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张辰辉王露小说叫什么名字-张辰辉王露是什么小说

发布时间:2019-06-12 13:31

张辰辉王露小说叫做《造化医仙》,是落樱樱落创作的一本精彩小说,张辰辉王露小说精选:张辰辉尝试调集体内的生命气息,通过双手,缓缓进入这株新鲜的野参,在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和人参连在一起,就像长在自己手里一样,可以感觉到它的呼吸和成长。

造化医仙
推荐指数:★★★★★
>>《造化医仙》在线阅读>>

《造化医仙》精选章节

张辰辉尝试调集体内的生命气息,通过双手,缓缓进入这株新鲜的野参,在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和人参连在一起,就像长在自己手里一样,可以感觉到它的呼吸和成长。

随着能量的传输,整个房间都有淡淡的绿光,被张辰辉手上散出来的绿色能量给浸染,而那颗野山参,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生长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仅仅三分钟之后,张辰辉就停下了手,此刻他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虚汗。

好累,感觉身体被掏空。

他喘了口粗气,整个人躺在床上,随手把野参放在床边,连催化后的野山参都没有去看一眼。

张辰辉能够感受到,此刻自己身体内,那一直笼罩在造化玉碟碎片周围的生命能量,已经完全用完了。

那个碎片晶体状的东西,安安静静的停留在身体里,像一颗绿色的宝石,晶莹剔透。

只是催生一株人参,就消耗这么大?感觉不划算啊?累得睁不开眼睛,只能在心里抱怨着。

生命能量虽然神奇,但是也有着限制,当它用来催生和治疗东西时,时间越长,消耗越大。

如同催生这野山参,少说是催生了数十年之久,这等年份的野山参,必然会消耗极大,张辰辉心想,照着这等消耗,仅仅一次,就已经累惨了,日后若非迫不得已,万万不能再这么做。

至于具体如何补充生命气息,此刻的张辰辉心头还没有答案。

休息了一会,待到那种虚弱的感觉减轻一些之后,他才再次坐起,看向自己放在床边的那枚野山参。

卧槽!不是吧,这么大……

张辰辉吞了口唾沫,嘴巴微张,愣愣的看着床边的野山参,不知道该用什么知识,来解释这种变化。

只见那本来只是细如筷子的野山参,此刻已经变成大拇指那么粗,一些挖断的根须,也也重新长出,品相完美,属于上等的野山参!

至于年份,他还不好判断,毕竟他没见过年份太久的野山参。

他长吸一口气,连滚带爬的跳到地上,快速在自己的床底翻找书籍。

过了两三分钟,张辰辉才从自己床底找出了一本,已经破烂到几乎看不清封面的中药图鉴。

这是他家里祖传的,上面记载的多是附近山上生长的一些药草,一些偏门药草,正统的医书上面很少录入!

张辰辉太虚弱了,再加上激动,手臂略微颤抖,快速在书上翻找着。

翻到其中一页关于野山参的记载:百年野山参,乃可遇不可求,其有三芦以上,根须细长……

一边看着关于野山参的记载,一边对照着自己的那根野山参,张辰辉才放心的舒了口气,将书放到床边。

自己催生的这株野参,就算达不到一百年的标准,至少也有六七十年,肯定可以卖年好价钱。

小心翼翼的将那野山参,放到了自己床头用来盛药的木盒里面后,才重新爬上床,昏沉沉的睡去。

虽说那生命能量十分神奇,但是使用过后,却会让张辰辉感到异常的疲乏。

隐约在睡梦中,他的灵魂来到那块造化玉碟碎片边,绿色光晕一闪,把灵魂吸了进去。那里居然有一个奇异的小空间,绿色晶莹,像宝石做成的。

张辰辉惊奇的打量小空间四周,只是太过疲累,眼睛几乎睁不开,刚看了几眼,便彻底睡了过去,意识模糊,进入了梦乡。

一觉睡醒,天色已经大亮。

张辰辉起床之后,精神不错,消耗一空的绿色生命能量,又恢复了一丝。

这让他极度的开心,只要能够恢复,未来才有希望。

确认了一下自己的野山参还在之后,心情就更好了,小心翼翼的将木盒拿起来,随身携带,生怕它长翅膀飞走了。

这个时间点,母亲李秀文应该还在地里做农活,锅里有饭,随便吃点就能填饱肚子。

张辰辉在院子里洗漱,同时思考着进城卖参的事情。

辰辉起床了啊?我吃过了,饭在锅里,你自己盛啊。父亲听到院子里的动静,在隔壁屋里喊道。

好的。爸,等会吃完饭,我去城里办点事,你跟妈说一声,别担心!如果有病人过来,你让他们晚上再来。

哪有什么病人啊,除了一些要滋补身体的中老年,真有病人,也去隔壁看西医了。你这小兔崽子,当初要是肯用功跟我学医,咱们的医馆也不至于这样。

是是是,我以后肯定用功,好好学习医术。

张辰辉不想和自家老子顶嘴,自从双腿摔断之后,父亲张玄里就整天躺在房间里,说带他出去他也不愿,整个人越发的消沉。

其实拄上双拐,他还是能走路的,生活基本上也能够自理。

只是因为他的右手也摔坏了,无法给病人号脉,看病这一项生存技能,无法使用,才导致他极度的消沉,觉得自己成了废人,拖累了家庭。

这是心病,需要慢慢化解。

如果父亲的心态恢复,左手也不是不能学习号脉技艺。

想到这里,张辰辉暗暗决定,将眼下的麻烦解决后,就着手实行对自己父亲的治疗。

饭后,张辰辉给父亲说了一声,就走向村口。怀里抱着那个装有野参的木盒,站在村口公路旁等车。

距离张家屯不到二十里地,就是西华市了,只是路不太好,进城依然很难。

这一次,张辰辉准备到西华市将这野山参卖掉,虽然西华市也不是太繁华,比不了北上广,但中草药贸易生意在这里非常火爆,从人参到艾草,都有药商收购。

张家屯旁边正好是通往城区的公路,每天都会有几班大巴经过,会在村口停一下。

在村口等车的时候,有村里人路过,看到张辰辉,便打趣道:辰辉啊,听说昨天你把未婚妻打跑了?牛逼啊,这才是真爷们!

没打,她在我家里闹事,只是把她赶出去。张辰辉解释道。

哈哈,附近几个村都传遍了,你就别不承认了,王露亲口说的,那还有假?

……张辰辉懒得解释了,就知道王露会倒打一耙。

在村口尴尬的站了半个小时,应付了不少同村人的调侃。

那大巴终于如期而至,满怀着期待,张辰辉上了大巴,交了钱,走到大巴的最后一排,那里还有一个空位,坐了下去。

在他的身旁,有一个中年男人,国字脸,气度不凡,衣服质量不错,脏兮兮的,不知道多久没洗了,甚至还有一些泥痕。

他满面愁容,一时看向窗外,一时唉声叹气,似乎比自家老子还忧愁。

张辰辉看了这人几眼后,便不再关注,他现在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自己怀里的盒子上。

生怕把那野山参给弄丢了,这是他一家人摆脱麻烦的希望。

人参,百年人参,这是我的,我的……

身边的落魄中年男子,突然大喊,吓了张辰辉一跳。

转头一看,原来中年男子刚才睡着了,那惊人言语,只是说的梦话。

张辰辉怔了怔神,没有说话,旁边的乘客却大笑起来,大多都嘲笑中年男子,说百年人参大家都想要,卖到城里,至少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中年男子尴尬的笑了笑,叹了一口气,没有任何解释。

张辰辉也不想多事,没有搭话。

二十多里的公路距离不是很远,只是路况不好,花了二十几分钟,才到达西华市西边的车站。

因为车上已经坐满了人,下车的时候还是很挤的。

张辰辉并没有急着下车,而是静静的等待着人走得差不多了,才跟着下去。

而张辰辉没下车,他旁边靠窗户的那个男人,自然也不可能下车,不过这男人虽然面色憔悴,但是耐性还是很好的,也没有催促张辰辉。

待到张辰辉下车的时候,他才跟在了张辰辉的身后,慢慢下车。

张辰辉以前在这里上过高中,但是回乡之后,已经有两三年没有逛过西华市了,不知道哪里有收购人参的地方,不过一些有底蕴的大药房,肯定有收购业务。

走出车站,看到车站门口的路边有很多乘客在拦车,互相争抢的情况,时有发生。等了好久,张辰辉终于拦到一辆出租车。

打开前车门,张辰辉就喊道:师傅,麻烦去一下市里最大的中药店,最有实力的那种。

就在这时,刚才在大巴上说梦话的中年男子,居然在同一瞬间拉开了后车门,坐上了车,对着司机说道:师傅,我要去百草阁,快点!

靠,什么情况?居然和我抢车?看哥们好欺负是不?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