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两生相悦沈一铭叶莹-两生相悦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1 21:29

《两生相悦》by宣草妖花小说的主角是沈一铭叶莹,是由宣草妖花所写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两生相悦主要讲述了:她和她高中的死对头结婚了,她的死对头是个事业有成的高管CEO,而她是被他宠在手心的小公主,一次意外,他们双双回到了高中时代,这一次,他们相爱的时间能更长一些了。

小编推荐:
《隐面情人》《双面老公独宠妻》《宠妻入骨:阮少,轻点宠!》

精彩节选:

沈一铭被叶莹一脚彻底踹醒,他掐着眉心从地上站了起来。

男人穿着宽松的真丝睡衣,因为胸口被叶莹拿狗头蹭了一宿,胸口敞开的幅度很大,露出大片紧实的胸膛,极具魅惑。

叶莹看得脸一红,连忙撇开目光:“大猪蹄子!大流氓!”

“……”沈一铭眉头一皱,真是恨不得把她从窗户丢出去。他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叶小姐,你这是恶人先告状,脸皮倒是厚实得紧。”

叶莹将睡衣领口拽严实了,小奶猫发威似的冲他凶道:“你占我便宜,还骂我脸皮厚?沈一铭你可真能耐,果然你嘴上说着不要,实际还是贪图我的美色。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沈一铭对着穿衣镜一边整理睡衣,一边说:“叶小姐有功夫在这里想谁占了谁的便宜,还是想想怎么应付今天的会议更靠谱。”

话题被岔开,叶莹盘腿坐在床上,抓着一头乱发问他:“什、什么会议?”

沈一铭看在小胖妞的份儿上,跟她大致讲了下会议内容:“重新考核夜莺传媒总经理是否合格,和下架《夜莺说历史》。”

重新考核总经理?不就是意味着她即将被炒鱿鱼?叶莹虽然只有十七岁以前的记忆,但也知道失业对于这个年龄的她来说有多重要。

且不说没了一份工资,单是让《夜莺说历史》的工作人员下岗失业,她便觉得有些心闷。文老师和蔼可亲,为班级付出了很多,甚至和妻子离婚。

叶莹的记忆正停留在高中,她现在对文老师的感情也很深厚。

叶莹怔了片刻后问他:“沈一铭,你也知道这档节目是文老师创立的,现在文老师已经去世了,把节目留下不好吗?我觉得这节目挺有意思的,可以让很多年轻人都知道历史,很有意义啊。”

沈一铭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目前的情况是,这档节目已经成了冷门。随着老听众渐渐消散,新的听众不太能接受这种老成风,口碑也日益下降。

所以,为什么不让节目在还没有彻底冷门之前收山呢?见好就收,给人留下遗憾,才能让人更加想念。

叶莹扔掉抱枕下床,抓着沈一铭的手腕晃了晃:“沈一铭、沈总、沈大头、老沈……沈学霸,你就看在咱们同桌一场,卖我个面子好不好?”

沈一铭嫌弃地将手从叶莹手里抽出来,目光冰冷:“你的面子很值钱?”

“那,你不看我面子,也得看我曾经往你课桌里塞的那些辣条、棒棒糖的面子吧?”叶莹冲他一摊手,“既然不愿意卖我面子,棒棒糖还给我!辣条还给我!”

沈一铭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她:“叶莹,你还可以再幼稚点。”他直接从她身边擦过,回了卧室换衣服。

叶莹站在门口跟他吼:“都说了我是从十七岁穿越过来的,要求一个十七岁的宝宝成熟点,不——切——实——际!”

早上十点钟,夜莺传媒以张芸芸为首的所有员工,都已经在电梯口站成两排,等待大老板沈一铭的到来。

看着电梯还在一楼,其他栏目的主管毫不忌讳地说:“芸姐,听说今天会换新的总经理,你可要抓住机会啊。”

有人附和:“是啊,芸姐,你比那个老妖婆漂亮,有气质,还比那个老妖婆能干。你最有资格担任总经理这个职位。叶莹那个老妖婆,记忆回到高中,她哪儿还有能力管理公司呢?‘说历史’那个老掉牙的过气节目,早就该下架了。”

“说历史”栏目的主管李友仁怒道:“你们在背后这样说叶总坏话合适吗?这公司是谁壮大的?还不是叶总?没有叶总,你、你们能进入公司吗?你们可别忘了,当初你们进公司的时候可都是刚毕业的小新人,是叶总手把手将你们培养起来的!”

李友仁实在听不下去了,指着张芸芸又道:“还有你,别以为现在有点成绩,就沾沾自喜。你当初来公司的时候,远在农村的父母生病,是谁破例给你预支了一年工资?又是谁给你借了两万块钱?张芸芸,你可不要恩将仇报,叶总待你不薄。”

被李友仁这么一吼,大家纷纷闭了嘴。

陈年旧事突然被拿出来说,张芸芸感到很没面子,立刻趾高气扬地反驳道:“我这些年给公司创造的收益还少吗?叶总借我的钱,我又不是没还,我也不欠她的。”

话音刚落,电梯打开,叶莹从电梯里走出来。

叶莹今天穿一袭少女粉连衣裙,手臂细白如藕,因为刚剪的齐耳短发,露出了完美的天鹅颈,整个人显得更加娇小玲珑。

她拎着设计可爱的奢侈品包,扫了眼众人,问:“大家这是怎么了?刚吵过架?”

张芸芸还在气头上,口气十分不善:“叶总倒是好心情,开会穿得跟参加六一儿童节似的,不怕沈总觉得咱们公司管理有问题吗?”

叶莹“切”了一声,微笑着和其他人打招呼:“小哥哥、小姐姐们早上好啊,今天也要加油工作哦。”

然后朝办公室走去。

男同事们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叶莹离去的方向,被叶莹一身少女打扮吸引得挪不开眼。他们承认叶总很漂亮,但以前的叶总,性格太女魔头,男同事们对她不敢有半分想法。

可是今天的叶莹,一身打扮尽显活泼青春,少女气质尤其勾人。她冲你笑时,仿佛你的整个世界都炸开了烟花,让你也忍不住跟着微笑。

张芸芸皱眉咳嗽一声,她的目光也盯着叶莹离去的方向冷嘲:“一个个丢了魂儿是吧?你们想追这种女人,首先得买得起奢侈品吧?她一个包顶你们一年的工资。人家可是叶总,你们还敢肖想她不成?”

大家都被张芸芸的几句话拉回了现实。

孟昕走到门口,正好听见张芸芸对叶莹评头论足,她停下,回身警告:“张主管,不论以后如何,叶总现在还是总经理,请您尊重叶总,注意自己的态度。您在工作上很优秀,希望您的品格也一样优秀。”

张芸芸有恃无恐:“得了吧,她叶莹整治下属的手段我们倒是见识了不少,实力却没见到有多少。她坐上这个位置,根本徒有虚名,如果她真的有本事,为什么《夜莺说历史》这档过气节目流量搞不上去?呵,论品格,我是不如叶总有品格,咱们公司的盈利大家心里都有数。她开豪车、提几十万上百万的名牌包,真的是靠自己赚来的吗?被包养的品格,可真是好呢。”

孟昕怒道:“张主管,请你注意措辞!”

叶莹听见动静,又出来看情况。

听见张芸芸讽刺她被包养,忍不住翻了一个大白眼,然后看见了站在电梯门口的沈一铭和他的助理李成。

叶莹看见沈一铭,立刻忘记张芸芸这个跳梁小丑,主动跟沈一铭打招呼:“沈总,你有偷听女人吵架的癖好?”

众人一回神,转过身才发现沈一铭。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楼,正站在电梯门口。

沈一铭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冷着一张脸立在那里。

众人立刻弯腰鞠躬,齐声道:“沈总好。”

沈一铭径直走进会议室,助理替他拉开老板椅让他坐下。叶莹坐在他的下手位,正拿着一个单词本在默背单词。

各部门主管陆续进入会议室,坐定后,都开始偷偷打量着上位那个真正的大老板。

男人正在翻阅公司的业绩,眉头微蹙,面部线条硬朗精致,五官深邃而严肃。眉眼间透着令人压抑的冷意,气场很强,颜值虽然高,却不敢让人多看。

这样的男人,即便是以前的叶总,在他面前也不敢越界半分吧?

如今的沈一铭,身价数千亿,这个公司于他只不过是一个小玩具,可有可无。可他如今亲自来公司开会,可见他对这个“玩具”的重视程度,以及对原总经理失望的程度。

张芸芸起身,把自己的业绩报告也递交给沈一铭,并说:“沈总,这是我们部门的业绩报告,请您过目。”

助理李成从张芸芸手里接过报告,翻开放在沈一铭面前。

沈一铭仔细翻了翻,冷不丁问她:“你对叶总,似乎很不满?”

张芸芸保持微笑:“沈总说笑了,我不针对叶总这个人,只针对一个不负责且没有能力的上司。各个部门的业绩报告都摆在这里,‘说历史’栏目每周五叶总也会亲自担任主播录制,可流量就是上不去。加上叶总现在失忆,已经失去领导能力。我个人认为,叶总不再适合领导公司,希望沈总可以斟酌更换公司领导人。”

正在背单词的叶莹闻言虎躯一震,立刻缓过神,反驳道:“张大姐,您讲讲道理,上期《尘封的地下乐团》反响不是很好吗?”

张芸芸笑道:“说到这个,叶总强行把正儿八经的历史节目《曾侯乙编钟》改成了《尘封的地下乐团》,虽然流量不错,但老粉丝在下面的评论你看见了吗?他们都很愤怒,觉得您糟蹋了这档节目。猎奇带来的流量,不能长久,这是大家都明白的事。叶总你怎么就不明白了?”

会议上,叶莹和李友仁势单力薄,张芸芸一行人咄咄相逼。

会议快结束时,沈一铭罢免了叶莹总经理的职位。虽然还没有选新的总经理,但张芸芸已经首战告捷。

叶莹憋屈难忍,偏她又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脾气,她一拍桌,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沈一铭,你这是公报私仇!”

“叶小姐,我这是公事公办。”男人冷声道,在场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他顿了一下,声音依然清冷,没有夹杂任何私人情绪,“下周五是‘说历史’的最后一期,如果叶小姐能有办法让它的流量超过其他部门,这档节目就可以留,如果不能……”

这摆明是为难叶莹,想一朝超越《夜莺幼儿英语》栏目的流量,除非请一线明星来直播节目。

只有高中记忆的叶莹,不懂得职场诡谲,进了张芸芸的圈套却毫无所觉。她被激怒,一气之下将英语单词本砸在男人身上:“沈一铭,你个大猪蹄子!”

她拎起包起身,当着所有人的面,气冲冲地出了会议室。

孟昕看得心惊肉跳,虽然这两人关系不一般,可那到底是沈一铭,身价数千亿的大佬。想让一个人不得翻身,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张芸芸一行人看着叶莹离开会议室,也都愣在当场,心里却又暗自得意。这一次,叶莹得罪了沈一铭,只怕再没有翻身机会。

会议到此结束,沈一铭没有选新一任总经理,但留下口风告诉大家,会从各个主管部门里挑一个最合适的。叶莹算是凉了,公司里可以担任总经理的除了张芸芸,大家也想不出其他人。

李友仁回到办公室里心情低落,又给刚才气冲冲离开会议室的叶莹发了条短信,让她抽空回来一起做最后一期的《夜莺说历史》。

收到短信时,叶莹已经坐回车里,一想到沈一铭刚才的态度,又想到《夜莺说历史》这档节目即将被撤,心脏便涌起一阵疼痛。

她的记忆停留在十七岁,正是对班主任文老师感情最深厚的时候。一想到老师一手创立的节目即将被撤,老师的心血即将付诸东流,她便觉得难受,眼泪都忍不住掉出来。

驾驶位的孟昕回头看叶莹,她这是第一次看见老板哭。虽然惊讶,但她很快又反应过来。

现在的老板只有十七岁的灵魂,心灵脆弱,面对刚才会议上的委屈,怎么可能不难受呢?以叶莹自己的话来说,她还是个宝宝,又怎么承受得了刚才会议室里一群老狐狸的轰炸?

孟昕以前佩服沈一铭的能力,在事业上一直拿沈一铭当作偶像。可今天见他在会议室里那样针对叶莹,对他的好感全没了。

孟昕当然也知道最近发生在叶莹身上的事,知道她和沈一铭虽然不和,但两人有一个孩子。不论两人是不是夫妻,就冲叶总和他有孩子,他难道不应该维护叶总吗?

想到此,别说叶莹,就连孟昕都觉得,自己也未必能承担刚才的委屈。

这时候,叶莹接到一通电话,来电显示是“姜言”。这个手机和号码都是叶莹以前用的,她看着这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举到孟昕面前,瓮声瓮气问她:“昕昕,这是谁啊?”

孟昕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姜言?是那个姜言吗?”

叶莹搓了搓红彤彤的眼眶:“哪个姜言啊?”

“姜言啊!姜言!老板你为什么会认识姜言?天,老板,我真是对你刮目相看,你居然认识姜言!”

如果搁以前,孟昕一定不会觉得这个来电人会是那个姜言,可是现在不同了,叶总和A市首富沈一铭有一个孩子,可见她认识姜言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叶莹疑惑地接起电话,带着厚重的鼻音问道:“大哥,你谁啊?”

电话那端的人明显一愣,然后问她:“你哭了?”

“谁哭了?我没哭!我才不会哭!”叶莹说着眼泪又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很奇怪,其实会议室那件事,于她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事,可她就是很难受,她似乎很介意沈一铭对她的态度。

姜言听出她的语气不太对劲,像个撒娇的小姑娘,下意识觉得,她可能出事了。

他又紧张地问:“莹姐,你在哪儿?”

“你才是姐,你全家都是姐!”

“你怎么了?”

叶莹开着免提,孟昕听见电话里的声音,连忙夺过电话,跟电话里的男人说:“男……男神……我是,我是叶总的助理……”

孟昕简单交代了一下地址,挂断电话后,她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一向淡定的孟昕,这会儿居然红着脸,宛如少女怀春:“我的妈呀,我居然和男神通电话了!”

她一把抓住叶莹的手腕:“叶总,您告诉我,我是不是在做梦?”

“……”叶莹的脸上还挂着眼泪,“你男神是谁啊?”

孟昕一提这个人,便激动得不能自已:“姜言!娱乐圈最年轻的影帝,我痞哥!我言总!叶总,你最近都没有看电视的吗?言总女友粉、老婆粉很多,但是从没闹过绯闻。叶总,你和姜言认识我不奇怪,但为什么从他的语气来看,你和他,好像很熟的样子?”

“你问我啊?”叶莹指着自己的鼻尖,“我怎么知道……”

她们把车停在石英大厦地下的停车场等姜言。沈一铭的车开出来时,经过她们的车,停了一下。

副驾驶的助理李成扭过头对沈一铭说:“沈总,叶小姐的车,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作为助理,李成虽然对两人的关系不太清楚,但也知道两人有了一个女儿。

叶莹的车窗降下一半。从沈一铭的角度,可以看见她正在拿纸巾擤鼻涕,似乎在哭。明明他应该是开心得意的,可他的心脏却莫名有一阵扯裂的撕疼感。

他深吸了几口气,问李成:“我今天,过分吗?”

李成一怔后,回答说:“沈总公事公办,一向不掺杂任何私人感情。”

“是吗?”沈一铭摇上车窗,等司机将车开上了高架桥,他想着刚才叶莹在车里抽泣的画面,心闷得紧。

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很怪异。

无论是八年前还是八年后,沈一铭在工作上都不会偏袒谁。张芸芸的野心显然可见,他作为老板,也欣赏这样可以把野心挂在脸上,甚至可以给他带来效益的员工。相反,叶莹这种口无遮拦,明显掉进人家陷阱而不自知的员工,才是职场上最忌讳的。

但……叶莹现在的状态,也是能理解的,毕竟她现在的记忆只有十七岁,他能奢望高中时期的叶莹有多大本事呢?毕竟她高中的时候,只是个会往他课桌里塞辣条、棒棒糖的小笨蛋。

展开内容+
  • 两生相悦 截图1
  • 两生相悦 截图2
  • 两生相悦 截图3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