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最是情深不寿甄子倩韩明尧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12 16:30

甄子倩韩明尧的故事由《最是情深不寿》讲述,这里为您提供最是情深不寿甄子倩韩明尧全文免费阅读!最是情深不寿甄子倩韩明尧小说节选:我嘴硬着狡辩:“那是以前的我,现在我想改过自新了。

最是情深不寿
推荐指数:★★★★★
>>《最是情深不寿》在线阅读>>

《最是情深不寿》精选章节

第二天下来雪,今天的第一场雪。

天还没亮我就起床了,打车到了公寓,不到八点钟,韩明尧打电话说,他在楼下等我。

车里只有他一个人,看来这次出差他谁也没带,甚至亲自开车。

我钻进车,坐在副驾驶座上,问韩明尧:“去哪出差?”

韩明尧发动车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隔壁B市。”

我大学所在的城市,距离夏市300公里。

韩明尧一路专心开车,一句话也没有说,我感觉到他沉浸在某种情绪里。

B市里,有我和韩明尧太多太多甜蜜的回忆,现在已物是人非。

两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B市,记忆中熟悉的街景焕然一新。很多地方都发生了变化。

我不知道韩明尧要去见谁,谈什么生意,也没有问,一路上他神色凝重,好像在回忆着什么事情。

韩明尧的车最终停在距离B大很近的一家酒店,这家酒店我印象深刻,上大学时,韩明尧给我过生日,我俩第一次出来开房,来的就是这家酒店。

到达酒店时是上午11点,韩明尧说想这个地方吃饭。

他领着我,穿越繁华的商业区,找到一家中餐馆。

站在这家中餐馆门前,我几乎泪目,这里我曾经我和韩明尧经常一起来的地方,他每次来学校看我,总会带我来这里吃好吃的。

三年没来过,这家店面已经翻新一遍,韩明尧走在我前面。这家消费对于学生族来说并不低,人均两百块。现在我们都变成了大人,没有了以前的经济压力,想吃什么吃什么,感情却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韩明尧要了一个包间,点了我最爱吃的菜。

走进来的时候,我发现老板叫老婆的那个人,已经不是大学时那个腼腆的老板娘。

物是人非是人生常态,可我还是唏嘘不已,想掉眼泪。

偌大的整洁包间里,只有我和韩明尧两个人,服务员一走,包间里的气氛更加尴尬。

我看向韩明尧,发现他也正在看我,皱着眉头。

我收回目光,打量不对劲儿的地方,才发现左边毛衣的袖口磨破了,脱了线。

这件毛衣我经常穿着,这是韩明尧送给我的礼物,今天我本来不打算穿,说知道随手抓了一件衣服,就是这件呢。

我底下头,非常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啊,如果你需要我陪你去见客户,一会儿吃完饭我去商场买一件新毛衣。”

我的手指紧张地抓着自己的衣袖。

韩明尧的目光里是我看不懂的深情。

他问我,语气非常克制,压抑着委屈和怒火:“甄子倩,你能告诉我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吗?这次,别用移情别恋这个蹩脚的理由来骗我。”

为什么离开,还不是因为我和你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还不是因为你.妈妈觉得我配不上你?

我没有傻到把实情告诉韩明尧,他活着已经够累够辛苦了,就让我当个坏人。

我搜肠刮肚,绞尽脑汁地想答案。

终于,我脑瓜子一闪光,想到一个完美的理由:“因为我想有个安稳的家,你知道我从小就是孤儿,最缺乏安全感,我需要一个家一座房子,而你一个刚刚毕业的毛头小伙子能给我什么?”

我从来没有问过韩明尧的家境,所以这个理由完全成立。

韩明尧苦笑着问:“那你现在后悔吗?”

我假装淡定地笑着,手上的紧张动作渐渐停下,甚至淡定地拿起茶杯在手指间转动:“我不后悔,我嫁给了正阳,不瞒你说,我是学建筑设计的,我早就看出来他们家那个城中村,一定会拆迁!”

这谎话说的比真的还真,连我自己都相信了。

韩明尧不敢置信地看着我,他英俊的面容紧绷着:“甄子倩,算我眼瞎,我是真没看出来你是这样的女人。”

我哈哈一笑:“是啊,所以你应该庆幸我的离开,你失去的是一个不爱你的人,而我失去的是一个深爱我id男人,这也算是命运对我的惩罚吧!”

韩明尧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烈,他笑着笑着红了眼眶:“来,甄子倩,我敬你一杯,我敬你是个坦诚的人!”

我端起茶杯,一饮而下,眼泪在我眼眶里打转。

我借口要上卫生间,找了间空厕所,躲在里面捂着嘴大哭。

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韩明尧你不必觉得可惜,你还有遇到更爱你的女人。但是比我更爱你的女人,应该没有了。

我怕待得时间长了,韩明尧怀疑,我极力压控制着情绪,洗了一把脸,回到了包间。

短短十分钟,菜已经好了,韩明尧指间夹着一根香烟,他没有抽,香烟静静地停留在他指尖,一点点化为灰烬。

我的眼眶又红又肿,韩明尧问我:“你怎么了,后悔了吧,没想到我居然是个可以轻而易举买得起房子的人。甄子倩,只要你愿意,我能一辈子让你衣食无忧。”

我尴尬地笑了笑,没回应。

韩明尧掐灭烟头,优雅霸气地与我谈判:“你别误会,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之所以希望你留着我身边,不过是觉得我需要一个身体干净的女人,而你恰好是,虽然你的内心肮脏污.秽,不能直视,但我不嫌弃,再说了我也不想去关心你的内心,只想要你这副皮囊。”

原来是这样啊!

我拒绝了:“以前我没有家,现在我有了,有家有父母有孩子,我不能这样做?”

韩明尧鄙视我,他的笑里藏刀:“你不用在我面前惺惺作态,把自己说的那么清高,如果你真的是贞洁烈女,又何必爬上我的床,以情人的身份陪我出差?”

我嘴硬着狡辩:“那是以前的我,现在我想改过自新了。”

韩明尧一把拉下我,我跌坐在他的膝盖上,他暖暖的呼吸喷薄在我脸上:“现在想从良,晚了!”

那顿饭吃的特别不是滋味儿。

整顿饭,我脑海里一直回荡着李清照的两句词: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午饭过后,韩明尧带我来到当地的大商场,陪我选衣服。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