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说好彼此不分离最新章节-汤瑶阎少琨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1 11:02

新书推荐《说好彼此不分离》小说最新章节,小说由作者“万贵妃”创作,讲述主角“汤瑶阎少琨”的故事,本站带来说好彼此不分离最新章节,汤瑶阎少琨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全书章节内容精彩,情节曲折动人,受到广大读者一致好评,小编在此推荐阅读!


>>>>点击阅读《说好彼此不分离》最新章节<<<<

说好彼此不分离小说

阎少琨浑浑噩噩地从医院出来,春日的阳光刺痛了他的眼。

“大帅,军中还有很多文件等您审批……”张副官看着自己上司的悲痛模样,心底也是感慨万千。

可他也不能帮他分担什么,只希望其他事情可以分散阎少琨的注意力。

他身为大帅,志统四方,决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萎靡不振。

“暂且先……”阎少琨沙哑着嗓音,正欲交代,余光忽的看到一个熟悉身影进了医院侧门。

顿时,那凝固到流不动的血液猛地急蹿起来,一点儿征兆都没有。

唰的一下,阎少琨浑身都沸腾起来。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身影,毫不顾忌形象地猛跑起来。

“大帅!”张副官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但已经喊不住他了。

阎少琨跑进医院大厅,那一直驻足在自己视线范围内的小身影却不见了踪影。

他只能找那衣服颜色差不多的相似背影,一个个掰正身子看清她们的正脸,是不是自己心心思念的人。

可他找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个熟悉身影。

不是梦境,不是幻觉,他刚才的的确确看到了他的瑶瑶。

这大半年来的思念,她的任何一个模样都在自己心中定了型,烙进了骨子里。

真真切切,他没有看错。

阎少琨每一层楼找着,奔走得气喘吁吁。

忽的,他想起了自己之前去过的医生办公室,转身疾跑起来。

阎少琨撞开紧闭的办公室门,瑶瑶二字即将脱口而出。

可当他看到医生旁边坐着的一个年轻男子,满心的期盼瞬间碎裂。

“对不起,打扰了。”阎少琨有些狼狈地开口,他甚至没意识到自己身为大帅居然对着平明百姓道了歉。

年轻男子看着他,眼神中带着一丝打量的意味,丝毫没有因为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而胆怯。

阎少琨正欲退出,张副官却奔了过来。

“大帅!有消息了!”他因为激动忘了场所,只想第一时间将接收到的信息告诉阎少琨,“我们在崖底100里外看到了一处木屋,里面有夫人常用的枣红手帕!”

阎少琨近乎灰暗的双眸瞬间亮了起来,他想起自己刚才看到的身影,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

“医生,如果这个女子过来找你拿药,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帅府的人,如有延迟,本帅让你全家脑袋不保。”

阎少琨对着医生交代完,便迈开大步离开。

他必须亲自去那小木屋看看,是否有汤瑶的气息。

只要她还活着,便好。

待安静下来,医生看着桌上的画像图纸,皱眉看了看屏风后的人。

“你可以出来了。”医生沉声说道。

坐在旁边的年轻男子,也就是贺寒,见里面的人一直没有出来,便直接走到屏风后。

“原来是他啊,统治好几个城池的人……”贺寒看着眼底泛起薄雾的汤瑶,脑子突然缺根筋地说了不该说的话。

汤瑶紧攥着拳头,双眼一直鼓鼓看着窗外的天空。

直到眼眶中的湿漉感消散,才微微松了口气。

她怎么都没料想到,自己只是来医院拿叶大夫曾开给自己的药,却这么凑巧的被阎少琨撞见。

若不是她躲得快,刚才他冲进病房时,自己就被他直直看到。

不是不敢相见,是没有重逢的必要。

她和阎少琨,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们赶紧走吧。”汤瑶收敛了复杂情绪,镇定开口。

她对着医生露出歉意的眼神:“抱歉,医生……”

“病人胜过一切,你走吧,这画像跟你一点都不像。”医生将画像放进抽屉,没有抬头去打量汤瑶的五官。

贺寒提着药袋,拉着汤瑶走出病房。

两人正往医院大门外走,远远便看到门口站着四五个身穿军装的人,正对过往女子一一盘查。

贺寒心一紧,隐隐有些不好的猜测。

“我们没办法这样走出去了。”他对着汤瑶低声说道,眼底满是自责,”都怪我,不该想着中西结合,让你来医院拿药。“

汤瑶摇了摇头:“该来的总会来,是我逃避了太久。”

她也没料想到时间会这么巧合,她和贺寒前脚刚离开小木屋,阎少琨的人后脚就找到了那个地方。

不过说来也奇怪,明明相隔只有百里远,为何过了大半年才找到呢?

汤瑶自嘲地笑了笑,怕是突然心血来潮才派了人手去崖底搜寻吧。

“我们去后门看看,或者从内部工作人员的专用通道离开,总会有办法的。”贺寒清楚汤瑶不想见,他便竭尽全力不让他们相见。

两人去了医院的后门和侧门,发现均有身穿军装的人守在门口,连驶出车辆都要停下检查。

看来这次,阎少琨是动了真格。

汤瑶没自作多情地认为阎少琨是思念自己才发疯似的想找她,怕是那些陈谷子烂事没有妥善解决,要她给交代吧。

比如他和苏清清孩子之死,比如伙同死囚越狱,比如绑架了苏清清……

汤瑶不由自主抬手摸了摸胸口的位置,那被子弹射穿的地方,早已愈合结痂,但留下的痕迹,却会至死跟随。

她没忘记,是阎少琨朝自己开的枪。

她拿着匕首,只是想划开苏清清嘴上的胶带,他却以为自己是要用刀捅伤苏清清。

所以他开了枪。

七年的感情,比不过那个女人几个月的陪伴。

旧人永远都没新人得宠,她的下场,便是最现实最惨痛的写照。

“你穿我的男装,我再想办法给你弄个假胡子和帽子,等天黑时,他们定看不那么仔细……”贺寒不知道汤瑶已经分神,他还在绞尽脑汁想办法离开医院。

“来不及了。”汤瑶看着不远处,小声说道。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