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龙魂妖王万金龙叔》完整版全文目录

发布时间:2019-03-12 15:37

《龙魂妖王》万金龙叔完整版全文目录带给您,龙魂妖王讲述了龙诚的故事,龙魂妖王万金龙叔节选:夕阳似血,照耀着巍峨的阳泉山脉。骑着威风凛凛的白象,怀里面搂着美丽动人的妍儿,龙诚此刻的心情简直不能更好。一阵小风吹的人正舒服,他闭上眼,闻着少女白狐特有的魅惑体香,手掌轻轻抚摸着少女柔顺的头发。此时的春妍儿也面带微笑,懒洋洋的享受着龙诚身体的温暖,她望着龙诚的眼神里充满了似水柔情。

龙魂妖王
推荐指数:★★★★★
>>《龙魂妖王》在线阅读>>

《龙魂妖王》精选章节

夕阳似血,照耀着巍峨的阳泉山脉。

骑着威风凛凛的白象,怀里面搂着美丽动人的妍儿,龙诚此刻的心情简直不能更好。一阵小风吹的人正舒服,他闭上眼,闻着少女白狐特有的魅惑体香,手掌轻轻抚摸着少女柔顺的头发。

此时的春妍儿也面带微笑,懒洋洋的享受着龙诚身体的温暖,她望着龙诚的眼神里充满了似水柔情。

风刮的越来越急,带动地面的荒草起伏不定,就像海浪一般。

龙诚低头看了看太守给他的地图,应该距离自己的村子已经不远了。

“妈蛋。。。这群人到底有没有文化?这村子名叫兔窝村?那我岂不是兔爷了?不行,我非得改个好名字不可!”

这村子的位置还不错,刚好在山脉和平原连接处的半山腰上,住在这里倒是进山和进城都方便。不过自打龙诚带着妍儿开始上山后,他就明显能感觉到周围有无数双眼睛透过草丛盯着自己,那是一些丑陋的小生物,貌似老鼠但又个头更大更肥,这些脏兮兮的小怪物们隐藏在阴暗中偷偷摸摸的观察着自己一行,不用问也知道是没安好心。

这是一群山鼠精,它们都在紧张的盯着那头巨大的白象,即使用它们极低的智商也能算出来,冲出去跟这个庞然大物作对基本和自杀是同义词,但它们仍然不死心的围绕着这一行人不肯离开,臭烘烘的气味不断从周围空气中传来,让龙诚十分气恼。

“混蛋!真拿村长不当干部啊!”龙诚气恼却无奈的说,一旁的小美女温柔的给他轻抚后背,这才让龙诚稍微舒服了点。

其实凭龙诚的神剑,砍死这种小杂碎易如反掌,但是山鼠数量实在太多,而且个个臭气烘烘,他实在不想脏了自己的剑。

“有了!”龙诚突然想起了自己胯下的白象:“终于可以弄死这帮可恶的家伙了!”他立刻命令白象趴下,搀扶妍儿下地,然后将白象收入玉环中。

龙诚和小白狐二人开始就地吃起干粮来,他还刻意的大嚼大咽吧唧嘴,馋的周围山鼠精们口水一地。但是非常可惜,即使是这样勾引,这帮鼠精也仍然鼓不起勇气冲上来,还是鬼鬼祟祟的偷窥着。

“一帮怂蛋!”龙诚的算盘敲空了,他原本是打算等这帮垃圾货色一拥而上杀过来的时候,召唤白象出来就地打滚,直接碾死这帮恶心货,自己则和妍儿躲到一旁大石头上看好戏。

这帮山鼠虽然道行浅薄且智力低下,但也毕竟不是傻子,它们也在打着自己的算盘,等待着强大援军的到来。

看着远处薄雾缭绕的秀丽山峰,龙诚拉着妍儿的小嫩手,二人如同闲庭散步一般走在崎岖的山路间。因为道路难行龙诚干脆也不再骑乘白象,当然他可能也是为了避开这个大电灯泡,享受温馨的二人世界。

正在小美女笑嘻嘻的介绍着白狐一族的风俗习惯的时候,一个身高两米多的大黑熊挥舞着一根粗大木棍,猛然间就从树林中杀了出来。它肥大的身体直奔二人扑来,忽然间眼前冒出这么一个丑陋的恐怖妖怪,春妍儿一时也花容变色。

龙诚倒是一点不意外,他刚才就敏锐的感知到了这个巨型生物的出现。只不过它脚步迟缓,踩踏的地面乱颤,明显是个笨重的家伙,龙诚就算不会武功,对付这种傻大个也是不在话下。

这是一只黑熊精,它长着一副丑陋的面容,混沌的双眼里全是色迷迷的目光。此时的它一边瞪着发着呆的小美女,一边挥舞着粗笨的木棒,直接砸向龙诚的脑袋。

白狐美女的惊人魅力是任何动物都抵挡不住的,以好色著称的黑熊更加如此,这只成了精的黑熊自然也不会例外。

这是一头上了年纪的黑熊精,尽管如此,他残存的惊人力量仍足以敲碎任何人的头颅。在他力量巅峰的年轻时候,它都是直接举着大石头砸死对手的,而现在,它的武器只有木棒。

他本是深山内一个黑熊部落的酋长,只不过现今的他已经老了,他的位置自然就被一头年轻力壮的黑熊精毫不客气的占据了。深山中生存艰难,弱者就要被淘汰,他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现在他只能流浪在山脚附近,避开那些强大的妖怪,饥一顿饱一顿的勉强度日,直到某天他再也无力捕食,孤单无助的死去。

在遇到龙诚之前,他对自己的日子还算是满意的,因为一大群山鼠精刚认他做了头目。这些山鼠精除了特别能生之外就没有别的特长,因此它们看到强壮如山(至少在它们的视角里)的这头黑熊精,就像找到了稳固的靠山一样。

老黑熊当然是不会拒绝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上每顿能吃饱的日子了,依靠这些山鼠们进贡的兔肉和野白薯,他的大胖肚子终于久违的鼓了起来。

连续几天的吃饱喝足后,老黑熊终于也开始挑剔起来:整天吃腥气的生兔肉,自己已经开始犯恶心了,更不要提那些生白薯,自打每餐吃饱后,自己就止不住的放屁。他放出的屁是如此之臭,以至于靠浑身恶臭出名的邋遢山鼠精都被他熏晕了好几只。

龙城和春妍儿的出现很快就被放哨的山鼠精通报给了他,得知了这个好消息后,老黑熊沉寂已久的内心也开始变得火热起来。

他至今都还记得自己年轻时候吃过的一个人类矮胖商人,虽说那人的肉又肥又腻口感甚是一般,但从商人行李中搜刮出来的几个芝麻烧饼简直让他吃的咬了舌头。那色泽金黄,外皮酥脆的烧饼,还有那香味沁入心扉的芝麻粒,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好吃的东西!

他一直都想找机会再打劫一次富裕的人类,却苦于找不到机会。这山中就一个人类小村落,进进出出的还都是有军队护卫的辎重队或者骑马的士兵,他可不会蠢到用自己的木棒去对抗军队的钢铁长矛。

不过,当黑熊精慢吞吞来到现场偷偷观察猎物的时候,白狐的美貌已经让他把对美食的欲望抛到了天际之外。

他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太幸运了,美食和美女竟然同时从天而降。头脑简单的他不知道如何形容少女的美丽,只能用他嘴边不间断流下的口水来表明。尽管说这小美女旁边还有一个碍事的家伙,但老黑熊对自己的力量有充分的自信,他坚信下一秒后,这个人就会被自己的木棒狠狠砸倒在地,脑壳崩裂,白的红的流淌一地。

然后,他就可以拖着这个美女俘虏,到自己脏兮兮的山洞中,让她领略一下自己下半身的强横了!

看到首领动手,山鼠精们也都精神抖擞,发出尖利刺耳的叫声,纷纷冲出草丛杀了过来。它们被人数上的巨大优势鼓舞着,个个幻想着从首领手中分得一个新鲜大腿或者胳膊来分食。

春妍儿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可怕的黑熊精挥舞着大棒砸向龙诚头顶,赶紧手忙脚乱的朝龙诚施加了一个迅捷法术过去,然后就闭上眼睛不敢再看了。

Duang的一声巨响后,老黑熊傻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木棒竟然落空,结结实实砸在了地上。

“咦?”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下一秒,他就听见一声巨大的鞭响,自己的大屁股就像被火焰灼烧一般疼起来,一股发自灵魂深处的极端痛楚涌上了心头。

“嘶。。。”黑熊呲牙咧嘴,连喊叫声都发不出。他的五官扭曲成了麻花一样,四肢止不住的颤抖着。此刻的他已经魂飞天外,早就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是否还活着了。

妍儿偷偷睁开了眼睛,她看到自己的爱人龙诚正拎着兽王鞭,笑嘻嘻的站在那黑熊精的背后,一鞭又一鞭的抽打着。那黑熊竟完全不敢反抗,只是在地上一圈又一圈的捂头打滚,吧无数草丛压成了平面。

刚刚冲杀出来的山鼠勇士们看到自己强大的首领竟然被人直接放倒,心中的勇气瞬间消失殆尽,一团喧嚣后便四散奔逃去了。

终于,龙诚停下了手,他怕这厮被自己活活打死,再加上也确实有点累了。

黑熊巨大的身躯就像滩泥一样趴在地面上,已经快要陷入昏迷的他此时此刻对龙诚这个恶魔充满了发自内心的敬畏,再也不敢生出一丝反抗的念头。

龙诚倒也不急,又笑嘻嘻的跟妍儿聊天说笑去了。

到底是皮糙肉厚的老牌黑熊精,只过了小半个时辰,他就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妍儿看到后紧张的躲到龙诚身后,此时的老黑熊眼前还在乱转金星,还在揉着他晕乎乎的脑袋。

看他醒来,龙诚走到他面前,伸出右手,二话不说一巴掌就呼在了黑熊精的太阳穴上,“啪”地一声脆响,黑熊眼前顿时星光闪烁,两条大毛腿颤颤巍巍的晃了几晃,差点站不住。

“能不能听懂我说话?”龙诚懒洋洋的看着他,把兽王鞭塞进了腰带里别着,这笨妖怪已经被打成这个样子,谅他也不敢再起反抗的心思。

“能。。。能。。。”黑熊用低沉难懂的口音断断续续的回答,作为修炼成精的老年资深怪物,他还是有点灵性的。

他对眼前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有着发自心底的恐惧,此刻就算这魔头命令自己跳崖,估计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那也总比挨鞭子强,那催魂鞭简直就像是抽打在灵魂本体上一样,疼的自己亲妈都不认识了。

龙诚手上一用力,掐住了他的脖子,黑熊顿时呼吸不过来了,他张着大嘴拼命呼吸,两个浑浊的眼球翻起了白眼,眼角处一滴泪花打着转。

“就这么死了算了。。。”老黑熊悲壮的想:“反正老子也活够了!”

没想到龙诚很快松开了手,惋惜的摇摇头说:“看这牙口,也是头老熊了,当不了战宠。你这家伙没别的大用,就给妍儿当坐骑好了,爬山我怕她辛苦。”

黑熊欲哭无泪,看来自己悲惨的熊生还得苟延残喘下去。

在林子中一个清澈的河流里,黑熊被龙诚逼迫着下河洗澡洗了八次之多。河边有不少鲜花和蝴蝶,惹得妍儿和龙诚兴致勃勃的捕捉起来。他们俩玩的兴起,根本不管旁边黑熊精,老熊搓的自己黑毛都快掉了也不敢停手。

终于,妍儿坐上了洗干净的黑熊,二人开始继续出发了。

龙诚对黑熊还是不够放心,担心妍儿的安危,于是紧跟在熊屁股后走着。

只苦了沦为坐骑的黑熊精,他老以为龙诚在后面是要拿鞭子抽他,心里惴惴不安。虽然浑身伤痛未愈,他也不敢怠慢,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前行。

龙诚走路颇感无聊,还捡起小石子开始练飞镖绝技,目标就是黑熊精的肥大屁股。

这无辜的屁股早已经布满鞭痕,还要被手劲极大的龙诚用飞石攻击,很快就多了不少新伤。每块石子砸到屁股上的时候,黑熊精都痛的要死,但他也忍着不敢叫,生怕惹来新的鞭打。直到一块尖锐的石子不偏不倚的命中了他稚嫩的屁股部位,他终于痛苦的抬头嚎叫起来。

很快他就后悔了,那可怕的魔头怒气冲冲抄起鞭子就狠狠给了他一下,空气中响起清脆的鞭响,要不是老熊屁股上养了多层肥肉,这一鞭子就能把他抽的灵魂出窍。

看到这熊精被抽的翻了白眼,抽搐着趴在地上直喘,妍儿也有点可怜他了,扭头对龙诚说道:“算了,别把他打死了,好歹是条性命。”

黑熊精感激的看着小美女,此时的她简直就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转世!

“哼!”龙诚悻悻的停下了手,也不再用石头砸他了。

“对了,我现在都有两个手下了,也是时候给他们起个好记的名字了!”龙诚突然灵光一闪。

妍儿一听也很高兴:“好啊!你想好怎么叫了吗?”

龙诚得意洋洋的仰着头说:“白象就叫大白,这个熊精就叫老黑,多么朗朗上口啊!”

小美女和黑熊齐刷刷的给他翻了个白眼:你这起名实在是太随意了点!

以后还得多抓一些手下,这样出行才威风嘛!龙诚美滋滋的想着。

村子其实就在阳泉山边缘的地方没多远,只不过龙诚慢慢悠悠前进耽误了行程,他慢慢欣赏着阳泉山脉重峦叠嶂的风景,好奇的端详每一个奇异的植物和昆虫。

“这阳泉山真是个游玩度假的好地方!”龙诚赞叹的说。

“谁敢来啊!你现在是在山脉边缘,也就一些小妖游荡出没,要是进了深山,那可有数不清的成精老妖,吃人不吐骨头的!即使我们白狐高手要出来都得特别小心谨慎!”妍儿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天下峻山无数,为什么只有阳泉山中成精得道的妖怪这么多呢?”龙诚奇怪的问。

“我听族长说,因为天下灵气汇聚的地方只有两处,一个是南方的阳泉山,另一个是北方大漠中的阴泉洞。这两地均处于日月精华集结的中心,所以这里的生灵更加容易吸取到灵气,摆脱蒙昧野兽的状态。”妍儿解释道。

正说着,前方一道宽大的河流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还好这河上有一座破烂的木桥能够通行。

他们一行人刚刚走过木桥,龙诚就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目的地:兔窝村!

龙诚当场愣住了,他虽然提前知道这村子不富裕,但实在没想到会穷到这个地步!

河对岸就是村子入口的大木门,之所以隔河没看到,那是因为这破破烂烂的村寨木门已经被各种绿色植物爬满。一阵风吹来,整个大门上就会纷纷扬扬脱落无数叶柄,落在进村小路的石头台阶上。

龙诚他们踩在石阶上缓步行进,脚下的石砖簌簌作响,也是别有一番意境。这村门并没有专人把守,所以他们轻易进入了村庄,开始左顾右盼的观察起来。当然为了避免引起骚乱,他手下的老黑已经提前被他装进了玉灵环中,至于说老黑在玉环内会不会被大白欺负,那就不是他关心的问题了,妍儿也刻意吧自己的白尾藏在了长袍里面。

村中的宅子大多沿着山坡修建,基本都是用泥胚和木头搭建而成。这些低矮的小屋都露出一副衰朽的景象,能看到的木窗也都有虫蛀。村道上,五六个懒洋洋的老头老太正蜷缩在坑洼泥墙下的破席乱草中打盹。这是一个死气沉沉的村落,它就像病入膏肓的衰弱老人,随时都可能颓然倒地。

“你就是新来的村长吧?”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龙诚耳边响起。

龙诚赶忙一低头,这才注意到他旁边一个蹲在路边的驼背老头在跟自己说话。

他赶忙回答:“我就是。”

那老头慢吞吞的站了起来,嘴里嘟嘟囔囔的说:“怎么这么晚才到!驿卒大清早就过来通知了。。。你来了我这村长也终于不用干了,可以回老家带孙子去了。”

龙诚看他一把年纪了,也不跟他计较,跟着这个“前村长”悠闲的逛起了村子。

“请问,这村子怎么没有年轻人呢?”春妍儿观察许久后,好奇的问老头。

前村长头也不回的指着前面说:“谁说没有?你看前面那不是好多么?”

妍儿和龙诚放眼望去,原来前方山体下竟是一个小型矿场。

这个矿场大概只有百十个人在忙碌。在几个监工的凶狠凝视下,奴隶矿工们正在步履艰难的将大块黑色的矿石搬到木头马车上,旁边的空旷土地上还有几辆空着的马车等待装货。

“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精铁矿!”老头有气无力的介绍着:“这种矿石炼化后可以制成上好的兵器。只是可惜位置太差,这山中道路狭窄开采艰难,只能采多少是多少了。”

龙诚眼前也是一亮,他虽不懂冶炼,但也知道精铁可以直接炼出品质上好的钢,无需再用铁锤去千锤百炼除掉碳杂质。这矿场虽小,所产出的精铁矿也必定是价值惊人的!

“没想到这村子还有这么个宝藏,我真是捡着了!”龙诚终于喜笑颜开。

老头斜眼看了看他,不屑的说:“别做梦了!这里的精铁矿都是要送到府城中充军的,每个月都有定数。原本山中也不存在我们这个村子,根本就是有人发现铁矿后,永昌府衙派兵过来修建的,你刚才路边看到的几个老家伙,就是给这些矿场的人做饭吃的厨工,就连村名都是老夫我随便起的!”

“啊!”眼看美梦化为泡影,龙诚愣住了。

“矿场的监工头头已经知道你来的消息,我就不再介绍了,我还急着回老家享福去呢!”前村长也懒得跟他废话,扭头就走,这时候他动作倒是远比刚才交接的时候利索多了。

看着龙诚傻呆呆立在原地,小狐精嫣然一笑,挽住了他的胳膊,柔声说道:“其实我觉得这小山村也挺好的,环境优雅,可比我们狐族居住的阴暗石洞舒服多了!”

说罢,她红唇轻启,慢慢吟诵道:“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

龙诚十分感动,一把搂住了妍儿,埋头就亲了下去,惹得小美女脸颊通红。

抬起头来后,龙诚目光坚定的说道:“只要有我龙诚在,哪怕再贫瘠的盐碱地,我也要让它百花齐放!”

春妍儿痴迷的看着他的脸庞,小声的说:“我的郎,我最爱的就是你的豪情万丈!”

龙诚哈哈一笑后搂紧妍儿,心中暗想:现在乡村有了,爱情也有了,就只差故事了!

就在下一秒,他再次目瞪口呆。

“二毛!!!”

只见那路边摇摇晃晃走过来的一个金黄色大猴子,不正是顶着两根醒目的长毛吗?

更令龙诚惊奇的是,二毛瞟他一眼后,居然装作不认识他!

猴子二毛完全无视了他的召唤,敏捷的爬到了旁边一个灰袍老人的肩膀上,讨好一般揉捏起那个老人的肩膀来。

这是一个身体消瘦却精神矍铄的老头,有着跟其他村民完全不同的气质。他皱着眉头对龙诚说:“你是谁?你怎么会认识我家二毛!”

“什么?你怎么也叫它二毛?”龙诚眉毛都立起来了,惊讶的问。

“废话!”老头吹胡子瞪眼的说:“就它这个造型,这个气质,不叫二毛,还能叫三毛不成?”

一向能言善辩的龙诚也沉默了,这话说的实在太有道理,他竟无言以对!

妍儿见这老头气势汹汹,竟然丝毫不给自己“村长老公”面子,也是心有不忿,气鼓鼓的瞪着他,想要帮腔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怎么着?你这小姑娘也不服气?”老头余光一扫她,轻蔑的咧了咧嘴。

这下妍儿可找到话题了,她知道自己百岁年纪放在人族中已经是难得的高寿,于是得意的说:“嘿嘿,你才多大年纪?就敢说我小?”

龙诚一惊,就打算捂住妍儿的嘴,自己人生地不熟的,春妍儿狐精的身份还不能这么早暴露!哪知道老头紧接着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就让他们二人嘴都合不上。

“你这小狐精,尾巴都藏不住,还想跟老夫我装模作样?还有你这年轻小娃,以为仗着有吧好剑就能来混阳泉山了?小心骨头渣都剩不下,还是尽早回家去吧!”

妍儿的白尾仍然藏在长裙下,丝毫看不出破绽,龙诚的神剑也在剑鞘中安稳的躺着,这神秘老头是何来头?竟能一语中的!

等他们俩从震惊中反应过来,那老头已经带着猴子不知去向了。

这时候妍儿突然想起了什么,忍不住跳了起来:“我知道他是谁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