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替身by带刺地玫瑰在线阅读_赵迎香沈锦年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0 19:02

替身by带刺地玫瑰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替身》是作者带刺地玫瑰原创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赵迎香、沈锦年之间曲折的情感故事,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介绍在线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

>>>>《替身》在线阅读<<<<

替身小说

记得第一次和男人发生关系是在上大三的那个夏天,江边的草地上,王强把我压在身子底下,双手游走于全身,唇齿贪婪地落在我那对上,一次次地用腰间的力量顶撞着我。

他说,我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特别的女人,他喜欢跟我在一起的感觉。

为了他一句话,我忍着那处被撕裂的疼痛,迎合着他每一次深入,这是我的第一次,送给了这个教会我怎么做女人的他。

那一年,我二十岁!

二十二岁那个夏天的傍晚,他说带我去见一个朋友。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羞涩的躺在他所谓的朋友怀中,总统套房里,强烈的灯光刺得我睁不开眼,我下意识地用手挡着刺眼的光线,男人笑眯眯的跟我说早安。

我错愕地看着他,低头,看见自己胸口那一抹雪白有一半露在被子外面,男人的手绕过我的脖子,很随意地耷拉着。

他告诉我,是王强把我送给的他,为了换一个升职的机会,我这才知道,这个男人是王强公司领导。

男人的手十分温柔地捏着我那对雪白,突然,他一个翻身把我压在了身子底下,用他那腰间的力量再次令我痛不欲生。

我的身体被他顶得生疼,他那处实在过于强大,我只感觉自己某处被他填得满满的。

在他最后腰间用力坚挺的那一刻,他紧紧地搂着我,在我耳边说,只要我踏实的跟着他,他会好好的待我。

惨遭王强的抛弃,我心如死灰,觉得世界上没一个好男人,索性也就没反抗,跟了这个男人,至少他大小也是个市场总监,跟着他能有几天好日子过。

半年后,我再一次被这个男人抛弃,他说我每次跟他做的时候身体硬梆梆的,就跟尸体似的,那处也是干干巴,他搂着那个刚从学校里刚出来的大学实习生,冲着我笑。

当时,我向那对狗男女扑了过去,恨不得把这个男人弄死,这半年来,他一直对我不错,供我吃喝,把我当女神供着,谁知,还是经不住年轻小姑娘的诱惑。

当时男人一巴掌往我脸上甩了过来,让我滚,以后别出现在他面前,就这样,我跟这个男人分手了。

但谁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妈患了重病,需要一大笔的手术费,这半年我虽然吃喝不愁,日子也过得不错,但手头上却没什么钱。

这种情况下,我只想着能不能找个来钱快的活儿,进公司找工作肯定是不现实,来钱太慢,而且我大学毕业就一直跟着王强,他不让我出去找工作。

他说女人就应该在家里享福,而不是出去抛头露面,挣钱是男人的事儿。

在我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老乡叫红姐,她说她那里有挣钱快的活,就看我愿不愿意做了。

我问她犯法吗?违法犯禁的事我可不干,红姐跟我保证说,肯定是凭本事挣钱,只要我够努力,一天挣个几百上千的也不是问题。

我妈的病需要大笔的钱,从小把我养到大真的不容易,我不能放着她不管,就这样,我决定跟红姐干。

红姐说她这是正经工作,是需要签合同的,最少得签五年,五年内不能换工作,我当时觉得有些不靠谱,毕竟一做就是五年,可我又实在是没有办法,想着既然能挣钱,又不犯法,凭自己本事干,签就签了。

红姐第一天带我去片场的时候,我还挺兴奋的,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见大明星,第一次知道一部电影,电视剧是这样拍出来的。

平时看着那些大明星光鲜亮丽的站在镜头下,聚光灯下,在大屏幕上,我就很羡慕。

从小大家就说我生得好,长得也精致,我要是去混娱乐圈,肯定能成为当红小花旦,现在看来,我好像觉得我的机会来了,认识红姐,有她替我牵线搭桥,搞不好有天我也能站在聚光灯下。

而当红姐告诉我,我的工作是做裸替的时候,我真的整个人生都崩溃了。

其实我是个挺保守的女人,别说让我在几百号人面前脱衣服了,就是平时穿件稍微露骨的衣服,我也会觉得挺羞涩,不敢穿出门。

可能也是因为我保守,我才会被男朋友抛弃吧!

当时我便说,我不做了,我不干这个。

红姐把我拉到了一旁,她告诉我,合同我签了,如果我不做的话,我就要赔一千万的违约金。

一千万?这是什么概念?我挣一辈子怕也是挣不到,当时我就哭了起来。

红姐见我哭了,态度稍稍变得好了些,她说其实这行也没那么难,这不是好多人都在做嘛,再说了,我妈不是在医院里等钱救命吗?

她的手在我肩膀上轻轻拍了拍,我立马就懂了,她怕是早就打听好了我的底细,这才会对我下手,知道我是跑不掉的。

就这样,我很不情愿的在红姐手下做裸替演员,可我心里每时每刻不在想着怎么从这个地方逃出去。

唯一能支撑我的,就是躺在病房上的妈妈,为了救她,我愿意努力工作,只要她好起来,我相信总会有办法脱离这里的。

在片场,这份工作是最低贱的,我知道大家都瞧不起我,觉得我就是个坏到骨子的女人,说得直接一点,连只牲口都不如,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我内心有多煎熬。

今天,我接了一场被强暴的戏,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把我按在地上,两只手很不老实的在我身上乱来,脑袋更是埋进我那对里面狠狠地撕咬起来,腰间早已勃.起的他狠狠地顶了我几下。

要不是导演说卡,他肯定真的就把我上了,而谁也不会去管一个愿意接裸替演员的死活,没有人会闲得蛋疼,大家只会站在一旁看热闹。

片场最少也有上百人,而我,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光着身子被人盯着看,我也很绝望,很无助,可是,我没有选择啊!

接一场luó戏也就挣一百来块钱,遇气好的话一天能赶三四个场子,挣上几百,运气不好的话,一天也没什么生意,别看这行低贱,竞争一样激烈。

我裹着毯子去更衣室换衣服,刚到门外,一名叫孙副导的男人走了过来,冲着我笑。

“表现不错,想不想挣大钱?”

他的笑让我后背凉嗖嗖的,尤其是他看我的眼神,眼珠珠都直了,一直盯着我胸口在看。

我有些犹豫,虽然干这行也有半年了,也见了不少,但我却一直脚踏实地,不喜欢去跟导演,男演员搞暧昧,我不喜欢那样。

孙副导见我有些犹豫,便又说道:“听红姐说,你挺缺钱的,是吧!”

他这是话里有话啊!难道红姐跟他说了我的事儿?

早知道他跟红姐关系铁,八成真是红姐说了啥。

“嗯!”我点头。

我确实需要钱,需要钱给我妈看病,不然,鬼才来干这行。

“晚上来找我,教你怎么挣大钱。”

他把房卡插进了我的双峰,微微一笑,转身走了。

我当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手里紧紧地拽着房卡,看着孙副导的背影。

这时,红姐的电话打了过来:“阿香,明天早上八点半,三里屯集合,有五场裸替。”

“好,我记住了。”挂了电话,房卡还拽在我手中。

做裸替大半年了,我也见过不少靠着身体上位,最后能进剧组演个小角色,如果遇气好,跟对了人,进了一个好的剧组,再加上有人捧你,说不定还能一炮而红。

L姓明星就是,以前也是做裸替的,却因为她为人圆滑,身材相貌好,善于抓住机会,一步步靠身体上位,现在成为了一线女明星,红得不要不要。

谁又会在意她的过去?不照样在娱乐圈里混得风声水起,表面上光鲜亮丽,私底下还不是被人玩。

离开片场后,我去买了套比较性感的衣服,高跟鞋,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出租屋里,今天晚上,我决定去孙副导那里寻一个机会。

万一表现好了,他真的给我介绍个好活,说不定真的可以捞一笔,能给我妈付上医药费,好好治病。

回到出租屋后,我便开始收拾了起来,先洗了澡,然后换上今天刚买的吊带露背短裙,裙子很短,刚过腿的根部,站起来还好,坐下就……

脚上是一双十二公分的高跟鞋,配上这套衣服刚刚好,把我的气质身材全部展现了出来,走起路来波涛汹涌。

画上淡妆,再喷上香水,我离开了出租屋,拿着房卡去了孙副导的房间。

他应该是有事出去了,我便坐在床头等了会儿,讲真,我现在挺紧张的,在做裸替之前,我也不是没被男人碰过,可他们都嫌弃我,说我不会玩儿,每回做起来就跟个尸体一样躺在下面。

就算我长得再好,身材有多棒,那地方不会夹也是白搭,我怕今天晚上会让孙副导对我失望,怕得不到好机会,我紧张得要死!

砰……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我听到了脚步声,应该是孙副导回来了。

我赶紧站了起来,往门口的地方走,正是孙副导,这个圆脑袋,啤酒肚的矮冬瓜。

他走路的样子有些不稳,脸蛋儿也是红扑扑的,混身是酒气,看样子是出去喝了酒。

“孙副导好!”我站在他面前,脸上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

他可能是喝多了,撇了我一眼,倒也没说啥,一头栽在了床上。

我有些为难,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就这么走了,我就失去了一个好机会,可留下来,他都喝多了,明天早上起来,还能记得吗?

算了,既然来了就试试,我主动把衣服退掉,爬上了孙副导的床,躺在他的身边,手轻轻地落在他的胸膛。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上男人,虽然我知道,大家都说我身材好,男人看见我都会走不动路,可我还是不了解男人,不知道怎么解放天性。

孙副导被我柔软的手碰醒了,他半眯着眼睛看着我,二话不说一个翻身把我压在了身子底下。

他很粗鲁,一点不懂怜香惜玉。

别看他人矮又胖,他那处是真大,我忍不住叫出了声来,却不想,这叫声反倒是刺激了他,孙副导变得异常的兴奋,力量变得越发的强大。

他趴在我耳边轻声说:你是不是被很多男人干过?

我懂他的意思,在他眼里,我就是个低贱的女人。

嗯!

我轻声嗯着,并没有反驳,也无需反驳,我们之间本身就是一场交易,他需要从我身上得到快乐,而我需要他给一个机会。

够贱,够浪,我喜欢!

他变得更加兴奋了起来。

到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他对我说:快,说你想被我干!

我表现得很羞涩,在他面前我放不开,他见我不支声,便在我耳朵边说了句:还想不想挣大钱了?

我当然想啊,做梦都想,我妈的医药费又断了,再不交的话,医生就不会给她开药了,我不能让我妈去死啊!

我含着眼泪,很不情愿地喊着:快……干……我……

眼泪在一刻流了下来,当然,不会有人在意这些,在他们看来,我就是那样的女人。

孙副导得到了满足,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他舒服的躺在了床上,说明天他会去找我。

我心想,既然他都这么讲了,那八成是跑不掉了,他应该会兑现自己的承诺了。

我慌乱地把衣服穿在身上,不过胸口的地方却烂了一个很大的洞,都是刚才孙副导用牙给咬开的,然后我便离开了他的房间。

谁知,刚到门外,正好遇到了红姐,早听说她跟孙副导有一腿,再说了,红姐要在各各片刻去接活,自然少不了认识一些导演啊,副导演之类的,干那种事也很正常。

“阿香,你怎么在这里?”红姐见我慌慌张张的样子,便问我。

我立马整个人都不好了,下意识地用手挡着胸口的地方,但还是蛮不过红姐的眼睛。

“红姐,我……”支支唔唔地,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红姐是不允许我们私自去接触这些导演的,她怕我们自己混好了单飞。

上个月就有一个姐妹,在红姐手底下算是混得风声水起,相貌也好看,红姐有啥重要的戏都会让她去。

那姐妹在跟一名知名男演员演激情戏的时候,表现特别投入,不停的用自己的身体去引诱男演员,其实她是故意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脱离裸替的行业。

那位男明星自然被她吸引了,收工后两个人就跑出去开了房,结果第二天那姐妹儿就拿着一千万的卡到红姐这里来,说是要解约。

红姐没办法,因为合同写着呢!有一千万就能走人,红姐只能放她走了。

但没过几天,那姐妹就死了,被人从河里捞起来的时候尸体已经臭了,被人剁成了好几截,通过DNA检验才确定了身份。

当时这件事还挺轰动的,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是谁做的,但没办法,那姐妹无亲无故的,死了也不可惜,再加上大家也都怕,即便有人知道什么,怕也不敢讲出来,警方没查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也就不了了知了。

“你怎么会从孙副导房间出来。”红姐双手抱在胸前,看我的眼神很吓人。

跟了她半年,我还是很怕她,尤其是她不笑的时候,让人觉得特别的可怕。

吓得我当即便跪在了她面前,我哭着说是孙副导让我来的,我真的不是主动想勾引他,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我妈还躺在医院呢,我需要钱救命,我又怎么敢乱来?

我在红姐面前求了很久,生怕她会找人弄死我。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