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云飞扬全文免费阅读-云飞扬小说

发布时间:2019-03-11 20:06

云飞扬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云飞扬是梦中客所创作的小说《掌幽冥》中的人物,云飞扬小说精选:大食国主用百万兽人献祭,布下血炼大阵。云飞扬没有想到,这个以半兽之躯,半人之智的兽人组成的国家,在这个昏庸老迈的君主手下会爆发如此强大的血性。百万兽人血祭的威力,在血炼大阵的增持之下,十万镇国军将士虽然也布下了七绝杀生大阵,却仍是不敌,只在瞬间,七万八千三百军士,镇国六将其四灰飞烟灭

掌幽冥
推荐指数:★★★★★
>>《掌幽冥》在线阅读>>

《掌幽冥》精选章节

“魂兮,魄兮,将归来!”

“魄兮,魂兮,返阴台!”

……

云飞扬恍惚之际,耳畔传来渺渺之声。

大食国主用百万兽人献祭,布下血炼大阵。

云飞扬没有想到,这个以半兽之躯,半人之智的兽人组成的国家,在这个昏庸老迈的君主手下会爆发如此强大的血性。

百万兽人血祭的威力,在血炼大阵的增持之下,十万镇国军将士虽然也布下了七绝杀生大阵,却仍是不敌,只在瞬间,七万八千三百军士,镇国六将其四灰飞烟灭!

余下将士,自云飞扬以下,人人带伤!云飞扬领着这帮英勇将士,虽最终将大食灭国,自身,也再撑不住了。

……

“魂兮,魄兮,将归来!”

在这虚幻若无声中,云飞扬陷入了无尽的难以言喻的黑暗之中。

……

“爸,你看这是什么啊”

“咦,飞扬,哪来的啊?看着像令牌啊,谁在这里乱丢玩具?”

“爸,这是我在墓碑边上拔草的时候捡来的”

“哦,那你把它扔了,这是你太爷爷的墓,风水先生说了,你太爷爷这穴墓,是好地方,从你出生还是第一次来扫墓呢!快把这些野草拔了,让太爷爷保佑你以后考上个好大学!”

……

“父王,今天皇叔说我跟大兄两个人能把猎苑的熊罴猎杀了,比早年他跟你还厉害呢!”

“哼,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我们大风国虽承平已久,也别忘了居安思危,要好好的习文练武。你前些日子说的义学科举之策,我与你皇叔商议过,缓缓推之,日后世家必不能似今日之狂!”

“父王,我的主意你们采了,我呢我呢?”

“嘿嘿,你小子不是早就想习练我大风神功了吗?明日就随我学习《大风歌》罢!”

“真的吗?哈哈,谢父王!”

……

“云先生,你的孩子内脏确实已经有衰竭的迹象了,我们虽然用了各种方法,还是没能找到病因。对不起。”

“不可能啊医生,医生,你是不是看错了,我家飞扬从小身体就好,怎么突然就内脏衰竭呢?不会的,不可能的啊!”

“先生,云先生,您冷静一点,以目前的科学技术,你孩子的病情我们确实没办法,请您做好心理准备!”

……

“父王,南疆土人怎么敢越境杀我中土百姓?他们不怕灭族吗?”

“飞扬,这些年,那些世家后辈人才辈出,皇族和亲王派除了你大兄和你,却没有英才出现,那些世家眼见我云氏后继无人,越发的肆无忌惮了!何况,义学和科举,可是把他们的心给戳痛了啊!”

“既然如此,父王,明日我便随征南大军出征!我就不信,就凭那些土人和这些蛀虫,能把大风翻了去!”

……

混混沌沌之间,云飞扬两世为人的各个画面,如同万花筒一般,从眼前一幕幕急闪而过,科学,灵脉,电视,军营。一幕幕过往在脑海,在眼前。庄周梦蝶,不知蝶是我亦或我为蝶?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云飞扬从似梦非梦之中惊醒。

睁开眼,云飞扬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喉咙如同火烧一般,干渴之极。

忍着饥渴,环顾四周,不算太小的房子里,除了自己躺着的这张床,只有一张桌子,四张长条木凳,两条放在桌边,两条放在床对面架着两块人宽木板。

桌上,放着一把水壶,几盏缺了口的茶杯。

饥渴促使这云飞扬支起身子,从床上爬下来,双脚踩着地面,刚想站立起来,却发现自己竟然浑身如同散了架一般,连站立都觉得腿软!

身体各处,更是疼痛难忍。试了几次,云飞扬艰难的站起来,一步一步扶着床架,慢慢的挪到了桌边,坐在木凳上,长呼了一口气,浑身粘糊糊的难受,这短短几步路,竟是累出了他一身虚汗。

缓了一口气,云飞扬一把抓起茶壶,也没看里头装着什么就狠狠地往口中倒去,清凉,甘甜,世上所有的美好词汇都不足以描绘此刻云飞扬顺喉而下的畅快。

这人啊,一旦感觉最急需的解决了,就有另外的事情需要解决了。

一番畅饮,云飞扬干渴全消,浑身的酸痛无力确实感到倍加难熬。

正要重新躺到床上去,

“吱呀”

声响,从门外进来了一个人。

云飞扬抬眼望去,一名头上扎着红色巾帕,身穿粗布青色衣裙,手里拿着黑紫色簸筐的妙龄女子走了进来。

“呀,你醒了?怎么不在床上躺着呀?”

女子见云飞扬坐在桌前,开口问道。

说着话,顺手将手里的簸筐放在桌上,掀起盖着簸筐的遮灰巾,从筐里拿出两个红艳艳,油亮亮的馒头,递给云飞扬,道:“饿了吧,喏,给你吃。”

看着这两个实在不像馒头颜色的馒头,云飞扬咽了两口唾沫,接过馒头,却没急着吃,开口道:“方才刚醒,是在口渴,就起来喝了两口水。正觉腹中饥饿,可巧姑娘回来了,这馒头可是救了急了。”

说完,就一口将手中的馒头咬去了大半,大嚼起来。

那女子看着他这副吃像,咯咯直笑,说道:“吃慢些,不够还有呢。”

云飞扬嚼得的正香,边吃边说:“姑娘这馒头不光颜色鲜亮,口味更是香甜可口,我却是要多吃几个呢。”

女子听得这话,笑的更开心了,眉目弯成一弯。

说道:“你也是好命呢,今日城主夫人到这九银山来收魔髓,上月矿上收成好,给我们矿民发了好些个好东西呢,这赤血馍馍就是呢,若是平时,哪有这样的好东西给你吃。不过你管这叫做馒头吗?

”“馒头可是你那边的叫法,冥海城却叫做馍馍呢。”

将口中的‘赤血馍馍’咽下去,腹内顿觉暖暖的舒坦。

云飞扬回道:“是啊,我家乡这般的食物叫做馒头呢。正要问姑娘,不知道这是何方地界,为何我会在此处?”

姑娘听得此问也止住了笑,开口道:“你是前日我在海边乱石滩上捡回来的呢!为了把你带回这九银矿庄,我可是答应给月褚他们洗五日衣物呢!”

“你这两天睡着,我也无法跟你说,今日我可告诉你,你若是好了,可不能就走,你得给我做工,不然我这可亏了!”

说着将装着赤血馍馍的筐往身前一拉。

又似乎觉得不太好意思,将筐推回原位,接着说道:“不过你现在刚醒,吃饱些吧。晚上,晚上可就没吃的了。”

见此情景,再看看这姑娘,不过二十岁般年纪,身上的头上的巾帕,身上的衣裙都洗的发白,云飞扬知道,这姑娘怕是家境甚紧。

将手中的剩的馒头一扬,开口道:“够了够了,这还有一个呢。”说完接着将手里这个赤血馍馍放在口边大口吃起来。

听了云飞扬这话,姑娘脸上一红,正要开口,听得门外有人叫到:“青青,青青,放好了吗?好了可快些,要上工了!”听见有人呼喊,这位青青姑娘将簸框上的遮尘巾盖好,忙起身朝屋外喊道。

“好了好了,你们等我会儿,马上出来了。”

又回头对着云飞扬说道:“我要去上工了,你吃完就到床上去躺着吧,若是要方便,院子角上有茅房,我可把院门锁了,你在屋里我就不锁屋门了。”

说完也不待云飞扬开口就出了门与同伴汇合去了。

听着院门落锁的声音,云飞扬躺在床上收起脸上的笑意,心中暗想,冥海城,九银山,魔髓,还有手中鲜艳油亮的‘赤血馍馍’。

再想起梦中闪过的两世为人,不由得暗骂:我这是招谁了,两世不成,这又来第三世,穿越有这么玩的吗?也不知道这又是个什么世界。

云飞扬想起前两世,第一世,他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红旗下生长着的小花朵。

在那个信息爆炸的年代,接受了小中高大四级深造,毕业后,因为家里衣食无忧,也没有急着找工作,在家里接触到了网文,神马穿越,神马重生,各种幻想世界在脑中翻滚发酵,自觉一腔热血,盼着哪天穿越征服诸天。

天不遂人愿,‘征服者’飞扬童鞋在待业五年后,突然生病,医院检查,发现他的脏腑正急速衰竭,父母耗尽家财也没能留住他,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他穿了。

第二世,穿到类似玄幻流异界的大风帝国,身为大风皇帝亲弟弟的独子,更是凭着前世的信息爆炸,云飞扬给他的王爷父亲提了许多建议。

诸如义学、科举之类的。借由父王向大风皇帝陛下谏言。可是这世家大族的蛋糕是那么好动的吗?十七岁的云飞扬开始了漫长的征战之路。

从南疆,到东海,从北方冰原到西北大漠,一生都在为他的雄心壮志而征战。

却奈何世家大族合力,将东南边陲小国引入中土,那小国君主盖裕盖虬髯更是一代枭雄,被牵制在西北的云飞扬,最终没能挽回大风灭国的命运,自己也是第二次身死。

现在,云飞扬开启了他的第三次人生,这次云飞扬既没有热血激扬,更没有一蹶不振,他只想活下去,他只想好好的活下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什么东西,两世把他玩弄于鼓掌。

缓缓进入梦乡的云飞扬没有发现,他的右手掌心有什么东西在发光,忽明忽暗,仿佛在呼吸一般。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