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廖祥张雪柔风水业务员小说阅读-魂断无名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0 09:36

流浪地球已经远去,而我们还在城市中奋斗,为了自己的未来,为了家庭。而在工作之余我们也要劳逸结合,这时候最适合的就是看一本魂断无名写的《风水业务员》小说,轻松又愉快,剧情精彩绝伦,对男女主角廖祥张雪柔之间的刻画更是深刻。可以陪伴你渡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风水业务员

推荐指数:8分

《风水业务员》在线阅读全文

风水业务员第六十七章:仅仅是开始

“五行杀人手法?那是什么?”戴一成惊愕道。

虽然他不明白廖祥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他隐隐觉得,这个杀人手法很奇特,是他闻所未闻的东西。

“哎……”廖祥轻叹口气,黯然道:“具体是什么我也没有见过,只是以前听爷爷说起过。他老人家见过一些常人根本不曾接触过的东西。而这五行杀人手法便是其中之一。五行顾名思义是以风水中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划分。而这杀人手法,则需要以五行对应的内脏作为支撑。如果不是照片里的这张符咒,或许我也不敢往这方面推测。”

见戴一成仍然不解,廖祥解释道:“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手法。亦正亦邪。而在风水大师和中医的理论中。世间五行分别对应人体的五脏。既木对肝,火对心,土对脾,金对肺,水对肾。五行相生,才能让人的五脏相互运转,达到生生不息的目的。也因此,对应了太极阴阳。”

廖祥的话,戴一成虽然没有听懂,却也简单明白了一二:“你的意思是说,凶手切下尸体的脾脏,可谓带走了对应五行的土是吗?”

廖祥点点头,沉声道:“也可以这么理解。只是我不懂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得到了尸体的脾脏有什么用?”

戴一成沉寂片刻,虽然对于风水之说他不懂,但敏锐的感知力却绝非廖祥能够比较:“廖祥,那么你能否找出凶手?或者说给我们一个范围,尽可能的缩小调查方向?”

廖祥沉寂片刻,将那张镇灵符收好,缓缓点头:“能够拥有如此娴熟的手法,又懂得五行之术,想必这个人和风水玄学脱不了关系。所谓我建议你们从懂得风水之术的人下手。当然这只是表面的分析,具体情况还需要你们来判断。”廖祥虽然给出了方向,但也仅限于初期的判断。具体情况他尚不敢断言。

戴一成自然理解廖祥的意思。能够缩小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不管对与错,至少还有个目标。倘若只是按照他们的判断,恐怕查找凶手就真如大海捞针一样困难了。

廖祥看着尸体许久,冷不丁的对戴一成说道:“戴警官,如果你这边没有其他发现就收队吧,有些话咱们回对立再说。”

见廖祥话里有话,戴一成点点头,命令收队。毕竟这个案子已经在小区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如果他不能掌控在可控范围内,恐怕后续会造成很大的麻烦。

回到队里,戴一成和手下开始梳理整个案件。同时把尸体交给先一步回来的秦法医。

梳理完案子之后,戴一成和廖祥来到法医处。和秦法医对尸体进行了更深入的探讨。秦法医更是告诉两人,从尸体的切口来判断,凶手应该有着不错的经验。只是这种经验涉及广泛,医生可以,屠夫可以,甚至一些经常做研究的科研人员也可以。哪怕说是他们这些法医动的手也完全说的过去。

虽然秦法医给的目标多一些。但加上之前廖祥给出的方向,戴一成又可以将范围缩小一些。即便不是最终目标,但至少能够缩减一部分警力。

“有什么话就说吧。”回到办公室之后,戴一成给廖祥递了杯水询问道。

廖祥点点头,喝了口水,沉声道:“戴警官,虽然我这么说有些打击士气。但事实摆在眼前,我也没有办法隐瞒。五行杀人手法很特别。一旦开启就必须要集齐阴阳五行方能罢休。想必你已经明白了,想要集齐阴阳五行,势必要得到五脏。而且这五脏还不能从一具尸体上面获取。”

闻言,戴一成本就紧张的神情更加凝重。握着水杯的指关节更是因为用力多度,而变得苍白。连同他的脸色也毫无血色,白的可怕。

“这么说这起案子势必是一个连环杀人案了吗?”戴一成咬牙道。

“不错。”廖祥并没有打算隐瞒的意思,沉重点头。只是他的情绪又如何能够安定?戴一成尚且如此,作为一个粗通风水的人来说,廖祥的心里就更加阴霾了。

沉默吞噬了两人。

廖祥掏出那张符咒,不住打量。不知为何,这张符咒让廖祥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熟悉的气息。只是这股气息他尚且无法捕捉到在哪里接触过。冷不丁的,他想到了那具女尸。从她瞪大的双眼来看,显然死之前,她经历过非常痛苦的挣扎。

至于戴一成,则一直在盘算案子要如何进行。眼下,这具女尸的情况,已经非常恐怖。虽然他们已经安抚了小区的居民,但并不代表这件事情能够彻底压下。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谁都不敢保证事情能够稳妥的进展下去。

更不要说廖祥告诉他,案子不过是个开始。想要结束,还会有四个人死去。而他要怎么做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才能尽可能的少死人?

一想到这个,他就一阵头疼。相比于查案,他真的不想应付媒体,应付百姓。无奈,他只好拨通了田队的电话。显然田队还在忙。听到他的话之后,再三嘱咐他,一定要不惜一切力量尽快破案,至于上头的压力,有他亲自顶着,让戴一成不要有负担。

虽然这番打气有些效果。但对于身处其中的两人而言,又怎会不清楚其中压力?何况这个案子因为太过残忍,上头已经明确表示,要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尽快破案。如果说田队给的一周时间已经算是宽厚的话,那么上头的这无形压力,已经压的戴一成喘不过气来。

案子悄然而至,他们能做的就只是尽快的铺开警力,竭力调查。只是眼下仅凭借这初期的线索,又能够调查到何种程度?

戴一成和廖祥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无奈,看到了凝重,甚至看到了几许愤怒。毕竟这个案子实在让人难以忘记。

见戴一成如此凝重模样,廖祥知道,自己恐怕不能置之不理了。案子的进展已经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既然案子牵扯到了风水玄学,牵扯到了五行杀人手法。作为懂风水的他,自然不能置身事外。

所以,他抽空给张雪柔去了电话,询问她的情况。

张雪柔自从离开警察局之后,曲兰陪着她买了身衣服换上。并陪她吃了点东西,直到张雪柔精神状态恢复才送她回去中介。

见到张雪柔回来,中介的员工全都松了口气。而且张雪柔也明确表示自己不过是回去配合警方调查,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这个乐观的老板,让大家安心了不少。

同时张雪柔和曲兰达成一致。事情虽然发生了,但不会告诉张强。同时曲兰嘱咐张雪柔近期不要接受赵局的任何口头道歉,事情的发生是警方引起,所以她要为张雪柔出气,最起码要让警方大出血一次。

张雪柔虽然没有表示任何感谢。但对于这个不遗余力帮助自己的女人还是示以微笑。曾经的过错虽然深埋心底,但其中对错,恐怕已经说不清道不明了吧?

接到廖祥电话的那一刻,饶是镇定自若的张雪柔也终于忍不住了。这个可以在任何人面前镇定的女人,却是在廖祥的面前,无法隐藏。

得知廖祥恐怕短期内无法回到中介工作,需要帮警方调查案情。张雪柔表示理解。她清楚警方既然让廖祥帮忙,自然也是因为廖祥的能力。所以她只是叮嘱廖祥凡事小心。自己这边不需要担心。

廖祥告诉张雪柔,刁一民那边,警察已经去调查了。而且刑警队这边也暗中帮忙,所以他绝不会给中介再造成威胁了。

同时,他一再强调,这一次,一定要让刁一民为以往做的错事连本带利的都还回来,替她出气。

张雪柔自然又是一番感慨。直到两人挂掉电话之后,她才沉声叹息,泪水忍不住落下。她虽然清楚,廖祥很关系自己。否则也不会在警局那么冲动。但同时,她也隐隐感觉,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越拉越远了。

现在的廖祥,不仅仅在中介有了一席之地,更是被曲兰这些人看重。眼下还能够协助刑警队,他的未来可谓光明。所以张雪柔觉得,即便两人之间很暧昧。但她终归是配不上他的吧?

廖祥自然不知道张雪柔的心思。挂掉电话之后,他便开始和戴一成分析起案件。

“五行杀人手法虽然我不懂,但今天的女尸丢失的是与五行土相对应的脾脏,那些凶手显然会以土来做些文章。而土是五行中最重要的存在,那么接下去的金木水火,他完全可以任意为之,所以我不能断定他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廖祥叹息不已。

虽然他知道戴一成很着急。但是仅仅凭借眼下的情况,尚不能支持他判断凶手接下去的目标。因为五行之术虽然只有金木水火土,但相互之间的揉捏却太过复杂。根本没有一个绝对的规律可循。

唯有看到凶手下一步动作才能判断他杀人的方法。只是那样的话,势必要多死一人。这是谁都不愿看到的一幕啊!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