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匪宠魔君大人轻轻抱叶兰苏谞》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9 15:34

《匪宠魔君大人轻轻抱》叶兰苏谞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匪宠魔君大人轻轻抱》讲述了叶兰苏谞跌宕起伏的故事,匪宠魔君大人轻轻抱叶兰苏谞小说节选:“娘子乖乖睡觉,为夫在外面陪着娘子,不走。”苏谞声音传来,如旧温润轻柔,只是叶兰觉得,有些不同,可她却又实在是不知,究竟是哪里不同。

匪宠魔君大人轻轻抱
推荐指数:★★★★★
>>《匪宠魔君大人轻轻抱》在线阅读>>

《匪宠魔君大人轻轻抱》精选章节

“娘子乖乖睡觉,为夫在外面陪着娘子,不走。”

苏谞声音传来,如旧温润轻柔,只是叶兰觉得,有些不同,可她却又实在是不知,究竟是哪里不同。

叶兰轻咳了一声,面上迅速闪过一丝窘迫之色,心下却又庆幸苏谞瞧不见,叶兰道:“小公子,这里是大理寺,不是你一介布衣可擅闯的。”

言下之意,是要他赶紧离去。

岂料苏谞轻轻一声低笑后,便没有再言语,叶兰听出了苏谞并不打算搭理她后,兀自叹了一声,于是走回湿冷草席上,裹了身上单衣卧下。

其实,苏谞看得出来,她是有心将他扔在城门外的罢?

墙壁外面,苏谞白衣胜雪,姿态从容地坐在了地上,及至听不见了叶兰声响,他这才缓缓站起身来。

“出来罢!”苏谞理了衣襟,难得地正色道。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过后响,柏冬亦从中央那棵大树上跳了下来,“诶哟”了一声,她低头,原是底下有块石头,硌到了她的脚。

果然是个臭石头,专会欺负人。

没有被人发现的窘迫,柏冬亦扬着一张俏脸,斜眼瞧了瞧那扇窗户。

她道:“你重伤未愈,如今还来瞧她,是觉得她缺魂少魄的好,还是嫌自己命长了?”

苏谞淡薄唇角微勾,恰好地弯出一个好看弧度,他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要你好好待在魔宫里的么?”

“我觉得不公平。”柏冬亦在地上蹬了一脚,一跃飞身,一屁股坐到了那扇窗户的凸起沿上,形似鬼魅。

方才,苏谞便是这样坐的,只是坐得比她好看许多。

柏冬亦轻轻咬了下唇,将视线从牢中叶兰转移到了苏谞身上。

“你为她聚了两世魂魄,如今第三世,你还要怎么做?你可别忘了,你如今身上,只剩下不到三成修为。”

顿了顿,柏冬亦眨了眼,瞧着底下从容优雅的苏谞,认真无比地说:“你是魔域魔君,为了一个本就不是六界生灵的破石头,在这世间游荡了这么久,值得么?”

“冬亦。”苏谞唤她,这个他在魔域唯一亲近的义妹,如今魔域的公主,“魔宫里,为兄还有你呢。”

她已经为了苏谞,守在冷清的魔宫里三百年了,她实在是太孤单了。

柏冬亦撇了撇嘴,双腿一动,已然旋身落了下来,“不能你为了赎罪,就要我一个人待在魔宫里,这太不公平了。”

乌溜溜的眼珠儿一转,柏冬亦蓦地想起来了要事。

“堂堂魔域魔君,轻易动了手去杀一个凡人,还因此让那人替你背了锅,若是无尘子知道了,你要怎么交代?”

她那日,亲眼见着,她的好义兄,擅自动用了修为,去将王五杀得面目全非。

如今的苏谞,修为被无尘子尽数封住,明知道擅自破开封印,自己会有性命之忧,可苏谞还是动用了,柏冬亦突然有些想不明白。

苏谞并不言语,反是伸出那只白净修长的左手来,认真地瞧了掌心各线的去路。

其中的生命线,被一个黑点阻绝。

那是无尘子在他身上打下的封印,是为了防止他在人界为非作歹。

寻常术法无事,然而只要他动用了体内被压制的真气,擅用那些伤人之招,他之前所为,便会反噬回来。

甚而至于,是千倍万倍的反噬。

已经记不清,他到底擅自动用了多少次了,只是每一次,他都要找寻个地方休养。

这一次,是他不愿再等了。

那日王五,分明是想对叶兰不轨,苏谞不假思索,趁叶兰头也不回地阔步进了断灵山后,冲破了封印,一举将王五性命了结。

后来,叶灵本就是打算灭了王五的口,再栽赃给叶兰,王五究竟是谁杀的,叶灵也不在乎,只要叶兰身上有了污点,景阳也会和叶兰疏远。

虽然苏谞算是帮了叶灵一个忙,但叶兰过了此劫后,叶兰受的苦,他也是要向叶灵讨要回来的。

眼下叶兰身处逆境,可无尘子此前便与他说过,不许插手叶兰之事,苏谞违背了无尘子的话,插手了两世,身上修为也散得差不多了。

苏谞拍了拍衣袖上并没有的灰尘,清浅笑道:“无尘子管不了这么多,何况,我并没有下太重的手,遭到的反噬,自然也不会太重。”

柏冬亦不死心地继续问他:“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救出她?你不是最舍不得她受苦了么?”

苏谞又不说话了。

已经第三世了,叶兰也从最初的一魂一魄,到了如今的两魂五魄。

只需一魂两魄,叶兰便可真正具有六界轮回的资格。

届时……

苏谞一笑,届时要怎么样,与他无干。

柏冬亦轻轻叹了口气,眼睛里有几分复杂神色,“你守了她三百年了,可她又有哪一世是记得你的?”

她素来晓得这个义兄的脾气,索性自怀里掏出一个瓷瓶,交到了苏谞手里。

那药是她向无尘子讨来的,苏谞不在魔域里,待在世间凡俗之中许久,一个魔域之人,与世俗凡物相交,免不了要受些折损。

若他肯听话,乖乖守着便好了,可偏偏,苏谞护那人护得紧。

夜里风寒,柏冬亦走后许久,苏谞脸上的笑也落下,清亮的眸子被浓长睫毛盖住,他嘴里低语道:“记得不记得,又有什么要紧?”

……

不知过了多久,叶兰靠在阴冷角落里,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那道长廊。

无人来提审她。

对面牢房里是个江洋大盗,听说叶兰独自一人上了断灵山,还招惹了那断灵山的妖怪杀了人,不住拿眼珠儿打量着她。

“诶,”大盗说话了,嘴边的杂乱胡子被他一拨,他喷着口水喊了叶兰一声,“听说那断灵山上,妖怪守着宝物,你招惹了妖怪,见到宝物没有?”

叶兰抬起头,见对面大盗一双眼睛深凹了下去,可一提到宝物,眸子里直发光。

本性难移,说的也就是这样了。

她问道:“你怎么不说,那人是我杀的?”

大盗“啧”了一声,眼睛左右环视了一周,又往牢门口挪动了几步,好拉近和叶兰的距离。

“我可听说了,那人死得惨烈,瞧你这细胳膊细腿的,不是我看不起你,莫说你杀不了人,就是断灵山,你也进不去。”

大盗爱财,从前就带人去过断灵山,才到了山腰处,便怎么也进不去了,无形中有股力量将他们阻在了外面。

叶兰愈发好奇起来,她当日不但进去了,亲自将那先朝将军的棺材给挖了出来,还捡回了一个苏谞。

可她没和大盗提起,这种事,又有几个人肯相信她?

正思想着,不远处一阵齐整脚步声响起,叶兰和大盗对视片刻后,两人同时住了嘴。

景阳着人给叶兰开了锁,冲她低声说道:“皇上宣了你,你莫怕,如实告知就好。”

叶兰“嗯”了一声,轻轻回应他,趁人不注意时,又暗暗拉了他衣袖一把,“你帮我找个人,叫作苏谞的。”说完,又在景阳手心里写了一道。

景阳心下不解,却还是没有多说,只是点了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又在心底记下来,便叫人带着她出了牢房。

这次比来时好些,叶兰没有坐囚车,反而被安排在了一个舒适马车内。

叶兰早换了身干净清爽的衣裳,身上收拾得利落,只是伤口还在隐隐作痛,才刚上了车,叶兰便靠着车壁睡了下来。

至于皇帝为何召她,叶兰懒得去想。

自古圣心难测,她一个侯府庶女,平白惹了京都惶恐,皇帝要怎么做,叶兰也只能走一步瞧一步。

骏马嘶蹄,车夫一扬鞭,车轱辘行驶在大道上,发出沉重的声音。

冷秋旻打廊角处走来,一伸手,接住了飞落的枯叶,随手一捻,他放在了玉砌栏杆上,问道:“这事奇怪,竟能牵扯到皇上。”

护送叶兰的车马渐行渐远,景阳收回目光,余晖洒了他半个面庞,投出另一片阴影。

“我听父亲说过,断灵山,先朝国灭后,藏了不少东西在那里。”

顿了顿,景阳手指微屈,一下下地叩击着栏杆,半晌方道:“可我大楚开国多少年了,断灵山就在京都天子脚下,居然无人能闯进去。”

冷秋旻出身寒门,一朝皇榜,金笔提名,对京都之事鲜少了解,入了这大理寺,与景阳同为府僚,两人志趣相投,所以结了个情谊。

一阵风吹来,将方才那片枯叶子吹走,几个翻身,枯叶落在了石阶角落里。

收回视线,冷秋旻道:“可是叶家七姑娘进去了。”

两人同时叹了口气,远处太阳落山,金光慢慢从浓云里抽丝般消散,天幕渐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