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催乳神技师王亮堂最新章节_王亮堂月姨大结局完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1 05:32

催乳神技师王亮堂最新章节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由作者何老狐创作,主要讲述王亮堂、月姨的都市私密情感故事,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本小说完结了,很多小伙伴应该想知道在哪里阅读,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

>>>>《催乳神技师》在线阅读<<<<

催乳神技师小说

我抬起头,只见月姨那对美好无比的超级大白兔,在我面前微微晃荡着,几乎要从衣领里跳出来,跳到我脸上似的。

虽然露露比她年轻了十岁左右,但在我眼中,刚才那一对,远远比不上现在这一对。

露露姐的也挺大,也很迷人,却无法带给我那种温柔乡的感觉。现在这一对,则让我看着都想把脸贴上去,尽情地吮吸那里迷人的芳香。

一时间,心里的怨恨少了不少。

月姨忽然说出一番让我觉得很尴尬的话。

“亮堂,是不是觉得应该我来给你做实验,不用另外找个女的?其实……其实我也这么想过,而且这样还更好,我可以直接感受到你的手法。但想来想去,我毕竟是你东叔的老婆,比你大了十四五岁,不大适合……不大适合让你碰我那里。”

“那你现在在干嘛?你没觉得你的胸离我只有不到五厘米吗?”

说着,我还抬起一只手,张开食指和大拇指,比了比我鼻子和她胸部之间的距离。

确实不超过五厘米!

无意间,我的手指还碰到了她那细嫩的肉肉。

顿时,我们两人居然同时打了个激灵。

月姨赶紧后退两步,稍微扭过身子。

她轻声问:“亮堂,是不是这几天月姨在你面前太随便了,让你觉得……让你觉得我就是一个那么随便的女人?”

接着她不等我回答,又叹了一口气:“那我以后……我以后尽量收敛一下。”

我一时无语,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月姨接着说:“但不管怎么样,你告诉我,刚才露露是不是跟你做了什么事?我已经警告过她,只是来给你做实验,感受一下你现在的手法,什么事都不能做的。她要是跟你做了那种事情,我一定会找人教训她!”

说到最后两句,她声色俱厉。

我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是问道:“为什么你不让他跟我做那种事情?”

顿时,月姨瞪大眼睛,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冷笑一声:“露露是做那种事情的女孩子吧?你觉得她脏,所以绝对禁止她跟我发生亲密的关系,只能做我的实验品。”

月姨瞪了我很长时间,终于还是点点头。

于是,我把之前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她只是怕我憋的难受,用手给我做了这么一回。不过我还是觉得……我还是觉得非常不舒服!!我现在很后悔,干嘛开头不阻止她!!或许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也一样,被她抓住了命根子,就摆脱不了了。”

“好了月姨,我想睡觉了,麻烦你出去吧。”

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想到我居然被一个出卖皮肉的女孩抓住那个地方爽了一回,我确实感觉有点肮脏!

或许因为还年轻的缘故吧……

在村里,那些二十岁到四五十岁在城里打工,逢年过节才回来的男人,私底下总会津津乐道他们在城里花钱玩的那种女人,一点都不会觉得脏。

月姨愣了半晌,不训斥我了。

她叹了一口气,轻声说:“行,你也累了,我就出去。不过还有件事要跟你说,刚才露露也告诉我了,你的按摩手法非常不错,让她很满意,她能给你八十五分。这已是非常难得了。那现在,我可以把要你干的工作说出来了,你要不要听?”

说到这,月姨语气里透出几分勾人。

我对这事一直很好奇,忍不住就点了点头,赌气的事立即忘记了。

月姨满意地一笑,在床边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

她穿着短裙,把一条玉腿架在另一条上时,微微展开,隐约看到里边的黑色小内内,甚至春光隐隐透露。这让我浑身打了个激灵,哪怕刚才被露露姐弄出来一发,仍有一种冲动。

月姨发现了我的异常,叹了口气,从旁边抓起一块毛毯盖在自己腿上,又说起来。

接着说的事让我大吃一惊。

她叫我干的工作,还真是新鲜!而且对这世上绝大部分男人来说,肯定都是一份具有非常强烈诱惑力的美差!!

哪怕对我,同样如此!

居然是做催乳师。

顾名思义,催乳师就是在女人生下孩子后,给她做胸部疏通,免除涨奶堵奶等不良情况。

难怪月姨一开头要我在模型上练胸部推拿,接下来又找了个露露姐给我做实验。

我就说为什么只做胸推不推其他地方,原来是做催乳师。

接着我又恍然大悟,想起第一次来这里时,那个从月姨房间走出来的娇小少妇。

那少妇在月姨房里哼哼叫着说她很舒服,应该就是在接受催乳推拿。

忽然间,我浑身抖了下,想起之后月姨端给我的那碗牛奶。

我忍不住就问了起来。

月姨扑哧一笑:“是不是很好喝?没错,就是你想到那东西,嘻嘻。”

我苦笑不已,不由地砸吧了下嘴。

月姨终于站起身,她说:“好了,都差不多十一点了,你好好考虑一下,要是愿意干,我当然很高兴。要是不愿意我也理解。”

月姨说完,扭身就朝外边走去。

看着她那摇曳多姿的屁股,我稍微愣神后就问道:“月姨,我还有问题。为什么你要找我做催乳师?不单单因为我找不到工作吧?就算我答应做催乳师,那些女的愿意让我……愿意让我那个……”

说到这,我都不好意思往下说了。

月姨回头朝我嫣然一笑。

“你这几个问题可以综合一下。不单单因为你找不到工作,也因为我觉得你挺适合。做催乳师的绝大部分都是女的,正如你所言,那些新妈妈不好意思让男的给她按摩胸部。但你只是个连二十岁都没有,又长得眉清目秀的毛头小子,那些刚做妈妈的女人,年龄都比你大几岁,很容易就把你当弟弟看待,可以免去她们的羞耻心。”

“其实做催乳这种工作,最好还是男性,因为男人的巴掌比较大,用力也比较持久,而且阴阳交合,血脉贯通,男人给女人按更容易达到效果。”

说到这,她稍微一顿,想了想又说:“你不用担心没有女人愿意让你按,我会做她们思想工作。你也不用太着急,今晚好好考虑一下。”

说着,她就走了出去。

我躺在床上琢磨着,其实我绝对愿意干这活的。

说起来自己又觉得有点羞耻,因为这好像确实用下半身得出来的结论。

我这十七八岁,血气方刚,对女人的身体充满了好奇。

这样的工作,不正可以满足这种好奇心吗?

当然,月薪五千以上也是我梦寐以求的。

老天爷知道我多需要钱!

想想就有些心酸。

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当时走进我房间的,并不是那个露露,而是月姨。

她脱光了全身衣服,仰躺在床上,让我给她做胸部推拿。

做着做着,她的手就不规矩了,就去抓我下边的家伙,搞得我血脉喷张,忍不住就扑倒在她身上。

月姨也没反抗,积极地迎合着。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