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逆龙道》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9 13:50

《逆龙道》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逆龙道》主角是莱茵哈特,逆龙道主要讲述:格鲁吉亚某处不为外人所知的深山。狂风卷着山顶上的积雪,裹挟着满天落下的雪片,铺天盖地的朝着下方盖了过去。猛烈的寒风带着那些随行者,凶狠的鞭打着一切肉眼可见的东西。岩石、枯树,以及那些体形壮硕的野兽。

逆龙道
推荐指数:★★★★★
>>《逆龙道》在线阅读>>

《逆龙道》精选章节

格鲁吉亚某处不为外人所知的深山。

狂风卷着山顶上的积雪,裹挟着满天落下的雪片,铺天盖地的朝着下方盖了过去。猛烈的寒风带着那些随行者,凶狠的鞭打着一切肉眼可见的东西。岩石、枯树,以及那些体形壮硕的野兽,都在寒风中颤抖着,挣扎着,朝着上苍发出了凄厉的哀嚎。

黑色的山,黑色的树,黑色的泥土,黑压压的一片。加上那黑色的云层,黑色的风暴,近乎黑色的雪花,这里简直有如地狱一样。奇形怪状的树木在悬崖上、山峰顶端、岩石缝隙内,所有你想不到的地方固执的生长了出来,顽强的朝着天空探出了自己的枝条。这勃然的生机,让那欲要毁灭一切的狂风更加的疯狂,拼命的在山谷中往来盘旋,想要撕碎一切他可以撕碎的东西。

两架黑漆漆的大型直升机,顺着一条巨大的山谷往前急飞。急速旋转的螺旋桨撕裂了狂风,发出了‘轰轰’的巨响声,震得四周山头上的积雪一堆堆的往下倒塌,很快远处的山谷内就传来了雪崩那恐怖的咆哮。偶尔一阵暴风斜次里卷了过来,两只肚子大大的直升机就彷佛轻盈的蜻蜓一样,蓦然的爬升数百米,然后立刻又降低了高度,顺着山谷继续飞行。

领先的那架直升机内,脸色苍白的莱茵哈特把自己用安全带紧紧的绑在了座位上。可是那直升机不断的突起突落,极大的振荡让他肚子里面翻江倒海一样的翻腾,要不是前面两个小时的路程,已经吐光了肚子里所有的东西,实在是连苦胆水都吐光了,怕是他早就张大了嘴巴,再次的给机舱内那混浊的空气作出贡献了。

宽敞的机舱内,还有二十几个年龄大小不一的孩子。大的应该有八九岁,最小的,就是莱茵哈特这个年龄的。除了一个块头比别的孩子壮了一圈、高过半个脑袋的男孩,其他的孩子不管男女,都在那里吐得昏天黑地,有几个孩子的嘴角,海挂着一丝绿色的泡沫。

只有那个高大的男孩子,也没有系安全带,手舞足蹈的在自己的座位上叫嚷个不平:“看,看,我们这次坐的,可是如今世界上采用了最先进的科技制造出来的超级安全的运输直升机呀!它采用了最新式的能量转换系统,可以不间断的飞行三万公里,也就是基本上起飞后,可以到达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

他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做疲倦,也不知道什么叫做眩晕,在那里口水四溅的叫得无比开心。“不过,我们乘坐的这两架,明显是经过改装了的,看,外面的副翼上,那几个很大的悬挂舱,我在网上的图片上见过啊!这可是最新式的导弹悬挂舱,可以极大的减少飞行中带来的气流阻力!看这悬挂舱的型号,里面应该都是超大威力的T-9空空导弹!”

看了看四周没有人理会他,这男孩露出了一个委屈的表情,可是他还是振作起精神,继续的罗索了下去。“不过,我感觉奇怪的就是,我们乘坐的,应该是神庭自己拥有的直升机,那,怎么会悬挂武器系统呢?就算是各国军队里使用的运输机,也很少挂武器的!不过这也就显示了,我们神庭的实力有多强,我们的飞机挂着导弹飞过了好几个国家的领土,居然没有被拦截啊。”

机舱内,几个身穿白衣的教士脸色极其难看的盯着那男孩,一个年轻的教士低声问道:“神啊,这个孩子是那个教堂选派的?神啊,看他那粗壮的身材,那脸蛋长得也算憨厚的,可是怎么却彷佛一个小姑娘一样的絮叨?”

另外一个教士有点不可思议的惊叹到:“我们都已经头昏目眩了,可是他的精神却还是这么好,果然是怪物呀!听说我们这次护送的孩子里面,还有一个智商超过常人十倍的怪物在!神啊!”

他们之中年龄最大的那个教士掏出了随身的花名册,随手翻了几下,咬着牙齿,从牙齿缝隙内吐出了几句话来:“智商超高的那个,是坐在最前排的那个很可爱的小天使,莱茵哈特!这个高高大大的长舌妇,是奥地利教区推荐的安!他的智商是普通人的百分之八十的水准,可是,他的体力是常人的二十倍,神经反应是常人的十分之一,粗俗点说,就是一个头脑迟钝反应缓慢的家伙。”

那最年轻的教士恶毒的说道:“赞美至高的神,我喜欢安这个孩子。这么说来,他应该是向光焰军团发展的咯?等他长大了,和他一起外出会是一件非常有安全感的事情,体力是常人的二十倍,脑袋迟钝,反应缓慢,赞美神,多好的肉盾牌啊!”

几个年轻的教士忍不住的偷笑起来,那年长的教士也是一脸的古怪,气恼的瞪了他们一眼。小心翼翼的扫了几眼四周的孩子,发现孩子们都没有注意到这不怎么符合身份的笑话,年长的教士这才放心,低声训斥到:“闭嘴,难道你们想要在孩子们的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么?……可是说实话,安这个家伙,实在是无法形容啊。”

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已经是坐不安稳了,他兴奋的站了起来,拍打了一下正好坐在他前方的莱茵哈特的脑袋,很是好奇的问道:“嘿,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做安,安?布卢斯。我今年十岁了,可是你不要看我的年龄小,可是我的力气很大,我们整个镇子里没有一个男人能比得过我的。”他的口水,毫不留情的喷洒在了莱茵哈特黑漆漆的头发上,彷佛夜空中的小星星一样,闪个不停。

莱茵哈特强行忍住胃里的不舒适,朝着安伸出了自己的手:“你好,安,我是莱茵哈特,莱茵哈特?易!很高兴认识你。”

猛然见到莱茵哈特那俊美的容貌,安愣住了。良久,他才突然兴奋的叫嚷起来:“啊哈,莱茵哈特,你长得真好看,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漂亮的小娃娃哩!我家里有一套中国的瓷器,你就好像那瓷器一样漂亮。唔,我曾经想过,要有一个弟弟陪我一起玩耍的,可是我妈妈怎么说也不肯再生一个弟弟陪我,说有了我一个,已经让他们头疼死了,不能再有第二个。”

很无辜的耸耸肩膀,安叹息到:“可是,难道我真的让家里人这样烦恼么?去年我在山里打死了一头黑熊,那黑熊皮不是卖了一个好价钱么?为什么他们非要说我只会捣乱呢?伟大的神啊,我这次也不过是推翻了镇子里教堂的两堵墙壁,不小心压断了三个神父的胳膊,我家里人居然就和那几个古怪的教士一起,把我送出来了。真是可恶啊!”

亲昵的摸了一下莱茵哈特的头发,安兴奋的笑着:“不过,希望那几个古怪的教士给我说的话都是真的罢。他们说,在训练营里面可以天天吃好吃的,天天有人陪我打架玩,再也不用担心一拳头打出去把人给打吐血了。还有,他们说训练营内配置的量子电脑,可比我家里那老式的家伙先进一百倍,啊,我就喜欢看看各种武器的介绍啊,虽然不能亲手摸到,可是能看看也不错呀!”

莱茵哈特挤出了一丝笑容,偷偷的用袖子擦拭了一下满脸的口水,温和的说道:“哦,你很喜欢武器么?看的出来,你对我们乘坐的飞机,也是很有了解的。”不管怎么样,莱茵哈特还是很佩服安的,起码他能有精神一路罗嗦到现在,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实力啊。

看到莱茵哈特搭话了,安兴奋的挥动了一下拳头,大咧咧的说道:“可不是么?我告诉你啊,我最喜欢各种各样的武器了。我也喜欢听武器发射时的轰鸣声啊!啊,上次我偷了镇子里警长的配枪,对着天空扫了几十枪,实在是太过瘾了。可惜就是,我一不小心,把那枪给扭弯了,那警长居然要我赔偿,哦,神啊,我哪里有钱陪给他呢?所以只能去山上打昏了一头棕熊,送去了警局。”

眼珠子瞪得老大老大的,莱茵哈特有点惊恐的说道:“什么?你抓了一头活的棕熊送去了警局?是树上说的那种,身材最大、力量最大的棕熊么?你,你打晕了它?还把它送去了警局?”

安得意洋洋的比划了起来,兴奋的吹嘘到:“可不是么?警长要我赔偿他重新购买配枪的钱,否则就要告诉我爸爸,让那老酒鬼揍我一顿。可是我没钱,但是棕熊的皮毛和熊胆还有那熊掌,很值钱,所以,我就弄了一头棕熊,丢进了警局。”

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的教士们,额头上一颗颗的冷汗滴了下来,那年长的教士飞快的掏出了花名册,掏出钢笔,在安的名字后加了一条注释:“极度暴力,极度危险,不可让他靠近训练营内的任何器械!他的日常作息,必须有专门的人监督!”

莱茵哈特在那里结结巴巴的问安:“那,最后,最后怎么样了?”

安耸耸肩膀,叹息了起来,亚麻色的头发满脑袋乱抖动,浅绿色的眸子里面,满是少年人不为人了解所带来的忧伤。“至高的神明在上,我可没有故意捣乱的意思。可是那棕熊拆掉了半个警局!警长还有我的父母逼我去教堂忏悔,可是我一不小心,就把教堂的墙壁给推翻啦,刚好有几个好像身份很高的教士在场,所以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我家里人就把我踢出了家门,把我送来这里了。”

狠狠的一脚跺在了机舱的地板上,安气愤的说道:“结果就是,我在这个机舱里面坐了这么久,没有人愿意陪我说话,闷死我了。”

‘砰’的一声巨响,那三层合金板的地板倍安踏出了一个小小的凹痕,巨大的声响吓得所有机舱内的人都浑身一抖。那最年长的教士惊惶的叫嚷起来:“安,你给我座回你的位置上去!否则,否则到了训练营,你今天的晚饭就没有啦!”

明显的呆了一下,安有点无可奈何的看了看那些教士,叹息到:“好罢,我座回去,没有晚饭吃,那可不行!那说自己是什么光虎骑士的家伙可是给我说,保证我每天都能吃大块的牛肉,喝上好的果子酒的!”挥动了一下拳头,安眼里闪动着一点点凶狠的眼神:“要是你们敢骗我,我就把你们打成那些狗熊一样的模样。”

狠狠的拍了一下莱茵哈特的脑袋,安亲热的说道:“莱茵哈特,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你就像我的小弟弟一样!神啊,我多希望我能拥有你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弟弟呀!这样我在外面玩的时候,要是不幸出了事情,就可以推到你的头上了!可惜,我为什么没有一个弟弟呢?没有弟弟,妹妹也可以呀!”

摇摇头,想到等下到了训练营后自己那顿丰富的美餐,安终于老实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可怜的莱茵哈特,却被安那亲热的一巴掌拍了个头昏眼花,差点就没闭过气去。这安手上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啊?莱茵哈特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彷佛被木头桩子撞击过一样,迷糊中,莱茵哈特很古怪的想到:“那天巴恩特他们,被自己用木头凳子砸脑袋的时候,应该也是这样的感觉罢?”体力消耗太大,加上安这一巴掌的效力,莱茵哈特干脆的眼睛一闭,昏睡了过去。

安坐在座位上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不安分的狠狠的握了下拳头,发出了‘啪啪’的脆响声。他猛的转过身去,朝着自己后面那身材很娇小,有着一头美丽的银色短发的小姑娘,亲热的自我介绍起来:“嘿,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做安,安?布卢斯。我今年十岁了,可是你不要看我的年龄小,可是我的力气很大,我们整个镇子里没有一个男人能比得过我的。”

可是,安的热情彷佛碰到了一堵阴冷的冰墙,被狠狠的弹了回来。那有着一对美丽的湛蓝色眸子的小丫头,根本就不理会安的自我介绍,只是静静的看着安那宽大的脸庞,深深的呼吸着,以减轻强烈的呕吐后给自己带来的不适感觉。

有点无奈的看了看那冰块一样的小姑娘,安狠狠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发出了重重的一声‘砰’的响声,他突然笑起来:“哈,你不舒服么?我看你的脸色有点不太好哩,就好像被我用拳头殴打了半个小时的狗熊一样!啊,没有关系的,我们现在是在山谷里飞行,山谷中的风很杂乱,并且风速也很快,所以有点颠簸,等我们出了这条山谷,这就好多啦。”

絮絮叨叨的,安也不顾那个小丫头气恼的眼神,自顾自的罗索起来。口水四溅,口沫横飞,精力超越常人的他,不断的朝着那可怜的小丫头喷射着自己连篇的废话,一张憨厚粗犷的脸蛋上,神采飞扬,眉毛急速的跳动着,鼻子急骤的开合着,两片嘴唇‘啪啪啪啪’的上下碰撞着,用他那无敌的噪音,终于成功的让那小丫头举手投降了。

两架直升机继续飞行了一个多小时,终于飞出了这条深邃幽长的山谷,渐渐的爬升,越过了一条高耸的山陵,朝着群山中一块平地降落了下去。正在那里废话的安突然间兴奋的叫嚷了起来:“哈哈,终于到了,唔,神父,我的牛排在哪里?”

莱茵哈特从昏睡中清醒了过来,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小心的站了起来。身体摇晃了一下,有点虚弱,可是还好,还能站得住。他正好听到了安的大叫声,不由得奇怪的问道:“牛排?安?什么牛排?”

安猛的回过头来,‘哈哈’一笑,一手抓起了莱茵哈特的肩膀,把他提了起来,放到了自己身后的那座位边上,热络的介绍到:“莱茵哈特,这是Alin。Alin,这是莱茵哈特。啊,看看,你们年纪差不多,长得都和我家里的那一套中国的瓷器一样!神啊,我多想有你们这样的弟弟和妹妹啊!”感慨的摇摇头,安抬头看着飞机的天花板,低声的祈祷起来。

出于礼貌,虽然莱茵哈特此时并没有学过如何去和一个女孩子打交道,可是他还是按照德克勒神父的教导,朝着Alin友好的伸出了手去:“你好,我是莱茵哈特!”

Alin沉默了一阵,仔细的看了看莱茵哈特那没有半点杂质,纯净得彷佛水晶一样的眼睛,这才小心的握住了莱茵哈特的手:“你好,我是Alin……我来自……瑞士。”

猛然间,一只大手握住了两只白嫩的小手,安大笑着说道:“啊,你们都认识了么?这就太好了,我告诉你们啊,我是安,我的力气很大的,要是有人敢欺负你们,就给他们说,你们是我的弟弟和妹妹,谁敢欺负你们,我会狠狠的教训他们的!我不会放过他们的!哼,这就是他们欺负你们的下场!”

握紧了拳头,他手臂上一根根的青筋爆跳了出来,安狠狠的一拳朝着直升机的玻璃窗砸了过去!安的嘴里,还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咆哮。

‘砰’,那足足有两厘米厚,足以抵挡一般武器射击的玻璃窗,随着‘喀嚓’一声巨响,裂开了一条清晰的缝隙!安朝着飞机坐舱内其他的孩子大声的嚎叫起来:“看到没有?谁敢欺负莱茵哈特和Alin,这就是你们的榜样!我会把你们打成狗熊一般模样!”

随行的教士气得浑身直抖,大声的吼叫起来:“安,你今天的晚餐,取消啦!既然你的精力这么旺盛,你今天的晚餐,明天的早餐、午餐、晚餐,全部取消啦!”

莱茵哈特、Alin对视了一眼,惊恐的看向了彷佛暴怒的猩猩一样扑向了那些教士,抓着他们的肩膀不断嘶嚎的安,满脸都是小羊羔落入了猛虎爪子里的惊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