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万古逍遥诀秦殇-万古逍遥诀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1 17:56

《万古逍遥诀》小说的主角是秦殇,万古逍遥诀是由作者幻歌所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万古逍遥诀小说讲述了:少年秦殇向苍天夺取千载,重生乱世,为一人,杀出山河锦绣,执一剑,欲证轮回不朽。 断阴阳,觅长生,万古逍遥。

小编推荐:
《帝道至尊》《大地兽皇》《万古剑尊楚云》

精彩节选:

惊雷漫天,如同蛛网撒向人间,刹那间将黑夜染成白昼。

借着闪烁的雷光,秦殇扶着欲裂的额头,环顾四周的装饰。

屋内古色古香,十分别致,角落里还点了鼎檀香,香气萦萦,甚是醉人。

正中央的琉璃色圆桌上,摆放着一枚铜镜,可铜镜里的脸,却是陌生又熟悉。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理了理思绪。

“天衍历法元年,想不到万重雷劫加身,本天君亦能不死,重生到千年之后,一个无名后生的身体里。”

“也罢,既然这九幽地府不收我,我秦殇便在这红尘,再赖上百年。”

情剑天君,天衍万域之中古梁域皇子。杀伐证道,纵剑勘破天君境,成为当时专注剑修晋入天尊境的第一人。

一千三百年前,他横空出世,剑破苍穹,举世皆敌。

弹指间破碎虚空,探手可蔽日月星辰。

一千年前,大道独行,已至尽头,在道侣闫溪箬的怂恿下,他毅然举剑望天,欲以一己之力打破天界与人间的桎梏。

无奈,外剑虽利,心魔难除。

煌煌天威之下,含恨身陨断剑涯。

秦殇屏息凝神,想要凝聚法力,半晌之后,无奈一笑。

自己所重生的这幅身体,原来是小石镇三大家族秦家家主,秦武炎之子。

对于母亲,他脑海中没有丝毫的片段,这其中似乎还有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都说“虎父无犬子”,秦殇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在这个小孩十二岁开始修行的天衍大陆,作为小石城第一强者的唯一子嗣,十五岁的秦殇竟然筑基未成,轮海未开,用通俗的话讲,就是“失了智”。

就是这么个战五渣,却沉迷酒肉声色。

今天一早,因为和秦家三长老的次子“王虎”争夺妓院花魁,而大打出手。

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赌上了自己,和城主之女“端木瑶”的婚约。

结果显而易见,王虎虽然比秦殇还小上一岁,却已经是轮海境二重的修为,三两下子就将他打倒在地。

即便伤势不重,秦殇深知输了婚约,自家老爹不可能放过自己,横竖都是死,倒不如来自行了断,最终成全了重生的秦玄机。

想了想,他用力握拳锤了下实木的床沿。

砰!

一声闷响过后,只觉得一阵触电似的疼痛从拳头传入大脑。

秦殇吃惊的望着这残破的身体,无奈苦笑,最终摇了摇头。

没用,简直就是个废物。

“天资极佳,可气海已破。再加上常年虚不受补的灵药堆砌,经脉几乎闭塞,要想调理过来,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殇儿,你醒了!”

听到屋内的动静,木质大门被飞快的推开。

只见来人两指一弹,射出一道光点,落在桌上的蜡烛上,顿时间,整个屋子被照的亮堂堂的。

“爹?”

秦殇试探性的发出声音,这句爹叫的毫不晦涩,这让前世沉溺杀伐,不曾感受过亲情的秦殇,心中泛起了丝丝暖意。

借着灯光,他看见眼前的男子须发飘飘,浓密的剑眉下,眸子清冷却温柔。印象中本该高大的身形有些微微佝偻,正是小石城第一强者“秦武炎”。

“别动,我帮你调息一番。”

说着,秦武炎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股澎湃的热浪从这里涌进全身每个角落。而小腹之中,似乎有一股药力晕开,飞快的修复着破损的经脉。

“竟是先天精元?”秦殇细细体悟颇为惊讶,而且还有股丹药的药力,起码是三品以上,而记忆中,秦家家底微薄,有且仅有一颗三品灵丹……

一刻钟后。

“呼!”

见秦殇精神好了三分,秦武炎这才松了口气,将运功的右臂撤下。

“爹,你竟然用先天精元帮我调息?”秦殇问道。

秦武炎露出一份笑意,“虽然你平日不学无术,倒还认得出你爹我的先天精元,我……咳咳”

秦殇心头一紧,先天精元将好似人体的血精,若是有所损耗,轻者伤神,重者动魂,甚至撼动道基,影响日后的修行。

“爹,你没事吧?”

秦武炎笑着摆了摆手。

在他看来,救活儿子,这点内力又算的了什么。

呲啦——

房门再次被推开,丫鬟走进来,轻声说道:“家主,长老会已经恭候多时了。”

“知道了!”

秦武炎脸上的柔色顿时荡然无存,冷冷说道:“让那帮老家伙等着,死不了!”

看到这一幕,秦殇心中一动。

没想到自己这便宜老爹倒很是护短。不过他没发现的是,一代仗剑杀伐的天尊,竟然有些享受被人保护的感觉。

秦殇下了床,活动了几下筋骨,知晓伤势没有大碍,前世的自己死在心魔,而非躯体上的伤痛。

“爹,我们一起去吧。”

秦武炎沉吟片刻:“好。”

惊雷过后,夜已深,秦家府宅的议事堂,却灯火通明。

议事堂中已经坐满了人,气氛微妙。

堂中间的位置跪着个人,单看背影也能认得出正是王虎。

“秦殇居然也来了,这三品混元丹的药效真猛。”

“可不是,秦殇被抬回来的时候我也看到了,半死不活,眼看就剩一口气了。现在服了三品混元丹,半日功夫又生龙活虎的。”

“王虎也是自找,若是寻常女子的婚约也就罢了,偏偏惦记着秦家与城主府的联姻,现在城主府怪罪下来,换谁都不好交代!”

……

见秦武炎和秦殇一同进来,秦家子弟窃窃私语。

而跪在地上的王武看向他们父子二人,眼神中满是怨毒。

秦武炎迈开阔步,径直走到议事堂最中央的位置坐定,须发纷飞,状若神魔,不怒自威。

秦殇则站在身旁一侧,很是从容。

“家主。”

一位长老站起来躬身说道,正是王虎的亲爹,三长老秦武峰。

秦武峰虽是秦家嫡系,但是早年便已经入赘小石城另一大家族“王家”,所以儿子也跟着姓了王。

“今日之事小儿有错在先,可既然秦殇已经无事,我儿王虎也跪了一天了,可否先让他起来,饶过他这次。”

秦武炎却根本没有搭腔,只是转过头询问道:

“城主府的贵客呢?”

一旁老仆跪地,恭敬的说道:“启禀家主,城主府的来使已经回去了,并留下一句话给您。”

“说!”

秦武炎眉头一拧,空气骤然冰冷。

按说这时节已至早春,却有种严冬般的寒意。

“他说……他说半月之后,前来与家主商谈解除婚约以及赔偿一事。”

“哼!”

只见秦武炎一双冷目,死死的盯住跪在地上的王虎,眼中杀意沸腾。

“一天时间毁我秦家十年大计,这事,得有人负责!”

展开内容+
  • 万古逍遥诀 截图1
  • 万古逍遥诀 截图2
  • 万古逍遥诀 截图3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