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席遥殷修离小说最新章节-席遥殷修离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3-10 15:34

席遥殷修离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席遥殷修离是小说《强势锁婚老婆要乖哦》中的主角,席遥殷修离小说精彩节选:混在热闹的车流中,纪子烽越发觉得孤单。他一支烟接着一支烟抽,只要一想到游舒云怀着身孕不知所踪,心就像被人揪住一样,闷的喘不过气来。

强势锁婚老婆要乖哦
推荐指数:★★★★★
>>《强势锁婚老婆要乖哦》在线阅读>>

《强势锁婚老婆要乖哦》精选章节

“舒……游小姐,你……”

男人的眉眼紧了紧,扫了一眼游舒云落在车后座上的仅剩的一只鞋,无奈的摇摇头。

这样恍惚的游舒云他放心不下。

游舒云转身,所有动作僵硬而机械化,“我有了钱一定给你!”

至于这个陌生男人是怎么知道她姓名什么的,她完全没有察觉到。

被误会了,男人也没有解释,他强迫游舒云上车,自己快步进了酒店旁边的超市。

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双新棉拖,“里面只有这个,你将就一下。”

说着,弯下腰,为游舒云换鞋。

看着男人的后脑勺,游舒云一阵恍惚,曾经纪子烽也是这样温柔以待,她以为他们会一辈子走下去……

心还是很痛,眼泪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游舒云侧脸不及,一颗眼泪落在了男人的后脑勺的碎发里。

“对不起……”游舒云惶然道歉。

“没关系。”拖鞋换好了,男人并没有马上起身,而是等游舒云过了最尴尬的时刻才将身子退到车外。

男人看了下腕表,蹙了蹙眉头,“跟我走吧!”

游舒云点点头,紧接着又摇摇头,傻傻的坐在那里。

她……没有地方可去。

“怕我谋财害命?”

游舒云先是摇头,紧接着又诚实的点点头。

“我不缺钱,所以没必要害命。”

被看破,游舒云微微带了一丝窘迫,也不知道是伤心过度,还是因为面前男人身上一丝熟悉的感觉,游舒云莫名觉得这个男人值得信任。于是,放下戒备,跟在男人身后进了酒店。

走进酒店的大厅,男人猛然抓住游舒云的手,一脸凝重的说:“在一起这么不开心,就不如分开。”

游舒云愕然抬眸,看向男人。

男人瞥开眸光,就像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松开她。

这个男人的善意她心领了,可是,真有他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游舒云嘴角掀起嘲讽的弧度,苦涩从喉咙直下心间。

他用自己的身份证给游舒云开好了房,并将她带到了房间的门口,整个过程男人都很沉默。

游舒云猜想,这个男人生活中应该是个寡言少语的人,他的唇不同于纪子烽那样凉薄。

因为放心不下,男人经过服务台的时候,留了电话在那里!

关上房门,一切安静下来,游舒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早已是满脸的泪水。

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停的捶打着枕头。

而此时,让她为之心碎的男人,放下手头的工作,穿梭在大街小巷之间,寻找着游舒云。

天色暗下来,城市的霓虹照亮了半边天。

纪子烽发动了所有的关系,仍旧没有游舒云的踪迹。

混在热闹的车流中,纪子烽越发觉得孤单。他一支烟接着一支烟抽,只要一想到游舒云怀着身孕不知所踪,心就像被人揪住一样,闷的喘不过气来。

游舒云公司的同事,只要是纪子烽知道联系方式的,都打了一遍电话。

对于游舒云的踪迹,她们都一无所知。

纪子烽抱着手机,死死地盯着屏幕,或许游舒云会突然打来电话?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纪子烽被这种死寂折磨到绝望,不由地拨打了游舒云远在五百公里之外父亲的电话,手机响了一声,纪子烽又忽然挂断。

游舒云当初嫁给他的时候,因为经济紧张,连个简陋的婚礼都没有。大家就象征性在一块吃了个饭,游舒云的父亲拉着自己的手,浑浊的眼眸中,闪烁着晶亮的泪光,“小云妈妈去世的早,我一个男人既当爹又当妈把她拉扯大不容易,我不图她大富大贵,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待她!”

游父赋予他的责任感,每每想起那沉甸甸的感觉还在。眼下游舒云却不知所踪,纪子烽没法交代。

片刻,纪子烽的电话响了。

是游舒云的父亲,“小烽,有事啊?”

电话那头的人带着因为睡觉而发酵出来的沙哑。

“刚才不小心打错了。”纪子烽随便找了个理由圆过去。

“小云睡了吗?最近身体好些了吗?上次还跟我说总是胃难受……”

“爸,舒云怀孕了,最近有点贪睡,早早便睡下了,你要是想跟她说话,我叫醒她?”同为男人,纪子烽听到居然有些心酸。

“不用,不用叫她。”游父那边马上阻止,“原来是怀孕了,那你好好照顾她。”

“爸,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舒云的。”纪子烽怕泄露自己的情绪,“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就不跟您聊了。”

“好,你忙你的,也要注意身体啊!”游父本来还想打听女儿的消息。

纪子烽挂断电话,愧疚几乎将他湮没,找不到游舒云,哪里还有一点睡意!于是,他将车开到游舒云公司的楼下,希望第二天一大早能等上她。

游舒云在床上坐了一夜,眼眶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几乎将毕生的眼泪都流光了。

一夜无眠,想的最多的就是和纪子烽在一起的种种……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的游舒云被疼痛叫醒,小腹处传来几次强烈的绞痛,让游舒云几近虚脱,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客房服务人员发现的时候,游舒云已经晕了过去。

医院里,医生根据游舒云迷迷糊糊中提供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纪子烽在游舒云公司门口等了一夜,直到有人上班才知道游舒云请了假。跑到派出所报案,警察不予立案。

折腾了许久的纪子烽累极了!

医院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在办公室的休息室里睡着了,放手机的外套被他随手丢在了办公桌上。

手机铃声响了许久没人接听,胡丽婧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偷偷的接听了。

“是纪子烽先生吗?”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胡丽婧一愣,难道纪子烽在外面还有其他女人!

电话那头的护士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您太太在我们医院,有先兆流产的迹象,还希望您能马上过来一趟。”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