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青染程子律目录哪里有?女主叫夏青染男主叫程子律的小说名字是《千金保姆:总裁,我

发布时间:2019-01-11 17:12

夏青染程子律小说免费阅读

千金保姆:总裁,我不伺候全文阅读

  夏青染程子律目录哪里有?女主叫夏青染男主叫程子律的小说名字是《千金保姆:总裁,我不伺候》,这是一本剧情非常给力的短篇总裁小说,一点墨为此书的作者。自从父亲公司出现问题以后,夏青染便从一个千金大小姐变成了一个任劳任怨的保姆,可她没想到的是现如今她悉心照顾的孕妇,竟会是自己丈夫的小三。
  “站住!你就这么走了?”程子律几步追上她,拦住去路。
  “还不走,留下来跟你们吃晚饭吗?”夏青染努力的装出不在乎的样子,“这要让外人见了该多羡慕,程大总裁带着老婆小三在一张桌子吃饭,享齐人之福。”
  然而每一句话,都让她眸光暗淡一分,心底撕裂一个口子,鲜血肆流。
  “跟我同桌吃饭,你也配?”程子律冷言嘲讽,“我花钱请你来当保姆,你倒好,竟敢伤害筱雨,我看你是不知死活!”
  夏青染吃惊不已,她一心不想让程子律知道她的现状,没想到,他对她的处境一清二楚。
  不过,她也知道,他绝不会是因为关心她,一年前,当她娘家发生巨大变故,他不仅没有伸出援手,还趁机将她赶出家门,任由其自生自灭。
  虽然没有去办离婚,但他们之间关系的维系,早就只剩下那张薄薄的结婚证,以及她自欺欺人的坚持。
  “喂,福熙家政公司吗?我要投诉!”夏青染恍神的刹那,程子律拿出手机拨打出去。“别,求求你,不要!”夏青染下意识的扑上去抢夺手机。

第一章 老公的女人

  夏青染提着一袋笨重的水果,热得满头冒汗的走进奢华的客厅。

  “你怎么做事的,磨磨蹭蹭,出去买点东西花一个小时,我不想吃了。”叶筱雨挺着大肚子正在嗑着瓜子,看也没看她一眼。

  夏青染抿了抿唇,有些委屈。

  叶筱雨先前嚷着说孕期口味重,想吃榴莲,她打算在网上订,可叶筱雨非要她跑一趟水果店,说网上订的不新鲜。

  这里是别墅区,离最近的水果店也要半个小时,又是大夏天,她提着四五斤重的榴莲一路跑回来,水还没顾得上喝一口,没想到叶筱雨这么一句话就打发了。

  谁让叶筱雨是雇主呢,身为保姆,夏青染自然不好说什么,将水果袋放在茶几上,转身去准备晚饭。

  “我都说不吃了,还不把这恶心的东西扔掉!你脑袋生锈了吗,听话都听不懂?”叶筱雨突然抓起篮球大小的榴莲,用力的砸出去。

  夏青染腿上狠狠的挨了一下,疼得险些叫出声。

  原来,叶筱雨特意叮嘱她,要卖整个的榴莲,是为了方便砸她。

  夏青染忍着眼泪,瘸着腿捡起榴莲来,想离叶筱雨远点,免得又遭她毒手。

  “赶紧把客厅扫一遍,把这地毯也洗了,你看这都脏乱成猪圈了!”叶筱雨叉着腰,一脚将垃圾桶踢翻在地。

  里面的瓜子壳,水果皮撒了一地,其中还有些污水,直接流在地毯上。

  夏青染看着昨天才手洗过的干净地毯,努力的深呼吸几口,提醒自己千万别发脾气。

  随着家族公司破产,这一年来,她从夏家千金变成一个伺候人的保姆,她努力的接受身份的改变,一直以来吃苦耐劳,在家政公司那边,广受客户好评。

  可不走运的是,三天前她换了雇主,这人还是她曾经的情敌叶筱雨。

  上班才两天,叶筱雨就总在刻意的针对,无事找事的疯狂折腾她,她感觉自己不是来当保姆,而是来当受气包。

  “叶小姐,对不起,我这就去洗……”夏青染很想拍桌子不干了,可她不能,走出这扇门,叶筱雨一定会找家政公司投诉,让她失去这份来自不易的工作。

  她不能没有这份工作。

  “你叫谁小姐呢,我说过,得叫我程太太!”叶筱雨一听这个称呼,更是炸了毛。

  之前刚来时,夏青染听到叶筱雨自称程太太,是有些诧异的,如果不是叶筱雨真怀了孕,她都怀疑对方是不是犯了臆想症。

  当年她们两人都喜欢程子律,但她因为家世背景的缘故,最终被程家长辈钦点成了程太太,而叶筱雨在他们的婚礼上大闹一场,被保镖赶出去后,自此就没了音讯。

  现在,叶筱雨终究还是嫁了一个姓程的男人,挂上程太太的名头。可想而知,对程子律的执念,有多深了。

  只是一想到程子律,夏青染心里就钝痛,她跟他,一言难尽……“你觉得我不配当程太太?”叶筱雨见夏青染不说话,上前揪住她的腮帮子,“夏青染,你家破产,欠了一屁股债,你爸都进因为犯罪进监狱了,那一把年纪,迟早死在里面,还在我面前装什么!”

  夏青染用力的挣开,红着眼说,“叶筱雨,你恨我,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但你别扯我爸!”

  所有的委屈,她都忍了,可叶筱雨要诽谤她爸,她不能忍,爸爸不会犯罪的,她比谁都清楚,她现在辛辛苦苦的赚钱,就是想请律师给爸爸打官司。

  “你竟然敢推我!”叶筱雨扬起手一巴掌砸过去。

  夏青染躲过,脱下围裙,扭头就走。

  叶筱雨绝不可能让她轻易的赚这份钱了,与其在这受辱,还不如早点脱身,另谋出路。

  谁知,一出门便撞上一个坚实的胸膛。

  没看清人,夏青染就闻到对方身上熟悉的气息,脑袋瞬间有些空白。

  “子律,你回来得正好,我被保姆欺负了……呜呜呜。”叶筱雨脚下故意趔趄,一屁股坐在地上。

  夏青染感觉自己快窒息了,来的人真的是程子律!

  他怎么会在这里?

第二章 乖乖的做保姆

  夏青染来不及想太多,低着头就想从对方身边逃出去。

  她不想见他,更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现如今的落魄和狼狈。

  “筱雨,伤到哪了?”程子律却没让她逃,拽住她顺势推进门,任由她跌坐在地上,匆忙的去搀扶叶筱雨。

  “肚子好痛,会不会流产啊,这可是程家的骨肉,要是出事,我也不想活了!”叶筱雨伏在程子律怀里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

  程家的骨肉,程太太!

  叶筱雨肚子里的孩子,竟然是程子律的?

  夏青染无法不在意这牵扯神经的字句,眸子通红的望了过去。

  叶筱雨被程子律揽在怀里轻声安抚,犹如一对幸福甜蜜的夫妻。

  夏青染的牙齿都快咬碎了,明明,她才是程子律的妻子。

  世上还有比她可笑的人吗?

  悉心照顾的孕妇,竟然是自己老公的小三!

  “别怕,先躺下,别太激动。”程子律打横将叶筱雨抱起,放在沙发上。

  夏青染木然坐在地上,看着这一幕。

  她没认错人,眼前的男人,真的是她老公,可这个以前口口声声说着事业为重,连新婚夜也不愿意碰她的男人,此刻却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还愣着做什么,打电话叫救护车!”安顿好叶筱雨,程子律寒着脸看向夏青染。

  夏青染没有从他眼里看到一丝阔别重逢的诧异,如同面对的是个陌生人。

  她嘴里弥漫起阵阵苦涩,他们认识十年了,他不可能认不出她的,只能说,他从来就没将她放在心上过。

  拿出手机,夏青染拨打了120,然后爬起来就往外走。

  不管叶筱雨到底是真摔伤了,还是佯装演戏,都跟她无关,她更不想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用她从未见过的温柔去对待另外一个女人。

  除了眼不见为净,她竟没有一点去质问对方为什么金屋藏娇,为什么跟别的女人生孩子的勇气!

  “站住!你就这么走了?”程子律几步追上她,拦住去路。

  “还不走,留下来跟你们吃晚饭吗?”夏青染努力的装出不在乎的样子,“这要让外人见了该多羡慕,程大总裁带着老婆小三在一张桌子吃饭,享齐人之福。”

  然而每一句话,都让她眸光暗淡一分,心底撕裂一个口子,鲜血肆流。

  “跟我同桌吃饭,你也配?”程子律冷言嘲讽,“我花钱请你来当保姆,你倒好,竟敢伤害筱雨,我看你是不知死活!”

  夏青染吃惊不已,她一心不想让程子律知道她的现状,没想到,他对她的处境一清二楚。

  不过,她也知道,他绝不会是因为关心她,一年前,当她娘家发生巨大变故,他不仅没有伸出援手,还趁机将她赶出家门,任由其自生自灭。

  虽然没有去办离婚,但他们之间关系的维系,早就只剩下那张薄薄的结婚证,以及她自欺欺人的坚持。

  “喂,福熙家政公司吗?我要投诉!”夏青染恍神的刹那,程子律拿出手机拨打出去。

  “别,求求你,不要!”夏青染下意识的扑上去抢夺手机。

  以程子律的身份地位,投诉的话一定会引起公司的高度重视,回头她不仅失去这份工作,恐怕押在公司的三个月工资,也拿不回来。

  父亲还有一个月就开庭,请律师还有一线生机,律师费不交上的话,他就真的只能蹲大牢。

  程子律似乎早就预料到她会求饶,收了手机,冷眸扫向她,“不投诉也行,那你就乖乖的在这当保姆,以后再让我看到欺负筱雨,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夏青染低着头一言不发,强忍着通红的眼睛,没有让眼泪流下。

  自从嫁给程子律,谁都觉得她这辈子会幸福,她也以为自己会幸福,但事实却给了她狠狠的一巴掌。

  她除了拥有一个名不副实的妻子头衔,跟妻子有关的一切,都不属于她。

  她的老公,要她心甘情愿的当一个保姆!

  救护车来后,程子律抱着叶筱雨去了医院,她留在家里,流着眼泪去洗地毯。

  还没做完,兜里的手机猝然响了起来。

第三章 双重打击

  夏青染看到来电显示犹豫了一下,但电话没有挂断的迹象,只好接了。

  “青染,你妈妈进手术室了,医生说希望有亲属在场。”宋翊的声音急切的从听筒里传出来。

  听到这么严重,夏青染来不及多问,匆忙的赶往医院,在手术室外找到了宋翊。

  “宋翊,我妈到底发生什么事?”夏青染情绪激动的带着哭腔。

  宋翊心疼的扶着夏青染坐下,“我见你太忙,就带了点水果去你家,谁知道遇见几个人在你家门里吵闹,说话比较难听,阿姨一着急,高血压犯了,医生说是脑溢血,需要立即做开颅手术……”

  正说着,一个护士跑出来,“赵青萍的家属在没在,赶紧来签字!”

  夏青染连忙迎上去,嗓音沙哑的回应,“在,我是她女儿,我妈妈情况怎么样?”

  护士递了文件给她,“病人情况暂时不好说,得先动手术,签了字,去窗口缴费。”

  夏青染听了双腿发软,潦草的签了字,脑袋却一阵发晕,扶着墙才站稳。

  自从公司破产,父亲已经入狱,判决还未知,如果母亲也出事,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宋翊扶住她,让她在一旁坐下,“我去给你缴费,你别急,伯母不会有事的。”

  夏青染从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密码是890515,里面还有点钱,拜托你了。”

  这一年来,她赚的钱,都在这张卡里了,原本是要去交律师费的,可眼下,也顾不得了。

  宋翊听到密码数字,暗暗叹口气,因为他知道,那是程子律的生日。

  原本他听说夏青染在给人做保姆,就说可以借钱给她,帮她渡过难关,可她总是要强的说自己能行,他自然不能太强求,否则只会引来对方的反感。

  宋翊接过卡,去缴费之后,夏青染坐在手术室外的长凳上,仍然没缓过神来。

  到底是谁去她家闹呢,夏家虽然破产清算,但父亲卖房卖车,把债务关系都处理清楚了,理应不会再有纠纷的。

  “你个小骚蹄子,可算找到你了!”就在这时,几个男女蜂拥而来,将夏青染堵在了中间。

  夏青染一抬头,就撞上两巴掌,被打得满嘴血。

  “你们干什么?”她看清来人,这几个人,倒也不是陌生人,而是她上一个雇主家儿子女儿。

  不过她并没有见过本人,只在照片上见过,她上一个雇主,是个独居的老人,七十来岁了,中风瘫痪,平时只能卧床或坐轮椅。

  她在他家做了三个多月保姆,这些儿子女儿们,没一个人去看望过。

  可怜的老人常常拿着他们的照片独自落泪。

  夏青染看在眼里很心疼,所以常常陪他聊天,老人细数子女的好,不曾说过他们一句坏话,但她很清楚,这些儿女,是真正的不孝子。

  前些天,老人突然打电话,说以后不用她去了,她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谁知道过两天,有个自称律师的人,打电话给她,说老人去世了,最后弥留之际,怕吓着她,才没让她继续去照顾,还说老爷爷有个遗嘱,跟她有关,等有空了,去律师事务所一趟。

  夏青染默默哭了一场,但因为有工作要做,一直没去律师那。

  她实在想不明白,老爷爷的儿子女儿为什么会跑来打她骂她,估摸着,也就是他们,找到她家,害得母亲脑溢血。

  “你个小骚货,快死的老头,你都勾引,还让那死鬼把遗产都给了你,我告诉你,赶紧还回来,否则,我就让所有人都看看,你这风骚样!”一个泼妇模样的女人,抓住夏青染的衣服,喷着口臭的骂道。

  不远处,程子律侧身躲在暗影里,目光落在人群中的夏青染身上,当听到泼妇的那些言语,面色阴沉无比。

第四章 她的伤,无药医

  夏青染目光憎恶的看着他们,她实在想不通,那么和蔼的老人,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儿女。

  老人的遗产究竟是些什么,她并不知道,可无论是什么,她一分钱都不想给这些人。

  因为他们不配。

  “连陪老头睡觉都行,她怎么肯轻易把吃进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先给她尝尝我们的厉害!”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上前,用力的撕扯夏青染的衣服。

  莫须有的罪名扣在头上,夏青染内心屈辱不已,无助的喊着救命。

  可看热闹的人很多,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她长得漂亮,其实有不少人,确实是相信了老人的子女们说的话,觉得这种女人当保姆,势必有所企图。

  “滚!”一个挺拔的身影掠过,两拳打翻了撕扯夏青染衣服的一男一女。

  “你,你怎么打人啊?”几个男女看到一身贵气逼人的程子律,有些忌惮的退缩了几步。

  “还不滚,我不介意送你们去监狱,暴力胁迫篡改遗嘱,够判几年的了。”程子律久居上位,浑身有着慑人的气场。

  老人的子女心虚后退,但眼神都恶狠狠的看向夏青染,极其不甘心的走了。

  “子律……”夏青染看见竟然是程子律,难以克制的委屈,冲得鼻头发酸。

  “你还真不是盏省油的灯,给人当几个月保姆,连人家遗产都搞到手了。”程子律眼看着她满脸血痕,泛起一丝心疼,可刚才那些人的言语,却成了他心底的一颗刺,让他脸色并没有好一点,语带讥讽。

  听到这话,夏青染从他身上感受到的那一丝丝的温暖,瞬间化作虚无。

  “怎么不辩解,难不成,他们说的是真的?你陪个半截入土的老人上床了?”程子律对她的沉默,感到没来由的生气,口不择言。

  “程子律,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顾好叶筱雨就行了。”夏青染疲惫的看了眼手术室的红灯,没有跟程子律争吵的心情。

  “你以为我想管你,但你最好别忘了,你还是程太太,不要在外面给我丢人现眼。”程子律停了片刻,嘴角勾起充满凉意的冷笑,抛下一句拂袖而去。

  这女人,当年为了嫁给他,不惜各种讨好程家的老爷子,最后竟然逼迫他娶了她,他早看透了,她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现如今为了父亲的律师费,能做出令人恶心的事,也不是没有可能。

  夏青染看着那背影离去,心底好似漏了风。

  那一年,还只是高中生的他,拼了半条命从几个地痞流氓手底下救了她,将吓得瑟瑟发抖的她揽在怀里,低声说别怕。

  也就是那一刻,她就将他印在心里,再也抹不掉了。

  今天,相似的场景,她等来的,却不是那句别怕,而是不堪的猜疑。

  在他心里,她已经这么肮脏了吗?

  “青染,你有没有事,我带你去看医生。”宋翊匆匆走过来,心疼的扶住摇摇欲坠的夏青染,刚刚他看见程子律跟她在一块,考虑到出现更会给她添麻烦,才藏了一会儿。

  “妈妈还在手术室,我要等她出来。”夏青染摇头。

  她的伤,除了程子律谁也治不了。

第五章 违约

  母亲的手术还算成功,第二天就送进了病房,只是还在昏迷不醒。

  但让夏青染更为难的,却是每天接近三万的巨额医药费用,对于大脑做过手术的病人来说,花钱的日子,这才刚刚开始。

  “青染,眼下的费用,靠你做保姆肯定撑不起,钱我先给你垫付,等你以后赚了,再还给我。”宋翊看着心力交瘁的夏青染,很是心疼。

  “宋翊,你帮了我太多,妈妈医药费的事,我会自己想办法。”夏青染明白宋翊的想法,这么多年,宋翊对她是怎样的感情,她要再不知道,那就太傻了。

  可她跟他没有可能的,她一颗心早已被程子律完全占据,即使被伤害,她还是走不出来。

  她不想越欠越深,更不想宋翊在她身上再浪费心思。

  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夏青染看了是福熙家政公司的办公室号码,慌忙接听。

  “夏青染,你他娘到底在干什么,雇主打电话过来投诉,说你虐待孕妇,还要将我们整个家政公司都告上法庭!”主管的声音吼得夏青染的耳膜都快碎裂。

  “主管,他们那是诬告……”夏青染没想到在这种节点,程子律还投诉她。

  不单投诉本人,还要把整个家政公司牵连进去。

  程子律有程氏集团法务部作为支持,那里的律师无一不是打官司的好手,家政公司肯定败诉。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解决掉这件事!福熙家政有上百号员工,几百口子跟着吃饭,要是因为你丢了饭碗,我让他们去找你负责!”主管说完,愤怒的挂了电话。

  夏青染本就弱不经风的身体,险些一头栽倒。

  “你心底这么善良,是哪个雇主要讹你?”宋翊将主管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很是愤慨。

  “程子律。”夏青染一字一顿的说出这个名字,就连宋翊一个外人,都知道她的品行,她的丈夫,却从来都不信她,甚至在她最困难的时候,落井下石。

  “青染,有件事我一直没敢告诉你,但现在我是不得不说了。”宋翊叹息道。

  夏青染沉眉看向他,隐约的觉得他要说的话,跟程子律有关。

  “我听人说,你家破产,跟你爸爸入狱,背后有程子律的影子。”宋翊说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处处针对你,可你要是对他的感情还抱有期待,难免到头来一场空……”

  夏青染顿时僵住。

  当初夏家破产,父亲被捕入狱,她去求程子律帮忙,助理却说程子律去外国出差,一去两个月。

  她万不得已,拿着程太太的身份,去找程氏集团的法务部,想着夏家救不了,至少可以给父亲打官司,或许能救出来。

  其中有个律师一开始应允出手,可几天后,却说自己被开除了,无能为力。

  等程子律回国,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不但没安慰她一句,还借机说她以程太太的身份干扰公司的正常运作,要跟她分居,实际就是将她从家里赶了出来。

  夏青染自然怨他,但却从来没想过,是他在背后一手谋划。

  打了辆车,夏青染直奔程氏集团,这次竟然没有受到一点阻拦,就到了总裁办公室。

  程子律坐在办公桌后,好整以暇,似是在等她。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