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重生之将门毒后沈妙傅修宜-重生之将门毒后千山茶客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7-08 12:30

沈妙傅修宜是《重生之将门毒后》的男女主,网络作家千山茶客最新力作,由本文学为书迷推荐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小说大结局前精彩内容:二房有个儿子,便得了沈老夫人高看,自己再有本事又如何……沈玥到底是个女儿

重生之将门毒后
推荐指数:★★★★★
>>《重生之将门毒后》在线阅读>>

《重生之将门毒后》精选章节

陈若秋一愣,看了看高位上明显不悦的老夫人,勉强道:“话虽如此,可小五掉进池塘,也实在太不小心了,身边的几个丫头是怎么照顾人的?大哥大嫂不在身边,便如此奴大欺主了么?依婶婶看,还是将这几个丫头换掉的好。”

任婉云“噗嗤”一声笑出来。陈若秋有些恼怒的看了她一眼,任婉云嘴角挂上一丝了然冷笑。

自己这个弟妹,看上去知书达理的,心却精明的很。这样的话,也就骗骗沈妙那个傻子,大约是想把沈妙身边的人换掉,如今沈玥也到了该留意人家的年龄,京城里,无论沈妙蠢笨怯懦的名声有多远,地位上,沈玥却不如沈妙。毕竟沈信手中还握着兵权。

三房,到底也是蠢蠢欲动了。

沈妙低下头:“三婶为什么要换掉谷雨他们,都是爹和娘留给五娘的人,如今西院的人换了许多,前几日那批二等丫鬟,五娘都一个不认识,再把谷雨几个换掉,西院里,五娘都不知道找谁说话了。”

任婉云的笑容戛然而止。

西院里,沈信夫妇常年不在京城,院里的丫头小厮几乎都被换了个精光,里头有老夫人的人,二房的人,三房的人。不过因为是二房掌家,自然是二房的人多一些。这话不说还好,若是传到外人耳中,大房女儿在自家院子里一个奴仆都不认识,二房和三房能安什么好心?断没有妯娌插手到大哥院子里的道理。

她脑子转的飞快,笑着瞪了一眼陈若秋,对沈妙道:“你三婶是在跟你说笑呢,谷雨几个丫头不过是粗心马虎罢了,咱们沈家心底仁善,做不来这种不近人情的事,小五也莫急。”

话里到了最后还是呛了陈若秋一句。

沈元柏看着自己母亲,又看了看陈若秋,打了个呵欠。沈老夫人正对自己二媳妇和三媳妇之间的唇枪舌战有些不耐烦,见此情景,便道:“成了,不过是些琐碎杂事,老二家的,把七哥儿抱过来,都散了吧。这么多人,吵得头晕脑胀。”

任婉云忙把沈元柏抱到沈老夫人榻上,道:“娘,那媳妇儿们就先下去了。七哥儿,和老夫人玩耍要乖乖的。”

陈若秋看了一眼沈元柏,双手抚上自己的小腹,慢慢走出了荣景堂。二房有个儿子,便得了沈老夫人高看,自己再有本事又如何……沈玥到底是个女儿。要是有个儿子就好了,沈府里,大房的东西迟早要争过来,若有个儿子,至少能平分秋色,不像现在,平白便宜了二房。而且……大房还有个嫡子呢,虽然跟着沈信在边关,可谁知道会不会回来分一杯羹。

想着想着,陈若秋抬起头,目光落在往西院方向去的几人身上。

少女穿着深红色的锦绣长衣,她历来爱穿些艳嫩的色彩,加之没有父母在身边,不会打扮,总会流露出土里土气的感觉。

而现在,深红将她肤色衬托的更加白皙,分明还是那个容貌,却觉得沉肃了不少。甚至有些……威严?

谷雨小声道:“姑娘身子还未大好,何必急急忙忙去广文馆?已经说明了病情,功课也不急于一时。还是……”

“不行。”沈妙打断她的话:“立刻备车。”

分明没有说重话,可不知道为什么,谷雨打了个寒战,竟然什么都不敢多问了。

广文馆是定京的学堂。

明齐达官贵人们常常把自己的哥儿姑娘们送进广文馆,广文馆的先生们都是名震四房的大儒或者才子。年轻的勋贵子女,都以能入广文馆为荣。

沈妙也是在广文馆学习的。

可惜沈信和沈夫人都是武将世家,大哥沈丘更是一遇到念书就头疼的主儿。沈妙自小养在沈老夫人身边,沈老夫人是个歌女,大字不识一个。沈妙的启蒙还是沈三夫人陈若秋教的,陈若秋出自书香世家,可当初教沈妙的尽是晦涩难懂的课本。孩子家本就玩心重,教来教去,倒教沈妙彻底厌恶了读书写字。

陈若秋见沈妙不喜欢读书,也从不勉强,教她讲究吃穿用度,过的十足的娇小姐生活。后来到了年纪去了广文馆,沈妙怎么都跟不上先生讲课的知识,比国一的学生还不如,后来便成了垫底的了。一来二去,沈妙就更不喜欢念书,也成了定京了出了名的无知蠢笨。

沈家的三位嫡出姑娘中,沈玥最是才名远播,琴棋书画样样都会,无一不精。沈清虽然没有沈玥那般出众,却也做的不错,尤其是绣的一手好女工,还有书算类也是拔得头筹。作为日后嫁入人家成为主母的人来说,书算越好,越能得到婆家的欢心,所以沈清也能得到一个能干的名头。

沈玥和沈清越是出众,沈妙就越显得一无所长。甚至连大房所出的庶女沈东菱都不如。

马车上,惊蛰问:“姑娘,怎么不和大姑娘二姑娘同行了?”

平日里,沈妙总是要和沈清沈玥同乘一辆马车的,沈妙是觉得有自家姐妹陪着有胆量。而沈玥和沈清,大约是因为,有个蠢笨的妹妹衬托,她们自然会显得更优秀吧。

可如今,沈妙连虚与委蛇都不想了。

“本就不是一个屋檐下的人,走的路也是南辕北辙,哪里有同行之说?”

惊蛰吐了吐舌头,不知道为什么。自家姑娘说的话越来越让她听不懂了,不过她觉得这样挺好。沈妙的性子一直都过于懦弱,万事都被二房三房拿捏着做主,如今落水了一回,倒像是有了自己的主意,这样才对,大房正经的嫡女,论起身份地位来比谁矮了不是,哪就能跟个丫鬟一样。

另一辆马车里,沈玥撩起帘子偷偷看了看后面,轻声道:“大姐姐,五妹妹跟在后面呢。”

“她是故意在跟我使性子。”沈清冷哼一声,在沈玥面前,她从来不掩饰自己对沈妙的轻视:“随她去,反正最后丢脸的也不是我。”

沈玥担忧道:“可是她本就受了风寒,况且定王殿下这件事又……。”

“沈玥?”沈清道:“你心里如何想的我会不知道?就别在这装什么好人了。你若真在意心疼她,你去坐她那辆马车啊,何必与我这边说道。”

沈玥咬了咬嘴唇,低下头去,没有再说话了。

却说马车行驶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到了广文馆。

时辰还尚早,先生还没开始起课。国二的学生们来的七七八八,在学堂里坐着说话。沈玥和沈清刚到,立刻就有女孩子热络的招呼她们。

广文堂里,女子中沈玥才名第一,生的美,性情又谦逊温柔,自然是受到众人追捧。沈清虽然不及沈玥才学出众,可做事能干,处事又圆滑,贵女圈们也很喜欢她。

一名粉衣少女道:“玥娘,今日怎么不见沈妙?”平日里沈妙便如一个丫鬟似的跟在沈玥和沈清身边,今日不见人,却是有些奇怪。

“怕是没脸来了吧。”说这话的少女长相娇美,嗓门却是有些大,面上带着些嘲笑的神情:“听说偷看定王殿下掉到水里去了,是风寒还没好还是没脸见人啊。”

“佩兰,不是那样的……”沈玥摇头。

“你就是太护着你妹妹了,”易佩兰道:“那样一个蠢笨的人,根本就不像你们沈家出来的姑娘,你还时时刻刻护着。不过她也真让人大开眼界了,平日里看着怯怯糯糯,一遇到定王殿下却是十足勇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蓬门小户教出的没教养的姑娘。”

这话便说的有些重了,沈清闻言笑道:“五妹妹只是一时顽劣罢了。”

“我看是因为沈将军和沈夫人不在身边教养吧,”另一名梳着堕马髻的少女道:“疏于管教,自然连姑娘家知道的礼义廉耻都不知道。”

“采萱这话说的不对,”沈玥轻轻柔柔的开口:“虽然大伯父和大伯父不在定京,可五妹妹也是长养在祖母身边的,我娘和二婶也时时教导,并不曾疏于管教。”

言外之意,就是全是沈妙天生不知廉耻了。

果然,沈玥这番话一出来,易佩兰就道:“真奇怪,同是一家教养出来的,玥娘清娘,你们和沈妙可真是天壤之别。这大概就是先生所说的:烂泥扶不上墙吧。”她说着说着就咯咯咯的笑起来,这边本就围着一圈贵女,俱是笑了起来。连些少年郎都忍不住侧目。

下一刻,便听得有人喊道:“看,沈妙来了!”

众人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情往门口看去。

便见门口处缓缓走来一名少女,穿着深红色深红色挑丝双窠云雁装,外头披着一件深兰锻绣披风。这样的颜色对于女子来说未免过于老成,尤其是沈妙生的又圆糯,一不小心便会像个偷穿了长辈衣裳的小孩。

她脚步很慢,裙角纹丝不动,一步一步走的虽然轻却极有分量,说不出是为什么,便觉得无端有种雍容大气的感觉。而下巴微微抬着,眉目间自是波澜不惊,于是那如幼犬一般的眸子便也成了深不见底的潭,所有的力量都蕴于其中,仿佛收了爪牙的猛兽。

五官依旧讨喜,因为圆糯而显得可爱,如今却找不到一丝蠢笨的痕迹,因为还未长开,配合端庄的仪态,却意外地并不违和。

不像是个少女,倒像是……那些身居高位的贵夫人,又或者,府上当家做主的父亲杀伐果断的模样。

学堂渐渐安静下来。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