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时初莫聿寒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9 14:05

时初莫聿寒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带给您!时初莫聿寒小说叫做《暖婚溺宠三爷娇妻甜入骨》,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时初莫聿寒小说主要内容:古色古香的房间充斥着一股淡淡的焚香味,时初一走进已是浑身大汗。莫家果不然是青城数一数二的超级豪门,随处可见的佣人以及古董字画。

暖婚溺宠三爷娇妻甜入骨
推荐指数:★★★★★
>>《暖婚溺宠三爷娇妻甜入骨》在线阅读>>

《暖婚溺宠三爷娇妻甜入骨》精选章节

古色古香的房间充斥着一股淡淡的焚香味,时初一走进已是浑身大汗。

莫家果不然是青城数一数二的超级豪门,随处可见的佣人以及古董字画。

这是完全有别于时初日常接触的世界,她更是担心这种环境下,自己会做错事得罪人。

“是我的儿媳妇来了吗?快带她过来。”

里头传来老夫人柔和的声音,兴奋中难掩激动。

时初双手放在身前,缓缓走过去,见到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坐在那里,忍不住挺直了脊背。

她听说过这位出身柏氏名门的莫老夫人,一个精明干练的传奇女性,莫家能有如今的地位和财富,与她脱不开关系。

老夫人年龄已七十多了,但精神矍铄,气场强大。

“老……老夫人好。”时初拘谨地行了个礼,紧张得像是小学生见到老师般。

莫老夫人见时初这般憨态,眉眼里都是喜欢。

“你现在可是莫家的媳妇了,得喊我一声什么?”老夫人柏氏说道。

时初紧张得舌头都快咬下来了,轻轻地喊了声:“妈……”

“这就对了,快来我这边坐下。”老夫人热络地招呼着,坐她身旁的中年女子却不大高兴。

她抬着细长的眉眼打量着时初,神色间透出轻蔑。

时初对这种眼神当然再清楚不过,因为她的继母就是这么看她,完全没把她当回事。但老夫人却不是这样,眼里是满满的宠溺。

见时初并不急着坐下,而是看向自己身旁,莫老夫人笑道:“看我都忘了,这是老二的媳妇,你二嫂傅鹃。”

时初喊了声“二嫂”,傅鹃点头示意,心中满是不屑。

她出身名门,本就看不上时初身份,想着要不是小叔有那种怪毛病,怎么也轮不到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女人进莫家和她做妯娌,越发膈应的紧。

时初刚坐稳,老夫人便亲自拿了个方盒递给她。

“这是你初到莫家的见面礼,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这檀木雕花方盒透着名贵,时初接过手只觉得沉甸甸的。

她对自己的身份认知的很清楚。

被迫冲喜嫁进来的,在莫家地位如何不言而喻。

老夫人这一见面就送礼物的做法,倒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这会不会太贵重了?”

“不会,配你正合适,打开瞧瞧吧。”

时初下意识就要推辞,老夫人却坚持示意她打开。

只见盒中躺着一对天然满绿的翡翠手镯,通透灵气。

时初不懂翡翠,但瞧着也知道这肯定价值不菲,更不敢要。

“妈,您这见面礼一开始就送这么贵重的,不大合适吧?”

傅鹃的脸直接都绿了,若说给的是其他东西也就算了,她倒不缺。这可是从祖上传下来那块极品翡翠出的一对镯子,现在怎么都值个两亿了,还有市无价。

老三的媳妇戴这个,也不怕压断了手?

“妈…我也觉得不大合适。”见傅鹃反对,时初也顺着劝道。

老夫人摇了摇头:“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的理?又不是什么珍贵的。”

傅鹃牙都要咬碎了,攒着一口怨气敢怒不敢言!

见莫老夫人对时初关怀备至,越发坐立难安。

拖了个借口出去,把怒气全都撒在了佣人身上。

一出去,把怒气全都撒在了佣人身上。

寻常服侍傅鹃的王妈见状上前劝阻。

“太太要实在气不过,就给个下马威瞧瞧得了,不然我瞧着她也会自以为是起来!”

傅鹃正有此意,眼睛一眯:“往下说。”

“倘若她真收下老夫人送的镯子,转眼却摔坏了……”

傅鹃一听眼前一亮,随即交代王妈去准备。

老夫人疼爱老三就算了,现在老三的便宜媳妇都宠成这样?

怕真的是年老糊涂了!

二十分钟后,时初从老夫人房里出来,手里边果然拿着方盒。

傅鹃在远处看着,瞧着时初白皙手腕上一抹翠绿,越发心火上涌!

王妈得了暗示,上前热络地跟时初打着招呼。

时初涉世未深,有人这样亲切地待她,自然不加防范。

就在两人快走下楼梯的时候,跟在时初身后的王妈,瞅准她垂下的裙摆,一踩。

时初突然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往地面上摔去。

就在要倒下去的一瞬间,被一个温暖宽广的怀抱稳稳地接住了。

而王妈装作慌乱来拉时初的模样,也摔了下来。

时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带到一边,看王妈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疼得嗷嗷叫唤。

她惊魂未定地看了看手腕上的镯子,这才安心地松了一口气。

“三…三爷。”

王妈一抬头,吓得一个哆嗦。

时初猛地看向这个揽住自己的男人,“你……”

一身墨色正装,挺拔颀长的身姿气势迫人,脸部轮廓分明,剑眉英挺,狭长的凤眸中透着骨子里蔓延出的尊贵和威严。

传闻中形貌丑陋的莫三爷,竟然是这般清峻矜贵的人!

莫聿寒垂眸,见她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深邃的眼眸墨色愈沉。

“不认得了?”他开口打断沉默。

若不是这熟悉的声音,怎么也不能把他和昨夜那人想到一起。

时初回过神来,面上有些发烫:“……认得。”

“那我是谁?”

“老…老公。”

当着旁人的面,时初羞耻到连白皙脖颈都弥漫出绯色。

好在莫聿寒倒也满意她的乖巧,将她松开,随即冷硬地看向王妈,目光锐利如刃,“怎么回事?”

王妈被这气场吓得脸色苍白,解释道:“都怪我不好,差点不小心压到三少奶奶。”

时初看她忍着疼痛还要回话,忍不住为她说好话:“她也不是故意的,是我走路没当心,还好没出什么事。”

“扣掉一个星期的工资作为惩罚,下次就知道注意点了。”莫聿寒冷淡地回答,不留余地。

“三…三爷,这…求您再给我次机会吧。”

“时初,走吧。”

莫聿寒丝毫不理王妈的求饶,转身迈开步子就走。

被叫到名字的时初愣了一下,同情地看了一下王妈后,便快步地跟在莫聿寒地身后。

看他高大伟岸的背影,时初心想还真是冷酷无情,而且又那么凶残,就算长得好看,也实在招惹不得。

进了房间,时初还在出神,忽然想起什么,呆呆地问:“你怎么会知道我名字?”

问完她就意识到自己犯蠢了,刚想补救,只听他声音平和道:“你是我的妻子,我知道你的名字并不奇怪。”

“谢谢你刚才救了我……”面对他如有实质的目光,时初有些不自在。

“你很怕我?”

时初抿了抿唇。

在她心里,莫聿寒就跟洪水猛兽没区别。

昨晚那么凶猛疯狂,完后又喜怒无常。

说不怕才怪!

“是…有点儿。”

心知无法骗过这人,时初一咬牙,放弃说谎。

殊不知破罐子破摔心态下,她自然露出的憨态与娇俏,落入莫聿寒眼里,格外顺眼。

“跟我结婚。”他声音淡淡的,却已不同于对其他人那般冷漠,“后悔吗?”

时初本来有些错愕,但一想到逼着她来这里的家人,眼神瞬间坚定起来。

回去也没有退路,现在后悔并不能改变什么。

“三爷不后悔,时初就不会。”她顿了顿,再补了句。

“我会尽到做妻子的义务和责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