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裸婚溺爱老公太爱装炎无欲》完整版全文目录

发布时间:2019-03-09 19:34

《裸婚溺爱老公太爱装》炎无欲完整版全文目录带给您,裸婚溺爱老公太爱装讲述了任远炎念的故事,裸婚溺爱老公太爱装炎无欲节选:“呼……喝……你……你!”炎念一手扶着6楼楼梯口的墙一手捂着腰腹,差点没缓过气来,“你……你到底想干嘛?!任远无辜地盯着她,“还愣着干啥,钥匙呢,你不累。

裸婚溺爱老公太爱装
推荐指数:★★★★★
>>《裸婚溺爱老公太爱装》在线阅读>>

《裸婚溺爱老公太爱装》精选章节

“呼……喝……你……你!”炎念一手扶着6楼楼梯口的墙一手捂着腰腹,差点没缓过气来,“你……你到底想干嘛?!”

任远无辜地盯着她,“还愣着干啥,钥匙呢,你不累?”

炎念微微抬高了声音,“我是问你,你难道不应该打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

任远惊讶地盯着她,“我走了,你男朋友从哪儿找?你不想漂漂亮亮地打渣男渣女的脸?”

炎念微微瞪大眼睛,“我不想,所以你该回哪儿就回哪儿,没地回就压马路!”

任远脸色顿时就黯淡了下来,“我……被我爸赶出来了!”

“你少跟我这套!”炎念喝道。

任远放下行李箱,自顾自地在楼梯口坐下,“其实我没有要住进你家的意思,我知道不方便,你不要这么紧张!我只是想咱们相互加个微信,你的遭遇让我感同身受,我真的想帮你反击一次,而且从我被赶出来之后,就没人听我说过这些话,我……心里难受!”

他佝偻着身子,头垂得很低,声音也压得很低隐隐带着几分黯哑,炎念看不清他面上的神色,但却莫名地感受气氛渐渐变得压抑沉重。

“谢谢你,可那渣男贱女的订婚宴我不会去的,我不需要在意他们,我不会为了不值得人而禁锢了自己,反而累了自己的生活……”

“呵,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抱歉,打扰了,这段时间谢谢你了,将来有机会,希望能还你帮我的人情!”任远低低说了一句后,便起身要离开。

炎念咬了咬唇,“进来喝杯水再走吧,毕竟你也帮了我,我不会吝啬一杯水!”

“可你不怕我对你不利?”

炎念烦躁地摸出钥匙开门,“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你要对我怎么样,早就对我怎么样了!再说如果你真的敢对我怎么样,那是我识人不清,我自己作的死我会承担住。”

任远愣了一瞬,眼眸深邃了几分,随后便跟了进去,换下炎念放在门口的一次性拖鞋。

她住的一室一厅,一眼就能看透所有的构造,客厅卧室,厨房洗手间加起来目测不会超过40平米,但却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净利落,墙上挂着的水墨画映衬着浅色的沙发上,十分的精致好看。

“暂时只有矿泉水!”炎念端着将陶瓷水杯往他面前一推,拉开桌子对面的椅子坐下。

任远收回打量的目光,“没事,谢谢。”

炎念捧着水杯抬眸觑他,才发现,这个人长得真的很好看,五官精致却不女气,眉宇间更是英气勃勃,就是这一双丹凤眼生生给这幅应该是正气凛然的相貌添了几分邪气。

“咳咳,所以你是怎么回事?”

“嗯?”任远不解地抬头。

炎念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你刚刚不是说你被你爸赶出来了,还对我的遭遇感同身受,所以是怎么回事?你别误会,我可对你没兴趣,不过帮人帮到底,既然都到这份上了,还不如让你吐吐苦水,免得得了抑郁症!”

说完,她又怕他不相信一般的小声地补了一句,“我可不想之前辛辛苦苦救下的人一眨眼又没了。”

任远微一愣后,眼底闪过稍纵即逝的笑意。

他压低了声音道了谢,犹豫了半晌才慢慢开了口,“我家祖上三代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我们那特穷,连电都是这两年才给通上……而在我们那个年代,念书是要花很多钱的。”

“所以在家中一年的收成也就两千块那个时候;在我家兄弟姐妹多,我又是老大的情况下,哪有钱念书?我勉强混完小学就没读了,早早就下地干活,后来十八岁的时候,村里来招兵,我爸听说当兵每月还有补贴工资,我就去了。”

“后来呢?”炎念点头,这不奇怪,在偏远的农村,即便是现在很多孩子都读不上书。

任远沉默了一瞬,继续说道,“去年我因为出任务而受伤,不得已退役。回到家后,我爸便安排我娶邻村的一姑娘,可我已经有一个谈了三年的女朋友。我女朋友是城里的,女方的父母同意女儿嫁给我唯一的条件就是——我需在我们市有一套房跟十万的彩礼钱,但我刚刚退役又暂时没工作,之前的钱全补贴家用了,哪里拿得出来……”

“这……”炎念张了张嘴,却不知怎么接话。

任远默默喝了一口水,“后来……两家没谈拢,我爸觉得女方狮子大开口,狗眼看人低,而女方父母觉得我没出息,我女朋友考虑之后,说不想跟着我过看不到未来的苦日子,所以就分了。”

炎念看着他微红了的双眼,想到自己这些年过的日子,不由自主地涩了双眼,“后来呢……”

“后来……我想着我不能这么下去,我想再深入学习一下广告设计。之前在部队我认识一个兄弟叫褚杜,是个仗义有才的富二代,他帮了我很多,也教了我广告设计的东西,也是仰仗他,我才能顺利从军校毕业,成功拿到大学文凭。”

“可这时候,我爸非逼着我跟邻村的姑娘结婚,而这个时候,我前女友跟相亲对象结婚了,邀请我去婚礼。我爸瞧见了,直接将请帖撕了,杨言说我要是不听他的话结婚生子,就不认我这个儿子,我气不过,也是想争口气给他看,就跑了。”

炎念喉咙酸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那……你后来怎么会出现在芭提雅?”

“褚杜告诉我深市有机会,我就来了。也是托他的福我才能去泰国散心,当时正值得他家中生意的关键时刻,我只跟他的一帮朋友一块。”任远抓紧了水杯,指节微微泛起青白色,“那一帮人出身都不错,当然是瞧不起我的,所以在芭提雅设计了我,才有了后面碰上你的事儿。”

炎念紧了紧握住水杯的手,难怪那个服务经理说他吃霸王餐什么的。

“原来是这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