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苏河夏云裳免费阅读-苏河夏云裳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1 11:33

苏河夏云裳免费阅读带给您!苏河夏云裳是哈你个北极熊所创作的小说《我的岳父特有钱》中的人物,苏河夏云裳精选:夕阳的光洒落在京华职业学院男生宿舍三楼走廊尽头,穿着破旧T恤的苏河被人一脚踹出寝室。谁没把裤腰带拴好,把你这狗东西放出来了?寝室里传出低沉的吼声,娘咧个球,今晚再约不到女神夏老师,老子打断你的腿。

我的岳父特有钱
推荐指数:★★★★★
>>《我的岳父特有钱》在线阅读>>

《我的岳父特有钱》精选章节

夕阳的光洒落在京华职业学院男生宿舍三楼走廊尽头,穿着破旧T恤的苏河被人一脚踹出寝室。

谁没把裤腰带拴好,把你这狗东西放出来了?寝室里传出低沉的吼声,娘咧个球,今晚再约不到女神夏老师,老子打断你的腿。

转身望向寝室里的几人,苏河捏紧拳头张了张嘴想要拒绝,最后还是低下了头,那骂他的人叫刘松,是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

而他

心底苦叹了声,转身刚走没几步,又听到其余几个室友的话。

回来记得带饭。

我要杯拿铁。

出了宿舍,热浪打在身上感觉一阵头痛,他该怎么去约夏云裳?要知道她可是校内最年轻的女神级老师,才二十六岁就拿到许多名誉,哪是随便几句话就能搞定的?

但别人并不知道夏云裳是他苏河的婆娘,而他则是夏家上门女婿,一年前领的证。

可惜,他从未碰过那拥有仙女级容颜的女人,而他只是她用来对抗家里逼婚的一个工具,两人也达成协议,她让他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他只需要做好上门女婿的身份就行。

且在日后协议离婚,夏云裳还会给他五百万。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刘松盯上了夏云裳,让他约人不就等于把老婆拱手让这混蛋祸祸?

虽然内心一万个不情愿,可他怎么跟刘松斗?他曾亲眼见过这家伙下狠手教训人,直接给人打得下半生只能躺床上度过。

咬了咬牙,顶着热浪走在校园里,拳头死死攥紧着,从十二岁到现在一直依靠自己,就因为要兼职赚钱才考进这所职业院校。

正走间,处于两难境地。

他也想有骨气,可生存带给他的只剩无奈,被践踏到只有骨头渣子。

心不在焉的,谁给你胆子往女老师宿舍楼进的?

莫名间,苏河竟走到了女老师宿舍楼门外,闻言刚抬头就对上一张清新脱俗的脸。

还真怕什么来什么,夏云裳抱着书正要往外走,迎面撞个正着。

扫量一眼,发现她穿得十分清凉性感,半透明的白纱连衣裙,腰间系一根蓝蝴蝶状腰带,配上顺着后背自然披散的秀发,当真美若天仙胜西施。

瞪个色眼瞎看什么?夏云裳拽着苏河走到宿舍楼边上的槐树下,看看你的样,佝偻背像老头,黑眼圈像熊猫,眼眶凹陷像个鬼,眼睛无神跟要死了似的,哪里像二十岁的年轻人?

我苏河刚张嘴又被她冷着脸打断:不是说好了在学校没事别来找我?拿我的话当耳旁风?

她总摆出冷漠的样子,说话时一双丹凤眼轻眨,睫毛颤动,道不明的冰山女神感。

面对她,苏河心里明明有话要说,可真到了嘴边又害怕说出来,总是变得欲言又止。

夏云裳挑起柳眉,一双精致的眼眸闪着光,似看穿了苏河心里想说的话,冷声问:又答应刘松来约我?

快快毕业了,他们在丽豪酒店开了包间举行晚会,希望你你能参加。说到最后,苏河的嗓音犹若苍蝇,更是低下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废物,夏云裳皱眉冷哼,遂即展眉轻笑,知道我看中你哪点吗?

顿了顿,待得苏河带着疑惑的眼神抬头,她才继续说:最让我厌恶的是你的懦弱,但也喜欢你的懦弱,不然怎么忍受我家里人的羞辱?忍气等于废物,你确实是个极品女婿。

怎么,把自己的老婆约出去送给别人是不是很兴奋刺激?看着老婆跟人喝酒,被人揩油,很爽是不?

苏河的眼睛忽然变得有些通红,攥紧拳头死死地盯着夏云裳一言不发。

有时候真搞不懂这女人到底是热心肠还是冷血动物,更不知传言中的她不喜欢男人是不是真的。

生气了?夏云裳展颜冷笑,废物就是废物,只会憋着生气,你说你还有什么用?她抬手拍了拍他的肩,做好你的上门女婿,等哪天不需要了,就离婚打发你五百万。

转身、迈步,她踩着高跟鞋准备离开。

忽地,苏河低垂眼眉,眼神变得与之前有些不一样,似多了些凌厉。

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他握紧的拳头轻轻松开,是的,我没事业、没长相、又不体贴,更不思进取,就连家族都嫌弃我,你凭什么能看上我?原来你只是看中我的懦弱,可

话没说完,夏云裳突然回头反手扇出巴掌,啪地落在苏河脸上,五指印清晰的同时,脆声更是响亮。

自暴自弃,就算真给你五百万也是废物。她的眼神变得有些让人难以琢磨,冷目直勾勾地盯着他,银牙紧咬,你无论怎样都好,但是绝不能自己瞧不起自己,这才是一个男人最失败的地方。

她转身离开,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就好像敲在他心上,忽然很痛。

晚上我会去,不过你太让我失望了。

听到她冰冷又清脆的嗓音,苏河身体微颤间抬头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晚间的微风将那如瀑布般垂下的万千黑丝轻轻荡起,树下的空气里还余留一丝沁人心脾的幽香。

失望吗?苏河眼眸渐渐眯缝,你只看到我的懦弱,却看不到懦弱背后的隐忍和痛苦。

没作过多停留,他紧随之后离开,先是来到食堂买了刘松几个要的东西,遂即才回到寝室。

可一想到夏云裳要参加刘松举办的晚会,他心里就莫名难受,胸口像堵着块石头,闷得喘不过气。

刚走进寝室,苏河就被刘松一把揪到面前,后者抬手拍打他的侧脸问约到没,他闷闷不爽地点头。

好小子,刘松咧开两排牙齿大笑,一巴掌把苏河拍坐到床上,今晚,哥弄几个姑娘给你开荤。说着还从兜里掏出几张崭新的百元人民币甩砸在苏河脸上。

拿着,给你的小费。

刘松掏出手机走到阳台打电话,看那贼笑兮兮的表情就知道是在安排晚上的事。

其他几人遂即一窝蜂地冲到苏河面前夺过他手里的东西,象征性地掏钱扔到他脸上说是跑路费。

好像用钱砸脸能让他们爽快,热衷于这种扔钞票甩人脸上的感觉。

苏河捡起散落在床上的人民币,有一千来块钱,赶得上他半个月的兼职工资了。

要让夏云裳知道他拿这点钱就把老婆约出来陪人玩,他在她眼里怕是就成为极品中的战斗机了。

刘松打完电话走回寝室,经过苏河面前又笑呵呵地掏出一沓百元钞票砸在后者床上,今晚要成了,以后老子罩你,保管吃香喝辣美女成群。

苏河低着头没接话,手指攥紧床单,牙关咬得咯吱咯吱响,他真想跳起来把钱反砸在刘松脸上,可也只敢想想,没有行动的底气。

只需要刘松一句话,就能让现在的他万劫不复,别说拿不到毕业证,甚至在这座钢筋水泥的城市混不下去。

正烦闷时,兜里的手机嗡嗡振动,第一次没去管,而是往床上一躺,准备闭目养神静等晚会时间到来。

谁知躺下不久,手机的嗡嗡振动就是连续不停,苏河心里低骂了句,翻起身掏出手机一看,是个没名字的陌生号码。

但他看到这串数字的第一眼,瞳孔就是一阵收缩。

苏家,专用特供连续号码。

他们打来电话想干什么?他就是这个家族的弃子、废物、耻辱,肯定不会有好事。

咬了咬牙,他最终还是起身走到阳台把玻璃门关好,又确定了洗手间里没人才接通电话,但他没开口,只是捏着电话的手越来越紧。

苏河?对面的人率先开了口,是个中年男人的嗓音,低沉而稳重。

他还是静默着没说话,对这个家族里的人充满了仇视。

我知道你在听,中年男人顿了顿,语气有些沉重,家族需要你,回来吧。这些年放你在外就是为了磨砺,我们一直都在关注你的。现在达到了通过考验的标准,你可以回来继承家族了。

磨砺和考验?

苏河突然冷冷地笑了,鬼才相信他们的屁话,谁知道这些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他们要玩,那他就跟他们玩玩,现在光脚的还怕这群穿鞋的混蛋?

知道了。

冷冷地回答了一句,苏河就要摁断通话,对面的电话似被人抢了过去,一道年轻的声音通过听筒传进耳朵。

你个小杂碎别给脸不要脸,让你来继承家族是看得起你,如果想知道你爸妈的死因,最好给老子滚回来,否则

没等对方威胁的话说完,苏河就抢先压着嗓音低吼。

先把我爸妈的一百五十亿遗产转过来再说。

话落,毫不犹豫地挂断电话。

对面的人喂喂喂,最后摔碎了手机。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