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顾盼相欢》小说是由作者万水千山创作的一本虐心现代言情小说,黎若和常卿是小说

发布时间:2019-01-11 17:12

与你顾盼相欢黎若常卿

与你顾盼相欢全文阅读

  《与你顾盼相欢》小说是由作者万水千山创作的一本虐心现代言情小说,黎若和常卿是小说的男女主角,全文主要讲述的是当年她明明已经抽了一次血,却不知道为什么常卿还会再次找上门来,还误以为她狠心不肯。所以结婚八年来,她一直忍受着常卿的厌恶,十多年的爱恋,她不想用“离婚”两个字来结束,可是她还有什么办法呢!
  昏黄的灯光下,黎若的脸苍白的好像是一张白纸。她葱白纤长的手指在男人的太阳穴处活动着。男人舒服的发出一声喟叹。
  直到黎若的手酸的用不上力气,她还是不舍得松手。
  因为她知道,一旦她停下来,常卿就会离开。
  “用点力,你没吃饭?”
  察觉到额头上没有了什么感觉,常卿呵斥了一声。
  “我在等你回来一起吃!我做了很多你喜欢的菜,你要不要尝尝?”

第一章 我想要一个孩子

  昏黄的灯光下,黎若的脸苍白的好像是一张白纸。她葱白纤长的手指在男人的太阳穴处活动着。男人舒服的发出一声喟叹。

  直到黎若的手酸的用不上力气,她还是不舍得松手。

  因为她知道,一旦她停下来,常卿就会离开。

  “用点力,你没吃饭?”

  察觉到额头上没有了什么感觉,常卿呵斥了一声。

  “我在等你回来一起吃!我做了很多你喜欢的菜,你要不要尝尝?”

  误以为常卿在关心她,黎若眼睛一亮,有些期待的看着男人问。

  常卿顿了一下,口中划出一声讽笑:“我可不敢吃你做的东西!”

  “说吧,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常卿漫不经心的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换了个姿势,端坐在真皮沙发上,面对着黎若。

  黎若捏紧衣角,紧抿着唇瓣,“离婚”二字怎么都说不出口。

  十几年的爱恋,两个字结束,她怎能甘心?

  可是不结束,她现在的这副残躯……

  想起主治医师的话,黎若的心又是一阵剧痛。

  见她不说,常卿等的耐心尽失,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不说?那我走了!常太太,我警告你,下次叫我回来,想好要说的话,我的时间金贵,不想浪费在你这种人身上!”

  男人说完,大步往外走,黎若一慌,顾不得紧缩的心脏,猛地扑到男人身上,紧紧的扣住了男人的腰。

  “我…我想要一个孩子!”到底还是想在离婚前圆了自己的梦,黎若颤抖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常卿被黎若的话惊到,拽着黎若的手臂将人从身上撕下来,咬牙切齿的问黎若:“孩子?你这样恶毒的女人,配有孩子吗?”

  “况且,我们结婚八年,我看见你就倒足了胃口,碰你,我光是想想,就恶心透了。”

  常卿的话像是一把尖刀,狠狠捅进了黎若的心上,她用力吸了一口气,压住即将掉落下来的眼泪,重复了一遍:

  “我要一个孩子,你不是一向讨厌我吗?给我孩子,我就离开!”

  眼泪随着这句话聚满,但凡她还有一点办法,她都想要继续坚持一下试试。

  八年啊,她总觉得,常卿会看到她的爱,会回头的!

  常卿被黎若气的发笑,“我再说一遍,你这样恶毒的女人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从你用我妈的命威胁我开始,我就看透你了,怎么,离开是假。想生个孩子稳固一下自己常太太的位置是真吧!”

  “黎若,你做梦!”

  常卿字字珠玑,黎若拼命吸了一口气,瞪大一眼:“你不爱我,八年前为什么娶我?”

  “为什么?”男人伸手掐住女人的下巴,脸色阴沉:“我等着你给我妈输血!我等着你救我妈,可你呢?在我妈危在旦夕的时候,让我娶你!”

  “爱?女人,我劝你有点自知之明,不要天天想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不是这样的,当初她明明已经抽过血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常卿竟然会再次求上门来。

  明明心如刀割。黎若脸上却支起一抹艳丽的笑容:“好,既然我做什么在你眼里都是威胁,那么,常氏百分之十的股份还在我手里捏着……现在,吻我!”

第二章 说爱我

  常卿闻言,瞳孔一缩,眉梢之上全是怒意。

  “你说什么?”

  他咬着后牙槽,一字一字的问出声。

  八年,第一次,黎若用手里的东西,正儿八经的让他做一件事!

  黎若嘴角的妩媚放大,指甲扣进皮肉里,说:“还是说?常氏总裁根本不介意常氏的股份外泄?就算是死对头也不怕?”

  黎若极力忽略常卿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心里困着的野兽挣扎着,几乎要脱笼而出。

  常卿闻言,冷笑一声。

  黎若强忍着即将坠落的眼泪和心里后退的欲望:“吻我!”

  天旋地转,男人猛地将女人抱了起来,大步走到卧室,将女人扔在那张大床上。

  黎若猝不及防,被砸的头晕眼花。

  布帛撕裂的声音,身上传来的凉意,支离破碎的被男人扔在地上,滞痛的感觉传到黎若的脑子里,黎若再也控制不住眼眶里的泪水,滴落在枕边……常卿的动作极为粗鲁,伴随着怒意,全部发泄在黎若的身上。

  黎若体验不到半分乐趣,起起伏伏之间,脸色越来越白,眼前也开始泛黑,她用力的吸了几口气,伸手抱住男人的脖颈:

  “常卿,你爱我吗?”

  常卿没有回答,反而是冲撞的力度加大,像是在嘲笑黎若的异想天开。

  黎若呻吟了一声,勾住男人的脖子,喘息道:“你说……说你爱我!”

  “黎若,你能不能给自己留些脸,太快丢完了,以后你的日子怎么过?”常卿躲开黎若的靠近,冷冰冰的问。

  他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厌恶和看不起,黎若看见了,心脏紧缩。

  她待在他身边,每日嘘寒问暖,八年如一日,换来的不是心爱之人的有所动容,反而是他心底眼底都是厌恶。

  她的脸红彤彤的,很不正常。

  被常卿的话伤到,索性张嘴狠狠地在男人身上咬了一口,想跟他分享她的痛。

  “你这个疯子!”

  常卿拉开黎若,她脸上眼中全是不自然的红,夹杂着眼泪,好不狼狈。

  常卿的动作一顿,这样的黎若,看上去……实在是有点惨。想到此,常卿冷笑一声,觉得自己大概是坏了脑子,才会觉得,黎若会惨!

  “你说啊!你说!说你爱我!……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要你说,我就相信……”

  黎若的情绪有些崩溃,常卿眯起眼睛,总觉得今晚的黎若像是中邪了一样,敢威胁他,敢命令他,一改以往所有的懦弱。

  “我给你常氏的股份……你就算是骗骗我,说一句你爱我也不行吗?”

  “我让你说爱我!”黎若尖叫着喊出声,眼泪在激烈的心跳中不受控制的滑出眼眶打湿了温软的枕头。

  常卿一言未语,动作更加激烈了起来。

  黎若依旧在挣扎,指甲掐进常卿的手腕里,带出一丝艳红,黎若张嘴咬住他近在眼前的手臂,换来男人更凶的动作。

  黎若全身的力气都快要用光了,她哽咽着尖叫:“你说!说…”

  黎若抬头,恰好看见常卿眼睛中情不自禁流露出来的不喜,心头剧颤,整个房子里的气息都染上了一丝悲恸。

  她想伸手捂住他的眼睛,却被心里的悲伤抽干了力气,最终语气哽咽,带着恐惧将脸压在枕头里。

  情绪已然崩溃到极致,哭都哭不出来,像是被掐断了呼吸一样,啜泣都是沉默的。

第三章 我爱你

  浴室的水流声响起,黎若动了动手指,用了很大力气从床上爬起来,抽开抽屉,摸出一个药瓶,倒出来一个药丸送到嘴里。

  脸色平缓了下来,常卿也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整齐的穿好衣服,黎若见了瞳孔一缩,张开手挽留:“常卿,这么晚了,你还要走吗?”

  他打领带的动作带着漫不经心,像是这八年来对黎若唯一的态度一样。

  “不然呢?黎若,难道你不知道,恶心是会传染的吗?我可不想变成像你一样恶心的人。”

  常卿的话很残忍,若非是她微微颤抖的指尖,她脸上的不在意还能再逼真一些。

  她瞪大眼睛看着常卿毫不留情的出了房间门,眼泪随着他最后的脚步落了下来。

  她在卧室坐到天亮,八年,她每天晚上,都会有一段时间,是这样坐在一个地方,明知道常卿不会来,还无望的等着。

  她真的已经很累了。

  她起床穿好了衣服,精心做了一份早餐,中西餐都有,格外的丰盛,然后放在保温盒里,拎着到了黎氏。

  黎若基本上每天都会到常卿办公室,没人阻拦,她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顶楼。

  常卿正在打电话,黎若没有打扰他,把保温盒放在桌子上,给他整理文件。

  按照分类整理完,常卿也已经打完电话走了过来,他看着保温盒皱了皱眉,脸色奇差:“你来干什么?”

  黎若手脚麻利的给常卿打开食盒,声音温婉:“我是来给你送早餐的,你胃不好……”

  “我就算是饿死,也不会吃你做的东西!出去,别影响我工作!”

  常卿冷若冰霜,黎若的声音哽了一下,道:“我就说几句话,行吗?”

  他目光定定的看着黎若,黎若明明白白的看到,常卿连几句话都不愿意听她说。

  可她不能不说,也有可能,这个是最后一次她跟他之间的对话了。

  她盯着常卿目光的压力,声音带着些许颤抖:“常卿,你胃不好,我给你备了胃药,放在你左手边第二个抽屉里,咖啡虽然提神,但是对身体不好,我给你换成了凝神静气的茶。”

  她舔了舔干涩的唇瓣,声音轻轻的:“还有文件,我已经根据你的喜好分好类放在你桌子上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常卿的语气有些不耐的问:“没事,就给我滚!”

  他的眼睛中,明明白白的全是对她的厌恶,黎若的话有一瞬间的说不下去,脸色带着苍白。

  她爱了他十多年,算上这八年的陪伴,换来的不是两情相悦,不是天长地久。

  是常卿对她无休无止的厌恶。

  黎若的呼吸带着痛楚,紧握的五指泛白,强忍着心绞痛,继续说:“你忙起来不喜欢人打扰,我会让秘书给你订餐,常卿……秘书是一个小姑娘,你骂人的时候温柔点,工作忙起来,不论多晚都要回家,就算是你不想看见我,也常回去看看你妈妈,她年纪大了,容易孤单。”

第四章 对不起

  常卿心底突然升起一丝不太好的预感,稍纵即逝,快的让他来不及抓住,最终狐疑的看了一眼黎若,没有问出口。

  黎若其实在等他问,但是她没有问,最后她只能假装风轻云淡的笑笑,用最大的温柔说完她想说的话:“还有最后一句……我爱你。”

  常卿呼吸一滞,来不及有所反应,黎若已经出了办公室。

  天应景的下了大雨,心里寒凉的像是一块冰,她分不清楚脸上到底是眼泪还是雨水。

  她没有跟常卿说再见,八年,她每天见他,每天都会说再见。

  早就把这两个字厌恶透了。

  她淋着雨一路到了居住的地方,想到前几日收到的那条陌生短信,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缓缓的从抽屉里取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文件。

  短信那头是常卿的爱人。

  八年捂不热常卿的心,她早该猜到他的心里住着一个人。

  只是自己不想承认罢了。

  目光落在文件上的“离婚协议书”上,黎若捏着笔,颤抖在文件的下方签下自己的名字,又翻到最后的股份转让协议上,落款。

  眼泪落在笔尖,黎若的心底传来熟悉的抽痛。

  做完一切,黎若叫了搬家公司,抹去自己曾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她眼底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殆尽。

  常卿,这次,是真的要说再见了。

  大概走之前,她心底所有的不舍,不是要离开他,而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把自己照顾好了。

  …

  海边的天气很好,黎若坐在樵石上,看着湛蓝的大海出神。

  海风撩起她的长发,在空气盘旋缠绕出迷人弧度。

  阳光是凉的,海风是凉的,海水也是凉的。

  黎若一步一步艰难的往海中走,她想,如果当初常卿没有从这片深海中将她救上来。

  她就不会爱上常卿。

  她就不会怀抱着美梦插进常卿的世界。

  她就不会毁掉常卿的爱情,不会不能给常卿一个完整的家庭。

  对不起,直到走到这一片冰冷的海水中,她还是没有勇气将这三个字说给常卿听。

  对不起,原谅她胆小怯弱,不敢面对真的失去常卿之后的生活。

  对不起,原谅她不辞而别,原谅她这么傻的做法,没有了常卿,她真的不知道用什么勇气,该怎么走完余下的后半生。

  原谅她……她只原死在这片海里,以这种方法消失在这个世界,假装自己不曾被你救上来,假装自己还是八年前…虽然病弱,却无所畏惧的黎若。

  对不起…原谅她满心天真爱错了人,做错了事,本以为自己能给心爱的人幸福,却毁掉了他真正的幸福。

  海水淹没黎若的头顶,她嘴角勾起一抹满足的笑容,一滴泪融化在浩瀚的海水中。身体在下落,长发在海水里蔓延出一道明艳的风景。

  黎若闭上眼睛的一刹那,常卿的身影缠绕上来,他温柔的笑着,一如当初抱着她出水的那一瞬间。

  常卿,她默念了一下这两字,眼泪融进了海里。

第五章 那个女人一周没来

  一周后。

  岳阳市的机场里,常卿迈着大长腿从里边走了出来。身着考究的名牌西装,眉眼精致,气质沉稳。一出现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眼光。

  司机打开车门让常卿坐进去,汽车平稳的开着。

  “总裁,要送你回故里吗?”

  常卿闻言,捏着文件的手顿了一下,眼神中不着痕迹的闪过厌恶。

  “不用了,公司还有些后续没有处理。”

  常卿话说了一半,司机已然清楚了常卿要去的地方,他叹息一声,不知道总裁知道夫人三天都没有到公司会有什么反应。

  他摇了摇头,总裁大概是不在意的,毕竟夫人很不讨总裁喜欢。

  他心中替黎若惋惜,却加快速度把常卿送到公司楼下。

  公司里的人看着他的眼神中有一些异样,常卿奇怪有余,却不想了解,大步跨进总裁专用电梯里直接上了顶楼。

  推开办公司的门,常卿的呼吸一顿,一股难闻的气味传了过来。

  常卿扫视一周,目光定格在办公桌上的花瓶。瓶中七倒八歪的插着几朵腐化的的花。

  常卿强忍住内心的恶心感,他打了内线,对电话冷冷的说两个字。

  “进来!”

  李成听着自家BOSS声音仿佛含了冰,仔细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事。确认无误,他心怀忐忑的走了进去。

  常卿看着李成,脸阴的下一秒都可以滴出水来。他抬了抬下巴,示意李成看自己桌子上的花。

  李成看了一眼,心都凉了。

  总裁夫人已经一周没来了,他竟然忘记让人提前给老板打扫一下办公室环境。

  “BOSS!我现在就叫人收拾。”

  常卿看了他一眼,神情很平静:“解释。”

  李成咽了口口水,狗腿的笑着说:“这不是之前您老的办公室都是总裁夫人亲自打扫的吗,您出差一周了,她老人家也没来,我给忘了…”

  常卿讶异,那个女人一周没来了?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他掏出裤兜里的手机。

  干干净净,没有一个未接电话。信箱里躺着几封短信,常卿点了进去,全是垃圾短信。

  常卿下意识的觉得有些不对劲,只是他懒得细究。那个女人不找他,他也是乐得轻松。

  “五分钟,整理干净!”

  常卿的话简洁而有力度,一如他一贯的风格。

  李成听了常卿的话,先把花瓶拿了出去,之后有人拿着东西进了总裁办公室,没过多久,总裁办公室就变得一尘不染。

  常卿坐在办公桌后面,右手轻轻的敲击这桌面,眼睛有些幽远,显然是在等着些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常卿看着左手上方空荡荡的地方,若有所思的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

  八年了,自己每次来上班,那个地方都会有几朵漂亮的花。

  大多的时候是百合,但每逢什么重要的节日就会变成红玫瑰,每次自己看黎若不爽的时候,第二天花瓶里的花会变成黄玫瑰。

  常卿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微笑,一周不来,是想试试她侵蚀自己八年生活的成效?

  常卿心情极好,这个女人,姿色有点,但是自信太过!

  她来,他烦,她不来,他只会觉得空气格外干净。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