有失身份,淮南,以后不要在和这个女人有任何联系,免得传出什么不好的话题。”

  刘云毫不掩饰的鄙夷和嘲笑,让穆暖心的心一阵紧缩。

  她脸色单薄几分,接近透明。

  顾淮景只是微微皱眉,没有说什么,安茜连忙说道:“妈,她毕竟曾经是淮景的前妻,虽然……已经不是穆家的千金,也算有点薄面。”

  安茜叫刘云妈?

  穆暖心这才从安茜的称呼中回过神。

  顾淮南,要和……安茜结婚了吗?

  穆暖心看着顾淮南,男人没有看穆暖心,只是看着怀中的安茜,侧脸温柔的醉人。

  “你啊,就是太善良了,这种出身的人,没有一个有好心的,不需要对他们善良。”刘云刻薄的扫了穆暖心一眼,哼哧道。

  穆暖心紧紧的掐住手心,手掌心一片的血肉模糊。

  而这个时候,佣人已经拿着衣服和鞋子下来了。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