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一夜成瘾徐坤曾柔在线阅读_一夜成瘾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1 04:03

一夜成瘾徐坤曾柔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要讲述徐坤、曾柔的都市爱情故事,文章情节非常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本小说更新了,很多小伙伴应该想知道在哪里阅读,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

>>>>《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一夜成瘾小说

要如何说服曾柔为我展示夜莺的真实面貌,我暂时没有想好,只能持续关注夜莺的变化,这件事情我拜托了冯俊。

苏倾城并没有发觉我回过夜莺,在我来到她身边后,她就再也没有去过那里。一切都回到正轨,就连李经理他们也偃旗息鼓了。我想了一下,大概是因为作为他们主子的苏武和并没有如他们预料之中的那样将我踩下去,所以他们感到疑虑的同时没有继续搞小动作。

仅仅是从我身上找到了那个人的感觉,苏武和就没有继续挑衅我,现在的清闲可真是托了那个人的福,这让我更加想要了解那个人是谁,是个什么样的人。

“阿坤,今天店里增加了好多保安,甚至还有大鹏的师兄!”冯俊给我打来了电话。苏武和还没有行动,曾柔就已经开始布置了,至于大鹏,全名是赵大鹏,是夜莺的保安队长,据说是个练家子,连他的师兄都到了夜莺,想要在那里闹事指定没戏。

但苏武和会是那种指使别人打砸夜莺的人吗?想到曾柔对他的评价,我不禁摇了摇头。正因为夜莺是根难啃的骨头,苏武和会有更加周密的计划。只可惜苏武和并不在这个公司里,我也没有什么探听他消息的渠道。

“你在想什么?”我稍微一走神就被苏倾城看到了,她明明每天都有许多文件要处理,却总是仿佛一直盯着我一样。

“不,没什么。”我已经做好挨骂的准备了,没想到苏倾城竟然没有追究:“把明天上午的日程更改一下。”

“明天上午你有什么事情吗?”我一边拿出日程表一边随口问。

“是啊,陪我那个弟弟打高尔夫。”苏倾城脸上可看不出有什么高兴的表情,“真是浪费我的时间。”

是啊,就是在浪费你的时间,因为你的弟弟已经把一切都计划好了——我突然领悟到了苏武和的意图。有什么比悠闲地打着高尔夫、完成自己的计划,看着自己的对手被自己超越却一无所知更加愉快呢?

这莫非也意味着,苏武和打算在明天上午对夜莺下手?苏武和想不到,他一次突发奇想的招摇,居然成了马脚!我都愉快得要笑出来了。

哦,对了,还有件事情要问。

“如果你不想去的话直接拒绝不就好了吗?”我很疑惑明明苏倾城很讨厌苏武和却还要去赴约。

苏倾城第一次露出了纠结的表情:“别问那么多!”

不知为何我对自己问题的答案有一种预感。

我发给了曾柔一条短信,提醒她明天上午可能苏武和联盟的人就会动手,因为我实在抽不开身。苏倾城这个魔女因为心情不好把我拉到了她的一套公寓里小酌了几杯,结果越喝心情反而越不好了,直接把我轰走了。

我对于高尔夫球没什么了解,就算陪着苏倾城一起,也只能帮她开一下车。而苏武和叫来的不仅仅只有苏倾城,之前在慈善宴会上见过的一些人也在队伍之中,看起来就是苏武和的盟友了。从他们对苏倾城的态度来看,似乎并不是铁了心要支持苏武和,只是在对付夜莺这件事情上和他联盟。

没有任何的针锋相对,所有人都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只是苏武和选择了完全无视我。

突然,一个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立刻接通,然后不可置信地连连惊呼“什么”、“不可能”,挂断电话之后一脸惶恐地走到了苏武和身边低语了几句。苏武和动摇了几下,随后看向我的眼神又惊又怒。他甚至连风度都不能保持,走到了我面前,在我担心他会不会失了志一球棍敲在我头上的时候咬牙切齿道:“一定是你!你到底是谁!”

他的脸都因为怒气抽搐着,可仅仅是一次计划被阻止就让他有这么大的挫败感吗?我看着他那张脸,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这个时候敢笑的除了我就只有苏倾城了——苏倾城没笑,毕竟她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却不明白自己为何要笑。而我这么一笑,苏武和反而冷静了下来:“你给我记住了,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你根本不是那个人。”他看了一眼苏倾城:“你只不过是我那个愚蠢的姐姐找的一个假货!”

说完,他显然也没什么打球的兴致了,将球棍随手扔给了那个接电话的人,上车径直离开了。苏倾城走过来倚靠在我身上,毫不顾忌旁人地展露出甜蜜蜜的笑容:“看来阿坤你需要给我一些解释呢。”

于是在返回的路上,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苏武和要做的事情——我没有说谎能瞒过她的自信,而一旦说谎苏倾城肯定又会拿夜莺来威胁我,还不如不说。

“呵,原来是这样,我这次就姑且不追究你跟曾柔见面的事情吧。”苏倾城大发慈悲般说道。

“我破坏了苏武和的计划,对你来说也是有好处的吧?”我问道。

“好处?阿坤你可真是浅薄啊。”苏倾城冷笑起来,“苏武和可不是要搞垮夜莺,而是要吞下它,这两件事情可不是一个难度。我为什么要去破坏一件本来就不可能成功,还会让苏武和跟夜莺两败俱伤的事情?”

苏倾城似乎比苏武和更清楚夜莺的事情,我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夜莺不就是个普通的夜店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值得你们关注?”

但苏倾城只是冷笑,不回答,侧面突破宣告失败。

“你只不过是小小的前牛郎、现助理,我不知道你怎么阻碍了苏武和的计划,但你最好老老实实置身事外,别把侥幸当做常态。”苏倾城告诫我,“虽然那个弟弟一激动就搞不清楚状况,但他手里的资源可不是你能够比的。”

我嘴上答应,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只要我不正面与苏武和冲突,那他就不能拿有苏倾城这顶大伞的我怎么样。在苏倾城这顶大伞还能用的时候,自然要物尽其用。

目送苏倾城走进自己的公寓,我打了个电话给冯俊:“阿俊,今天上午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天上午事情可大了,阿坤,连警察都来了!”冯俊虽然说得很惊险,但他那欢快的声音可没有一点惊险的意思。

最开始是一群混混来闹事,当然他们还没闹起来就被从各个角落钻出来的保安给控制住了。这些保安从增加以后就很隐蔽的潜伏在店内各个角落,苏武和没有任何察觉。

但苏武和行事激进并不代表鲁莽,派人打砸这种事情只是一个饵食,他第二步计划中的棋子是警察。这些警察会以接到报案为理由,搜查夜莺,并且搜出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最后这点是我的猜想,然而这才仅仅是计划的第二步。

第三步就是将这些事情曝光出来。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确实有很多藏污纳垢之地,它们没有被扫清仅仅是因为没有人去管,而一旦曝光,绝对不会有人手下留情。夜莺会被名正言顺地查封,然后被买下重新挂一个牌子开张,这就是苏武和的计划,激进并且缜密。

可惜越精密的东西越不能承受意外,他的计划因为我搁浅了——警察被拦在了夜店外面,他们甚至不能摆出拒捕的罪名,因为他们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看到要捕的对象,也就是那群混混。

而苏武和一下子就将矛头对准了我,从偏执的角度来看他和苏倾城真是一对好姐弟。

“你让柔姐小心点吧,我这边可帮不上什么忙了。”我让冯俊转告我的叮嘱,叫曾柔不要放松警惕,苏武和可没打算放弃。而且正如苏倾城所说,面对在这个城市掌握了大量人脉的苏武和,我做什么都显得有些无力,我甚至没办法探听他下一步计划做些什么。

因为我只是个小人物,不管自身有怎样的素质,站立的高度都跟苏武和有绝对性的差距,那是无法以我挫败苏武和的成绩弥补的东西。

这个时候需要的,就是“作弊”。当法律与社会这样的机器被你的对手*纵之时,要做的就是游离在两者之外。只是我还无法下定决心,我告诉自己苏武和只是敌视我,但在苏倾城的庇护下他暂时没有对付我的想法;但我内心却一直有另一个声音,他撺掇着我竭尽所有能力去搞事、去给苏武和添堵。

只不过我还犹豫着没有下定决心,苏武和阵营就先发制人给了我一点颜色看看。那是11月9日,距离打高尔夫刚过了一周。双十一快要到了,我正思考着要买什么东西给家里人,李经理那肥硕的身体挤进了办公室,趾高气扬的站在那里。

“你有什么事情吗,李经理?”不仅是我,苏倾城也冷着眼看着他。居然这么嚣张地闯进来,就算背后有苏武和给他撑腰,未免也太放肆了。

“徐坤,你犯的事发了!”李经理张口就开始放屁——咳咳,大放厥词,“现在你要立刻停职,我们会对你进行调查,证据确凿的话会正式通知警察逮捕你并向法院起诉!”

构陷——在我喊出“我是冤枉的”这种经典台词之前,脑子里已经明白了李经理的目的。我当然没犯罪,所以我花了几秒镇定心神,就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笑着站了起来:“好啊,但我想问问,你们给我罗织的是什么罪名。”

李经理看起来对我的反应很不满意,他撇了撇嘴说道:“贪污公款。”

嗯,合情合理的罪名。以总裁的生活助理这个职位来说是很有贪污公款的便利,我当然没有贪污过,账户里也没有增加一分钱,就算李经理他们将证据伪造得再好也经不起查。

苏倾城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眼神冷得渗人:“从刚才开始你就在无视我啊老李,你一个人事部的经理什么时候把手伸到财务部去了?”

我看到李经理冷汗刷的一下就流出来了,但他依然挺着腰板振振有词:“总裁你不要误会,我可没有越俎代庖,我只是来通知徐坤停职而已。”

“他停不停职,是我说了算!”我想象不出苏倾城暴跳如雷的样子,但想必现在苏倾城就有这种程度的怒火。

李经理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悲壮:“公司可不是总裁的一言堂,苏盛的制度摆在那里呢,今天徐坤必须停职!”

有必要硬磕到这种程度吗,你的头真的铁啊。

我明白今天不走是不行了,便转头对苏倾城说道:“那我就暂时停职吧,就当是休了一个长假。”然后回过头对李经理说道:“希望李经理你们能够尽快还我一个清白。”

“那要看调查的结果。”公事公办的口吻。

虽说今天停职,但完成工作的交接之后已经是接近下班的时间了,我一边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思考苏武和的意图,却怎么也想不明白。等到接近公寓的时候,我接到了苏倾城的电话,她说要到我这里来。今天被李经理那么硬怼,她心情哪里能好。

几杯酒入喉之后,苏倾城的面色就开始红润起来了。这个时候她是比较兴奋的状态,先是把李经理扯出来批判了一番,连带贾经理还有一堆应该是苏武和阵营的名字也中了枪。

“对不起啊,阿坤,我没想到那个蠢弟弟居然敢对你下手!”苏倾城倚靠在我的怀里一边轻抚着我的脸颊一边呢喃,“你放心,我一定会反击回去,给你出这口气!”

只要我不在她醉了的时候说什么“倾城,你好美”之类的话,她就是如此的可爱,但舌头总是很难控制住。所以我会在我说出那些触及苏倾城伤口的话之前,将她灌醉到不省人事再将她丢到床上。面对这个毫无防备的*已经多少次了呢?但我现在一次比一次能够忍受这种最高等级的*了。

我用手指轻抚苏倾城的长发,酒精浸染的大脑胡思乱想着。然后,我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苏武和不可能对付我。他在明知道苏倾城会庇护我的情况下,只要没有将苏倾城彻底击败的把握,就不可能对付我;而如果他有了对付苏倾城的把握,我还只会遭到停职,这种只是被调离公司几天的打击?

那么是李经理他们的自作主张?为了讨好自己的主子,教训一下在他们眼里是个小麻烦的我,这种事情并非难以想象。

可要是,李经理他们不是为了讨好苏武和这个主子呢?

那个在我看来只精通点头哈腰的李经理,猛然变得阴森可怖起来。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