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味生香:神厨小娘子》是网络作家慕樱云为大家带来的原创作品,这是一本很不错的古

发布时间:2019-03-08 12:09

知味生香神厨小娘子小说

知味生香:神厨小娘子全文阅读

  《知味生香:神厨小娘子》是网络作家慕樱云为大家带来的原创作品,这是一本很不错的古代穿越小说,知味生香:神厨小娘子阿月是书中的主角。阿月在穿越以后本以为自己能有一个安静的生活,可谁知她的周遭全是陷阱与设计,她与幼弟的生活也是非常困难。
  阿月当然是欣然同意,毕竟晴天娃娃的存在只是为了吸引眼球,方便她推广辣皮和爆米花。
  这都是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东西,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更何况阿月对自己的手艺有着十分的自信,所以对于这样的情况,阿月一点儿也不吃惊。
  爆米花和辣皮都分为大包、中包和小包,都是按照分量来装的,由嘟嘟在空间里进行包装,需要的时候阿月假装弯腰在餐车里拿。
  车上摆出来的这些都是用来做赠品的。有的时候遇到可爱的小朋友,阿月还会多送一点。
  还不到天黑,不仅晴天娃娃一抢而空,辣皮和爆米花也几乎卖空了。有的人晚来一步,只能摇头顿足,十分遗憾的样子。
  “阿月姑娘,你明天什么时候来啊?”“是啊,我们提前来这里排队等着你。”
  没有买到美食的人七嘴八舌纷纷询问起来,大家似乎都忘了阿月一开始卖的是晴天娃娃……阿月算算时间,于是笑道:“明天还是早市结束之后再来。”
  得到了满意答复的众人纷纷散去。
  因为阿月的生意火爆,连带着旁边的摊位,甚至是更远一点的茶棚生意都好了不少。阿月周围的这些人还是挺淳朴的,纷纷表达了希望阿月明天一定要来的愿望。

第1章 山中姐弟

  “呜——呜——”

  夜枭的叫声在江北山中回荡,凭空给寂静的深山增添了几分寒意。

  江北山上最隐蔽的位置有一片竹林,郁郁葱葱,遮天蔽日。住在山脚下的村民们都说这片竹林古怪得很,哪怕是最有经验的猎人进去之后也会迷路,所以从来没有人敢接近这里。

  竹林的最中央,有一座破旧的道观,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居住整修过,连道观的名字都已经无人记得。

  正殿和西配殿早就已经坍塌,只剩下摇摇欲坠的东配殿还在勉强支撑,却也是漏雨又漏风。

  院中早已长满杂草,就连水井也布满了一层又一层的苔藓。

  这样的荒山野岭,破旧道观,简直像是随时都会蹦出几个妖魔鬼怪。

  风吹散了乌云,冰冷的月光洒落在了道观里。

  竹林中传来了细细索索的声音,不多时,一个顶多十三四岁的少女从竹林中钻了出来。

  少女似乎在山中走了很远的路,她的衣裙依稀看得出质地精良做工上乘,只是现在上面沾满了泥土和树叶,不少地方还被划破了,鞋子上更是满满的泥浆。

  而少女头发上的竹叶、脸上的泥土和一些细小血痕,让她看上去像是个在逃难中的乞丐。

  但少女的眼睛却是无比的明亮,比夜空中悬挂着的星更加璀璨。

  她的名字叫阿月。

  阿月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些野果和野草,钻过倒塌了一半的院门,穿过几乎跟她差不多高的杂草丛,来到了东配殿的门口。

  “阿星,我回来了。”阿月推开门,把自己采来的东西放在东配殿里唯一一张三条腿的桌子上。

  这里木质的家具基本都已经缺胳膊少腿,这张桌子倒还勉强可以靠着墙支撑。

  从破掉的屋顶和窗户洒进的月光让房间里还算明亮,听见阿月的呼唤,从桌下飞快的钻出一个眉清目秀的瘦小男孩,扑进了阿月的怀里。

  阿月安慰地摸着男孩的肩膀,语调轻缓而又柔和:“阿星,你饿不饿?我找到了一些果子,赶紧吃一些吧。”

  叫做阿星的小男孩摇摇头,小小的手抓着阿月的衣角不肯松开。

  阿月微微一笑:“你冷不冷?我先去把火点起来。”

  她找出两块打火石,点燃了屋内的一堆树枝。温暖的光充满了整间屋子,阿月拉着小男孩坐在火边,把果子递给他。

  “只找到了这一点东西,你快吃吧。”

  阿星依然还是摇头,把果子递给阿月。

  阿月笑着接过果子咬了一口,又送到小男孩嘴边:“嗯,还挺甜的,我刚才已经吃过了,所以这些都是给阿星的。”

  阿星皱着眉头看了阿月一会儿,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上写了几个字:姐在骗人。姐不吃,我也不吃。

  原来阿星竟然不能说话。

  阿月无奈,只得把那个果子又拿回来:“我怎么会骗你呢,我刚才真的吃了好多呢。哎呀实在是吃不动了,我就留着明天再吃吧。”

  她把咬了一口的果子找了个布袋装起来,笑着看向阿星:“好了,你快点吃吧。我去想办法弄些水来。”

  阿星也是饿坏了,见阿月真的不像是在骗人,终于拿起一个果子,慢慢的咬了起来。

  阿月从地上捡起两个竹筒,再次钻进了竹林。

  道观里的水井根本没办法打水,好在她今天寻找食物的时候,在竹林外找到了一条清澈的小溪。

  等阿月打了水回来,阿星已经吃掉了一个果子,正在小心的把剩下的果子用袋子包起来。

  阿月心中微微叹气,这个弟弟实在是太过懂事了。

  她把一个竹筒给了阿星,自己坐在了火堆边,喝了一大口甘甜的溪水,这才道:“阿星,娘亲被那些坏人抓走已经过了三天,或许……娘亲不会回来了。”

  阿星愣住了,随后大滴大滴的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涌了出来。

  他张大了嘴,无声的大哭起来。

  阿月急忙冲过去抱住了他,却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

  如果是阿星真正的姐姐,而不是她这个借尸还魂的穿越者在这里,情况会不会好一些?

  这个念头刚刚一闪而过,阿月就微微摇头否定了。

  不管怎么说,她这个来自异世界特殊机构的顶级特工,还是要比原主强一些的。

  阿月对原主并没有任何的轻视,只是从原主残留的记忆中,阿月发现原主在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某种原因变成了傻子。

  至于原因是什么,阿月并不清楚。原主留下的记忆也不多。

  她只知道原主的娘亲带着原主和弟弟被什么人追杀,为了引开敌人,娘亲把姐弟俩藏在废弃道观内,随后便失去了踪迹。

  而原主则因为受惊过度发起了高烧,阿星尽自己所能想要照顾好姐姐。他是个坚强而且懂事的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找来药草给原主吃下。

  然而在奇迹般的退烧后,阿星的姐姐就换成了另一个人。一缕来自异世界的幽魂在这个世界重生,顶替了原主的身份。

  等阿月弄清楚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之后,她便决定要代替原主照顾好阿星,好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帮阿星擦干脸上的泪水,阿月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阿星,现在只剩咱们两个人,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阿星摇摇头,又点点头。他到底是个小孩子,虽然成熟懂事,但有些事情终究看不透彻。

  阿月蹲下身子,注视着阿星的眼睛,慢慢道:“虽然我现在已经不傻了,但对从前的事情也记不太清了。我不知道是谁在追杀咱们,但我知道无论如何咱们两个都要好好活下去,哪怕是为了娘亲。我相信娘亲一定会回来找咱们,所以在那之前,咱们一定要振作起来,不能让娘亲失望。”

  阿星的眼中燃起了一丝希望,重重的点头。

  阿月拍拍阿星的肩膀:“有姐姐在,你就放心吧。”

  阿星有些疑惑,不懂她哪里来的自信。

  阿月只是笑着让阿星去休息,动手给阿星盖好衣服,看着他进入梦乡。

第2章 空间和兔子

  夜深人静,火堆偶尔发出噼啪的声音。阿月坐在火堆前,盯着燃烧的火苗发呆。

  ……大话是说出去了,具体怎么办,阿月也完全没有计划。

  说实话,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了几天,但阿月还是有些懵懵的。对于自己的现状,她依然有些不能接受。

  “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生存问题。”阿月摸了摸腰上那个布袋里装的果子,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股甜甜的,暖暖的,还有着奇妙热度的香气唤醒了阿月,这香气让人心里暖暖的,嘴角情不自禁的扬起来。

  “这个味道……难道是?”

  阿月挣扎着爬了起来,向着有香气的地方移动,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

  等她站起来,面前的烤箱发出了悦耳的“叮——”声,这代表烤箱预设的时间已经完成,可以享用烤箱里那热气腾腾的食物了。

  阿月再次咽了下口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旁边的隔热手套打开了烤箱,抓出了半块呈现出金黄色,边缘有些接近橙色的烤地瓜,吹了吹热气后送进嘴里。

  柔软的地瓜在她的嘴里迸发出难以置信的甜蜜,而烤地瓜散发出的香气更是令她停不下来。

  手掌大小的地瓜被她三下就吃进了肚子里,阿月下意识的去拿第二块,突然意识到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刚刚拿起的地瓜又跌进了烤盘里,摔成了一坨泥。

  阿月却没有在意,她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她的店,是她那家刚刚准备就绪,打算第二天开业,却因为爆炸而灰飞烟灭的店。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或者说,她为什么会在店里?

  阿月环顾四周,店里的一切跟她记忆中的景象没有丝毫差别,她隐约记得自己被炸死之前就是在烤地瓜来着。

  所以她刚才吃的,其实就是当日的烤地瓜?

  阿月愣了片刻,冲到旁边的柜子里找出几个纸袋,迅速把剩下的烤地瓜都装进了袋子,随后找了个篮子放了进去。

  不管为什么她出现在自己的店里,这下她和阿星总算有吃的了!

  她又在屋子里四下张望了一阵,发现旁边准备好的暖壶里还有热的柠檬水,更是大喜过望,拿起一壶放在篮子里。

  这荒山野岭的,热水比什么都有用。

  她本想就这样冲出去,赶紧把阿星给叫醒让他吃点烤地瓜,站在店门口脚步却是一顿,转身看向了二楼。

  这栋小楼是她用积蓄买下的,一楼是餐厅,二楼却是她的住处,最顶层的三楼一半是种了花,另一半种了些蔬菜水果的空中花园,地下室则是存放了一些杂物。

  阿月隐约记得她的医药箱里有一些家庭常用药,还有驱虫喷雾什么的,正好能派上用场。

  想到这里,阿月放下篮子迈步上了楼。

  二楼果然也是完好无损,阿月在自己床头的柜子里找到了小药箱,检查了其中的物品后,把小药箱背在了身上。

  她惦记着阿星,匆匆下了楼,提起篮子就走,竟是没有注意到她的篮子里除了一壶热水和一袋烤番薯之外,还多了一样东西。

  一把拉开店门想要冲出去,阿月忽的想起一事,自言自语道:“就这样出去了,下次要怎么进来?”

  “真笨,你下次心里想着要进来,自然就进来了。”一个懒洋洋的软绵声音从篮子里飘了出来,阿月松开门把手,掀开了盖在篮子上的布,发现篮子里除了自己拿的食物和水,还多了一只布偶。

  这只布偶阿月很眼熟,是她放在床头上的一只灰色折耳兔,现在却不知为什么出现在她的篮子里,还抱着胡萝卜冲她眨眼睛。

  阿月盯着布偶沉默了几秒钟,猛地把布盖了回去:“这都是幻觉。”

  随后她一把拉开门,迈步出去,回到了道观里。

  刚才被她扑灭的火堆还在冒着烟,阿星睡的正香,连姿势都跟阿月睡着前看到的一模一样。阿月明明感觉到自己在店里起码停留了二十分钟,但是看外面的样子,仿佛她只是离开了几秒。

  她找到阿星的竹筒,把里面的水倒在了火堆上,然后重新把柠檬水装进了竹筒里。

  此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阿月把自己竹筒里的水倒出来洗了洗手,这才去叫阿星起床。

  阿星的脸上有些泪痕,想来一定是在睡梦中哭泣过。

  他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在荒山野岭里,又失去了娘亲,心里会感到恐惧不安也是正常的。

  阿月笑眯眯的递过竹筒去,阿星喝了一口,眼睛立刻睁大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喝?”

  阿星连连点头,看了看竹筒,又看了看阿月,想不通为什么水会变得又酸又甜,但是又有很清爽的口感。

  阿月也不解释,把篮子拿过来,捡了一个香喷喷的烤地瓜出来,剥掉外面的皮,小心的吹了吹,这才递给阿星。

  早在烤地瓜刚刚拿出来的时候,阿星的肚子就已经叫了起来。

  虽说已经到了春天,但山中的早晨依旧寒冷。热腾腾香喷喷的烤地瓜对饿着肚子处于寒冷中的人来说,简直是最大的诱惑。

  阿月把红灿灿还流着蜜油的烤地瓜递到了阿星的嘴边,阿星还从来没见过这样诱人的食物。

  他咽了咽口水,大大的咬了一口,竟是满口生香,入口即化,甜蜜的感觉一下子在味蕾上迸发开来,令人欲罢不能。

  阿星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幸福的、满足的笑容。

  看着他的笑容,阿月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阿星把烤地瓜咽下去,舔舔嘴唇,把烤地瓜又推给阿月。

  “你看,我这里还有好几个呢。”阿月说着,把篮子给阿星看,“你就拿着这个吃吧。”

  阿星接过烤地瓜,却一动不动的看着阿月。

  阿月没有办法,自己也拿了一个烤地瓜出来,把皮去掉,大大的咬了一口。

  看着阿月确实开始吃了,阿星这才继续吃起自己的烤地瓜。

  姐弟俩已经好几天没有正经吃过东西,竟然把一篮子烤地瓜全都吃了个干净。

  阿月摸摸阿星的头,让他在这里休息,自己则是提了篮子离开了道观钻进竹林里。

  确认四周无人之后,阿月从篮子里把那只灰色的布偶兔抓了出来,紧紧盯着它。

  “你到底是谁?”

第3章 她的过去

  垂耳兔晃晃手里的胡萝卜,十分顽皮:“你猜。”

  阿月盯着它看了一会儿,缓缓说道:“你的声音,我曾经听过。”

  垂耳兔浑身猛地一抖。

  阿月的手里捏着垂耳兔布偶,脸上的表情十分冷漠,跟她面对阿星时的样子相差甚远。

  垂耳兔的眼睛往左看看,又往右看看,最后裂开三瓣嘴对阿月一笑:“你在说什么兔兔听不懂……”

  “少跟我废话。”阿月把垂耳兔拎到自己的眼前,跟它四目相对,“在我的店被炸毁之前,我听见你的声音在说‘一切按计划进行中’,你是机构的人。”

  阿月没有任何的疑问,她是完全肯定这件事的。

  阿月的前世并不是普通人。

  她所处的时代不知出于什么缘故,出生了许多拥有超能力的儿童,阿月也是其中之一。

  因为这个缘故,她三岁的时候被秘密机构带走,跟家人断绝了一切的关系和联系,此后一直在机构下设的学校里作为银河联邦的利刃培养长大,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能拥有。

  像她这样的孩子在学校里还有很多,彼此之间都只用冰冷的编号互称。

  机构不仅把这些孩子训练成强大的战士,而且会重点开发他们的超能力。

  阿月三岁被送进学校,从六岁开始在银河联邦的特殊机构服役,此后整整过了二十年,除了任务时间外,她从来没有离开过那栋冰冷苍白的建筑。

  她一直都很羡慕那些有着父母家人疼爱的普通孩子,时常在想如果自己没有特殊能力,会不会也像那些孩子一样,在父母的身边健康快乐的长大。

  阿月早就已经不记得父母的样子,而跟她一起在学校里长大的孩子们多半已经成了冷冰冰的杀人机器。甚至特殊机构的规定也没有什么团队精神:一旦任务出现失误,随时都可以舍弃自己的同伴。

  阿月的异能比较特殊,却没有什么战斗力,所以被开发的程度并不高——所谓的开发,其中有百分之六十是采取种种手段进行洗脑。

  正是因为如此,她很幸运的保留了情感,没有变成冷冰冰杀人机器。

  只是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阿月,在机构里就越发觉得孤单。

  幸好她的运气够好,机构有相关规定,服役二十年之后可以选择消除记忆离开机构。阿月竟然满足了这个条件。

  阿月已经给自己买下了一间小小的店铺,准备开一家小餐馆。

  在机构里待命没有事情可做,阿月逐渐喜欢上了料理,她觉得美味的食物可以给她带来幸福的感觉。

  尽管不是战斗组的成员,但阿月也已经杀了很多人。阿月不喜欢杀人的感觉,她喜欢看到人们幸福的笑容,她希望自己可以从一个死神变成给人带去幸福的人。

  只是这样一个朴素而又微小的愿望终究还是没有实现,阿月在离开机构的前一天,被人炸死在那间已经装修好的小小的店铺里。

  阿月知道,这是机构派人做的。

  有消除记忆的手段,就有恢复记忆的手段。所以比起消除记忆来,还是死人永远不会泄露秘密。

  她对这样的结果其实早有心理准备,并没有太多的怨恨,只希望如果有来世,可以做一个普通人,哪怕是在山林里荆钗布裙自给自足都不要紧。

  她不奢求任何的荣华富贵,只想要获得属于普通人的微小的幸福,过着平淡安宁的日子。

  然而垂耳兔的出现却令阿月心中的警铃大作,同时第一次埋怨起自己这不能战斗的能力来。

  ——是的,穿越之后的阿月,依然拥有她的超能力。

  只不过在阿月看来,是一种非常没有意义的能力。

  阿月的超能力,是使物体能够保持新鲜的状态,并且能够保持住它最新鲜时拥有的温度。

  任何一朵被摘下的鲜花,在阿月的身上都会常开不败,永远也不会凋谢。

  一杯热气腾腾的水,只要阿月用手在上面轻扫而过,就不会逐渐冷却。

  一盒冰块到了阿月的手中,无论周围的热量有多高,也不会变成一滩水。

  在阿月的前世,她的能力多半是被用在器官运输、药剂保存和一些罕见的植物、动物储存上。在那个时代,虽然这不是一种可以用于战斗的能力,但也有许多地方需要阿月,她的地位甚至比那些拥有强大战斗能力的人还要重要。

  垂耳兔盯着阿月看了一会儿,突然挣扎了起来,一副十分恼火的样子:“真是的!都是被你害的,搞得我变成了一个布偶……”

  “你受命去杀我,还要把你自己的蠢怪在我头上?”阿月觉得这只垂耳兔有着神奇的逻辑。

  垂耳兔的三瓣嘴耷拉了下来:“谁要去杀你了。也许机构是打算杀你来着,不过我才不是为这个去的!我是准备把你给迷晕,然后复制你的能力来着……我是机构隐秘行动处的成员,代号M-311,我的能力是可以复制所有被我接触过人的超能力。因为你退出了机构,所以我才来复制你的能力。结果呢!”

  它又挣扎了起来:“我就被爆炸卷进去了!我怎么这么倒霉!”

  阿月直觉垂耳兔没有说谎,这样说起来,垂耳兔是够倒霉的。

  她把垂耳兔重新放回篮子里:“那你怎么会在我的店里。那家店又是怎么回事?”

  垂耳兔老老实实的摇头:“我也不知道,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被困在了你的店里,还变成了布偶。我似乎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是是那家店的精灵……对了,这家店现在其实就是你的随身空间一类。”

  阿月挠挠头,即便是她,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不过那家店……

  她心念一动,抓住垂耳兔,果然面前出现了她熟悉的店门。

  阿月推门走了进去,在她的身后,店门逐渐消失。阿月摸摸鼻子,突然注意到一件事。

  原本她拿走了一支水壶,可是现在台子上却依然是二十个水壶,不多也不少。

  阿月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冲上了二楼,果然,被她拿走的小药箱,再次出现在了原来的地方。

  “看起来,这家店里的东西永远不会少……”

第4章 生活艰难

  阿月找了个小布包把垂耳兔装进去,把它的耳朵露出来。

  垂耳兔晃着它的耳朵介绍道:“还不仅仅是这样呢,店里有自来水和电力,食材也不会腐败变质。啊,不过你做好的食物如果吃掉了或者被你拿出去了,就不会再多一份了。”

  阿月点点头,心中有了一些想法。

  别的不说,现在只要有这家店在,她和阿星就可以吃饱穿暖。

  “对了,我要去拿一床被子……床垫也要,可是要怎么对阿星解释这些东西的来历……”阿月犯了难,从前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担心生存,现在什么都有了却依然要发愁。

  生活如此艰难!

  垂耳兔发出了奸诈的笑声,阿月觉得这只傻兔子可能是受了什么刺激。

  “变形能力听说过吗?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事物的样子,不过不能改变事物的本质。”垂耳兔得意洋洋的摇着自己的耳朵,“我会。”

  这个能力阿月曾经见过,没想到垂耳兔居然有这样的能力,当下一把就把它给抱了起来:“真的?”

  “当然,我曾经复制过这个能力,需要我帮忙吗?”

  瞬间的惊喜过后,阿月却又冷静了下来。

  她盯着垂耳兔:“你被我连累才变成了布偶,现在为什么愿意帮我?”

  “不帮也不行啊。这么说吧,这家店是你的,它听从你的指令。而我已经跟这家店绑在了一起,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动什么手脚。我其实就相当于这家店的管家……”

  垂耳兔的回答让阿月稍稍安心了下来。

  根据垂耳兔的说法,那么阿月对垂耳兔的管制是绝对的。

  然而阿月还有一层顾虑。

  垂耳兔曾经是机构的成员,那么它被洗脑的程度又是多少呢?

  这种事情当然不能直接问出口,阿月暂时把这个问题放在了心里,决定观察垂耳兔一段时间再说。

  因此她找出了自己的棉被和枕头,想了想又拿了一条毛毯。

  这些床品保暖程度再高,遇到四处漏风顶端漏雨的房子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可阿月不是木匠,店里也没有现成的窗户和门可以换上去。她的目光在窗户和门上来回巡视,考虑着是不是可以把门或者窗户拆下来安在道观的墙上。

  门自然是不合适的。

  而窗户则是推拉式的,阿月实在找不到把它们固定在墙上的办法。

  不过有件事有些古怪,店里的那些窗户在打开之后只能看到雾蒙蒙的一片,伸出手去也只能摸到一层有弹力的、滑溜溜的膜状物。

  阿月不清楚那是什么,问垂耳兔也是一问三不知。

  不过阿月很快想到了可以解决窗户漏风的办法。

  她的地下室里有一些塑料布,只要裁剪好再粘在道观的窗户上,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有了塑料布的存在,至少可以把风给挡住一部分,这样一来屋子里的温度自然会升高一些。

  她找到了自己需要的工具和塑料布,仔细裁剪成大大的正方形,每个窗户准备了四片,如此可以里面贴两片外面贴两片。

  做好这些之后,阿月又准备了一些简单的粥。

  她甚至不敢把粥煮的很粘稠,也不敢做美味的海鲜粥或者是皮蛋瘦肉粥,因为她没办法向阿星解释这些食物的来历。

  阿星虽然是个小孩子,但如果真的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看待,那绝对是不行的。阿星甚至比她前世见过的很多成年人都要成熟冷静,虽然他不能说话,但他一定会怀疑这些东西的来历。

  是时候要把赚钱大计提上日程了,一边煮着粥,阿月一边想。她的目标并不大,吃饱穿暖,小富即安。

  前世为了开店,她也认真学习过这方面的事情,还去很多地方进行了考察和学习。

  虽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开店对阿月来说是远了些,但做些吃食拿到街上去卖,应该不成问题。

  阿月对自己手艺很有自信,毕竟她前世所有的业余时间几乎都用在了烹饪和学习烹饪上。

  把香喷喷的粥装进了保温饭盒里,阿月把需要带出去的东西全都打包起来,扛着出了店门。

  阿星正在院子里练功,作为小孩子来说,阿星的武功基础也已经很不错。

  不过这也有很麻烦的事情,习武之人的胃口都很大,再加上阿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营养也要跟上才行。

  为了安全考虑,阿月决定接下来一段时间还是住在这座废弃的道观里,当务之急是先把这里改造的可以住人才行。

  她先把屋里的物品收拾了一下,有用的和要扔掉的分开,地面清扫干净,随后开始动手在窗户上贴塑料布。

  有了塑料布的遮挡,寒风无法径直穿堂而过,屋子里顿时暖和了不少。

  趁着阿星还在院子里跑步,阿月回了一趟店里,拖了两套桌椅出来,让垂耳兔把它们变得半新不旧,款式也变得普通一些。

  “唔……之前阿星是睡在凳子上的,还是想要一张床啊。对了!”

  她又回到了店里,从地下室找出一张可拆拼的小木床。

  这张床是她装修时买家具送的,因为是一张小床所以阿月暂时丢到了地下室里搁置了,没想到现在就能派上用场。

  等她把床安装好,上面铺上棉被和床垫,阿星也结束了晨练,推门进来。

  屋里突然多了这么多东西,阿星惊讶的长大了嘴,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阿星,我做了粥,快来吃吧。”阿月从篮子里拿出碗和汤匙,然后把粥倒进去。

  粥的香气一下子在房间里散发出来,阿星都傻了。

  阿月笑着把他推到桌边坐下,把汤匙塞进他手里:“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吃完我再告诉你。”

  说着,她先拿起汤匙,把一大勺粥送进嘴里。

  阿星不可能不饿,虽说已经吃了不少地瓜,但刚才这么一趟活动,难免又觉得饿了。

  他大口的吃着粥,阿月见他吃的香甜,便安心了一些。

  姐弟二人把粥吃完,阿星急切的看着阿月,想要得到一个解释。

  阿月神秘的笑了笑。

第5章 神仙说法

  “你看,姐姐之前不是发烧了吗?”

  阿星连连点头,脸上有些后怕的样子。虽然他比阿月的年纪小,但从前的阿月是个傻子,其实还是他在照顾阿月多一些。

  这几天阿月不仅不傻而且变得这么聪明,第一次受到照顾的阿星都有些不适应。

  “其实呢,我梦见了一个白胡子老爷爷,他在梦里给我吃了一颗绿色的果子,吃了那个之后我就感觉自己变聪明了,脑子里也多了很多东西。”阿月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老爷爷告诉我说他是这座道观里供奉的神仙,看我们两个人太可怜了所以来帮我们,不仅治好了我的病,而且还给了我们不少东西,这些桌子啊床是什么的,都是老爷爷给我的。但是他希望以后我可以把这座道观重新修缮,让这里再次有香火供奉……”

  阿星听得一愣一愣的。

  阿月一早就想好了这一套说辞,反正也没有地方可以去求证,她想怎么说都行。

  而阿星又是个小孩子,这种话或许成年人会怀疑,但用来让阿星接受这些东西和自己的转变却绰绰有余。

  阿月甚至考虑到,如果阿星还是不相信,就让垂耳兔出来说几句话。

  至于垂耳兔会不会被当做妖怪……

  垂耳兔在篮子里坐着,抱着胡萝卜百无聊赖,突然打了个寒颤。

  不过阿月的顾虑是多余的,阿星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他一直都知道,娘亲为了治好姐姐遍求天下名医,却依旧没有起色。

  现在姐姐突然不傻了,而且变得这么聪明,除了神仙还有谁能办到?

  他真心为阿月感到高兴,可是想到娘亲此刻不在这里,不能知道这件事,阿星又忍不住红了眼眶,泪水在眼中打转。

  “阿星,你怎么了?”阿月吓了一跳,以为阿星是被吓坏了,“你放心,那个白胡子老爷爷真的是神仙,他不会害我们的。”

  阿星摇摇头,在阿月手里写道:娘亲不在这里,如果娘亲知道一定会更加高兴。

  阿月也沉默了。

  她把阿星搂在怀里,认真道:“神仙说了,我们都是好孩子,娘亲一定不会有事的。”

  她只能用这样的话来安慰阿星。

  阿星点点头,把眼泪擦干,继续在阿月手心写道:阿星听姐姐的。

  “那好,我们先把这里打扫一下,把这些不能用的东西就先放到后院去,待会儿我去找一条路下山,去山下看看,顺便打听一下娘亲的消息。”

  阿星的眼中闪过一丝希冀,跟在阿月后面努力的打扫起来。

  姐弟二人都有武功的底子,力气比旁人大些,很快就把屋子给打扫干净。

  阿月把包袱交给阿星,让他就留在道观里哪都不许去。

  阿星很是懂事的接过包袱,紧紧抱在怀里。

  阿月则拎起装着垂耳兔的篮子,离开道观钻进了竹林。

  竹林茂密路径幽深,一不小心就会迷路。阿月却并不担心这个,这两天她已经把竹林的情况给基本掌握,对普通人来说或许这片竹林是一座迷宫,但是对曾经是顶级特工的阿月,这座竹林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路。

  她的脚步很快,学着原主记忆中的样子施展开轻功,不过几分钟就离开了竹林。

  这具身体对轻功的记忆是否牢固,加上阿月自己的经验,等她从竹林出来的时候,脚步俨然已经是个轻功高手了。

  “这可真是古怪,这家人到底是做什么的……”

  原主的身体状况还算不错,武功更是极其高明,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位高人居然能教会一个傻子轻功和剑法。

  或许原主本身就是个练武奇才?

  而从身上的衣服,和阿星那一笔好字可以推断出,他们的出身来历也是不同寻常。

  再加上现在被追杀的状况……

  阿月摇摇头,暂时不去想这些事情。她头脑中原主存留的记忆有限,这会对她的判断带来阻碍,而并不能解决现在的困境。

  说到底,不论在哪个时代哪个世界,两个孤儿想要活下去,总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不管会不会武功。

  思考间,阿月已经看见了山路。

  她放慢脚步,找了个没人的树林,又一次进入了店里。

  这一次,她是为了给自己化妆。

  当然不是为了美,而是为了把自己尽可能变得丑一点。

  一来是为了躲避那些追杀他们的人,二来也是为了防止被人贩子或者是不怀好意的人袭击。

  阿月把自己的肤色变黑了几个度,脸上也粘了些伪装。

  以防万一她还找出了一个电击枪塞进腰里。

  至于身上的衣服,阿月倒觉得没必要改变,反正已经脏兮兮的,不会引人注目。

  她收拾好之后就打算离开,却被垂耳兔叫住了:“等等!我有话要说!”

  于是阿月重新坐回桌前,看着垂耳兔正趴在了篮子的边缘冲她晃着耳朵:“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对了,我也想要个名字,不想再叫那个难听的代号了。”

  听垂耳兔这么说,阿月心里一动。

  这样听起来,垂耳兔的洗脑程度似乎并不高。因为想要属于自己的名字,是自我意识的一种体现。

  机构的章程中明确规定,不许任何人给自己起名字,只允许使用代号。

  “我叫阿月。”她摸了摸垂耳兔的脑袋,手感又软又滑,跟原来一样,“不如你就叫月饼吧。”

  “等等,为什么是月饼,对应月亮的怎么也该是玉兔吧!”垂耳兔很想蹦起来,但它现在不过是一只软软的布偶,只能被阿月抱在手里揉来揉去。

  “月饼挺好的。”阿月认真道,“大家都喜欢吃月饼,我最喜欢蛋黄的。”

  “我可不想被吃掉!难道有人会吃布偶吗?总之我不要这个名字。”垂耳兔用胡萝卜去戳阿月的手指,“你觉得蕾拉这个名字怎么样?我从以前就很想叫这个名字了。”

  “拜托你考虑一下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朝代,但是这明显是古代,所以这个名字绝对不行。”阿月捏住了垂耳兔的胡萝卜,“叫嘟嘟怎么样?听起来很像一只兔子”

  垂耳兔眨巴眨巴眼睛,咬咬胡萝卜,点头同意了。

  阿月提着篮子离开了空间,重新回到山路上。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