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逆龙道血红》完整版全文目录

发布时间:2019-03-09 12:46

《逆龙道》血红完整版全文目录带给您,逆龙道讲述了莱茵哈特的故事,逆龙道血红节选:湿润的风从远处的海洋上吹了过来,就算是在深山中,也无法阻止山林变成淡淡的绿色。那一大片一大片恒古难有人迹的,黑糊糊的密林,似乎也被这潮湿温暖的风感动了,居然在边缘上露出了一层很新鲜的绿意。

逆龙道
推荐指数:★★★★★
>>《逆龙道》在线阅读>>

《逆龙道》精选章节

湿润的风从远处的海洋上吹了过来,就算是在深山中,也无法阻止山林变成淡淡的绿色。那一大片一大片恒古难有人迹的,黑糊糊的密林,似乎也被这潮湿温暖的风感动了,居然在边缘上露出了一层很新鲜的绿意,很淡,但是起码证明了,这些看上去像是石柱的树林,却还是拥有生命的。大团大团的暖风吹过,于是那些白色的积雪,也就消失了。

一道二十几米的悬崖,莱茵哈特大头朝下的跳了下来。在距离地面还有不到五十厘米的时候,腰间猛然发劲,头皮擦着地面掠过,身体一扭,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地上。小心的蹲下去,用手指在地上一个巨大的蹄印上捏起了一小撮土,放在鼻头上闻了一下。

接近一米八的身高,宽阔的肩膀、有力的双臂,结实但稍微有点瘦削的身材,一头披散在肩膀附近的长发,这就是如今十六岁的莱茵哈特。总是挂着温和笑容的脸上,除了一对比常人有神一点的眼睛,全身上下就没有任何引人注意的地方。他给人的感觉,就彷佛一块浸泡在牛乳中的和田玉,虽然天生珍贵,可是却朦朦胧胧的,让人看不清楚。

从六岁到十二岁,六年的时间,凭借着他有如怪物一般的脑袋,他掏空了梅林等三人的一切学问,最后梅林三人等于是落荒而逃,慌不迭的离开了神之巢穴。哈洛克斯说得很直接:“再不走,我最后保命的招数就要被你掏走啦!莱茵哈特,不是我小气,可是这等绝招,还是不能传授给你的。”而哈洛克斯还在和莱茵哈特说话的时候,艾尔维克早就拎着长剑登上直升机远去数百公里了。

至于梅林么,根本就没有和莱茵哈特再见,仅仅是留下了一块代表着梅林身份的徽章给莱茵哈特,他就不知道上哪里去了。那枚代表了教廷暗殿最高权力机构的徽章,被莱茵哈特在外面裹了一层金属外壳,挂在胸口。

六年的时间,让莱茵哈特从一条小溪变成了汪洋大海,虽然稚嫩,却已经有了掀起滔天巨浪的可能。而接下来的四年时间,则是在哈尔等人的残酷训练下,学习着一切外面的世界可能有用的学问。就好像一块强力吸水的合成树脂,莱茵哈特把所能学习的一切东西都吸进了脑子里,这四年时间,让他在综合实力上,却又大大的前进了一大步!

最起码,就如他如今所使用的在深山中追查踪迹的法门,是神庭从东方强行绑架的几个号称忍者的高手传授的,而梅林他们,却是绝对无法给予莱茵哈特这样的知识。“世间万千技艺,想要一门一门的学得精通,还真是困难呀!”在经过三天三夜的林间追杀,最终利用自己学到的追踪技能,追上并且把那数名测试的忍者打成重伤后,莱茵哈特不无感慨的如此说道。

‘飕’的一阵狂风自天空压下,一具高大粗壮的身躯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把一块黑色的山岩砸成了四五片。接近两米高的安手里拎着一柄沉重的合金长剑,狼狈的从那山崖上落下。气恼的吐出了嘴里的泥土,安疯狂的嚎叫起来:“那头血红色的野猪,你在哪里?我要扒了你的皮,剔了你的骨,把你做成猪肉排吃!”

谨慎的举起了右手,莱茵哈特轻轻的‘嘘’了一声。安立刻就安静了下来,拖着那起码有三百公斤的黑漆漆的合金长剑,安的脑袋左看看、右看看,蹲在了莱茵哈特身边,压低了声音问道:“嗯,怎么,有发现了么?”和那庞大的脑袋比较起来,显得有点小的眼睛使劲的眨巴着,显得很滑稽。可是那眼里不时闪过的寒光,却无法让人忽略安那有如钢铁铸造的身体内隐藏的恐怖力量。

十年的时间,安也从一个粗鲁的乡镇少年成长了起来,顺利的成长为了神巢的一大祸害!看安不顺眼的,安揍他;安看他不顺眼的,安揍他;招惹莱茵哈特的,安揍他;莱茵哈特不小心招惹的,安揍他;招惹Alin的,安揍他……嗯,Alin从来没有主动招惹人,所以被安毒打的人很幸运的少了几个。

从新加入神巢的光狼骑士一直到神巢中等级最高的几个光狮骑士,统统都被安毒打过!神庭的规则很符合安的胃口:神职人员在切磋武力的时候,严禁使用过于强大的神力!于是,自身神力仅仅相当光豹骑士的安,凭借着恐怖的非人的力量,把杜兰特、卡非恩以下的所有的光焰骑士都给毒打了一顿,彻底的满足了他昔日发的愿心:等我有了力量,非打死你们不可!

虽然安其他的技能,例如数学、历史等等课程,仅仅相当于外界一个初中毕业生的水准,可是有什么关系呢?某位视察神巢,见识过安那恐怖力量的神庭高层人员一声称赞,立刻就让安在光焰军团中拥有了一个很不错的位置,只要安能够顺利的离开神巢,就可以去神庭的总部――新纽约城报到了。光焰军团的中队长,对于一个刚刚离开神巢的青年来说,可是很高的位置。

今天,安就是在履行神巢沿袭了上百年的仪式,在离开神巢之前,必须亲自挑选一个同伴,然后在同伴的帮助下,去深山中捕杀一头神巢放出去的凶猛野兽。只要顺利的取得那野兽身上很有象征性的一件物品,就可以顺利的离开神巢,神巢也就承认,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教士了。

自然,安挑选的同伴只能是莱茵哈特,因为整个神巢,如今只有莱茵哈特能够在正面凭借格斗术,和安拼斗一个小时。而莱茵哈特所精通的各种杂学,更是在深山中很有用处的。假如要安单身一人去追捕那放出去的猛兽,恐怕最后的结果就是在屠光方圆数百公里内的所有野兽后,安彻底迷路,在那里等待救援队的到来。

鼻子里,闻到了一点点的腥臭味道,似乎还有一点点的血腥味。莱茵哈特低声说道:“安,不要乱叫嚷,它就在附近,我能感觉得出来!这家伙的智商很高,也许一般的普通人还比不过它,嗯,它不会傻乎乎的在山里奔逃,最终筋疲力尽后被我们追上杀死。”莱茵哈特脸上露出了一丝好玩的笑容:“它,应该在准备埋伏我们呢。可惜我们两人在路上就没有分开过,怕是它要枉费心机了。”

安的眼珠子猛的瞪了出来,恶声恶气的说道:“一头野猪,居然也这么狡猾?……诶,莱茵哈特,你这小子是什么意思?那头野猪的智商比普通人还要强上一点,岂不是说,我还不如一头野猪么?”猛然醒悟过来的安,左手狠狠的掐住了莱茵哈特的后颈,拼命的晃动了几下。

有如孩子一样的笑起来,莱茵哈特大叫一声,身体彷佛装了弹簧一样猛然跳起七八米高,右腿猛然一抖一弹,朝着安的脑袋踢了过去!安大笑一声,那柄足足有一尺宽的长剑呼啸而来,卷起了一片朦胧的黑雾,朝着莱茵哈特的右腿迎了上去。‘当’的一声巨响,莱茵哈特右腿和剑身猛然一击,身体在那一瞬间,似乎凝滞在了空中。

‘嗷呜’一声长啸,似乎是看准了机会,一头身高三米左右,体长五米许,粗大的獠牙探出大嘴足足有一米多,通体血红色的野猪卷起了一阵狂风,从旁边那密林中冲了出来。数百米的距离,在这头野猪的脚下不过是两三次跨步的时间,那两道獠牙上闪出了一道精白色的光芒,狠狠的朝着安的屁股挑了过去!

莱茵哈特一声欢呼:“哈哈,等得就是你!”身体在安的剑身上猛的借力,一阵狂风凭空而起,莱茵哈特裹在那狂风中,化为一道黑影,朝着那头野猪狠狠的扑了过去。安则是借着莱茵哈特那一踏之力,身体有如流水一样平移了两米,那野猪狠狠的一挑顿时落空。

突然醒悟自己已经落入了圈套中,这头变异的,也不知道神庭从哪里抓捕来的血红色野猪愤怒的咆哮了一声,小眼睛恶狠狠的眨巴了记下,嘴里突然喷出了一团带着浓烈酒精气息的乳白色水浪!一点火星从它那獠牙上闪动了一下,‘哄’的一声,冲天的火焰卷了起来,朝着风中的莱茵哈特卷了过去!

粗大的蹄子狠狠的蹬踏了一下地面,那足足有上万斤的身躯有如弹丸一样轻巧的弹起,米许长的猪尾巴灵巧的朝着后面一卷一弹,这头血红色的野猪,居然就避过了莱茵哈特迅猛扑击。

仓惶的躲过了那一团有着刺鼻的酒精味道,不知道那野猪怎么弄出来的火光,莱茵哈特有如刀锋一样的手掌超前一挥,脑袋上却被那条铁鞭一样的猪尾巴狠狠的抽了一击!那起码就是一吨左右的沉重打击力,莱茵哈特闷哼一声,整个身体彷佛风中落叶一样,被抽飞了十几米!

刚刚停下身形的安愤怒的咆哮了起来:“你敢打伤莱茵哈特?”手中长剑轻巧的一挥,一道金色的弧形剑气呼啸着朝着那野猪的脑袋劈了过去!可是这头变态的野猪,速度简直快得无法想象,剑气是朝着它的脑袋劈过去的,可是等剑气临体的时候,它又往前飞窜了五米多的距离!‘喀嚓’一声清脆的响声,那野猪‘嗷’的一声惨叫,一条米许长、手臂粗细的猪尾巴被安齐根的划拉了下来。

一股血液淋淋沥沥的撒在了地上,那野猪看都不看后面一眼,闷着脑袋就往前猛冲,也就是三五秒的事情,它庞大的身躯已经没入了上千米外的一道密林里,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安呆呆的看着那野猪身上唯一留下来的东西,那条还在跳动着的尾巴,不由得仰天长叹起来:“神啊,这条尾巴,可让我们怎么回去交差呢?”

莱茵哈特揉揉酸疼的脖子,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气恼的说道:“为什么不能交差?以前的那些试炼的家伙,最多不过是追杀一头猛虎、雄狮之类的东西,可是我们这次,居然是这么一条变态的野猪!安,你知道么?它的尾巴抽在我脸上,比你平日里的拳头还要沉重得多!它的皮肤你前几天也见过了,我的冰刃割不破,雷电劈不开,能拿它怎么办?”

安蹲了下去,长剑随手捅在了旁边一块巨石上,眼巴巴的看着那条可能是世界上最为庞大的猪尾巴,吧嗒了一下嘴巴,迟疑的问道:“那,我们就拿这玩意回去交差?哈尔岂不是会被气死么?别的试炼的家伙,都是拿着猛虎的头颅回去的,我们拿一条尾巴……这!”

莱茵哈特也蹲了下去,看了看那条‘宏伟’的猪尾巴,叹息到:“那就是它了,我们在山林中追杀了半个月,还是拿它没办法,这次能砍下它一条尾巴,已经是很幸运了。你也看到了,它的速度,该死的,比我全力奔跑的速度还要快,它的皮,比你的脸皮还要厚,这还能怎么样呢?反正哈尔导师他们也只要它身上的某个部位,这猪尾巴,也顶得过去了。”

连连点头,嘴里连连称是,可是安吧嗒了一下莱茵哈特的话,突然气恼的嚎叫起来:“莱茵哈特,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它的皮比我的脸皮还厚?难道我的脸皮,可以挡得住你的雷电么?你这个奸猾的小子,给我回来,我要揍死你!混蛋,你给我回来!”随手操起那条猪尾巴,拔出了自己的长剑,安全身笼罩在一层金光中,彷佛一辆坦克,呼啸着朝着莱茵哈特追了过去。

‘哈哈哈’,发出了连串清朗的长笑,莱茵哈特的身体彷佛风中飘絮,轻盈的往前闪动着。一时在树梢头,一时在山峰的半山腰,他总是选择那最难上去的道路奔跑,气得无法登高的安在下面‘嗷嗷’乱叫,就有如那头被劈下了尾巴的野猪一样。

身体急速的上升,站在了一座高有两三百公尺的山峰上,莱茵哈特看着远处那一团横冲直撞的火红色身影,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大家伙,不管你从哪里来,也不管你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才变成了这样,可是,从今以后,好好的在这片山脉里活下去吧……你能长成这么大,拥有这么奇特的能力,一定很不容易!”

脸上有很古怪的笑容浮现,莱茵哈特低声自语道:“唔,真想知道,如果你再继续的生存数百年,你会强大成什么样子呢?你……你这头体内居然有‘真气’流动的,智商和人一样的大家伙。”低头看了看站在山脚下气得爆跳的安,莱茵哈特嘻嘻笑了几声,身体直接飞了起来,朝着神巢的方向掠了过去!

这是莱茵哈特,生平第一次和那个在中国被称呼为‘妖怪’的群体的接触。这个时候的他,还不知道,在神秘的东方,在中国那片富饶而神奇的土地上,在他看来很强大的血红野猪,不过是那无数妖魔鬼怪中刚刚入门的小角色罢了。虽然此时的他感到有一点惊奇,不知道为什么野猪会变成这样强大的怪物,可是,幸运的是,他还没有感到什么叫做震惊!

神巢,哈尔、杜兰特、卡非恩站在训练场上,看着一批刚刚加入神巢一年的少年,在那里扛着巨大的石块,辛苦的攀爬一座陡峭的山峰。几个光狼骑士在那里厉声呵斥,手中的长鞭雨点一样的朝着下方抽打着,在精赤的皮肤上,发出了‘啪啪’的脆响声。

哈尔轻轻点头,低声笑道:“看来还是要严格点才好,虽然淘汰率加大了一点,可是整体的实力水平,却超过了以往同期的少年……唔,安和莱茵哈特,出去多久了?应该有快二十天了吧?他们没有求援么?”

杜兰特挑挑眉毛,小心的看了看左右,这才说道:“唔,二十天了,这二十天,可真是安静啊!再也没有那些不长眼的混蛋为了Alin去找莱茵哈特决斗了,再也没有被安殴打所发出的惨叫声了,这样的日子,可真是悠闲啊!不过,那头妖化的野猪,他们两人能对付么?”

哈尔沉思了一会,点头说道:“没问题,安还有极大的潜力没有发掘出来,对付那野猪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至于莱茵哈特么,你们知道他的具体实力么?虽然他看起来不是很强大,可是实际上,也许我们神巢,就没有谁能奈何得了他。当然,他的绝对力量应该是不怎么样,毕竟他年龄还小,可是,那头野猪想要伤害他,怕是绝对不可能的。”

卡非恩刚要说话呢,那边一道黑影已经裹在狂风中冲了过去,而安则是挥动着长剑,咆哮着从一座山峰上跳了下来,大声吼叫着:“莱茵哈特,你这个混蛋,给我站住!……你,你居然说我的饭量比那头野猪还要大?你,你给我站住!”

一条血淋淋的猪尾巴狠狠的砸在了哈尔他们的面前,安一阵风一样的跑了过去:“哈尔,你们看着办吧,我可是顺利的取得了这该死的野猪的尾巴,我可以顺利的离开神巢了吧?我明天就走,再和莱茵哈特在一起,我会疯掉了!”大声的嚎叫着,安就真正有如一头野猪一样,横冲直撞的冲进了神巢,吓得那些低级的学徒一阵的鸡飞狗跳!

哈尔、杜兰特、卡非恩慢慢的蹲了下来,看着那条通体血红色的猪尾巴,茫然的相互看了看。“这,这算什么?这算成功试炼了么?猪尾巴?神啊,救救我们吧!按照我们神巢的冠名习惯,难道要在安的履历上,添上‘猪尾巴骑士’这个美妙的称呼么?”

“可是,你们不觉得,‘野猪骑士’这个名头也好不到哪里去么?”卡非恩谨慎的看了看左右,低声说道:“要是安知道了神巢的命名规则,而又知道是我们三人故意挑选的那头妖化的野猪去让他完成试炼,你们觉得他会怎么作?”

眨巴了一下眼睛,杜兰特、卡非恩风一样的冲了出去,嘴里疯狂的吼叫着:“集中,紧急集中,所有五年以下的学员集中,深山生存训练,紧急的深山生存训练!快,快,快,所有的人跟着我们走,不许携带任何的生活物品!深山生存,持续一个月,快,快!”

哈尔猛的跳了起来,一手指天,愤怒的咆哮起来:“至高无上全知全能的神啊,用您的雷电,劈死这两个神职人员的耻辱吧!你们这两个混蛋,枉费我们这一百多年的交情!”

沉重的喘气声从哈尔的背后传来,哈尔猛然回头,就看到满身大汗的安巴结的弯下腰,朝着自己挤眉弄眼的笑着:“哈尔大人,按照我们说好的,我明天就能离开神巢,去神庭总部就职了,不是么?啊,据说新纽约是除了中国排名前三十的大城市外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啊,它里面一定有无数的美食,还有无数的美女吧?”

狠狠的抽了一下快要流到嘴边的口水,安满脸憧憬的说道:“离开莱茵哈特这个混蛋,去新纽约城做神庭的高官,每个月只要执勤一周,其他时间都是自己的修行和休息的时间。唔,每个月折合将近三万人民币的薪水,天啊,我真的是太幸福了!光焰军团的中队长,据说在北美大陆那边,光焰军团的中队长,可就相当于他们地方军队的上校级别以上的军官,在闹市区调戏美女,都没有人敢管的啊!”

哈尔干笑:“安,请注意自己的言词,神职人员,是不允许调戏民间女子的。”

安愣了一下,连连点头:“哦,那没事,我调戏他们的时候,肯定不会穿神庭的法袍的……不过,哈尔大人,听说,神巢的学员离开神巢的时候,都会被授予一个很威风的头衔,也就是神巢出去的神职人员这辈子的第一个头衔,是不是?啊,你们一定要给我一个很威风的名字,这样才能让神庭的高级官儿们一眼就能认出我来!”

莱茵哈特戏噱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安,作为一个坚定的神职人员,谎言是会被神惩罚的,所以,虽然我明白后果非常的可怕,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神巢出去的所有神职人员,他们的第一个头衔都是和自己的试炼目标挂钩的。假如他们试炼的对象是一头龙,他们就是龙骑士;如果他们试炼的对象是一头猛虎,他们就是猛虎骑士;如果他们试炼的对象是一只老鼠,他们就是田鼠骑士!”

站在莱茵哈特的身边,但是很小心的保持了足足有两米距离的Alin,突然间抿着嘴笑了起来。柔顺的银色长发直接垂到了臀部以下,细致如水的脸庞,有如一个梦境样的美丽。她站在那里,抿着嘴笑起来的时候,整个天地似乎都黯然失色了。

哈尔的额头上,冷汗一颗颗的流淌了下来,他猛然间退后了好几步。

安眨巴了一下眼睛,寻思了好半天,这才说道:“哦,龙就是龙,老虎就是老虎,老鼠就是老鼠……嗯,我的试炼对象是一头……”安的脖子缓缓的朝着哈尔转了过去,脊柱关节发出了可怕的‘嘎吱’声音。

“亲爱的、尊敬的、高尚的哈尔大人,伟大的神庭圣堂主教大人,您,似乎是您说要挑选一头最强大的野兽给我试炼,所以,你执意挑选了一头野猪!那么,也就是说,当我,安,去新纽约神庭总部报到的时候,我的头衔就是……”

Alin低声说道:“野猪骑士?其实这个名字也很有意思,挺和蔼的。”

就好像一盆汽油浇到了火炉上,安发出了疯狂的嚎叫声,操起那柄可怕的巨大的长剑,朝着哈尔扑了过去:“哈尔,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你,你,你,野猪骑士?天啊,神啊,你劈死这个该死的混蛋吧!神啊,请响应我的祈祷,让哈尔这老家伙心急梗塞吧,我要劈死他!”

哈尔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拔腿就跑,他愤怒的嚎叫着:“安,我是文职人员,我是圣堂主教,我不是光焰军团的骑士,按照神庭的规则,一个骑士绝对不能向一位教士出手!你,你这头该死的野猪!”

无边的怒火,充斥在整个训练场,一头人形的凶兽彻底的被挑起了火气,呼啸的剑光,胡乱的劈向了哈尔。

莱茵哈特叹息了一声,双手合在胸前,低声祈祷了几句,突然扭过头去看Alin,很温和的问道:“Alin,估计今天晚上,神巢不会有人能睡着的了,你也不用去给那几个小丫头辅导什么了,能和我去望月峰走走么?”

看了看东边山头上渐渐冒出来的月亮,莱茵哈特眼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心动:“Alin,我想,我明天也申请试炼。我在神巢,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学习了,我,我想要早点离开神巢,我想要去看看德克勒神父、巴比神甫,还有我的那几位朋友。”

Alin半天没说话,良久,她才缓步的朝着远处一座山峰走了过去,低声说道:“哦,你和安,都要走了么?”语气平淡,却有说不出的意思在里面。淡淡的白色的月光照耀在她的身上,那音色的长发反射出来的,却是冰雪一样的光华。

‘啊’,一声惨嚎,哈尔终究是文职人员,虽然神力极其强大,却无法跑得过安这头发狂的野猪,被安一脚踢在了屁股上,差点就摔了个马趴。哈尔终于愤怒了,他身上冒出了浓烈的有如火焰一样的金色光芒,他发疯的吼叫着:“神啊,原谅我,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头该死的野猪啊!安,你都要离开神巢了,难道你就不能让我安静一下么?神啊,你难道是要惩罚我?让他蹂躏了我们所有人十年,如今在离开之前,还要拆毁整个神巢么?”

‘砰’,正在仰天狂啸的哈尔,被安一拳头打飞了出去。哈尔猛的一愣,眨巴了一下眼睛,突然失去了和发狂的安搏斗的勇气,收敛起身上的金光,惨嚎了一声:“救命啊!我命令你们,拦住这该死的家伙!”他加快了脚步,狼狈的朝着一群高级光焰骑士跑了过去!

那几个光狮骑士,十几个光虎骑士,二十几个光豹骑士,三五十个光狼骑士看到满脸大汗的哈尔跑进,突然间一声呐喊,散开了就跑。

安狂笑着,突然间叫嚷起来:“我有了个很好的主意!哈哈哈,我就把你们当作我试炼的对象吧,我的称号,就是骑士中的骑士:the knight of the knights!哈哈,你们不许跑,你们都是我的!”

‘哗啦啦’一声,连同那些正在训练的新学员,整个训练场上再也找不到人影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