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无心惹残王》小说又名《妃常来袭:残王么么哒》,这是一本内容非常不错的古代穿

发布时间:2019-03-08 12:09

简云苓宇文徵全文阅读

庶女无心惹残王全文阅读

  《庶女无心惹残王》小说又名《妃常来袭:残王么么哒》,这是一本内容非常不错的古代穿越小说,简云苓和宇文徵是书中的两位主人公。从现代一个知名的女杀手穿越成一个不受宠的庶女四小姐,简云苓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杀人不见血的宅斗,只是她也不是吃素的。
  好,你们要我嫁,我嫁就是了。但我既然嫁了,离开了简府,你们就休想再动我一根汗毛。
  “姐姐说的哪里话,妹妹怎么能忘呢。”简云苓堆出一脸讨好的笑,那双幽深的眸子里却透着算计:“不过,嫁人始终是人生大事,而且,妹妹代姐姐出嫁,相当于违抗圣旨,妹妹本来就害怕,加上最近身子不大好,万一出嫁之前被人看出了端倪,不就大大不妙了吗?”
  “这是当然。”简云歌得到了令自己满意的答案,放下心来,上前握住简云苓的手,一副愧疚惋惜的样子,说:“姐姐不是要催你,就是觉得委屈了妹妹,实在是良心不安。妹妹啊,你不会怪姐姐吧。”
  良心不安?你还有良心吗?简云苓忍着恶心,看简云歌在她面前演戏,恨不能一巴掌抽在她脸上。
  “姐姐言重了,妹妹天生命苦,如今可以成为翰王妃,妹妹感激姐姐都来不及,怎么会怪姐姐呢。”简云苓假装抹着泪,实际上躲在帕子后面连连作呕。
  简云歌“慈蔼”地拍了拍简云苓的肩膀安慰她。等简云苓停止哭泣后,她松开简云苓的手,对她说:“那妹妹赶快回去养好身体吧。大婚的事,姐姐会再派人通知你的。”

第1章 伙伴的背叛

  “云苓,你的子弹还够吗?”

  周围的枪声震天,简云苓躲在柱子后面,打光了枪里的最后一颗子弹。

  身旁的女子把自己多余的一把枪递了过去,简云苓看也不看就接过,两人的配合十分默契。

  “楚溪,你先走!”简云苓推了一把身边的人。

  那个叫楚溪的女子蹲下身,躲过头顶的子弹,在最靠近他们的一辆车后趴了下来。

  身为跨国黑帮震天帮里排名第一和第二的两个女杀手,简云苓和楚溪自杀手训练时期就是配合最默契的搭档。

  震天帮里有这样一句话“影过不留命”,说的就是她们,简直就是现实版的霹雳娇娃。

  只是,今天的任务有些棘手。

  有人以极高的佣金要震天帮刺杀一位赫赫有名的政要。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但不知为什么,她们正准备撤退的时候,突然有大波的警察围住了她们,将她们困在了停车场里。

  “云苓,警察人太多,我们逃不掉了!”楚溪扔掉手边的空枪,从车底看到对面的警察越来越多。

  简云苓的胳膊中了两弹,手上也被弹片划出不少伤口。

  她从腰带里掏出一把匕首,划开自己沾着血迹的袖子,从布与布中间的夹层里拿出一张内存卡,扔给楚溪

  “楚溪,这个给你。这里面有所有杀手的个人资料,你带着它逃回本部,上头不止不敢杀你,还会派人保护你的。”

  这是简云苓从三年前成为所有杀手的领队时,就开始为自己准备的后路。

  但今天,她显然没办法活着回去了,还不如把它交给楚溪。

  “是吗,这里面……有这么重要的东西啊。”

  楚溪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把内存卡塞进了上衣的一个暗兜里,同时掏出一把精致的银色小手枪,调转枪头,向毫无防备的简云苓后背放了一枪。

  简云苓只觉得背上一阵剧痛,体力不支跪倒在地。

  她回过头去,发现楚溪正用枪指着自己的心口。

  “你是卧底?”

  面对这么多警察,还能若无其事,就只有这一种解释。

  “没错,七年前,我奉命进入震天帮做卧底,整整七年了,今天我终于可以完成任务了。”

  楚溪向她靠近一步,一个手势,所有的警察都围了上来,枪口一致对着简云苓。

  “其实,我也要谢谢你啊,云苓,这七年,你一直对我照顾有加,最后还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了我。你还是放弃抵抗跟我们走吧,我会帮你转做污点证人,争取量刑的。”

  简云苓看了看身边的阵仗,不屑地笑了两声,啐在地上一口血沫,说:“你够狠,竟然连我都骗过了。我认输。不过,你休想我投降!”

  说着,简云苓举起早已没了子弹的枪,扣动扳机。

  几乎是在同时,几十道枪声此起彼伏地响起,简云苓浑身是血的倒了下去。

  对面的楚溪扔下枪跑了过来,简云苓没有来得及看清她的表情,就陷入了黑暗。

第2章 竟然穿越了

  痛。

  简云苓感觉自己全身针扎似的疼痛,完全使不上一点力气,整个人就像瘫痪了一样。

  周围有人不停在叫她。

  “四小姐?四小姐?”

  “云苓?云苓?”

  还有人掐住她的下巴,往她嘴里灌了些臭乎乎的东西,她想吐出来,那个人却强逼着她咽了下去。

  然后,她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时,头顶陌生的灰色床帐和身上破烂的棉被,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四小姐,你醒了?”

  床边一个满脸焦急的老妇人冲上来,握住了简云苓的手,老泪纵横地说:“四小姐,你可醒了,担心死老奴了,你若有什么事,我将来可怎么跟蝶姑娘交代啊。”

  简云苓打量着老妇的打扮和屋里的环境,脑中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有属于她的,也有不属于她的。

  原来她穿越了。

  这里是大梁国,是一个没有出现在任何历史记载中,男权至上的朝代。

  在这里,男人拥有着无可置疑的最高地位,女人只是他们的陪衬,或者说,只是她们的玩物。

  而她的娘,青楼出身的歌妓蝶衣,便是她爹,权倾朝野的简太师,年轻时的玩物。

  一直到她娘死去,简太师也没有给她一个名分,只让府里的人唤她“蝶姑娘”。

  因此,她这个所谓的四小姐,成了府中最好欺负的人。

  就算是最下等的粗使婆子们也敢对她拳打脚踢。更别说她的几位“姐姐”,真是恨不能置她于死地。

  她这次的大病,就是她那位——三姐姐简云晴的杰作。

  而站在她床边的这个老人,是她娘曾经的侍女,也是整个太师府里唯一对她好的人。

  “兰姨,我怎么了?”简云苓揉着额头坐起。

  兰姨在她背后垫好一个打满了补丁的枕头,握着她的手不肯放,说道:“四小姐不记得了吗?你掉进水里了。幸好当时我在附近,听到了你的呼救声,不然,小姐淹死了,恐怕也没人知道啊。”

  说着,她还抹了两把泪。

  “好了兰姨,我没事了。”简云苓反握住兰姨的手,眼中透着冷冽:“而且,以后,我也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我们了。”

  兰姨觉得简云苓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可又说不上是哪不一样。

  “你看,老奴光顾着跟小姐说话了。小姐刚发过烧,肯定饿了,老奴去给小姐熬碗粥来,小姐等一等。”兰姨起身,替简云苓盖好薄被,出门熬粥去了。

  不一会儿,她端了一只沾着几个米粒的空碗回来,脸上五道通红的手指印,明显挨了打。

  “兰姨,怎么了?”

  “小姐,厨房那几个老妈子说,三小姐今天胃口不好,要喝粥,她们没有剩下的。我本来想央着她们再熬一锅出来,结果……她们就骂小姐……骂小姐……”

  “骂我什么?”简云苓挑眉看了过去,似早料到她们会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

  “说小姐,低贱的身子,偏要装金贵。”兰姨说到这,怕她听了伤心,急忙上前安慰简云苓:“小姐别在意,她们那狗嘴,一向就爱乱吠。”

  简云苓挥挥手,道:“没关系兰姨,她们的话,还不值得我放心上,这粥不喝就不喝了,不过,三姐姐既然不舒服,我们总要去探望一下吧”

  “小姐要做什么?”

  简云苓冷笑一声:“做什么?”

  我要让简云晴为她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第3章 妹妹不敢

  简云晴带着兰姨到了府中最东边一处虽然不大,但还算雅致的小院子前。

  这里正是三小姐简云晴,和她的生母佟姨娘的居所

  说起这个佟姨娘,还是有些来头的。

  她娘家是京城赫赫有名的粮商,一半以上的粮铺都在她家名下。

  当年简太师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府少监的时候,佟姨娘对他一见钟情,甚至甘愿以嫡女的身份,下嫁为妾。

  简太师娶了她以后,说不上多么宠爱,可也一直不曾冷落。

  这也就导致了简云晴虽然是庶女,但嚣张跋扈,除了简府主母那一房她不敢惹,其他人她谁都不放在眼里。

  兰姨上前叩门,有一个小厮从门后探出头来,在看到来人是简云苓之后,脸上的喜气一下子变成了晦气,驱赶着他们道:“你们跑到这儿来干嘛,快走快走!”

  “小哥,你行个方便,帮忙通报一下吧。我家小姐想见见三小姐。”兰姨不断地给那小厮作着揖。

  对方不耐烦地推了兰姨一把,简云苓一把握住他的手腕,侧身挡在云姨面前,道:“小哥,还是给行个方便吧。”

  她眼中的冷芒看得那小厮直打寒战。

  怎么这四小姐掉进水里之后,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像以前那么软弱了,力气还这么大。

  小厮的手被简云苓掐的生疼,好不容易挣脱出来,骂骂咧咧的往里面通报去了。

  过了一会儿,他满脸不乐意地把门打开,说:“三小姐要你们进去。”

  “多谢小哥了。”简云苓福了福,换上了一副怯懦好欺的表情。

  害的小哥以为自己不是看花了眼,就是做了白日梦。

  简云苓和兰姨来到正堂的时候,简云晴正高坐在太师椅上,翘起兰花指,端着一碗冰糖燕窝粥品尝。

  要说这个简云晴,也算是个美女。

  小巧的瓜子脸,纤细的柳叶眉,一双丹凤眼,妩媚妖娆。皮肤白皙,身形高挑纤细,配上一身草绿色的裙子,更显灵动。

  就是养了一副蛇蝎一般的心肠,让人不由感叹:人不可貌相!

  “见过三姐姐。”简云苓上前行礼,装作战战兢兢的模样,声音都发着颤。

  “哟,这不是四妹妹嘛。”简云晴似刚发现她,猛地拔高声调,一听就是故意为之,准备让简云苓难堪:“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听说你前阵子掉到水里去了,生了场大病。怎么就起来了?你可得好好养着,这万一要是不小心死了,扔到乱葬岗去,没得跟那些孤魂野鬼抢地方。”

  底下一阵哄笑。简云苓在心底冷哼一声,面上却装出懦弱的样子,连连答是。

  简云晴搅着碗里的粥,边小口小口地往里送,边问:“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吧。我今日身子不爽,疲累得很。”

  “妹妹没什么要紧事,就是听说姐姐不舒服,特地前来看望。毕竟都是姐妹,本该互相关心才是。”

  简云晴闻言停下手中动作,冷冷地瞥过去,道:“怎么,妹妹这是怪我没去看望你喽。”

  “妹妹不敢。”简云苓向后退了一步,头低的几乎看不到表情。

  简云晴摆出一副“谅你也不敢”的样子,正打算接着吃粥,忽听简云苓软着声音道:“只是,妹妹日前听说,市井上都在传,简家三小姐嚣张跋扈,欺压幼妹不说,连幼妹病中的一口粥都要抢,妹妹是怕姐姐的名声不好,所以想来提醒一下姐姐。”

  “大胆!”简云晴大怒,将手中的瓷碗摔在地上,碎片混着粥屑落了一地:“什么市井传言,我看就是你记恨我之前不小心把你推下水,故意来兴师问罪的!”

  “妹妹不敢。”简云苓又退了一步。

  她这个动作更激怒了简云晴,她对着近处的侍女吩咐道:“给我掌她的嘴!”

第4章 你活该

  那侍女得了命,撸起袖子就要去抓简云苓。

  简云苓一个闪身躲了开来,然后便瑟缩着在堂上四处奔逃,边跑还边高声喊道:“三姐姐饶命,三姐姐饶命!”

  那侍女追的气喘吁吁,却见简云苓忽然在简云晴身前半米处站定。

  侍女立刻逮住机会,抡圆胳膊就扇了过去,简云苓看准了她的动作,适时地跌坐了下去

  “啪!”

  脆生生的巴掌声回荡在大堂里,所有的喧闹都静了下去。

  简云晴的不可置信的愣在原地,脸颊上隐隐现出五道指痕。

  那一巴掌,竟然落在了她的脸上!

  “你!”简云晴从未受过此等侮辱,还是在简云苓的面前,顿时羞愤不已,扬手把那个侍女扇倒在地:“你居然敢打本小姐!“

  “三小姐,三小姐饶命啊!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是她……”侍女捂着脸,嘴角还挂着一道血丝,连滚带爬地上前抱住简云晴的腿,不停哭喊着去指正简云苓。

  可简云晴此刻什么都听不进去,一脚踢开那个婢女,对一旁的小厮吩咐道:“把这个贱婢给我拖出去,乱棍打死,然后喂了狗。”

  小厮领了命,拖着侍女往院中走去。

  兰姨急忙上前扶起简云苓,把她往怀里揽了揽。

  简云苓埋着头,偷偷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你活该!简云晴!

  这只是对你的一点回敬,来日方长,我们的账,慢慢算!

  院子里婢女的哭喊已经渐渐弱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一个小厮进来回报,说那婢女已经死了。

  简云晴满意地冷哼一声,挥挥手,那小厮便跑去处理尸体了。

  剩下的人全都沉默了下去,连大气都不敢出。

  突然,门口传来一道温柔又不失威严的女声:“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在四五个婢女的簇拥下走了进来,环佩叮当,仪态十足。

  正是佟姨娘。

  简云晴起身相迎,简云苓连带着其他人都跪了下去。

  佟姨娘环视一眼屋内的人,发现了简云苓,便问道:“她怎么在这里?”

  简云晴还没从刚才的打击中回过神来,抱住佟姨娘哭诉道:“娘,你不知道,刚才有个贱婢打了女儿一巴掌,您怎么不早点回来为女儿做主。”

  佟姨娘拍扶着她,无奈地安慰道:“是院子里被打死的那个吗?她敢打你,是该死。不过,人既然死了,你的气也该消了,好了,快别哭了,叫外人看笑话。”

  到底是当过一家嫡女的人,说话都是暗里带刺,就是比她那个草包女儿好的多。

  简云苓红着眼眶,一脸梨花带雨,垂着头道:“都是妹妹的错,平白给姐姐添堵,妹妹这就回去思过,姐姐莫生气伤了身体。

  说完,她在兰姨的搀扶下起身,走了出去。

  刚出了院子,简云苓就擦去眼角硬挤出的几滴眼泪,回身冷冷地望着那扇朱红的大门。

  从今往后,别人伤她一分,她便回敬十分。

  她要让这府里的每个人都知道,她不再是以前的四小姐简云苓,只有她踩低别人的份,没人能再动她分毫!

第5章 简云舞,你找死

  俗话说得好,狭路相逢勇者胜。

  尤其是面对恶女的时候。

  二小姐简云舞就是简府里出了名的狗腿女加恶女。靠着拍嫡女简云歌的马屁,她这个毫无背景的庶女,常常仗势欺人,嚣张的很。

  这不,简云舞正在花园里散步,远远看到走近的简云苓,一个箭步上去,挡了她的路,挑衅道:“听说你掉到水里去了?既然没死成,就在自个屋里偷着乐呗,干什么出来碍我的眼!”

  简云苓不打算跟她多做纠缠,。转身就要走

  简云舞却拉住她,不依不饶道:“聋子了?本小姐跟你说话,你没有听到吗?谁允许你走了。”

  简云苓甩开她,冷冷地瞥她一眼,道:“二姐姐也说了,妹妹刚落水,身子不好。所以妹妹打算回去休息了,请二姐姐让路。”

  “你居然敢顶撞本小姐!我看你是活腻了,又想尝尝苦头了!”

  “哦?苦头?”简云苓缓缓上前,贴着简云舞的鼻尖,冷笑道:“妹妹倒是很想知道,二姐姐会给妹妹什么苦头吃?”

  简云舞从没见过简云苓这个样子,眼中像有一把刀子,随时都能把她剐了。

  她心底有一丝慌乱,但马上又装出镇定的样子,对身边的侍女吩咐道:“去!给本小姐把后院那只恶狗牵来!”

  简云苓不由地暗自嗤笑。

  她道是什么高明的手段,不过就是因为以前的简云苓怕狗,曾经被狗追的掉进泥潭,狼狈不堪,然后被主母罚进柴房呆了半个月。

  所以简云舞便又要故技重施。

  果然,天生蠢钝的人,连整人都想不出什么新鲜点子。

  既然这样,简云舞,是你自己找死,可就怪不得我了。

  简云苓趁简云舞转身说话的空挡,也在兰姨耳边悄悄吩咐了一句话。

  兰姨点点头,迅速从没人注意的角落走了。

  简云舞完全没有发现兰姨不见了这件事,只顾着得意洋洋地笑看着简云苓,心想,我看一会你还怎么嘴硬!

  很快,小侍女带着一个壮汉回来了。

  那壮汉手里还牵了一条呲牙咧嘴,流着口水的狼狗。

  简云舞双手环胸,斜着眼打量简云苓的神色。却不曾想,简云苓的脸色变都没变。

  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正打算命令那壮汉放狗。

  突然,从身旁的草丛里兜头浇下一盆油腻腻的,带着腥味的液体,将她全身淋了个透湿。

  “啊!”

  简云舞惊声尖叫,伸手去抹脸上,脖子上的油,凑到鼻子下一闻,恶心的她几乎要吐出来。

  这味道不是……化开的猪油!

  “谁!是谁暗算本小姐,给本小姐滚出来!”简云舞扯开嗓子不停叫骂,尖利的声音听得人耳膜直疼。

  她刚准备要侍女把躲在草丛里的那人抓出来,身后的狼狗闻到她身上飘来的猪油味,兴奋地狂吠,爪子不停刨地,力气大的连那壮汉都差点拉不住。

  简云舞怒斥它:“畜生,叫什么叫,认不出主子了吗!”

  狼狗却突然挣开了绳索,直往她身上扑。

  简云舞花容失色地大叫着跑开,狼狗在她身后冲追不舍。

  等所有人都紧着去追简云舞和那条狗了,兰姨才从草丛后面走出来,手里拎着一只已经空了的油桶,和简云苓相视一笑。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