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全文免费阅读-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小说

发布时间:2019-03-11 20:06

《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火热完结文《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讲述了白苏宗政季衡的故事,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小说节选:在加上白家两代都是丞相,所以即便是宗政季衡娶了白苏,那些大臣也因为忌惮白苏身后的丞相府。

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
推荐指数:★★★★★
>>《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在线阅读>>

《宠妃有令暴君速就寝》精选章节

宗政季衡自然是明白这个为难是什么意思,自己就算是想要留下一个痴傻的皇贵妃,可是朝中那些大臣也绝对不会同意,自己当初让苏苏嫁给自己,已经是自己让这些人措手不及了。

在加上白家两代都是丞相,所以即便是宗政季衡娶了白苏,那些大臣也因为忌惮白苏身后的丞相府,也不会轻易让白苏从皇贵妃的位置上下来,可要是白苏是一个傻子,那就不一样了。

这样这些大臣就有理由来处理白苏了,到时候就算是白家两代都是丞相也不行,毕竟皇室绝对不能要一个傻子当皇贵妃。

宗政季衡的眼中带了许些的记恨,他要是有通天能力的话,就算是这些大臣不乐意,也是不敢说什么的,可到底现在的他还太弱小了,没有办法保护好苏苏。

宗政季衡极为自责的抚摸着白苏的脸,那张往日白皙的小脸,此时已经通红一片,上面隐隐约约还带了许些的红点。

苟湛自然早就看到了那个红点,那红点才是自己给她开的那欺骗皇上的药方,只是哪里想到,这药方现在看来一点用处也没有。

就冲今天白苏好之后,就要躺在床上一个月来说,那药真的跟没有开一样。

苟湛静静的站在一边也不出声,他知道皇上会怎么处理的,毕竟那句为难,其实已经让宗政季衡已经有了决定。

现在自己就只要等着宗政季衡开口就好了,目光放在白苏那张绝美的小脸上,苟湛又是带了许些的不开心,这小丫头片子不是跟自己挺横的么,而且平时也挺机灵的,怎么这一进宫就跟傻了一样,让人给算计了呢。

又想着自己出宫之后遇见白擎,想着他那副老妈子嘱咐的嘴脸,苟湛暗暗的想到,看来日后自己除了要当一个好的太医之外,那么还要当一个老妈子了啊。

苟湛在这里胡思乱想,宗政季衡终于开口说道:“放血有没有危险。”

苟湛闻言摇了摇头:“回皇上一点危险也没有,顶多是放血之后,娘娘的身子会虚弱不少,只要日后好好调理不出一个月,娘娘就能好起来。”

宗政季衡嗯了一声,随后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眼睛之后,宗政季衡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出去,只是在踏出房门的那一刻,宗政季衡深深的看了一眼苟湛,似乎在警告,又或许是在盼望一般。

苟湛恭恭敬敬的送走宗政季衡之后,这才再次来到白苏的床前,看着眼前这嘴唇干瘪的小人,苟湛简直没好气的骂了一句:“跟在我身边那么久了,竟然还不知道哪些是毒药么,这世界上还有比你更加笨的人么。”

苟湛说着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针包,摆好放在了凳子上,随后又让夏秋和冬春准备好酒精和水,就要在下针的那一刻,就听到白苏虚弱的说道:“苟湛你个王八蛋。”

听着这话苟湛嘴角一抽,垂眸看着眼睛紧紧闭着的人,恨不得多扎上几针,他现在很像是看看这姑娘的脑袋里面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都这个样子了,神志都不清楚了,竟然还骂自己。

而苟湛哪里会想到,此时的白苏在梦中看到了儿时他逼着自己喝药的场景了,以及小时候她发烧,他给自己扎针的样子,此时又迷迷糊糊听到放血之类的话,白苏所有的念头都只有一个,苟湛又想要整自己了。

所以那一句,苟湛你个王八蛋的话也算是白苏的一个阴影了。

苟湛冷哼一声,既然你敢骂我,臭丫头也就不要怪我狠心了,想着苟湛就是一针扎了下去。

冬春和夏秋在一边看的是心惊胆战啊,这苟湛看着温温和和的,怎么这一下手就是如此的可怕,看着都快要变成一个刺猬的小姐,冬春和夏秋都是不忍心看下去了。

怪不得这小姐平时总是在暗地里面说苟湛是狗黑心,原来当真是黑心的。

虽然是治疗,可这针似乎太多了吧,不说手上身上,就是脸上都扎满了针。

看的她们都要觉得这些针实际上是苟湛报复自家姑娘的了。

等把针包里面所有的针扎完之后,苟湛又从药箱里面拿出来一把小刀,放在火上烤了烤,随后握着白苏的胳膊就要划下去。

冬春和夏秋一看,都是大声喊道:“不要!”

苟湛闻言手中的刀顿了一下,随后目光冷厉的看着冬春和夏秋:“闭嘴,再说话给我滚出去。”

听着苟湛的话,冬春和夏秋知道自己犯了多么大的错误,要是刚刚苟湛真的划下去,就冲着她们这一声音,只怕是苟湛划的位置都要错了。

行医最是忌讳打扰了。

冬春和夏秋立刻是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点声音都敢发出。

苟湛看着两个还算是极为看颜色的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静下来心情,随后神色极为认真的看着白苏的手腕轻轻的划了下去。

这一刀下去,只见白苏的手腕开始慢慢的流出来大量的血,只是这血并不是鲜红色,而是暗红,一看就知道这是中毒的迹象。

苟湛看着握着白苏的手腕轻轻一压,越来越多的暗红色血从白苏的伤口处流了出来,随后苟湛又紧紧的盯着白苏,见她额头已经是开始冒汗,立刻说道:“你们快去用白芷,鸿柒煮一碗药,再打点水来。”

听着这话,两个人立刻就跑了出去。

而苟湛此时松开白苏的手,掀开她的被子,轻轻挽了挽腿上的裤子,又是一刀子给化了下去,只见越来越多的暗红色血流了出来。

苟湛的脸色也是越发的难看起来,他到底是大意了,竟然是没有看到苏苏的身体里面竟然还有一种毒药。

苟湛的脸色有些发寒,毕竟这人可是自己极为在意的人,出了这样的事情换做是谁脸色都不会好看。

只是

苟湛拿起来白苏没有被划破的那只手腕,仔细把起了脉,却是心中带了几分的疑惑,这毒似乎不是现在下的啊。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