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情天花香李思柔张立行by光芒天使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1 05:02

情天花香李思柔张立行by光芒天使免费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情天花香》是作者光芒天使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李思柔、张立行之间的故事,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介绍在线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

>>>>《情天花香》在线阅读<<<<

情天花香小说

一眨眼间,已经大学毕业四年了。

要说无情,只怕没有人比得过时间,这四年,就在李思柔甚至尚未真切感出,就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李思柔仰起头,看向窗外,昨夜下了层薄薄的雪,她所居住的小区绿化不错,现在变成了银色的世界,高高的树原本用塑料纸包着,现在上面覆盖了一层白雪,犹如串起来的棉花糖。

昨晚,接到姚红的电话,说是赶着圣诞前组织一次同学聚会。李思柔和姚红大学四年一个寝室,这次的聚会,也不会再邀请别人,仅她们211宿舍的八个女生而已。

电话里,姚红絮叨了很久,四年过去了,她依旧单身,只是絮叨的毛病更加严重了。

李思柔打个长长的哈欠,想要打断她,却还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总怕让人觉得,她有些不尽情意。

姚红抱怨起高的怕人的房价,“真是羡慕你啊,学得好不如工作好,工作好不如嫁的好,有现成的房子住,听说你的小区非常不错呢!”

说来说去,怎么又回到了李思柔的身上呢?她一阵汗颜,这个姚红,究竟想要说些什么呢?

“姚红,怎么,计划买房了吗?”李思柔试探地问,姚红忽然转移话题,声音中略带兴奋地问李思柔,“你猜,我有次出去采访碰到谁了?”

李思柔最讨厌的就是姚红这一套,她们相隔几百公里,并且也全然不了解姚红的工作性质,还偏偏要她猜,实在可恶。

“想说什么就说,别卖关子了。”这么多年了,李思柔还不了解姚红啊,欲擒故纵。

“我碰到小鹏了!”姚红说到这里,李思柔故意打个长长的哈欠,对着姚红说,“好啦,我实在太困了,你先组织,我是绝对响应这次聚会的,我先睡了,挂了啊!”

“哎……”李思柔不等姚红说话,就已经挂上了电话,颓然坐在沙发里。

说道困,李思柔却只是骗姚红而已,她已经受不了姚红这么多年不但不减反而更深的八婆劲,姚红口中的那个小鹏,李思柔不是没有印象,那可曾是她们疯狂暗恋过的男人。李思柔不得不佩服姚红的记忆力,时隔这么久,竟然还记得。

看看时间,已近十点,家里却只有李思柔一个人,下班回家,她独自一人煮了速冻饺子,一边吃着一边看电视,否则这令人压抑的窒息会要了李思柔的命的。李思柔的丈夫,似乎总是有吃不完的饭局,应酬不完的消遣娱乐,结婚半年,李思柔也已经渐渐习惯,不大想去管他了,随便吧!

还好小区早早供上了暖气,走在地上,脚暖暖的,这大概是李思柔能感到的唯一的温暖。

“唉……”李思柔站在大阳台上,俯视下去,黑蒙蒙一片。李思柔住的是复式高层,总共二百多平米,全是欧式精装设计,她的婆婆一手指挥下来的,那是个洋的不能再洋的女人了,年届五十,但是从穿衣打扮上,怎么可能看出来?倒是那脸上的皱纹出卖了她。

想起这一家子人,李思柔不禁多叹了几口气,她婆婆是个多事的女人,总时不时给李思柔一些小警钟,想起今天上班时候,皇太后婆婆便又打来电话,在电话中,皇太后一本正经地对着李思柔说,“哎,小柔啊,你们今后可千万不能在外面吃饭啦,家里橱柜给你装得好好的,不过是买些菜而已,现时下年轻人都懒,就是怕家里有油烟,宁愿一直在外面吃,这外面都是些什么饭啊……”

听到这里,李思柔都快崩溃了,她真恨不得反问,“我哪有在外面吃饭?一向在外面吃饭的不只有你儿子吗?”

但是,李思柔忍住了,她知道惹毛了皇太后,对她是没有什么好处的。李思柔心中烦的不得了,却还得好言相答,“是,知道了,您说得对,我一定按照您说的做!”

那皇太后婆婆这才十分满意地“嗯”了一下,然后才恋恋不舍地放下电话,继续看自己那裹脚布一般的泰剧,顺便不忘对着脚边的宠物狗说声,“这就对了,我可都是为他们好,你说是不是啊!”

那老狗疲倦得哼了一声,皇太后婆婆兴奋地抱起它,惊喜地发现,“哇,我的猜猜原来这么聪明啊!”

办公室里,打扮时髦的佩姐坏笑着冲向李思柔,“怎么,你婆婆电话?”

李思柔木然地点点头,她就是觉得累,到了哪里都得伪装,她真的好累好累啊,真想抱着枕头大睡一觉,可是办公室还有没干完的活。主任只会坐在那里玩着斗地主,活都是他们这些小虾米干的。

“小柔,咱们今天还得通知一个会议,一百多个单位呢!”还是佩姐,她伸个懒腰,烦躁地说,“这活就是干不完的啊。”

李思柔的思绪回来,继续看着落地窗外。外面似乎飘起了雪花,看了天气预报,她早已知道今晚会有雪。看看时间,已经十点过一刻,可是她老公却还是没有回来,打个电话问问吧,李思柔打个哈欠,她是真的困了。

拨出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号码,李思柔等了好久,那边才接电话。

“喂,喂……”李思柔老公的声音响起,那边音乐声嘈杂,不用问也知道又泡在KTV里,李思柔叹了口气,有些倦了地问,“怎么还不回家,外面下雪了!”

“啊?你说什么?”李思柔的老公张立行从包间里走了出来,他和几个哥们吃晚饭就泡在这里唱K,自然全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是洁白一片了。

“还在玩啊?该回家休息了吧!”李思柔有些烦了。

张立行却是一个嘴皮子很溜的人,他听出妻子的烦躁,连忙着急地说,“哎,小柔,我也不想一直泡在这里玩啊,你不知道,我们单位上面来人了,我正在陪领导呢!今晚能不能回去还不知道呢!”

“什么?上面又来人了?”李思柔是真的有些火了,她继续问,“张立行,你可不要骗我,我已经等你好久了,不想回家就算了,你就在外面再找一位小蜜,住她那里得了。”

张立行着急了,他连忙解释,“小柔,你先不要生气啊,我哪里敢骗你啊,不信我可以让我的同事和你说,要不这样,你先睡吧,我把人安置好了第一时间回家!”

李思柔已经懒得不想和张立行说话了,她直接挂上了电话,将门反锁。

“真烦!”李思柔自言自语,她换上睡衣,回到自己的房间,拉开被子,躺在了被窝里,随便翻出一本书,就着昏暗的床头灯看书。

不知为何,今夜李思柔却是什么也看不进去,她本是中文系毕业的才女,读书早已成了一种习惯。大概是姚红这个电话的缘故,李思柔的思绪匆匆飞回了八年前的大学时代,那时候她才大一,也是这样的一个冬天,下着雪,李思柔和萧蕾手牵着手走在校园中。

萧蕾,李思柔最要好的朋友,她们是上下铺,感情好的不得了。

想到这里,李思柔翻出自己的苹果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看看时间知道萧蕾一定没有睡。

果然,那一头,传来萧蕾疲倦的声音,“喂,小柔啊!”

“怎么听起来这样累?”李思柔着急地问。

“唉,还不是工作上的事情,我带回家里加班了。”萧蕾抱怨,萧蕾大学毕业后,不像李思柔直接回到老家工作,而是重新在学一年考了研究生,四年过去了,萧蕾研究生也毕业了,她在T市找了一份工作,每日加班已经成了常事。

李思柔叹息着说,“唉,你也不要太累了。”

“我也不想啊,上班真是不比上学,好怀念以前,一点压力都没有。”萧蕾说着,竟然有些哽咽,李思柔连忙问,“萧蕾,你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事情了,我怎么听着你哭了?”

“没有啦,今天被人抢走了一名客户,心情不好。”萧蕾和李思柔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她有什么都会对李思柔说。

李思柔只能隔靴搔痒般安慰一下,“同事之间本来就挺难处的,你也不要太难过了,都快十一点了,你也赶紧睡觉啊。”

“活干不完就没有钱拿,我怎么敢休息?”萧蕾反问,李思柔知道自己不能再占用萧蕾的时间了,她急急说,“成,那你先忙着啊,我明天给你打电话。”

挂上电话,李思柔的心情更不好了,昏暗的床头灯给人一种压抑郁闷的感觉,李思柔讲书扔到一边,抱头靠在大皮床上,心里不禁咒骂,“该死,这才结婚半年,就成这样了,几年后还不定怎样呢!那个老巫婆就知道宠着自己的宝贝儿子,什么都说我不好,这样的生活何时是个尽头啊?”

想到这些,李思柔不禁眼圈红了,是呀,为何那老巫婆敢如此对自己,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工作是他们家解决的吗?现在的大学生真不值钱,要不就是像萧蕾那样,在城市里过着狗一般忙碌的生活,每日鸭梨山大,任务完不成就领不到全额工资,没有医疗、养老和住房公积金,总是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

“唉……”李思柔又是一阵叹息,自己现在倒是好了,被安置在人社局办公室,在旁人看来,多好的工作啊,可是其中滋味李思柔自知,整日对着这个笑,对着那个笑,没一个笑是真诚的。

“你要知道,能有一份吃财政的工作,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你看你的运气多好啊!”老巫婆经常有的没的提一下,生怕李思柔忘记她的大恩大德。

“好了好了,睡吧!”李思柔自己对着自己说,她现在已经有了自言自语的毛病,大抵是太孤单的原因吧,二百多平米的复式大房间,仅她一个人,自己不说点什么,也显得太没有人气了吧。

李思柔决定明天到了单位,再给萧蕾打个电话,问问姚红有没有联系她,说一说同学聚会的事情。

睡到半夜,李思柔朦胧中听到了有人敲门,她本以为自己在做梦,翻个身继续睡觉,敲门声却越来越响了,李思柔张开眼,这才想起自己是反锁了门的,一定是张立行。

李思柔快速地从被窝里钻出来,快步地来到门口,透过猫眼她看清楚,果然是自己的丈夫。

李思柔打开房门,张立行满嘴酒气跨进来,鞋子也不换,就在家里乱跑起来。

“能不能换上拖鞋?”李思柔忍无可忍,她最厌烦的就是喝酒的男人,指着张立行的鼻子骂起来,“张立行,你看你的熊样,看看现在几点了,你怎么还回来呢?干脆住在KTV别回来了……”

李思柔的声音太大了,以至于隔离的门开了,似乎有人要出来看个究竟,李思柔这才发现,醉酒的张立行根本就没有关门,她连忙跑到再次跑到门边,将门关上了。

“我……睡觉,不和你说了,我睡觉!”张立行终于换上了棉拖鞋,抱起自己的被子,走到另一个卧房,一把将门反锁上了。

现在却已经凌晨两点了,李思柔好不容易的美觉被他吵醒,她不是一般地生气。李思柔再次回到自己的被窝,却再也睡不着觉,翻来覆去越想越气。李思柔是个很有涵养的女子,但自从和张立行结婚之后,泼妇的一面被挖掘了出来,想起刚才自己大骂张立行的样子,李思柔自己都觉得讨厌。

哼,行政单位就是这个样子,李思柔自己也是了解一些的,只是因为她的性格比较清高,就算主任要她去陪饭局,也会被李思柔婉言拒绝,她最不喜欢的,就是酒桌文化,简直就是浪费粮食。

不知道大概过了多久,李思柔才终于又迷糊住了,她一觉睡到大天亮,睁开眼却发现天色大亮,看看时间竟然已经八点十五,“啊……”李思柔大叫一声,看看手机才发现自己竟然忘记定闹铃了。

“唉,真是倒霉,今天周四,是她值班啦!”李思柔衣服还没有穿好,主任的电话就已经打来了,怎么办?怎么办?李思柔握着手中的电话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想必脾气不好的主任又要一顿训斥了。

“谁打电话?”张立行竟然比她还早就起来了,他夺过李思柔手中的手机,看看来电显示,自己接了起来,“喂,柳主任啊,您好您好!”

那一头的柳主任却已经愣了,自己是给李思柔打电话,怎么是个男人在接呢?

“您是?”柳主任问。

张立行嘿嘿笑笑,“哈,我是李思柔的爱人,我是张立行,柳主任什么事啊?”

“哦,原来是张股长啊!”柳主任连忙又是另一副嘴脸,他笑了不停,“我正想给张股长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呢,没想到咱们这么有缘,哈哈……”

“是呀,柳主任是不是有事找小柔?”张立行问。

“也没什么大事,我就是没有看到小李上班,不知道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是不舒服就不用来了,在家里休息即好!”柳主任真是体贴下属啊,办公室其他人心里已经开始嘀咕起来,欺软怕硬的东西。

“我没事,你给柳主任说,我睡过了,马上就到单位!”李思柔着急地对着张立行说,没想到张立行却对着柳主任说,“是呀,小染昨天晚上发烧,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我计划带她去医院看看,正想给您说一声呢!”

“张立行,你……”李思柔着急起来,却拿张立行没办法,她总不能将手机夺下,对着柳主任说是张立行在说谎吧!

“啊,发烧啦,那您赶紧去医院看看吧,带我向小李问候啊……”柳主任又啰嗦了一大堆,张立行挂上电话,坏坏地看着李思柔笑。

“你这人怎么这样奸啊?”李思柔没好气,直接站起来,对着张立行说,“我不管,洗漱完我就去单位。”

“哎,别介,那你不是打我的脸吗?我干嘛要撒谎,还不是嫌我的好妻子太辛苦了嘛,既然你们主任都发话了,你就好好休息一天,怎么样?”张立行自认为自己做了一件十分伟大的事情,他得意洋洋地穿上自己的外套,还不忘对着李思柔说,“哦,对了,反正你今天有时间,就去逛逛专卖店,帮咱妈买个新包吧!”

“哦,那肯定不是我妈了,我妈只配拿地摊货,只有那皇太后才能用专卖店里动辄上千的名贵包包!”李思柔气愤地说,张立行连忙摆手,“说的什么话,我的意思就是给丈母娘买啊,是你理解错了!记住,买两个啊!”

看着张立行仓皇逃出去的样子,李思柔冷笑一声,她还不知道自己老公的心思啊,这还真会变脸呢。不过想来,李思柔也想给自己的母亲买点东西了,大冬天的,家里的暖气烧的不太好,李思柔一直思谋着给爸妈买个洗脚盆呢。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