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薇沈泽谢栖迟小说的作者是梦南柯,此书的原名是《许你倾世温柔》,是一本剧情非常给

发布时间:2019-01-11 17:12

宋薇谢栖迟全文阅读

许你倾世温柔全文阅读

  宋薇沈泽谢栖迟小说的作者是梦南柯,此书的原名是《许你倾世温柔》,是一本剧情非常给力的短篇言情小说。宋薇是被宋家藏起来的一个私生女,外人只知道宋家有一个病恹恹的大小姐,却不知宋薇的存在,沈泽是宋薇默默喜欢了很多年的男人,可这个男人却即将不属于她,还好在关键时刻,是谢栖迟的出现拯救了她。
  清晨,宋家的别墅没入一片白茫茫的雾气里。
  宋薇满心雀跃的拉开窗帘,从三楼的窗户俯瞰下去,唯一一条通往别墅的山路逶迤曲折,空空荡荡。不过今天这条小路上,会有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出现。
  “岚姨,我那条红色的裙子呢?”宋薇焦急的冲下楼。她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
  “薇薇啊,你怎么起这么早?”宋岚皱眉,“小点声,要是让你姐姐发现了,又该发脾气了!”
  “求你了岚姨,”宋薇拉住她的衣袖,恳求道,“今天沈泽哥哥要来,他说我穿红色最好看了。”
  宋岚瞧她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无奈叹口气,还是带她去换了自己收起来的衣服。还能怎么办呢?宋薇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少有这样任性的时刻,她想让她开心。

第1章 他来了

  清晨,宋家的别墅没入一片白茫茫的雾气里。

  宋薇满心雀跃的拉开窗帘,从三楼的窗户俯瞰下去,唯一一条通往别墅的山路逶迤曲折,空空荡荡。不过今天这条小路上,会有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出现。

  “岚姨,我那条红色的裙子呢?”宋薇焦急的冲下楼。她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

  “薇薇啊,你怎么起这么早?”宋岚皱眉,“小点声,要是让你姐姐发现了,又该发脾气了!”

  “求你了岚姨,”宋薇拉住她的衣袖,恳求道,“今天沈泽哥哥要来,他说我穿红色最好看了。”

  宋岚瞧她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无奈叹口气,还是带她去换了自己收起来的衣服。还能怎么办呢?宋薇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少有这样任性的时刻,她想让她开心。

  宋薇和宋嫣然同是宋家的女儿,明明只相差一岁,境遇却截然不同。

  世人只知道宋家有个病美人宋嫣然,却不知远在郊区的宋家别墅里,还藏着一个美貌惊人的宋薇。

  她的存在,本来就是个难以启齿的秘密。

  宋父宋母住在市区,极少来别墅这边,从不看宋薇一眼。来这边只会给宋嫣然带大包小包的礼物,抱起宋嫣然亲昵问候,一家三口,好不热闹。

  他们偶尔会接宋嫣然去市区小住。宋嫣然身体状况好一些可以上学时,宋薇待在空荡荡的别墅里,连一个可以说话的人都寻不到。有时父母来了,她也只能被困在自己的房间里,做一个不存在的透明人。

  因此宋薇虽有父母,却形同孤儿,无法外出,无法求学,整日晃荡在宋家的别墅里,见不得光。

  宋嫣然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就像一个漂亮的瓷娃娃,从小被医生明令禁止剧烈运动和情绪激动,她不能生气,宋父宋母就将她宠的无法无天。

  她不能出门,妹妹便也不能出门;她不想吃饭,妹妹也不能吃饭;她常年卧病在床,脸色带着不健康的蜡黄,不适合红色,偶然间看见宋薇一身红裙肤白如雪,活泼耀眼的样子,心脏就跟刀割似的,撕心裂肺的疼……打扫庭院、不许吃饭、被囚禁、被打骂、被浇凉水……宋嫣然性格阴郁,惩治妹妹的手段颇多,装病发泄情绪十分得心应手,父母的冷漠就是最好的助纣为虐。

  宋薇也早已习惯,反正忍忍就过去了,反正她的身体还很健康不是吗?而会关心她、偷偷说喜欢她的沈泽,就是她生命里唯一的光。

  终于,一行人顺着山间蜿蜒的小路到了宋宅。庭院里的男人背影修长,单手插在口袋里,另一手拎着什么。宋薇躲在帘后,眼里除了沈泽,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她仿佛又回到了以前躲在岚姨身后,偷看这个人的时候。那时的沈泽总是面带笑意伫立在门口,宋薇每次看到这一幕,都会觉得世界上只剩下了沈泽,还有秋阳落在这个英俊少年身上的温暖光晕。

  男人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突然回过头,眉峰轻挑,注视着宋薇。

第2章 死局

  沈泽似乎要对宋薇说什么,这时宋嫣然却走进了庭院,亲昵的挽住了沈泽的手。沈泽的嘴角牵起笑意,将手上的礼物递给宋嫣然。

  一个纤细柔弱,一个高大英俊,任谁看这都是一对璧人。

  他们的笑闹声传到了宋薇的耳朵里,让宋薇的鼻子莫名发酸,眼睛涨疼的厉害。她默默放下想要跟沈泽打招呼的手,拉上了窗帘。

  宋沈两家为了家族利益曾订下婚约,沈泽会和宋家的女儿结婚。谁曾想宋嫣然心脏不好,能不能长大成人都难说,后来宋薇又出生了,这门婚事让沈家迟疑,一直不清不楚。

  宋父宋母认定了沈泽会和宋嫣然结婚,沈泽却偷偷告诉宋薇:“我的心被你填得满满的。等宋嫣然的身体好一点,我们就能跟所有人公开了。”

  她知道她很傻,但和爱慕之人心意相通,是宋薇能忍受这样的生活的唯一希冀。

  宋薇听着楼下的动静,手心狂冒冷汗,一颗心紧张得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她算着时间,等姐姐去做治疗了,她就能见到沈泽了。

  终于!嘈杂声消失在二楼的治疗室,她轻手轻脚的下楼,在一间虚掩的门后看见了沈泽的身影。

  他在谈事情吗?为什么还不来找我?

  宋薇皱眉,悄悄走进,微风送到耳边的一句话,让她猛地顿住,心底升起莫名的恐惧:

  “到底什么时候能挖宋薇的心?”

  沈泽的声音有些不耐,宋薇却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手术预计在三个月之后,嫣然的病正在急剧恶化,好在宋薇的身体状况不错,要是手术前出现什么意外,我们随时可以提前开始准备换心。”这是宋嫣然的主治医师,谢敬仁的声音。

  换心???宋薇瞳孔扩大,震惊不已,她长久以来的认知都在被颠覆。

  “还要等三个月?你信不信,现在只要我一句话,她就能主动献上心脏,”沈泽笑容残忍,“因为她爱我啊。”

  “我是大夫,听我的没错。你别祸害宋薇,这丫头已经够惨了。”谢敬仁皱眉。

  “嗤,我早就演腻歪了,宋薇还真是好骗,”沈泽的语气带着一点玩味的笑意,“你懂什么?沈家的老顽固一直想放弃婚约,他们觉得就算嫣然换了心,还是一个身体病弱的妻子,很难给沈家生下继承人。”

  “我向家族三番四处发誓会娶健康的宋薇,他们才消停。但我心里只有嫣然,只等三个月后,宋薇把心给了嫣然,我和嫣然先斩后奏,总能生出孩子的,一切就会顺理成章。”

  “我母亲打得一手好算盘,就等嫣然哪天发病死了,让我娶了宋薇,”沈泽厌恶不已,“但谁要娶那个总是害嫣然心痛的女人?”

  沈泽的话就像利剑,一句句扎在宋薇的心口上,刺得她不断后退。

  “不过宋薇的皮相还真是漂亮,你们做手术的时候别破坏了……”

  “闭嘴!你这个混小子!”谢敬仁对沈泽的嚣张忍无可忍,“怎么能如此玩弄宋薇的感情?”

  宋薇站在门口,瞪大双眼,悄无声息的流着泪,沈泽对她的好,原来全都是逢场作戏?她只愿自己没有撞见这一幕,里面沈泽的声音却不断传来,让她心神俱裂……“你们大夫就算喜欢装模作样。”沈泽嗤笑一声,“我叫您一声谢老爷子,但您都要给人家开膛破肚了,就别装好人教训我了吧?”

  “我可不是您那个不学无术的孙子,和宋家的联姻本来就是利益权衡,宋嫣然的爸爸妈妈也未必在意我是不是真心爱他们的女儿,更别提宋薇了,我让她跪下来学狗叫,也没人在意……”

  “你!”谢敬仁怒不可遏,他行医多年,有一副做大夫的慈悲心肠。但世家的关系盘根错节,既碍于情面,也不忍拒绝宋家人的哀求,做了宋嫣然的主治医生。

  他心里的罪恶感时时冒出来,沈泽毫不留情的话,生生的揭开了他欺骗自己良心的借口。

  “大家一起骗了宋薇这么多年,还是真有意思。你做活体移植手术的成功率最高,宋叔叔决定再要一个孩子就是给宋嫣然用心脏的,狼狈为奸说的可不就是你们吗……”

  ……

  宋薇死死的捂住嘴,不让任何一点呜咽声漏出来,泪水流过指缝低落到地板上,身体因为哽咽有轻微的颤抖。她闭眼靠墙,拼命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旁边突然有动静传来,有人发现她了

第3章 初见

  “要是刚刚被发现,你现在就会没命了。”

  宋薇抽抽搭搭,泪水还没有止住。方才她不自觉的后退,却撞进了一个高大的怀抱,那人的胳膊修长有力,顺势将她搂入怀中,空出来的手果断阻隔住她差点发出来的叫喊声,一把将人带入拐角处的小房间里。

  “冷静下来的吗?宋薇小姐。”低沉悦耳的声音,带着一股安抚人心的力量。

  泪眼朦胧的女孩哭得双眼通红,止不住的颤抖,旁边的男人看见她害怕得缩成一团,觉得她茫然无助的模样可怜又可爱,心中的保护欲更深了一层。

  那人给她递过了一方手帕,宋薇甫一抬头,便撞进了一双琥珀色的瞳中。那双眼睛水光潋滟,认真的注视着她,无声无息的撩拨心弦,金边眼镜和白大褂给他增添了一股禁欲感。

  宋薇在短暂的恍神后下了结论,这是个比沈泽还要好看的男人。

  但宋家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人?

  “你是?”

  “谢栖迟,谢敬仁的孙子,我刚从国外回来,实习医生,”他敏锐的察觉到宋薇听到谢敬仁时,眼中闪现的惧意,忙解释,“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不然也不会救你了。”

  他的声音很温和,外表很俊美,让她放下了警惕。宋薇终于放松下来。

  “我知道你。”

  “真的?什么时候?”谢栖迟按捺住激动。

  “就在刚刚,”宋薇神情麻木的开口,“那个不学无术的孙子。”

  谢栖迟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沈泽那厮就是个垃圾!不用理会他说的话,他骗你骗的还不够惨吗?”

  杂物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宋薇刚觉得自己躲进了一个安全的堡垒,谢栖迟的话又让她不得不面对外面的腥风血雨。

  记忆中父母对她仅有一次的认真注目,就是带谢敬仁来给她做身体检查,因此对这个老爷爷印象深刻。谢敬仁七十岁高龄,岚姨也说他医术高明,是医学院的知名教授。

  她一直奇怪父母和姐姐对她的态度,虽然宋嫣然偶尔发脾气让她禁食,但她在宋家的伙食是极好的。怪不得她偶尔发烧感冒岚姨就如临大敌,让她尽快调养好身体。

  原来…他们都把她当做给宋嫣然换心的附属品……只有她活在梦里,天真的认为沈泽会和她结婚,父母也还是爱着她的……“薇薇,等你姐姐的病好了,我们就能在一起了。”沈泽曾经握着她的手,对着月光宣誓。如今想起来,字字诛心。

  “我在国外时就听说了你的故事,一直很想见你。”谢栖迟的话语中透着不易察觉的温柔,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宋薇强压下心中悲恸,疑惑道:“听说?我平时都不能出门见人,你怎么会听说我?”

  还没等到回答,她又自暴自弃道:“算了,不重要。如果不是我今天忍不住主动去找沈泽,恐怕直到进了坟墓都还被蒙在鼓里。我是宋家的秘密,也是宋家的…耻辱吧。”

  “除了这颗心脏,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谢栖迟看着宋薇说这话的苦涩笑容,心生不忍。她都还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天性善良,为什么这么多人都理所当然的伤害她?被打压惯了的女孩子,就算发现真相心有憎恨,还是会否定自己。他的心像被撕扯一样,生生的疼起来。

  “不,你不会是耻辱,”谢栖迟握住她的手,语气陈恳而笃定,“你的身边全是谎言,但相信我,你是无辜的,你不欠宋家任何东西。”

  “说你是耻辱的人,只是想洗脱心里的罪恶罢了。”

  宋薇有些茫然。这个人很奇怪,虽然看似站在她的角度维护她,但他们明明并不相识。她现在没有力气再相信人了,谁知道他是不是也别有用心?

  外面传来手术车推过的声音。

  谢栖迟起身,靠在杂物桌上,长腿交叠,又恢复了实习医生那个随性浪荡的模样。他知道时间不多了。

  看着依旧垂头丧气,却心生防备的宋薇,他有些好笑:“我没必要骗你,骗你一个被家人放弃的女孩子,对我有什么好处?”

  宋薇看着仿佛面对任何事都风轻云淡的谢栖迟,心中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闪过。

  怔忪间,谢栖迟已经将门开了条小缝,他听了听门外的动静:“宋嫣然要出来了,我先去把他们引开,你趁机回房间,明天晚上我会找理由见你。”

  等等?你为什么这么了解我?

  她正要发问,谢栖迟却起身离去,临走时还不忘嘱咐道:“这期间不要下楼,等我。”

  他眼中浮动着隐隐的笑意,让宋薇莫名得到了一丝慰藉。

第4章 对峙

  宋薇坐在房间一角的软垫上,睁着眼睛,抱住双膝不断发抖。

  沈泽和医生的对话一直回荡在她脑海里,让她食不下咽,无法安眠。就像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她只能期待和谢栖迟的再次会面,能让自己得到一丝解脱。

  她听谢栖迟的话没有下楼,宋嫣然和沈泽却不肯放过她。一个趾高气扬,一个虚伪做作。

  “啪!”

  宋薇被保姆拽着头发抓起来,无力反抗,只得挨了宋嫣然一个狠狠的巴掌,脑中嗡鸣声不断。她的右脸被打得发红,宋嫣然的指甲还在她脸上留下了两道划痕。

  宋嫣然看着默然不语,身形狼狈的妹妹,心里稍稍解了气。

  早晨她看见宋薇和沈泽互通心意,脸上的僵硬笑意差点维持不住,死死攥着手上的礼物,好歹忍住了没有当场发作。

  她撑着虚弱的身体从病床上爬起,画上精致厚重的妆容,满心欢喜的想要见沈泽,宋薇那个小贱人,居然还敢当着众人的面勾引她的未婚夫!她一定要让她后悔!

  宋嫣然还要再扇,却被人拦住了手。

  “嫣然!你刚做完治疗,不能激动!”沈泽装作刚刚赶过来的样子,又一次英雄救美,看向宋薇目光里满是担忧,宋薇却没有看他一眼。

  “你……”宋嫣然很犹豫,是先装淑女还是先解气?

  “沈泽,你先出去,我有话跟姐姐说。”宋薇帮宋嫣然做了选择。她的精神很疲惫,头痛欲裂。想让这一切早点结束,沈泽的戏让她几欲作呕。

  看见宋薇目光决绝,好似变了一个人,沈泽心里一滞。

  “好,嫣然,我在门外等你。”沈泽出去带上房门,这话是体贴,也是对宋嫣然的警告。

  要是放在今天以前,宋薇一定会为沈泽的行为感动不已,现在却只剩厌恶。

  “胖婶,这两天都不准给她送饭!居然敢看偷阿泽,看见她我就来气!”宋嫣然不依不饶。

  “姐姐,”宋薇眼神黯淡,她知道自己不服软,宋嫣然就会闹个没完,“我是喜欢过沈泽,不过那是我眼瞎。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再靠近他一步。”

  宋嫣然也发现妹妹今天有些奇怪,孤疑道:“你知道就好,再被我发现,打断你的腿!”

  宋嫣然走了,还带走了岚姨之前悄悄给她送来的热粥。她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此刻却并不想进食。

  宋薇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露出讽刺的笑容。

  是她太傻,直到今天才发现,这座她当做家的别墅,就是一个用谎言编织起来,困住她双脚的牢笼。她一直依赖的沈泽,就是想要将她埋葬在这个牢笼里的刽子手。

  小时候俩人初次见面,沈泽止不住的盯着她看。

  宋嫣然嫉妒的发狂,让保姆将山里的蛇抓来往宋薇身上扔。正在暗爽,沈泽却听见动静赶来,将宋薇护在身后,厉声呵斥宋嫣然蛇蝎心肠。宋嫣然第一次发现有人敢当面呵斥自己!她惊惧交加的捂住心口,止不住的抽搐,但从此再也不会在心上人面前展现出恶毒的一面。

  对宋薇来说,沈泽是她生命里第一个敢公然反抗宋嫣然的人。

  岚姨虽对她好,但不可能冒着触怒宋嫣然的危险,时时护着她,也管不住别人背地里的动作。

  幸好她还有沈泽。

  他总是秋天,跟着宋嫣然的医疗团队一起来宋宅。宋嫣然在他面前柔弱可人,有脾气也不会当面发作,宋薇的日子会好过很多。更别说沈泽也无数次在佣人的恶作剧中将她救下。

  她曾奇怪自己为何没有踏出家门的权利,但习惯是种可怕的力量,她早已坦然接受这一切,放弃去怀疑不合理的地方,怀疑她一直信任的沈泽和岚姨。

  如今看来,父母对她视而不见,是想隐瞒真相,只有沈泽,对她全是利用和演戏。

  沈泽……沈泽……一想到这个人,宋薇捂着心口,疼的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冒。

  曾经让她那么温暖的人,如今却陌生又遥不可及。

  最恨不过负心人,她永远也不会原谅沈泽。

第5章 觉醒

  “薇薇,开门,是我。”沈泽在清晨时分敲响了她的门。

  宋薇没有动作,她的眼睛红肿,表情麻木。

  “薇薇?你怎么突然不愿意见我了?嫣然又欺负你了吗?”沈泽语气焦急,敲门声越来越响。

  “你走吧。”急促的敲门声顿住。

  “被姐姐发现,她又要惩罚我了。”

  “从今以后,离我远一点,好好对姐姐。”

  门外的人似乎是被她的话语惊到了,动静终于消失,宋薇心很累。她没有手机,昨天房门被敲响数次,窗户被砸石头,她没有回应沈泽的任何动作。

  她枯坐一夜,终于明白沈泽昨天话里的意思:谁能活下来,他就娶谁。

  娶了宋嫣然,顺了沈泽的意,娶了她,顺了沈泽父母的意。她早该明白,宋家就没有真心对她的人。

  这个徒然发现的可怕事实,让宋薇的手心直冒冷汗,心有余悸。这个自私冷血到极点的男人,她怎么能被他的表象蒙蔽,认为他就是自己的真爱?

  还有这栋房子里的人,佣人如同行尸走肉,对她的呼唤总是置若罔闻,活似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只听宋嫣然的调遣。她的父母也没有心,有生育之恩,却让她用命来还。

  会哭会笑,会嫉妒,会同她说话,随时会因为心脏病离去的宋嫣然,是这个阴森森的地方唯一真实的人吧?

  不…她还在这里见过谢栖迟,还有谢栖迟!

  宋薇抓住曾经一闪而过的念头,被自己从未有过的想法吓到了,心如擂鼓。

  曾经质问过父母,却只换来了父母冷漠的目光,和宋嫣然更为恶毒的责罚。别墅里的下人见怪不怪,该讨好谁一目了然。宋薇打扫庭院时,总会有人不停的弄翻她辛苦打扫的落叶,被关在黑不见指的房间里,会有人往她身上泼寒冷刺骨的水……宋薇越惨,宋嫣然就越高兴。

  小时候的宋薇雪玉可爱,和姐姐同在一个屋檐下,却只有她被冷漠对待。

  她曾偷偷跟上去,想要去牵宋母的手,宋母却像碰到了什么有毒的东西,猛得甩开了她,眼神惊惧,不顾她的哭喊,决绝的转身离去。

  她不懂,为什么父母不喜欢自己,还要把自己生下来?

  为什么宋嫣然讨厌自己,她们还必须住在一起?

  为什么宋嫣然可以名正言顺的和沈泽在一起,她就不行?

  小时候的宋薇曾经受不住,对岚姨追问不休:“爸爸妈妈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宋薇问了几天了,那时宋嫣然也在,宋岚不忍告诉她们真相,只能说:“你小时候意外推过你姐姐一把,害你姐姐一辈子都在生病,这都是你欠她的。”

  具体是什么事儿,姐妹俩怎么也想不起来,但这不妨碍宋嫣然恨她。

  “好孩子,忍一忍吧,总有解脱的一天的。”宋薇懵懵懂懂,她只知道岚姨对她好,那便信了她的话。

  宋嫣然也信了,她不能像其他世家的小姐妹那样骑马露营,不能和沈泽出去玩乐,全都怪宋薇!

  ……

  谢栖迟说的对,她不欠宋家的,根本没有什么意外,她的出生就是一场阴谋!

  血淋淋的真相猝不及防的展现在她眼前,曾经支撑她的信仰无以为继,她的生命可能就此终结,她真的要继续呆在这座房子里等死吗?

  医生说距离换心手术还有三个月,她还有机会。

  宋薇为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战栗不已,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响起。

  “是我,谢栖迟。”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