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王浩任盈盈by叶蓁小说免费阅读-神医赘婿章节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1 19:33

轻叶小说为大家带来王浩任盈盈by叶蓁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的精彩内容,这是一部剧情非常好看的都市爽文题材的男频小说,男女主角王浩和任盈盈在作者“叶蓁”的笔下,为我们演绎了什么是爽到极致的都市故事,喜欢这本小说的可以来了解下!

>>>>《王浩任盈盈by叶蓁小说》在线阅读<<<<

王浩任盈盈by叶蓁小说免费阅读

牛建平亲自推选的一个人,刘副总不得不慎重对待,再加上王浩年纪轻轻便得到了牛建平的如此器重,未来必将是一个飞黄腾达的前途,要是自己抱紧了这个大腿,或许自己将来会更进一步,将副这个牌子摘掉也未免不可。

王浩被他的这一个热情款待搞得有点措手不及,不经有一点错愕。

自己跑到他的办公室来是表达谢意的,但是如今他这种热情的态度,这到底是……谁要谢谁呀?

刘副总可不知道他心底里在想着什么,连忙把他热情的按到了真皮沙发上,又亲自给他接了杯水,正要发问陈浩此次前来的目的时,他的办公室门又被人敲响了。

这特么谁啊!没看到老子正在抱大腿啊!

好吧,一门相隔他看不到。

刘副总心里暗骂了一句,冲着王浩歉意的一笑,对着门口大喊:"进来!"

他没有用请这个字,可见他心底里有多么郁闷了。

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头出现在了门口。

只见这老头留着一头锃光瓦亮的地中海,一张长满了褶皱的老脸,像是被泼了一桶红油漆一样红到了脖颈。那双浑浊而又锐利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嘴唇上的胡须无风自动,可见他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

这个老头一出现,刘副总就像木头似的愣在那里,脸上刚才那一丝不耐烦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一会儿,他才一脸讨好的走上前去,扯出来了一张笑脸:"徐老您这是怎么了,谁又惹您生气了?"

他非常清楚,这个老头看是一般,实则是科研部的大功臣,科研部的很多项目都是他带着团队攻克的,公司现在的很多热门产品,都是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研制出来的。

可以说,这老头只要一个不高兴,在总公司那边哔哔几句,他这个位置可就别想坐下去了。

他非常清楚这个老头的脾气,可不是非常的好,眼睛里进不得沙子,见不得任何的歪门邪道。

想到这里的时候,刘副总心里突然一突,似是想起了什么事来。

果然,老头毫不留情的开口了。"刚才听人说,有个走后台的,要做我们的部门经理。"

老头说到这点时候,那双浑浊的还有带着杀气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刘副总,一字一顿道:"简直乱弹琴!胡闹!"

老头胡子一抖一抖的,完全不给他这个上级面子。

刘副总咽了咽口口水,豆大的汗珠不要钱似的滚滚而下。

徐老爷子啊,这可不是你胡闹的时候啊!

这老头,平时犯倔的时候,自己或许会站在他的这一边。

但是,人家王浩是谁啊?

那可是牛建平亲自钦点的一个人,没把这尊大神招待好了,自己可怎么跟建平交代?

一头是一尊大神,一头是公司的宝,刘副总顿时就感觉自己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老头斜着眼,在办公室环视了一圈,终于发现了坐在沙发上的王浩。

"你就是那个做后台的吧?"

老头毫不客气的说道,那干瘪的嘴唇上的胡子像秋风的落叶一样,一扬一扬的。

王浩眼皮子一跳,看着那个老头愤世嫉俗的样子,他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徐老,这个年轻人不是一般人,他……"

刘副总上前一步,把这个瞪着斗鸡眼的老头拉到了一边,话还没有说完呢,却被这个老头打断了:"什么叫不是一般人?研发部经理这个位置是随随便便的阿猫阿狗就能坐上去的吗?"

"是是是,徐老你说的是,但是这个年轻人是牛……"

"牛?那你倒是说说他牛在哪里?"

刘副总:"……"

老头唾沫星子横飞,雨点般落在了刘副总的脸上。

而刘副总却像是做错事正在挨训的小孩一样,连连点头。

王浩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心里懊恼着今天怎么不买几斤西瓜过来。

忽然,王浩看见了老头的面色,眉头顿时就皱成了一个川字。

"老人家,您这么多年的老寒腿站着不累吗?为了您的腿脚,我建议您坐着说话为好!"

老头闻言这才停住了他的连珠炮,道了一声谢,靠在了沙发上,按揉着膝盖,正要继续开口时,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样定住了。

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脑子像白纸一样空白,那一双老眼失去了焦距,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好一会儿,他才慢悠悠的开口道:"你……你是你知道我有老寒腿的?"

为了不影响科研进度,也为了不让别人担心自己,自己这个老寒腿隐瞒了多年,不曾透露半个字,可以说是除了当年体检的医生和自己以外,就没有第3个人知道了。

但是如今,这个他完全不认识,非常陌生的年轻人是怎么知道的?

王浩耸了耸肩,摊开手说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正好晚辈略懂皮毛,一眼就看出来了。"

老头瞠目结舌的重新审视了一番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走后台的家伙,医术居然如此了得。

虽然他没怎么接触过中医,但好歹也是半个行内人,是非常清楚,仅仅凭借着肉眼观察面色,从而推断出病情是得有多么高超的医术才会做到的。

更何况,眼前是20多岁的年轻人。

印象中那些中医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那都是须眉交白的老者。

而在一边的刘副总同样是吃惊不已。

他没有想到这个老头,平时身体硬朗、脚步飞健,却已经得了多年的老寒腿,并且隐瞒了这么久。

这得要忍受着多么大的痛苦啊!

更令他吃惊的是这个年轻人高超的医术。

"原来他不是宵小之辈,之前还真是错看他了,难怪牛行长会亲自推选于他!"他在心底里如此想着,愈发坚定抱紧这个大腿的信念。

"小伙子,你看老头子我这条腿……"

老头连忙凑近了王浩,刚才怒发冲冠的气焰全然不见,一张老脸全是哀求之色。

这么多年来,他的这个老寒腿可算是把他折磨个半死,一到刮风下雨天,这条老寒腿恨不得把他的老骨头给拆了,这让他在夜深人静的夜晚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这其中的痛苦,实在是不能为他人道也。

现在看到这个年轻人这样高超的艺术,老头就像是掉进大海里的溺水者抓住的一根稻草,紧紧的拽在手心里,生怕一松手就随浪涛而去。

王浩嘴角浮现出了笑意,轻松自在的说道:"你这病,我能治!"

"实在是太好了,小伙子--不对,王经理!只要你治好了我的腿,你要什么,只要我老头子有的,会竭尽全力的给你!"

老头老脸又唰的一下红了,不过这次不是愤怒,而是激动得难以自制。

就连称呼不知不觉的变了。

王浩点了点头,说道:"医者父母心,只要是我能治的,我碰到的,我绝对会治的!"

"那真是非常感谢王经理,非常感谢!"

老头完全不顾及王浩是自己的晚辈,小鸡啄米似的鞠躬致谢。

然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王浩嘴角不经意间流露出了一抹坏笑。

"我需要针灸。"

……

"哦~~轻点轻点~~~啊,好舒服!"

办公室门外,那些忙前忙后的职员们听到了这个声音,连忙停了下来。

"你们快听,刘副总的办公室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我靠,这声音好羞耻啊!"

"等等,这是男的声音啊!"

"对啊,这是男的声音,我刚才看到徐老进去了,莫非徐老……"

"共事这么多年,居然没有发现他有这样的癖好!"

"你们都别说了,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还有这声音怎么了?"

"呃……妹子你还是不要问了,保持本心就好!"

这事儿如同爆炸性新闻,员工们一传十十传百,老头的这个事迹在公司中不到一会儿众人皆知了。

此时的老头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正满脸惊喜的看着自己的双腿,一张老脸都快笑成了菊花。

王浩忍住笑意,一边收拾着银针,一边说道:"老人家,您还可以下来走几步,你还会有一个意外之喜。"

王浩暗自窃喜,大仇得报的舒适感充萦在了他的心头。

他连忙掐着自己的肉,免得被笑出声来。

"哈哈,老头!叫你这么冲,等会你出去就会无地自容!"

老头躺在沙发上,只感觉自己的双腿像是被泡在了温泉里一样,暖暖的非常舒适,以前的酸麻痛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照着王浩所说,小心翼翼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在脚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他的双腿又有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

"我的腿……我的腿居然……居然变得矫健有力了!"

自从逐渐上了年纪后,他的双腿的灵活度每况愈下,脚踏在地面时感觉踩到了一团棉花一样柔软无力。后来得了老寒腿,这种情况更是雪上加霜。

但是现在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腿,像是换了一台全新的马达一样矫健有力。

他兴奋的在原地踏步走,又跟小岁小孩一样兴奋蹦了好几下。

"我的腿,变年轻了!"

最终,他的千言万语,化成了这简短的几个字。

老头赶忙跑到了王浩面前,激动的握住了王浩的手,那嘴唇上的胡须一抖一抖的。

他满脸通红的说道:"恩人,恩人啊!"

说着,他膝盖一弯,就要跪下去。

见到这个情况,王浩当即就被吓了一跳。

虽然这个老头说话冲了一点,还有一点目中无人,但再怎么说也是一个老人,要一个老人给自己下跪,王浩真的觉得自己承受不起。

"别别别,老人家,这是我应该做的,您老人家这样,不是折我的寿吗?"

老头尴尬一笑,道:"王经理治好了老头子的腿,理应受得了这一礼!"

说完,老头似乎倔脾气上来了,膝盖一弯,又要跪下去。

眼前的这二人上演的这一幕,着实把刘副总惊了个不轻。

他非常了解这个老头的脾气,今天居然破天荒的给人下跪了!

这瞬间让他石化,立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

"刘副总,救……救命啊!"

王浩两只胳膊拖住老头,欲哭无泪的对着刘副总发出了求救。

见过犯倔的,却从来没有见过犯罪要给人下跪的。

这老头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这跪下去的力道死沉死沉的,王浩只感觉自己两只胳膊都快要废了。

十几分钟后……

老头坐在沙发上,神色郑重,道:"王经理,你的恩情老头子我无以为报,这有30万块钱仅仅是我的一点心意,一点俗物,还望你笑纳!"

老头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张银行卡。

他这张卡是准备交给老伴的,正好赶上了王浩为他治病。

"哎呦徐老,您真是太客气了,我仅仅是做了一件举手之劳的事而已,您这样也太破费了!"王浩口中虽然这么说着,可娜是手是毫不客气的伸了过去,像是青蛙捕虫的舌头一样迅速收了回来。

老头这才轻松自在的走了。

"王浩先生,刚才为徐老治病想必是累坏了吧!这样吧,我的批你一周的带薪假怎么样?"

刘副总暗自擦了一把头上刚才老头找王浩的麻烦而流下的汗。

只要这两尊大神不掐起来,什么事都好商量。

哪怕是把王浩挂个虚职,领着白给的工资也不觉得过分。

反正有自己压着,底下人也不会说什么的。

"非常感谢刘副总的体恤,但是我初来乍到就放一周的假,也未免太那啥了,所以我还是觉得,继续工作为好!"

王浩来到公司的目的本就不是赚钱来的,便想也没想的将其推掉了。

毕竟少呆一天,得知真相的那一天就会晚来一天。

刘副总有点意外愣了一下,随后便点了点头,这才作罢。

老头一边哼着调子,一边迈着这几十年来都没有过的稳健步子,一边朝着实验室里走去。

"嗯……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话说这些家伙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老头抓了抓他的地中海,百思不得其解。

powered by 带字头像 © 2017 WwW.daizitouxiang.com