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冰龙器魂李夜雨李夜雪-冰龙器魂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1 09:48

《冰龙器魂》小说的主角是李夜雨李夜雪,冰龙器魂是由作者西瓜蛇少所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冰龙器魂小说讲述了:李夜雨与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双双跳崖殉情,却因一道闪电穿越了。来到这个灵气充沛的异界后,李夜雨掀起了这一阵腥风血雨。

小编推荐:
《帝道至尊》《大地兽皇》《万古剑尊楚云》

精彩节选:

中国秦岭是南北中国的分界线,而这茫茫群山中,却隐匿着一个惊天的秘密!那便是当代地球上非常有影响力的古武大家族——夜家!夜家总部隐藏在这茫茫群山中,但却几乎没有人知道在哪里。

突然在秦岭的一处丛林中,闪出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快速的穿梭着,速度快得惊人!一个人男人微微惊慌道:“大哥,怎么办?没有找到人,家主他……”似乎特别畏惧般颤抖着语气。

为首的男人也是闪过一丝寒意,速度不减,沉声道:“该来的还是会来,生死由命,要记住,我们的一切都是家主给的。就是让我们马上去死,我们也不能有一丝憾言!因为没有夜家,我们早已化为一堆白骨。给我收起你们的畏惧!夜家的人没有一个是怕死的!”话落,身形一震,速度骇然的加快了几倍!把众人远远甩在后头。后面的人看到大哥的背影,都暗叹一声也都纷纷加速而去。

不多时,他们微微喘着气来到一处湖边,这是秦岭山上的一处天然湖,比较隐蔽(虚构),很少人知道,面积不大,大约就是几十个平方米,湖水倒影着山林,微微波动的水纹,反射着金黄色的阳光。

为首的男人扫了后面的人一眼,轻喝一声,身体发出漆黑色气体,把他完全包围住,诡异之极,这便是让全球古武界震惊的夜家真气——傲夜真气!眼见大哥都释放真气了,后面的几人都释放出真气,随后,便跳入湖中,不知道的人恐怕误以为集体自杀呢!

漆黑的真气把湖水隔开,形成一个无水空间,奇妙之极!迅速的向着湖底落去,惊吓着鱼群四散逃荒!像是不在乎水压般快速向着湖中心的水草丛中奔去,拨开浓郁的水草,里面竟然露出一个洞口!

这洞口深不见底,只能容纳一个人的空间,毫不犹豫的钻进这神秘的洞口,当他们进去后,水草马上覆盖了洞口,一切像是没有发生般。

大约十分钟后,湖边出现了两个人,看那服装似乎是特工,稍高的男特工沉声道:“消失了?又在这一带?难道又被发现了?看来夜家的反侦察能力真是强悍,我们又被发现了,走吧。”看了一眼微微荡漾的湖面,眼中闪过一丝疑虑,随后摇摇头离开了。

一个洞穴的水池里,突然冒出几个水泡,越来越多,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出来。“噗噗”几声破水声音传来,刚刚消失在湖底的几个人又出现了,身上的黑气散去,露出滴水不沾的身体,真是令人吃惊!

片刻都没有停下,旋即就奔如洞穴中。轻车路熟的穿过迷宫般的洞穴,看那雕刻过的痕迹,不难想象,这山腹是空的!而且还是人工打造的,连接着外面的湖水。这一切的工程需要多少人力、物力?可想而知夜家的可怕,这便是夜家的防护障碍,从外面的湖,到湖底的洞,洞穴的迷宫,全都是防护障碍!可谓固若金汤!

出来迷宫,几名神秘的夜家男人来到出口,一道悬崖绝壁!而对面便是宛如泰山般的复古城堡!夜家总部——夜家堡!

夜家堡的除了正前面是悬崖外,其他三面的是高耸入云的山壁!可以说,除了正前面外,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进入这神秘的夜家堡了!

再说几名夜家男人站在悬崖壁边,连接着两边的唯一路径是一条铁索,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所做,散发出闪闪寒光,不见一丝铁锈!手臂粗的铁索微微摇晃着,铁索的下面便是万丈深渊!铁索长达五百米左右,也不知是谁把它于两边相连接的,作为夜家的最后一道防护障碍,自然不是一般的人能过去,就算有那么些高手,夜家的人大可在对岸发难。换句话说,除非有上天遁地的神人,否则外人绝不可能攻破这威震天下的夜家堡!

为首的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身体爆发出强大的气势,傲夜真气布满全身,轻喝一声:“走!”脚跟一点,便如一只飞燕般稳稳地落到铁索上,铁索轻轻荡漾起来,表情凝重,即使是夜家的人也不能掉意轻心,因为掉下这铁索,饶是你武功再强也没救了。

一干人终于来到夜家堡的门前大院,极其宽广的雪花大理石显示着这不凡的气势,一对石狮子不可一世的藐视着来人,更惊叹得是它的背上竟然有着巨大翅膀,正欲展翅飞翔!巧夺天工的雕刻,给这“飞天夜狮”赋予了生命!

巡逻的夜家弟子早就看到他们,不由上前问道:“强师兄,怎么样?人找到了没?”样子甚是急切。

夜胜强脸色微微一变,微微摇摇头,没有说话,走进了夜家堡中。看着他们的背影,巡逻弟子无奈道:“哎,这次家主定要发飙了。”

“啪!”的一声脆响,上品的冰雪大理石桌被夜战君一掌拍成了碎渣!要知道上品的冰雪大理石是极品中的佼佼者,这成了碎渣的大理石桌一张可要好几万人民币啊!

夜战君当代夜家家主,约四十多岁,此时满脸怒容的看着跪在前面的夜胜强等人,额头青筋暴起,双眼似乎要杀人般狠毒,在场的人一口大气都不敢喘,静得无比可怕!没有人发现的是,夜战君眼底还有着一丝丝无奈和叹息。

“这该死的李夜雨,到底躲到什么地方去了!你们这些废物!连个人都找不到!”夜战君暴怒说道!一双虎目扫过,所有人都低头不语。

一位身穿黑色长裙,身躯袅娜的女子正皱着黛眉,似乎在想些什么。表情时而矛盾,时而甜蜜。夜战君看着自己的女儿,露出一丝慈爱,旋即收敛起来,微微软声道:“雪儿,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维护着那个臭小子?他已经犯下了祖训,你再怎么坚持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不如听爸爸的话,忘掉那小子,乖!告诉爸爸,他现在在哪里?”这一时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李夜雪蹙眉一皱,看着自己的父亲,在这件事上仿佛苍老了许多,心中未免有些不忍,一咬银牙,倔强道:“爸,为什么你们就一定要那么固执呢?雨,他也不过是无意中学成了《傲夜十三式》,这夜家的天才,试问爸你也才学会前七式而已。为何就一定要杀他?难道一个绝世天才还要死在那死死的祖训上?这样值得吗?值得吗?”几滴晶莹的珍珠挂在那绝世的脸上,楚楚可怜。

在场的人陷入了沉思,表情不一,大多数的人都是写着无奈的神色,夜家难得出现一名百年难见的天才,更是学会了《傲夜十三式》!传说也只有开山祖师能完全掌握这十三式!前六式比较简单,有点悟性的人都能学会,但从第七式开始后就寸步难行,更不要说第十三式了!

大部分人都在想,为了那所谓的祖训,有必要把一名百年难见的天才抹杀吗?作为外门弟子的李夜雨,自然没有资格学习那传说中的《傲夜十三式》了,虽说是无意中学成的,但也是犯下了百年来的祖训。碍于百年来的祖训,夜战君心里矛盾之极,只能忍下心来追杀李夜雨,况且他还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也算是半个儿子了,但是没有成婚,这便没有理由习得那《傲夜十三式》,遇到这等事情,夜战君也不得不认老了。

“不行!李夜雨犯下了祖训,这是祖师亲自定下来的,难道还能违抗他老人家的话?虽然他的天赋极好,但也不能因为他而坏了几百年来定下的祖训!”一名老者看见这沉默的场景站出来怒喝道!见有人率先出言,一些支持的人也纷纷附和着。

一颗重磅炸弹把在场的人都压得透不过气来,李夜雪脸色一寒,冷声道:“那就没得谈了,请恕李夜雪不懂礼数,告辞!”说完不顾夜战君的叫喊,离开了夜家大厅。

夜战君看了一眼出言的长老,皱皱眉头,眼睛闪过一抹寒光,暗叹一声:“这群老家伙,知道我没有儿子,就相当没有继承人,只有李夜雪这宝贝女儿一个,李夜雪偏偏是女子不能接任家主之位,原本等李夜雨和雪儿结婚了,可以传位给他,可惜那件事。哎。这些老家伙,暗中帮助二弟,拿祖训压我,哼!迟早收拾你们这野心勃勃的东西!”

寒光一扫,瞬息便恢复过来,说道:“各位长老,你们也看到了,这么久了,李夜雨也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了,雪儿又不愿意说,这事恐怕难以善终了,要不把李夜雨从此逐出家族,永世不得回家族算了吧?你们认为呢?”

“这……”刚刚那名长老犹豫了一下,偏头看向一位中年人,和夜战君有些相像,年龄也差不多,不用说这就是夜战君的二弟——夜战天,夜战天微微点头,得到答案后,那位长老徐徐说道:“好吧…永世不得回家族……若是在外面遇到了他,必将废除他的武功!”众人纷纷舒了一口气赞同,因为找不到的东西何必去找?还要承受家主的怒火。夜战君默默注视着刚刚那一切,扫了夜战天一眼,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

一双冷眼看着下方的夜家堡,孤独的身影站在绝顶上,显得那样寂寞,缓缓伸出右手,一丝丝黑气冒出,看着这漆黑的真气,李夜雨不由苦笑的摇摇头:“看来是时候了断了,雪儿,我不会让你难做的!”一身黑色劲装随风而摆动。

夜战君万万没有想到,李夜雨其实一直没有逃,可以说根本不用逃,因为再也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只是不想看到李夜雪难做,所以李夜雨就攀上这绝顶,微微一笑,身体宛如断线风筝般下坠,几千米的高峰可想而知有多么的高,李夜雨竟然丝毫没有恐惧,反而享受着刺激的快感!

在离地面不到十米的时候,李夜雨轻巧的翻了个身,身体一顿,缓缓落在地面上!巡逻的弟子看到李夜雨后,不由一呆,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了!

李夜雨深深看了一眼夜家堡,不由感叹一声,说道:“师弟,去把师父叫出来吧!是时候有个了断了!”巡逻弟子夜峰回过神来,看清李夜雨后,不由无奈地说道:“雨师兄,真是苦了你了!哎……”

李夜雨似乎看破般,淡然一笑,然后仰头长啸一声,声音中充满不甘的寂寞!浑厚的傲夜真气破体而出,充斥着整个夜家堡!淡然道:“今天过后,将不会有李夜雨的存在了!峰师弟,保重!”说完便闭上双眼,似乎在思考什么。

片刻间,几个人从夜家堡中跳跃而出,站在夜家堡的广场中,微微惊讶的看着李夜雨。夜战君看着自己的徒儿,不由心中一酸,暗叹一口气。来着都是感应到李夜雨气势的高层人物,夜战君、夜战天、包括所有的长老。

正在这个时候,李夜雪从门口飞奔而出,看见广场中的人后,带着泪珠扑向他的怀抱,泣不成声。李夜雨溺爱的抱着怀中的可人儿,轻声道:“雪儿,不哭,乖!”看到这一场景。所有人都似乎被感染,静静地没有说话。

李夜雪抬起泪花闪闪的脸庞,抹去泪珠,坚强地说道:“生死与共!”紧紧地牵着他的手看着面前的人。

夜战天给二张来使了一个眼神,二长老会意的站了出来,喝道:“孽徒李夜雨,还不快快受死!”此话一出便令所有人的心情沉上一沉。

李夜雨傲然笑道:“就凭你?还是加上夜战天?”鄙视地看着二长老。

“你……”二长老为之气结,夜战天脸色阴沉。确实,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在李夜雨面前叫嚣。

不等他们开口,李夜雨淡然一笑,说道:“这就是所谓的现实吗?罢了,罢了!师父,徒儿对不起你的养育之恩了,只怕今天过后就没有我这个人了,但是在这之前,我会替您把夜家堡的害群之马除掉!”冰冷的眼神看着夜战天和二长老两人!

夜战天心里一惊,但是却站了出来,不屑地说道:“有本事把我们这所有人杀了?”

李夜雨知道他心里所想,把全夜家的人拉到统一阵线,狂笑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师父,徒儿只能帮你到这里了!雪儿,到我身后!”李夜雪乖巧地站到他身后。

“夜战天,二长老,你们既然想造反,那么不要怪我了!让你们见识一下《傲夜十三式》中的奥义!到了地狱,别忘记等我!‘傲夜第十三式’——暗皇!”

展开内容+
  • 冰龙器魂 截图1
  • 冰龙器魂 截图2
  • 冰龙器魂 截图3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