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漫漫长路莫相随免费阅读-漫漫长路莫相随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08 15:31

《漫漫长路莫相随》免费阅读带给您!《漫漫长路莫相随》讲述了徐曼莫斌的故事,漫漫长路莫相随节选:生活依然没有改变,外卖就是徐曼的主导,老板已经忘记徐曼的特长,小翔再没到饭店搅和,徐曼更是没有任何赏光地方被领导赏识。

漫漫长路莫相随
推荐指数:★★★★★
>>《漫漫长路莫相随》在线阅读>>

《漫漫长路莫相随》精选章节

生活依然没有改变,外卖就是徐曼的主导,老板已经忘记徐曼的特长,小翔再没到饭店搅和,徐曼更是没有任何赏光地方被领导赏识。而莫斌像着了魔一样天天坚持点外卖,而徐曼总是如期而至,虽然徐曼不苟言笑,冷冷淡淡,没有对小翔那么热情,但语气终归是温和不少。

“莫总,这是您今天的外卖?请趁热吃。”说完徐曼低头慢慢退出去,很怕在这个房间多待一分钟。

莫斌总想留下说点什么,又觉得不合适最后一次次失望的看着门被关上,失落的坐在凳子上看着吃腻的饭菜发呆。

莫斌鼓足勇气想留下徐曼,通知助理让徐曼直接送到顶楼休息室,一个多月的外卖订单,莫斌早已听腻了那句客套。

徐曼风风火火、客客气气的推开旋转玻璃门,每次走近这个大厅总觉得压抑难忍,露西看到徐曼走近,语气里带着羡慕嫉妒恨敌的口吻通知徐曼:“莫总在顶楼等你!”

“谢谢,知道!”徐曼客气敷衍,眼睛都不愿意瞟一下这些妖艳惑众的卖肉女郎,心里怒骂:“我一个送外卖的,招你惹你了,何必对我有敌意,影响你升值加薪还是嫁入豪门?”

徐曼站在莫总办公室门口,深呼吸,准备抬起手敲门,又犹豫了,是否今天主动套话,看是否有新的收获?迟疑着要不要敲门,门开了,莫斌与她仅有五十公分的间距,莫斌身上散发出的成熟男人的健康气息,混着香水的味道,直灌鼻息,混着氧气一起冲向大脑,大脑瞬间兴奋,满身血液沸腾,小脸害羞的红晕起来,徐曼吓得往后退一步。

莫斌看到徐曼后退,也向前挪一小步,这样一进一退中,徐曼差点跌倒,莫斌一把搂住徐曼的腰身,果然和想象的一样,瘦得只剩骨头,没用力就触到骨头。

徐曼很快恢复冷静,挺直身板,用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莫斌,眼眸里闪着冷漠和淡定,平静的脸上蒙上一层阴影。看到莫斌步步紧逼,慢慢贴近的身体,徐曼鼓起勇气,不怀好意的反向莫斌逼近,反转太快,莫斌乱了阵脚,转身走进办公室,冷冷的冒出一句:“今天怎么来这么晚?”

“莫总,对不起,耽误你用餐时间了!”小心放在餐桌上,转身快步离开,徐曼手刚好扶在门把上,莫斌用手拽过徐曼,把门顺手关上。

莫斌控制不住内心的躁动,把徐曼压在门上,紧紧的贴着她的身体,抓住她的手,不让她乱动。温柔说道:“徐曼,今天陪我一起吃顿饭,好吗?”莫斌温柔的看着徐曼,深邃的眼底看到不舍和依恋,拉着的手握得更紧,生怕徐曼不小心溜走。

徐曼认真的审视这个严肃、帅气的男人,估算这句话里有几分诚意?是玩玩还是认真的?徐曼有点恍惚,戏虐的问道:“一向高冷、清心寡欲的莫总,竟然想吃路边摊,是我高估了自身价值,还是这样冷漠无情的我比主动扑上的女人更有吸引力?”嘲笑着冷冷的、死死地盯着莫斌。心里害怕得手心直冒汗,也强忍着不能输人又输阵,嘴角调戏的上扬,讽刺的对着莫斌冷笑道。

莫斌被徐曼一股风流韵味惊到,欲擒故纵之计玩的确实高超,反而无心纠缠,忽然松开搂紧徐曼的手,表情平淡的盯着徐曼寡淡一看。

“对不起,我们没有熟到一起吃饭谈天的程度。”徐曼冷漠、不屑低声抗诉道。

莫斌再次凑近,轻柔在徐曼耳边说道:“我觉得我们很熟,熟了这么多年,难道你不记得了?”

徐曼被莫斌说得有些蒙圈,呆萌的想着什么,然后用力推开靠近轻视自己的莫斌,厌恶的说道:“莫总请自重,我不是随便的女人,更不想对你负责。”心里冷笑道:“原来又是一个贪图美色的禽兽,人渣。”

“我也不是随便的男人,我对你是认真的。”莫斌再次靠近,彼此的鼻息交换着,空气中散发出沉醉的暧昧。

“你有病吧,这么饥渴找楼下那些女人,没空陪你,无聊。”说着推开莫斌,拉开门走出办公室,平复慌乱的心,差一点迷失在莫斌的温柔乡里。

莫斌眼神空洞,心如死灰。

徐曼突然又走进来,认真冷漠的问道:“请问莫总知道关路铭吗?”

“不知道,他是谁?”莫斌很疑惑的看着徐曼,不知道她为什么提一个陌生人的名字。

“哦,对了,你位高权重,怎么可能知道一个小保安。”说着很快关上门,像是自言自语道。

莫斌看着关上的门,心门又被锁上。

徐曼每天忙得焦头烂额,充实得快忘了自己叫什么名字和来京的目的,老公这个小人物,查找起来真的一丝线索也没有。

“小曼姐,江湖救急!来我们学校一趟行吗?”魏翔着急的打电话求救。

“找你爸去,不行就找你小叔,别来烦我,正忙着。”徐曼才不想让自己陷入这种家庭纠纷中。

“小曼姐,你不来我真被同学他妈活剥了,太泼辣了,根本不讲江湖道义,小曼姐,求你了,我请你吃好吃的。”小翔不停的抛出诱饵,就是不想让家人知道。

徐曼请假打车来到学校,门口碰到急匆匆的莫斌,疑惑的看着莫斌,想着你来了还有我什么事情?但是又想,这种生意人怎么可能是泼妇的对手,看来还真必须自己上。

“莫总,你怎么也来了?”

“你来干嘛?”莫斌狐疑的看着徐曼,更想不通怎么小翔犯错会喊她来?

“废话。你知道他们班主任办公室在哪吗?”冷漠的鄙一眼英俊的莫斌,心跳立马加速,跟着莫斌沉稳的步伐继续往前移动。

“老师你看看这么没有教养的孩子,把我家宝贝伤成什么样了?这种孩子长大有暴力倾向,对社会带来多大的影响真是不敢想象。这种有人生没人养的孩子,在学校就是一危化品,太危险了,我建议让我家宝贝转班级,老师你看着办吧。”这个愤怒的家长对着老师一顿咆哮,吐沫星子横飞。

徐曼才到门口就看到这架势,自言自语道:“还真不是善类!”既然演戏,就得戏份充足,冷眼旁观那我来干嘛,做好心理准备。徐曼赶紧推门进去,跑到小翔身边,弯腰检查小翔是否受伤。嘴里不淡定的问道:“乖宝贝,来妈看看!有没有伤到哪?”

莫斌听到妈一字眉毛全部挤在一起,莫名其妙看着小翔,而小翔也用同样的表情看着莫斌。

“还好我家宝贝没有大碍,我告诉你,你刚刚的言语已经构成人身攻击罪名,你不仅伤害到我家宝贝的自尊心,而且言语攻击造成的心灵创伤是无法估算的。你再看看我宝贝脸上的疤痕,在面子工程领域造成的伤害更无法估算?我再重申一遍,魏翔是否有教养,不是你说了算,更不需要你来评判。我儿子没人养,难道喝西北风长大的,啊?西北风这么有营养,喝了就能长这么高这么俊俏?我儿子没人教,那老师在这干嘛?你送你家孩子来干嘛了?不会送你儿子来祸害人间吧,你看看我儿子这张帅气的脸,被祸害成什么样了?你家交学费就为除暴安良、打抱不平,就没想想学点有内涵的东西?刚才在门口看你这架势,你孩子的家教确实很好,挺厉害啊?武力能解决一切还用家长来干嘛啊?来放开,让他们在我们面前打打看看。宝贝别怕,有妈在,没事的啊!”徐曼就像提前演练过一样口若悬河的滔滔不绝,一会看对方家长,一会看看小翔,一会看看老师,三方被徐曼说得头昏眼花,乱了节奏。

“你谁啊?”那个家长故作镇定的呵斥到,鼻孔对着徐曼,蔑视的看着这个穿着前卫的小女人。

“我多次重复过,我是受害人的母亲,你这种有严重幻听的家长,我建议对待孩子上更加用心。”徐曼又是一顿数落。

“还有老师我真想说你几句,为人师表,怎能让学生家长数落成这样?你知不知道我把我家宝贝送进这所学校不仅是对学校的认可,更是对老师的信任。你三天两头打电话喊家长来学校,我们不用赚钱交学费了?你知不知道今天下午耽搁的不是时间,而是钱啊。你看看我家宝贝他爸放着一单生意不去谈,跑来这听您们抱怨、欺负我儿,你让我们怎么放心把孩子交到你们手里?这位家长不是希望换班级吗?我还还真不愿意我儿子和这样的同学一个班,有其母必有其子。”徐曼又是颠倒黑白的数落一通老师,而自己紧张得手心冒汗,脚有些发抖。

莫斌看出徐曼的紧张,凑近徐曼,一只手搂着徐曼的肩膀,一只手拉着她的手。十指相扣,潮湿、温润的小手瞬间变得从容、淡定,温暖的大手用力一握,不仅给徐曼一丝力量,更让徐曼不再孤军奋战。

“魏翔家长请消消气,我们会妥善解决这件事情的。麻烦你们家长全部出去,我单独和他们聊聊。”老师头脑嗡嗡想,根本搞不清楚状况,早被徐曼唾沫星子喷晕了。

徐曼被莫斌牵着走出老师办公室,顺带给了同学家长一个恶狠狠的大白眼,而同学家长看到徐曼穿着花哨,妆容妖艳,而莫斌一脸绅士,衣品高贵,也悻悻不敢再惹。

很快魏翔和同学走出来,小翔悄悄的竖起拇指称赞徐曼的口才,疑惑的问道:“小曼姐,平时看你冷漠少语的,今天真让我长见识了,佩服,佩服,今年影后非你莫属。”

徐曼用力拽过小翔,一顿生猛的拳打脚踢,打得解气又解恨,撅起高冷的小脸,鼻息朝上,傲视的看着魏翔,恨铁不成钢的骂道:“长本事了是吗?教你的招数你就这样锻炼身体啊?他是你同学,你看看把人家打成什么样了?”骂完用手撩一撩吹散的发丝,又从包里找出湿纸巾帮小翔擦拭眼角的血丝,眼底的担忧和关爱满满释放。

小翔享受的躬曲身体让徐曼好操作,享受来自妈妈的爱抚和关爱。小翔渴望母亲的关爱,今天徐曼触动了防备的心,变得乖巧听话,委屈的说道:“他先动手的,自不量力。小曼姐别生气了,你说你占了我多大便宜,一会妈,一会爸,我都蒙圈了。你颠倒黑白的本领可以做相声演员了,太牛了,别生气了好吗?”

徐曼帮小翔贴好创可贴,帮他呼呼气,心疼的看着魏翔,把她那双纤纤玉手翻转着让小翔看,比魏翔还委屈的说道:“不生气,我能不生气吗?教你功夫你就拿去打同学,还有你看看,我快没脸见人了。”

“那我以后被欺负了,就站着挨打算了,免得惹你再生气。”

“你曲解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徐曼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像泄了气的皮球,无助的像莫斌求救。

莫斌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这俩小孩,今天如此张扬的徐曼,竟让他刮目相看,摆着一张臭脸的看着魏翔说道:“你小曼姐不是这个意思,说说吧,为什么打架?都是高中生了,你以为你还小吗?”

魏翔看着徐曼渴望而着急的眼神,心虚的说道:“受不了他们欺负弱小,我只是推了他一下,没成想他还敢和我动手,那就打啊,谁怕谁!”魏翔桀骜不驯的倔脾气上来,眼里带着怒气?

徐曼看着有些失心疯的魏翔,为了保护弱小而正义果敢之举,内心震颤。自己何尝不是弱小,何尝不被欺凌,想到梦里向自己伸手的男人更需要帮助,眼底带着恨意,却假装出平静的安慰道:“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都是有原因的,当我们置疑我们存在的价值时就是浪费时间。伤痛、悲悯只是暂时,随着生活阅历的改变,我们内心承受能力会大到惊人的地步,我不希望你没有发掘出潜力就被懦弱和嘲笑打败。这个社会永远不缺弱者,不要以为拳头够硬,能硬过人心吗?武力解决不了问题,今天虽然你没有吃亏,但是说不定以后会遇见什么对手,你会输的很惨。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的实力,江湖中人不仅懂得忍让,还要懂得分寸,适可而止,量力而为。你打赢了他他只是口服心不服,我们要战胜对手必须让他输的心服口服,知道吗?他不是说你没人疼没人爱吗?你看看,今天我们一出场,快把他羡慕死了,还有遇见这种泼妇我们就不能和她讲道义,不认那个怂。”徐曼意味深长的说教着,不知不觉搂紧魏翔,或许刚刚魏翔的脆弱让她看到孤独绝望中的老公,在他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却无人在他身旁,她内心触动了。

莫斌发现徐曼的异常反应,眼底的恨意在蔓延,最后变为一声无力的叹息,看破红尘般绝望无能,心弦被徐曼拨乱,不知如何弹奏,看到眼前同病相怜的两人相拥,与自己毫无关系一般,无奈的喃喃说道:“娃他爸也想抱抱。”莫斌说完真就伸开大手,抱紧他们俩人。

徐曼被莫斌突然一抱,惊醒过来,立马放开魏翔,挣脱莫斌的怀抱,后退几步,嗔恨的问道:“你干嘛?”

小翔从沉思中惊醒,看着小叔僵硬的动作,调侃道:“小叔你入戏太深了,表演早结束了。”

莫斌脸红到脖子下面,转身走向车位,无奈的耸耸肩,说道:“走,吃饭去。”

徐曼郁闷的跟在他们后面,回想刚刚的言行,牵手、拥抱,什么时候自己如此放荡不羁了?羞涩的低着头上了车。

大热的天吃火锅,徐曼也还真会选,还不是什么档次高大的饭店,竟然选择一个小店,空调也没开,燥热得有些烦闷。他们选择一个靠窗的坐下,徐曼熟练的点着菜,才不管莫斌和小翔厌恶的表情。

“待会上菜后你们尝尝,保证不会失望了!”徐曼很神秘的、很肯定的看着叔侄二人。

“舍命陪君子吧,这种地方能做出什么美味?”小翔趾高气昂、大气凛然的告诉徐曼。

莫斌一直不说话,看着徐曼和小翔一唱一和,这样的场景莫斌很久没有看到了。每次徐曼面对莫斌显得谨小慎微,很害怕、很紧张,今天放松下来的徐曼,有时说话很放肆,动作很豪放,反而看着很舒服,很惬意,很像一家人,温馨、和谐、不造作,莫斌很享受这样的时光。

“小叔你快尝尝,真的不错,太好吃!”

莫斌不敢相信的也尝一尝,果然麻辣味很地道,正中的川味火锅。

吃到最后,锅底还剩一片肉,小翔一脸兴奋的夹起来,竟被徐曼抢到嘴里,莫斌无奈的看着徐曼小孩子气的与孩子争东西吃。

“徐曼你多大了,还和小孩抢肉吃,不够再加就是了!”

“你不懂,这种叫亲切!”徐曼不屑的看着莫斌,今天是她第一次如此无视领导,如此轻松的面对莫斌。

莫斌看到徐曼满足的眼神,心里的暖意慢慢升温,终于看到徐曼松懈下来的小脸,脸上冰雪融化,内心也慢慢打开。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