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燕千寻李炽小说-恰逢千寻桃花劫免费阅读by金萱茶

发布时间:2019-03-08 11:03

燕千寻李炽小说

恰逢千寻桃花劫全文阅读

  恰逢千寻桃花劫是由作者金萱茶所著,书中的主要人物是燕千寻李炽,小说又名桃花劫:恋上坏皇叔。李茯陵是不久以后要继承储君之位的皇长孙,从小和燕千寻相识,青梅竹马。燕千寻被外界传言为“倒贴货”,不过二八年纪,对皇长孙的爱慕之情已众所周知,闹的满城风雨,可惜,偏偏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燕千寻无意中在宰相府的花园见到了鲁王李炽,后来还被父亲安排,嫁给了李炽成为侧妃……
  与鲁王不欢而散之后,父女着实冷战了许久。千寻不懂,为什么爹爹要如此急切将自己托付给那样一个浪荡皇亲。
  而燕相也对女儿的任性、自我伤透脑筋。并且,还有更多的难言之隐,一下子又老了许多,不就后然重病。自此,每日宫中早朝也告病不去。
  燕三思身为三朝元老,已经年迈,往年总有几天告病旷朝,每一次,皇上都会派上膳监的主管公公带来御赐美食,或派御医院主领来燕府为燕相请脉。
  虽然这些都是走过场的恩典,却为了显示皇上对三朝元老、皇长孙陛下的御师的重视和恩宠。

第1章 寿宴

  “茯陵,我此生此世一定要嫁给你为妻!”

  “千寻,你我生在王侯之家,所谓嫁娶都不是自己能做主的。”

  “你是皇长孙,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寻儿,如今你我都大了,孤男寡女在花园私会,成何体统?”

  满眼泪痕的燕千寻怨恨又深情地看着面前这个衣袂飘飘的俊朗少年,他眉宇间有贵族的雍容之气,腰间更有剔透的环佩,虽然年方弱冠,但一看便知不是池中之物。

  他正是当今储君、不久以后要继承大统的——皇长孙李茯陵。

  今日宰相府门庭若市,夜宴通宵。满朝文武大员都来为宰相燕三思大人祝寿。没人能想到前堂灯红酒绿,后花园影影幢幢的灯影里,相府唯一的千金燕千寻在这里对皇长孙陛下做着最后的表白——16岁的少女把这人生中第一次表白,看成是决绝的、顽强的视死如归。

  大正朝开国500余年,皇亲贵胄里还没有出过燕千寻这么一个“倒贴货”,才不过二八年纪,对皇长孙的爱慕之情就已经闹得满城风雨……

  可惜,偏偏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茯陵哥哥,我明天就让爹爹向皇上提亲,哪怕给你做小妾、做丫头、做使唤嬷嬷……我,我都愿意。”玉梨的泪珠已经速速滚落,双手扯住茯陵的衣襟,茯陵恹恹地推开她,脸上却仍是苍白毫无表情。

  话没说完,就匆匆离开了花园。

  身为皇长孙的茯陵深知自己即将继承大统,所以倍加爱惜自己的羽毛,心中有社稷大业,哪有时间和一个任性的大小姐在此上演痴男怨女的戏文?即使,他并非不爱千寻那妩媚的笑容,凝脂一样的肌肤,尤其是那一双艳绝帝都的桃花眼。

  此时此刻,再美的春风也抵消不掉燕千寻的伤楚。

  后周长平三年,皇太子英年早逝。太子唯一的嫡子皇长孙被皇上青眼相加,从小就送到一品大学士、丞相燕三思家亲授。也正因为此,燕千寻和皇长子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是两小无猜。

  而自去年茯陵以皇位继承人的身份入主东宫,千寻想再见一下自幼一起长大的“茯陵哥哥”,却如登天一般。

  好不容易等到爹爹70岁寿辰,费尽千般心血,才约见到这无人的花园,打发了一概园丁、小厮,独留下幽昧宫灯和一院子春花正美,也留不住皇长子的心。

  千寻的泪珠一下子决堤,干脆哭个痛快,“反正皇亲贵族里也没人再敢娶这样一个只知道倒贴的花痴……”

  想到此处哭声更猛烈了几分,还好宰相府的花园子大,四望别说人,鬼影也没有一个。

  “啧啧啧,这是谁哭得这么泼,打扰了本王的清梦?”如洪钟般的一个男人声音从草丛里传来,听得出这话音里有戏谑之声,吓得燕千寻一下子站了起来。

  小厮和家奴早被打发出去,即便是今日宴请的嘉宾,又有几个人不去饮酒作乐,来这灯影幢幢的后花园?

  “是谁!”燕千寻壮了壮胆子,朝声音发出的方向问道。

  许久,燕千寻壮着胆子向花丛中迈了一小步,这时却见有一个成年男人的背影,从花丛中的石榻间缓缓起身……

第2章 谪仙

  这男人30上下年纪,一身白衣,联袂翩然,似有几分不羁之气。峨冠束发,器宇不凡。而腰间佩戴着的玉玦,似乎也并非寻常官家之物。

  “敢问这位大人姓何名谁?为什么大半夜在我家花园躲藏?”燕千寻偷偷拭去眼角泪痕,又端起相府独女的派头。

  “呵呵,莫说你府邸,就是整个天下九州,我还不是要睡哪儿就睡哪儿?”男子带一丝戏谑,微微扬起一张秀口边的胡须。燕千寻借着灯光看去,这人确有青髯好胡须,和眼角的一丝放荡相映成趣。

  杏花双目微微一转,低头哂笑:“倒是好笑!你睡了我家花园的石榻,倒成了理所应当。”

  “呵呵,你看,你诉你的衷情,我打我的小盹儿,本来两不相欠。可姑娘的哭声忒大,着实是扰了我的清梦。难道,不是你欠我的么?”

  燕千寻脸颊一下子绯红:莫非,他听到了什么?不对,他一定是听到了什么。父亲寿宴之时,我却在这里对皇长孙表白心意,这要是传出去,父亲大人又要骂我冒失。还是走为上策!

  “哼!今日是家父寿宴,懒得与你这偷偷睡人花园的赖子泼皮计较!算是本姑娘对你的大赦!如果再有一次,小心我喊家丁送客。”千寻说完拂袖而去。

  独留下那男子,却听见放荡的笑声从背后传来。她的羞涩、尴尬全被那男子看在眼里。复杂的眼光落在她的背影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思。

  翌日,千寻心中还为李茯陵之事心意倦怠,日上三竿仍无梳洗之意。

  “小姐,快些梳洗,昨日寿宴闹到不早,今日老爷一早起来,有要紧事和小姐商议。”

  速速洗漱,懒起画峨眉,找出一身素色纱裙,三千烦恼丝绾成蝴蝶髻,步履轻盈来到相府正堂。燕三思已经端坐在中堂,而在次席,竟然还坐着一个男子,身穿团龙图案的皂色变装,头上一根白玉龙头簪。

  这不就是!昨夜花园里的男子?怎么会穿戴成皇家服饰?

  沉稳了气息,千寻令侍女拿来一张胡凳,欠身坐下,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听嬷嬷说,爹爹有要事与女儿相商。”

  “是啊。我问你,昨晚上你去哪儿了?”

  燕千寻背上已经沁出几滴冷汗……本来自己对皇长子的心迹已经沸沸扬扬,在名门闺秀里成何体统?难道这个男人已经向爹爹告状了?

  “小女……在后花园。”

  “后花园?你去后花园做什么?”

  急中生智,千寻暗暗稳了稳气息,干脆赌一把:“春日迟迟,后院的梨花总也不开,特别和几个嬷嬷、婢女一起去多挂了几盏宫灯,想着趁夜色这样熏一熏,能早些开花。女儿知道爹爹最喜欢梨花,特别准备祝寿小礼物!”

  ”果然如此?“

  ”确是。“

  燕千寻看到父亲没有怀疑,暗暗舒了一口气,再偷偷瞧一眼旁坐的那个男子,他听闻自己这样的解释,竟然浑然不动,面无表情,仿佛昨夜并没有任何事发生。

  “既然如此,便也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昨日皇长子也没有列席,我还以为你又去纠缠。”

  “爹爹,您可是冤枉女儿了……”千寻底气不足地说。

  “我给你介绍一个人,就是这位。”燕三思如今已经年过七旬,50岁上下才添了玉梨这么一个独生女,虽然是父亲,却更和蔼如祖父。

  “这位就是当今圣上最小的皇子鲁王陛下!快快行礼。”

  什么?鲁王李炽!早就听闻当今皇上有20多个儿子名字叫李炽,字羽然,15岁就加封鲁王。今年正好刚过而立之年。据说这鲁王陛下曾在十年前率军评定西藩之乱,当年战场上一人能敌万夫勇,策马扬鞭走天下,如此骁勇却翩翩长了一张儒生气的俊朗面孔。

  千寻细看那张昨夜未曾看清楚的脸,脸上平静如止水处,却有一丝江湖的豪杰气,眉宇间和李茯陵似乎还有几分相像。

  千寻飞速回忆近年来从那些王公贵妇的八卦中流传的关于鲁王李炽的流言蜚语。人们都说,自皇太子被立为储君之后,李炽已然成了放浪形骸的谪仙人,颇对得起他名号中的“羽然”二字。近年国无战事,鲁王陛下平日里访仙问道,周游神州,不问政事,结交的都是江湖异类,对江山社稷毫无建树,唯独在酒肆花巷流连忘返。

  没想到,平日里从不在王公大臣的交游中路面的谪仙人,今天被小小的燕千寻见到了。不对,是昨晚就见到了!

  千寻有些好奇,却又眼光流转,想看看大名鼎鼎的鲁王陛下到底有何花招。她亦如大家闺秀般俯下身子行礼道:“燕府嫡女拜见陛下,恭祝陛下千岁!”

第3章 指婚

  “免礼!早就听说燕相独女秀满长安,艳绝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陛下客套。小女最是刁钻古怪,朝上又有关于皇长孙陛下与小女的奇闻异事,其实不过是村野谣言。鲁王陛下可不要轻信!”

  李羽然雍容一笑:“那是自然。”

  千寻背上冷汗全出:爹爹啊,你要不要这样为女儿开脱?别人信不信我不知道,这个李羽然昨夜可是看了个真真切切!

  燕千寻桃花如面,此时此刻却一阵红一阵白。她暗暗瞪一眼李羽然:你,你,你,可真会装!

  鲁王却如蜻蜓点水,道:“其实就算有些什么也没有什么,茯陵自幼在府上私塾,他们两小无猜也是寻常。茯陵将来登基,燕相就是帝师,我看令嫒没有什么配不上茯陵的。”

  “陛下不知,我家这个女儿,婚配谁家,老朽也并不牵挂,唯独不能嫁入帝王家!”这句话,好像是说给女儿听的。

  “爹爹!”千寻还想计较什么,却被爹爹一脸的威严挡住。

  李羽然嘴角微微一笑道:“沈相深谋远虑,是小王不及的。”

  燕千寻简直暴跳如雷:“这个什么狗屁鲁王,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如果茯陵不能和我在一起,就要全都算在你头上!”

  燕相已经老迈,步履蹒跚起身,沟壑纵横的脸上却没有鹤发童颜的舒朗,昨天明明刚刚度过自己的70岁华诞,今日却是满面愁容。千寻心里暗暗道:怎么爹爹好像有什么心事。

  燕相轻轻握住鲁王的手,道:“今日没有别的事,有一事相求:那就是,希望与陛下约定一门婚事!”

  “什么?!”不仅仅是千寻,连鲁王脸上也一脸的讶异!怎么才说了没有两句话就要把独生女嫁给他?

  千寻怀疑爹爹真的是老糊涂了:“爹爹,您是说……”

  而两个人的意外,却都在燕三思意料之中,他向女儿摆手,又对李羽然道:“请鲁王陛下原谅老臣冒失糊涂。此事老朽心意已定,千寻不得有半点不从之心。而特请鲁王陛下接受老朽的请求。”

  燕三思俯下身子,向鲁王陛下行一个叩首大礼,苍老的面容更加一分老态龙钟,对鲁王的婚邀,竟然已经成为了破釜沉舟的恳求,似乎是救命一般严酷。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爹爹如此着急将我嫁出去?千寻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当下要做的,是一定要反对这门亲事!

  千寻决定以死相逼,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泪珠已经滚滚而下:“爹爹!女儿是誓死不从!虽然婚姻大事,媒妁之言,由不得子女做主,全听父母之命。但是,今日女儿要表明心迹:此生此世,我燕千寻只爱一个人,那就是茯陵,除了他,我哪一个也不肯嫁。”

  女儿的决绝,好似一道闪电,把70岁的老臣击中,这个任性的女儿,好歹照顾到鲁王的颜面!

  李炽什么场面没有见过?西藩可汗三十万大兵压境,鲁王陛下却在小小棋盘上运筹帷幄,而燕千寻毒誓般的表白却让他眉头微微一蹙。

  没有什么能比少女的春心更加决绝,昨夜花园里的表白只是这女孩单相思的小打小闹,此时此刻才是她的决心。现在如果七尺白绫摆在面前,只要是李茯陵让她去死,她也不会有一丝迟疑。

  “多谢燕相国青眼相加,既然令爱已经心有所属,那么小王也就不宜久留。良禽择木而息,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鲁王拂袖而去,燕三思一双三朝元老的慧眼却在他背影中分明看到了一丝落寞和嫉妒。

第4章 当家

  与鲁王不欢而散之后,父女着实冷战了许久。千寻不懂,为什么爹爹要如此急切将自己托付给那样一个浪荡皇亲。

  而燕相也对女儿的任性、自我伤透脑筋。并且,还有更多的难言之隐,一下子又老了许多,不就后然重病。自此,每日宫中早朝也告病不去。

  燕三思身为三朝元老,已经年迈,往年总有几天告病旷朝,每一次,皇上都会派上膳监的主管公公带来御赐美食,或派御医院主领来燕府为燕相请脉。

  虽然这些都是走过场的恩典,却为了显示皇上对三朝元老、皇长孙陛下的御师的重视和恩宠。

  可是这次,却不见皇宫里有任何消息,而即使如燕千寻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从来不问家事的千金,也感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氛。

  管家刘安每日三次往燕相的卧房通报家事,燕相病倒后,居然有小婢女和家丁斯通,偷偷变卖值钱家私的丑闻传出。丢的东西,是一块田黄石的印章。

  燕相膝下无子,千寻被迫主管起家事。

  翻开账本子,才发现常年忙于朝政的燕相是有多疏于管理家务。

  燕千寻年幼时,母亲就去世。母亲生前是江南才女,与父亲本是神仙眷侣,然而母亲却在千寻临盆不久就过世。自此,父亲没有再娶。燕府上下也再无主内的人。

  原来是爹爹一直又当爹又当娘地保护偌大一门府邸。千寻暗暗觉得父亲不容易。

  一个识字的小厮在南书房门口的院落前站着,高声诵读家产账目,千寻搬一张秀墩坐在院子正中,几十名燕府主事家奴满满当当站了一院子。

  “珠宝目:珍珠十斛,一等玛瑙三箱,金项圈二十只,宫样金簪五十枚……”

  “家私目:南京金丝拔步床四张、螺钿床十张、紫檀玫瑰椅8对、南洋贡鸡翅木画案一张……”

  “古玩目:汝窑荷花大碗两只,青花龙纹将军瓶五对,御赐龙泉青笔洗五只……”

  “玉器目:……”

  千寻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看着这一院子的家臣,知道他们个个都不是好惹的刁奴。

  “这些家里的私物,每日都要有主事嬷嬷和大管家带人清数一遍,并安排专人看管,如果短了哪一件,都要问罪。或者刑杖、或者打发出去,为奴为婢。你们不要仗着都是看着我长大的长辈,就为所欲为,不拿我当主子。如今燕府没有儿子,我就是你们的少爷、少东家。都听明白了嘛?”

  “奴才明白!”一屋子奴才们齐呼。

第5章 刁奴

  千寻的开场白说完,就开始彻查:“另外有一件事,前几天,听闻大管家告诉老爷,家中有一件东西,平白无故就没了。这东西不是桌子椅子,自己没有腿,也没有翅膀飞不出去这座宅子。可偏偏就没了。”

  一院子的奴才都鸦雀无声,大家没有想到平日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竟然是个狠角色。虎父无犬女,千寻治家的英气不减燕相当年。

  看着奴才们噤若寒蝉,千寻冷笑了一下,那笑容让人看了胆战心惊。

  “刘管家,你说怪不怪?一枚小石头,怎么会无缘无故就没了呢?”

  刘安也是第一次见到千寻铁腕的一面,赶紧跪下道:“是奴才掌管不利!求小姐恕罪。”

  “刘管家,您请平身,这是干什么?”千寻给贴身丫鬟梅香一个颜色,上前把管家扶起来。刘安的额角已经有汗珠沁出。

  “刘管家,先别忙着行礼。您也知道,咱们家大业大,老爷深受三朝天子眷顾,才有了这么偌大的庭院,数不清的珍宝古玩。梁上君子家家转,短点东西也是不碍的。只不过,若是丢一两件寻常的珠宝、家具,我也犯不上如此,可是这田黄石是有价无市的稀世珍宝,又是老爷心爱之物,平日都在书房龙头柜里搁着,一旦丢了,难免有些心疼。您说,该怎么办呢?”

  “奴才,奴才这就安排人彻查!究竟有谁平日出入老爷书房,这就去查。”

  “查,是自然要一查到底的。更给各位提个醒儿,不要以为老爷年纪大了,你们就开始自寻出路,变卖家里的东西。现在,还没有到呼啦啦大厦如山倒的时候!老爷和我活着一天,这个家就姓燕,咱们还是皇亲贵胄的家里人。如果有心术不正,胳膊肘往外拐的,让我查出来,没有轻饶的!”

  “是!”

  等所有人都退出去,千寻只觉得脑仁疼。梅香为她点了浓浓一盏女儿茶,递上来。

  “这些刁奴,看着老爷病了,小姐又小,暗地里没少干缺德的事儿。后花园的宫灯前些天还被一个小厮偷去两盏,已经让刘管家打发出门了。小姐,您也不要太伤神,这么一个家,也不是说倒就倒,好歹老爷现在还是一品大员。只不过,如今你也要想想自己的终身事,不要太由着自己的性子。”

  梅香是千寻的贴身丫头,从小一起长大,她与茯陵的事,梅香并非不知道,如今点出来,不过是心疼她。

  千寻不知如何作答,她想到茯陵,仍是放不下,只能默默将手中的茶喝下。

  “老爷病了,也不见皇长孙陛下差人问问。”梅香又道。

  “或许,茯陵哥哥也只是忙于朝政。”千寻恹恹地道。

  正在此时,却听见门前侍卫来报:鲁王陛下来看老爷了。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